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67章 《土窑炼钢法讲义》

第667章 《土窑炼钢法讲义》

  强者的气息确实会引起天地变色,在这场比斗当中,视觉上的体现便是防护魔力护罩的原本微不可查的淡蓝色泽浓郁了起来。

  塔丽萨见到此情此景,原本放下的心就提了起来。

  人类的国王都是怪物吗?

  利用自己的权限从暗夜井能量网络中抽调了更多的奥术能量稳固防护措施后,苏拉玛的首席奥术师甩开了身边的大贵族们,站到了场边。

  完全没有做化妆掩饰的塔丽萨就如同一颗礁石般分开了情绪澎湃的人潮,忧心忡忡的看着场内的两人。

  虽然苏拉玛锁国,却从未闭关,事实上大魔导师一直很关注外界的发展,若非暗夜精灵社会对于奥术师那等同于政治正确的歧视排斥,艾利桑卓早就率领夜之子回归暗夜精灵大家庭了。

  毕竟,大魔导师当年可是违抗了艾萨拉女王的命令对燃烧军团恶魔挥洒怒火的中坚力量,死在她手上的恶魔不比达斯雷玛.逐日者少。

  但正是后来的纷乱争执与玛法里奥的最终胜利,令笼罩整个苏拉玛城的护罩从未降下。

  逐日者以及他的追随者不过是想继续研究使用奥术能量,苏拉玛可是还保留着一座暗夜井呀。

  亲西方不成,那么转头东向就成了极好的选择,尤其现在的高等精灵还在联盟挂名,所以夜之子的屁股天然的歪向联盟这一边。

  杀害卡洛斯是不可能的,除非军团星舰骑脸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的。

  塔丽萨此时已经无心追究到底是哪些人在捣鬼,但是奥特兰克的国王一定不能出事啊,他另一个头衔可是联盟大元帅。

  塔丽萨见过奥鲁瑞尔的剑,她并没有绝对的救人把握。

  心绪繁杂的思考映射在现实中不过是三次呼吸罢了,战斗,又开始了。

  这一次,先动手的奥鲁瑞尔。

  魔剑士,魔剑士,魔在剑前。

  奥鲁瑞尔高喝一声,两个与她同高的寒冰元素听从召唤出现在场内,随后流光一剑划出,卡洛斯任你千般手段,我只一面圣盾化解了攻势。

  然后,卡洛斯发现自己上当了。

  那道剑光是假的……

  寒冰的痕迹附着在圣盾上,虽然快速消融着,这些时间足够魔剑士完成她的算计。

  两个寒冰元素一左一右包抄卡洛斯身后,奥鲁瑞尔稳步上前,卡洛斯取消神盾的一瞬间,连同寒冰元素在内的三重斩击如约而至。

  卡洛斯一跃而起时机巧妙的躲开了包夹合击,眼角余光却察觉到奥鲁瑞尔嘴角的笑意。

  有后招!

  果不其然,两个寒冰元素竟然莫名出现在剑光交汇处,卡洛斯跃起的下方。

  奥鲁瑞尔有诸多杀招连技,却选择了将两个寒冰元素化作一滩冰镜,只等卡洛斯落地。

  切~~~

  卡洛斯松了口气,还好会飞。

  圣光之翼展开的那一刻,卡洛斯的手下们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一度压倒了人多势众的夜之子。

  但是在卡洛斯躲开覆盖了四分之一个场地的冰晶之地拉开距离时,为奥鲁瑞尔呐喊助威的声音震天响。

  “真是有趣,看来我小看你了。”

  “魔剑士,可以。”

  “那么,接下来我要尽全力了。”

  “话真多。”

  当奥鲁瑞尔真的把卡洛斯看做等同的对手时,卡洛斯的简单挑衅成功激起了魔剑士的傲气。

  再是一声高喝,一只体型巨大的火元素出现在她身旁,火元素随意挥洒出漫天火雨,卡洛斯不想去猜后招是什么,果断利用超高的移动速度躲开。

  然后巨大的火元素居然做出了一跃而起的操作重重砸在卡洛斯之前立足之地,化作一片火海。

  此时卡洛斯已经猜到奥鲁瑞尔的打什么主意了,发现魔剑士果不其然召唤出第三只元素精灵,一个看起来造型居然有点萌的浅紫色奥术精灵。

  卡洛斯看着同样会调高的奥术精灵,已经无力吐槽,再次闪避,靠近了奥鲁瑞尔。

  四只精灵,封锁了四分之三的场地,魔剑士长剑一挥,魔剑泛起耀眼的雷电光芒,这是要逼迫卡洛斯在不足五米见方的狭小空间内肉搏的姿态。

  “那就,如你所愿。”

  虽然有着利用圣光之翼在空中周旋的选项,但是奥鲁瑞尔的留手,令卡洛斯也不好太过猥琐。

  这一战的输赢虽然重要,但是赢的好看更重要,用一些不好看的手段赢了麻烦更多。

  卡洛斯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波纹剑用出了长枪兵最熟练的一招咸鱼突刺。

  奥鲁瑞尔一时诧异,竟然在剑至身前才动作。

  原本认为势均力敌的对手突然使出这样不入流的招式,是几个意思?

  这是剑不是枪,你这一击的破绽有多大你造嘛!

  奥鲁瑞尔真的生气了,她毫不留情的闪身至卡洛斯左肋侧方,一剑上挑。

  然后,她也发现了卡洛斯嘴角的笑意。

  上当了?

  上当了啊!

  卡洛斯迈出的左脚重重的踏在地板上,巨大的力道洞穿了地基,以此为锚点,强行停住了突刺的动作,别扭的身体来不及挥剑,直接右腿一个横踢袭向奥鲁瑞尔的腰际。

  算计,全是算计。

  卡洛斯笃定奥鲁瑞尔不会一剑斩向自己的脚,即使这娘们真的恼羞成怒失去理智他也敢再次开圣盾硬吃这一剑的斩击。

  然而如果不变招,这一脚踢实在了,奥鲁瑞尔失去平衡,接下来的战斗就是花哨的浮空挤表演了。

  虽然失去了对身体精妙的控制,但是力气大就是牛逼,卡洛斯心想这种不能全力施展的难受打斗怎么能我一个人受苦,利用规则我也会啊。

  于是,卡洛斯将手中的波纹剑一带,已经想好了后续的连招,等着奥鲁瑞尔做出选择。

  然后,魔剑士奥鲁瑞尔眼中闪过几乎无能狂怒的不甘,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身形与奥术精灵进行了交换。

  踢在紫胖子身上的的感觉并不好。

  虽然巨力破坏了奥术精灵的稳定性,如同气球一般破裂消散,但是巨大的反弹冲击力令卡洛斯近乎打桩固定在地面的身体也倒飞出去。

  即使有圣光之翼平衡身体,卡洛斯依然花了三五秒的时间才完成姿态的恢复。

  然而奥鲁瑞尔不管是没有能力追击还是放弃了这次机会,这都不重要了。

  她收回了外放的魔力,取消了对于元素精灵的召唤。

  “有些无趣。”

  “谁说不是。”

  “那么,来点硬碰硬的较量吧。”

  “也好。”

  魔剑士奥鲁瑞尔作为武者的率真令卡洛斯对她敌意稍减。

  这种打给别人看的比试确实没有什么意思。

  所以当奥鲁瑞尔开始将全部魔力灌注到武器当中发起冲刺时,卡洛斯想骂娘了。

  艹,把刚才那一丢丢好感还给我!

  夜之子的附魔武器对于圣光的亲和力几乎为零,卡洛斯被自己的话语架在了道德制高点下不去,难看了。

  这老娘们算计我!

  卡洛斯思绪翻涌,起手已经落后一拍,在圣光与魔力激烈冲突的现场,奥鲁瑞尔的魔剑与卡洛斯手中的波纹剑激烈碰撞着,那些实力较差的观众甚至无法从两人挥洒出的刀光剑影中辨别出二人的真身。

  彻彻底底的以快打快以力搏力。

  虽然奥鲁瑞尔低估了卡洛斯的实力,她这样的超负荷状态完全拖不过卡洛斯的圣光之翼加持,但是卡洛斯手中的武器在与魔剑的碰撞缺口越来越多。

  这疯婆子一秒十三连斩的疯劲儿还有多久来过啊!

  卡洛斯瞟了眼缺口越来越严重的武器,内心哇凉一片。

  终于,在卡洛斯的兵刃碎裂前,奥鲁瑞尔疯魔般的进攻停止了,她向后跳开三步的距离,口中喊道“最后一击决胜负吧!”

  然后摆出蓄力的姿态。

  卡洛斯气直接把兵刃一丢,双手聚拢开始搓圣光元气丹。

  眼见明明还挺友好的商业互砍突然就发生了友谊小船的翻覆,塔丽萨想要出言劝阻,却被人潮汹涌的声浪压了下去。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是什么样的招式需要蓄力这么久?

  已经有夜之子发现情况不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在欢呼。

  首席奥术师眼见不对,握紧法杖伸手触摸魔力护罩开始接手魔力构筑。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痴迷武道的魔剑士奥鲁瑞尔已经忘记了初衷,眼中只剩胜负。

  起了真火的卡洛斯不管不顾,巴不得这种最纯粹的力量碰撞。

  观众的死活,与我何干!

  “喝啊!!!!!”

  “呔!”

  魔剑士奥鲁瑞尔手中魔剑挥出的,是如繁星般耀眼的剑芒,而卡洛斯推出的圣光元气弹,炽热如正午的朝阳。

  加上魔力护罩碎裂的幽蓝点点,在场的观众们如同置身光的海洋。

  塔丽萨在暴乱的奥术与圣光中,仅仅来得及护住周身五米范围内的人。

  这已经不是外交事故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惨案啊。

  首席奥术师绝望了,在场的贵族可是统治苏拉玛的基础呀。

  然而,塔丽萨的绝望被突然出现的光柱终结了。

  那是比奥鲁瑞尔挥洒出的剑芒更加深沉的光。

  大魔导师艾利桑卓终于出现了。

  在接近奇迹般的魔法下,暴虐的战场余波仿佛倒带般的被汇聚在那一柱光中,最后消散于无形。

  艾利桑卓华丽的姿态从天而降,夜之子们纷纷向自己的统治者鞠躬致敬。

  “卡洛斯陛下,真是抱歉,奥鲁瑞尔任性惯了,请您原谅。”

  卡洛斯此时并不好受,硬吃奥鲁瑞尔的剑芒,他的身体此时隐隐作痛。

  “道歉有用还要军队干嘛?”

  作为胜利者卡洛斯觉得自己有权发怒。

  “我诚恳邀请您前往暗夜要塞参加晚宴,为了这场宴会能够匹配您的身份,我已经准备了四天。”

  艾利桑卓统治苏拉玛上万年,在卡多雷帝国时代已经是一方霸主,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轻描淡写的接下了卡洛斯的责难。

  “不去,我要享受自己的战利品。”

  卡洛斯直接走过艾利桑卓的身边,正眼都没有看大魔导师一眼,走到了昏迷到底的奥鲁瑞尔身边,一把捞起抗在了肩上。

  “是我无礼了,祝您有一个美妙的夜晚,那么明日如何?”

  艾利桑卓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平静的发出了第二次请求。

  “好,等你的请柬。”

  卡洛斯当了这么多年国王,脸皮也练出来了,居然若无其事的应了下来。

  然后再自己小弟的欢呼声中潇洒离去。

  等到卡洛斯一行离开后,艾利桑卓褪去了脸上的温和,示意塔丽萨别说话……

  然后,大魔导师在训话之前给在场所有人施加了十倍重力。

  塔丽萨突然发现,这场“两败俱伤”的比斗,似乎并没有真正的输家。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