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68章 士为知己者土

第668章 士为知己者土

  锄禾日当午,坐地能吸土,腰酸又背痛,这是有何苦。

  卡洛斯把奥鲁瑞尔扛回去本来并没有想做啥,他对捡尸这种事根本没有兴趣,当时不过想给艾利桑卓一个难堪罢了。

  但是作为男权社会的王,卡洛斯显然对于女权主义的苏拉玛不够了解,对于首席魔剑士更是知之甚少。

  “能换个姿势吗?你顶着我的胃了。”

  实际上,奥鲁瑞尔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

  于是卡洛斯就有点尴尬了。

  “不能。”

  “好吧,愿赌服输,今晚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奥鲁瑞尔无所谓的哼了一声,用手指在卡洛斯背后画圈圈。

  于是,赌气中的卡洛斯用一夜的时间绘制了一卷清明上河图。

  “你们苏拉玛的女性都这么随便吗?”

  完事后,贤者状态的卡洛斯说话没有过脑子,话才出口就后悔了。

  但是奥鲁瑞尔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愿赌服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我又没有丈夫。”

  说得好有道理,卡洛斯竟然觉得无言以对,姑娘,敬你是条汉子……

  经历两场大战,身体虽然疲惫,精神却莫名的亢奋,根本没有困意的卡洛斯开始就着苏拉玛与夜之子的话题与奥鲁瑞尔聊了起来。

  于是对于这些蓝皮精灵有了更多的了解。

  不得不提,奥鲁瑞尔真的被艾利桑卓宠坏了,或者说保护的太好,这炮仗娘们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除了大魔导师,谁又真正关心苏拉玛的未来。”

  在奥鲁瑞尔的描述下,一个真实的苏拉玛在卡洛斯脑海中丰富起来。

  魔瘾,不仅困扰着埃雷萨拉斯的上层精灵,即使拥有暗夜井,夜之子们依然无法例外。

  毕竟永恒之井是那么独特,那么唯一。

  暗夜井的光辉与永恒之井相比,不说米粒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那也比手电筒强不到哪儿去。

  所以魔力酒成为了夜之子们的生活必备品。

  因此分发魔力酒的配额也就成了艾利桑卓控制苏拉玛城的手段之一。

  这令卡洛斯突然想起了一句话————苏拉玛的恶魔早在军团来临前就存在。

  夜之子阶级分化远比人类社会的领主农夫那一套更加的严酷。

  在魔法的世界,金钱的重要性下降的厉害,那只是力量的附属品。苏拉玛的贵族们掌握着庞大的资源,平民在附魔铠甲与武器面前脆弱不堪,民众不过是会移动的资源。

  在奥鲁瑞尔的讲述中,塔丽萨只是个浮于表面的伪善者,大家世族不过是盘踞于暗夜井旁的贪婪爬鳄,整个夜之子,真正关心族群延续的只有艾利桑卓一个人。

  “知道吗,我是苏拉玛三百年来第一个跨过平民与贵族阶级区分的人。那些羡慕我的人称我为幸运儿,那么嫉妒我的人背地里说我是大魔导师的宠物。但是我不在乎,我没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所以我选择追随正确的人。”

  奥鲁瑞尔调整了一下姿势,令自己跟放松一些。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挑衅我?”

  卡洛斯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问出这个问题。

  “三千桶魔力酒,这个理由够吗?”

  “你准备拿来做什么,泡澡?”

  卡洛斯不觉得奥鲁瑞尔会缺少魔力酒配给,她是贪财吗?

  “在苏拉玛,魔力酒可是硬通货,嗯,我对你们人类了解不多,你把它理解成金子,宝石,都可以。”

  “你的薪水是多少?”

  “我是铁匠的女儿。”

  “抱歉。”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但是没关系,更恶毒的诽谤又不是没有见识过。而且我不是塔丽萨那种白莲花,动不动拿自己的份额去接济平民。我顶多分我的父亲一半。”

  “你很真实……”

  “说假话很累的,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遮掩,何必呢。”

  赌气般的欢好后,卡洛斯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欣赏奥鲁瑞尔。

  “一直都是我在说苏拉玛,你能和我说说你们人类的世界吗?”

  “比你们好点,但是不多。”

  “怎么说?”

  “我们人类的世界也是贵族的世界。”

  “不难理解。”

  “我手底下只有两个平民将军,一个是农夫的儿子,一个是马夫的儿子。”

  “你人不错。”

  “主要还是教育的问题,贵族的孩子能力上来说确实比平民更强。”

  “这没错,平民家可请不起剑术老师。”

  “主要还是我的国家人口少吧,隔壁的洛丹伦王国平民要出头容易得多。”

  “你统治着多少人口?”

  “八十多万吧。”

  “天呐,那么多?”

  “洛丹伦有四百多万人呢。”

  “……我觉得你在吹牛。”

  “并没有哦,我说的洛丹伦可不是洛丹伦大陆,而是洛丹伦王国,整个人类加起来至少七百万人。”

  “我还是觉得你在吹牛。”

  “有什么好吹的,现在东部王国基本是我们人类以及盟友的势力范围,卡利姆多的暗夜精灵可是有上千万。”

  “……我们苏拉玛才十七万人口。”

  卡洛斯一脸懵逼,这种核心信息你就这么告诉我了?

  “当初最多的时候我们人口恢复到二十三万,但是魔力酒的供给无法满足那么多人,贵族们引诱下城区的平民爆发了一场动乱,超过七万人被放逐出了苏拉玛。”

  “放逐?”

  “真是虚伪,还不如杀了他们。”

  “为何?”

  “生不如死。失去了暗夜井的魔力,那些夜之子退化成了枯法者。就因为那些蠢货的假慈悲,每年在处理那些蛛化精灵和枯法者时,苏拉玛的卫队至少伤亡上千人。”

  聊着聊着,也不知道谁先睡着,房间内安静下来。

  在魔法屏障内,苏拉玛处于永夜状态,这干扰了卡洛斯以及他手下的生物钟。

  当艾利桑卓的请帖送来时,卡洛斯还睡得昏昏沉沉的。

  奥利瑞尔叫醒了他。

  “大魔导师邀请你去赴宴了。”

  “现在什么时间了?”

  “太阳应该快下山了。”

  嗯?

  卡洛斯望了望窗外,依然是灯火通明的夜景。

  “我还有任务,先走了。”

  “好。”

  卡洛斯看了看已经穿戴整齐的奥鲁瑞尔,点了点头。

  “按照赌约,我应该陪你二十四个小时,但是我要去执勤了。”

  “嗯。”

  “剩下的八个小时,有空了给你补上。”

  “嗯?啊…嗯。”

  这姑娘是个实在人。

  奥鲁瑞尔凑到卡洛斯脸旁,轻轻吻了一下,在他耳边说道。

  “开价不妨狠一点,都是些色厉内荏的家伙。”

  说完,魔剑士离开了卡洛斯房间。

  卡洛斯望着奥鲁瑞尔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