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79章 我就看看不摸

第679章 我就看看不摸

  阿尔萨斯和嘉丽雅的关系非常奇妙。

  小的时候,嘉丽雅非常疼爱这个弟弟,姐弟两人感情想当的甜蜜。

  然而,小心,小心,那大海的女儿……

  随着启蒙教育的进行,嘉丽雅逐渐以自己的母亲为参照物逐渐王女化,而阿尔萨斯却还是个童心未泯的孩子。

  于是,在与吉安娜勾搭上之后,阿尔萨斯与嘉丽雅的亲密度急转直下。

  你又不是我妈你凭啥管我?

  我是你姐!

  阿尔萨斯咱们溜出去玩吧!

  吼啊吼啊!

  瞧,亲疏有别,这也算天降系吊打实姐的经典案例吧。

  再长大些,嘉丽雅出嫁了,阿尔萨斯懂事了,并且内心矫情,在取下吉安娜一血的第二天以我还没有准备好为理由跟女友分手了。

  内心苦闷的阿尔萨斯想来想去,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姐姐可以诉苦。

  于是一来二去的书信往来,姐弟二人的感情又重新升温了。

  真不愧是一个爹妈生的子女。

  人的性格一部分是天生的,但是更多是后天环境的影响。

  嫁入巴罗夫家族后,因为卡洛斯失踪十年,嘉丽雅的身份地位其实蛮尴尬的。

  但是艾泽拉斯待卡洛斯不薄,因为阿尔冯斯的出生,极大了缓解了这种尴尬。

  于是嘉丽雅的屁股毫不意外的偏向了自己儿子这一边。

  她从小接受的王女教育不是白瞎的,政治正确牢记心间。

  所以对于阿尔萨斯要来凯尔达隆探亲这件事儿,嘉丽雅在向公公请示汇报之后,决定大操大办。

  毕竟,这是一个能放吃瓜群众领悟到洛丹伦王国与奥特兰克王国之间一衣带水的友好关系的绝佳机会。

  为此,整个凯尔达隆湖心堡都为嘉丽雅空了出来,詹尼斯夫人带着小女儿去了达拉然找大女儿玩耍,卡洛斯的两个弟弟被他爹勒令到奥特兰克城挨骂。

  事情的发展正朝着耐奥祖的预期前进。

  此时包括卡洛斯在内,都还没有意识到上古之神还有巫妖王这些无眠者的可怕。

  这些超越了人类极限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着各自的利益,构思着最恶毒自私的伎俩。

  唯一的区别在于上古之神没有自由,巫妖王既没有自由也没有躯体。

  但是耐奥祖有燃烧军团广域精神雷达,甚至还免疫上古之神的低语。

  只要巫妖王集中精神观察,除了屏障保护下泰坦造物之外,艾泽拉斯对它没有秘密。

  德拉诺的失败,耐奥祖率领着自己的族人步入了基尔加丹的陷阱。

  他引以为傲的影月氏族在燃烧军团的要塞中饱受折磨,身体被摧残,再由艾瑞达术士的暗影魔法扭曲转化成巫妖。

  而他,耐奥祖,影月氏族的酋长,部落的最后一任大酋长,更是被基尔加丹亲自折磨,灵魂永不超脱。

  极端的痛苦已经扭曲了他的心智,巫妖王不需要怜悯、仁慈、感情。

  它便是天灾之心。

  它就是天灾之魂。

  它就是天灾本身。

  将愤怒与痛苦宣泄到艾泽拉斯是它的使命,是基尔加丹恩赐解脱的最大谎言。

  耐奥祖明白燃烧军团再次降临那一刻就是自己灵魂破碎的终点。

  但是它无力反抗欺诈者。

  所以他需要一具躯体。

  巫妖王耐奥祖是不能反抗燃烧军团的。

  但是如果拆分自我的存在,那么便可以。

  所以为了阿尔萨斯,耐奥祖不介意再一次利用感情。

  洛丹伦的储君一路东行,沿途所见是地方领主的殷勤,以及晦暗难明的压抑。

  因为银色黎明的提前逐渐,瘟疫尚未全面扩散,但是索拉丁之墙以北的人类主要居住地,疾病爆发的消息还是经常流传开。

  这次出行虽然有克尔苏加德利用他的心灵间隙法术暗示的因素,但是本身的性格,也令阿尔萨斯希望能够暂时逃离洛丹伦。

  他还没有准备好。

  泰瑞纳斯坚持不了多久了。

  长则一年,短则三个月。

  洛丹伦国王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一直以来阿尔萨斯不知道多少次幻想着自己从父亲手里接过王冠后,要如何如何,要怎么怎么。

  但是真当这一刻临近时。

  阿尔萨斯畏惧了。

  泰瑞纳斯没有时间一点点的去教导自己的孩子了。

  为了阿尔萨斯能够顺利接位,作为父亲的泰瑞纳斯在短短时间内亲手打破了长久以来展现在阿尔萨斯面前的光明美好,恨不得将权谋的阴暗面统统处理好。

  这令阿尔萨斯内心产生了极大的混乱。

  不是说好米奈希尔家族长久以来都是靠力量与智慧统治王国吗?

  结果归根到底还是铁血与威严扭曲成的荆棘王冠。

  阿尔萨斯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所以他决定给自己一个假期。

  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从凯尔达隆回返洛丹伦时,自己将完成从王子到王者的蜕变。

  于是,在热烈的欢迎中,在姐姐嘉丽雅的拥抱下,在外甥阿尔冯斯的敬仰目光中,阿尔萨斯放下了沉重的包袱,也放松了警惕。

  “舅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大家都说是我刺伤了外公。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不起。”

  在应酬结束后的私人空间,阿尔冯斯哭泣着向阿尔萨斯解释着。

  “这不是你的错,我可怜的孩子,那些卑劣的阴谋者最擅长使用蛊惑人心的法术。”

  嘉丽雅看起来像是在安慰自己的孩子,实际上却是在像阿尔萨斯解释。

  “我知道,都知道,你外公打一切都告诉我了,这不是你的错,别再自责了。”

  阿尔萨斯抱着外甥,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部。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不管是从血脉亲情还是国家利益出发,阿尔萨斯都没有对阿尔冯斯发难的理由,只能在内心深处无奈的叹息。

  而此时,一股微弱的暗影波动触碰到了阿尔萨斯敏感的神经。

  “那是什么?我感受到了暗影之力的存在!”

  师从乌瑟尔,阿尔萨斯好歹也算是一位正式圣骑士,他很确定那就是暗影之力,体内激动的圣光回响就是明证。

  在泰瑞纳斯被邪恶的暗影法术伤害后,暗影之力对米奈希尔家族的人来说,就是最敏感的字眼儿。

  于是,克尔苏加德松了一口气,虽然它早已经不会喘气。

  主人的计划成功了。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