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95章 荣耀属于天生战狂

第695章 荣耀属于天生战狂

  平静的海面下是汹涌的暗潮,无论是阿尔萨斯还是卡洛斯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只不过一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另一个是背后的隐喻。

  【你做好准备了吗?】

  面对神的询问,阿尔萨斯的回答是【是的,时刻准备着】。

  与“艾露恩”相比,克尔苏加德的小手段显得那么浅显粗俗。

  因为爱恨情仇个人得失而产生的心灵缝隙在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而奋斗的伟大目标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阿尔萨斯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接下来的旅途有多么的凶险。

  但是他无所畏惧,甚至有种殉道者一般的满足感。

  我是在拯救世界,神灵选择了我。

  那个自称巫妖王的异界灵魂必然会为它的狂妄付出代价。

  阿尔萨斯与他的舰队已经非常的接近诺森德大陆,然而狂暴海的冰风暴不会因为他是洛丹伦的王子,是神灵的选民而礼遇有加。

  经验丰富的水手长告诉阿尔萨斯,眼前这种风平浪静不过是巨大风暴的前兆,最多入夜之前,他们即将领教北裂境的冷酷无常。

  “这,或许就是考验吧……父亲,等我。”

  阿尔萨斯无所畏惧。

  狂暴海的另一边,卡洛斯越是靠近洛丹伦,越是能够直观的感受到什么叫做孵化混乱的温床。

  卡洛斯的老岳父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陛下实在是过于优秀,优秀到没有他不行。

  “为什么这些傻【哔】不能像个NPC一样对我纳头便拜!”

  卡洛斯在独处的时候忍不住对自己发动了吐槽攻击。

  每个东部王国的人类成员心中都有一个帝国梦,这是他们孩提时代于睡梦中生根发芽的种子。

  民间传说、睡前故事,大人们空闲时的吹嘘,吟游诗人和马戏团的精彩表演……

  不可否认,阿拉索帝国与索拉丁大帝的事迹是人类这个种族的内在向心力。

  为了暴风城的复国,安度因.洛萨爵士亲手解开了名为权力的野兽脖子上最后一根锁链,洛丹伦大陆上所有的王国获得了法理上的正统。

  在这方面,卡洛斯也是受益者。

  如果没有亡灵天灾,没有燃烧军团,没有命运的捉弄,那么阿尔萨斯或者阿尔萨斯的儿子那一辈,洛丹伦王国拥有极大的希望重现阿拉索帝国的盛况,所有人类将再次生活在同一面旗帜之下。

  但是生活没有如果。

  那个体型并不高大的政治巨人倒下了。

  泰瑞纳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将所剩无几的精力放在了米奈希尔家族对于洛丹伦城的绝对统治权上面。

  洛丹伦城是洛丹伦王国的绝对核心,也是整个洛丹伦大陆最重要的城市,是米奈希尔家族的立身根本。

  泰瑞纳斯的选择卡洛斯能够理解。

  但是洛丹伦城并不是洛丹伦大陆的全部。

  在洛丹伦城市军团掌控不到的地方,阴谋与野心如盛夏的野草一般疯狂蔓延滋生,这其中不乏诅咒教派的推波助澜。

  联盟在失去了共同的敌人之后,团结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卡洛斯越来越能体会到钢铁之王的心情。

  也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钢铁之王的道路是走不通的。

  即使厌恶,即使抵触,即使同样使用不那么光彩的算计,也必须正面应对眼前的危机。

  政治的归政治,使用强权暴力压制问题的爆发,最终逃不出更深更烂的泥潭。

  所以当曾经的兽人剑圣斯巴达克斯向卡洛斯汇报了奥特兰克山脉深处霜狼氏族的异动时,卡洛斯选择了最深沉的沉默。

  这CTM的生活……

  因为卡洛斯与银色黎明的出色发挥,诅咒神教的传播扩散受到了严重的阻碍。

  然而正因如此,联盟的内部矛盾也愈发的激烈且不可调和。

  尤其大孝子阿尔萨斯不知道抽什么风,跑去诺森德寻找能够挽救他父王生命的灵丹妙药……

  所以一切的一切堆积起来,卡洛斯准备放任萨尔作妖。

  眼下这种情况,洛丹伦联盟的存在是必要的。

  吉尔尼斯已经退群了,激流堡的托尔贝恩家族陷入了权力谋杀的泥潭,奥特兰克被边缘化,暴风城远在天边满头是包,奎尔萨拉斯的内部清洗已经到达了最高潮。

  在“正义”的力量持续衰退的如今,最烂的联盟也比分崩离析的独立王权重要。

  或许放任甚至引导萨尔做点什么,未尝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卡洛斯陷入了思维的螺旋迷宫,还没有意识到“命运”的可怕,他的选择越来越雷同于青铜龙选定的那个“最好”的未来。

  奎尔提拉斯的舰队还在海上飘着,希利苏斯的危机暂时解除了,暗夜精灵的军团也开始收缩回防。

  毕竟对于暗夜精灵来说,其拉虫人是大麻烦,但是不是唯一的麻烦。

  比如萨特,就从来没有让守望者安稳过。

  玛维.影歌在确定希利苏斯不需要她与他的守望者姐妹们之后,立刻掉头准备前往费伍德森林扼杀碧火萨特的最新阴谋。

  这原本是塞纳里奥议会的工作,但是月神镰刀时隔多年再次出现,令德鲁伊们陷入了大麻烦,而塞纳里奥议会最大的麻烦是玛法里奥对泰兰德的宠溺。

  加洛德.影歌在荣耀的最巅峰不辞而别,暗夜精灵的领导权实质上就已经落入了玛法里奥与泰兰德两口子手里,在逐日者以及那些奥术的追随者东渡重洋之后,此时的暗夜精灵社会实质上就是一个****的体系。

  玛维.影歌一万年前认为泰兰德是个好牧师而不是个好的领袖,一万年后的如今她依然这么认为。

  但是玛法里奥是一个称职的领袖。

  只要玛法里奥能够为泰兰德的天真任性擦屁股,玛维.影歌就不准备与那两口子起争执。

  即使费伍德森林的麻烦原本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所以,玛维.影歌在希利苏斯的危机暂时解除后,没有第一时间返回位于破损群岛的守望者地牢。

  因此也错过了手刃古加尔的最好时机。

  “萨维斯,你最好加快速度,主人的耐心不是无限的。”

  “腐化泰达希尔是一项艰巨的工程,我正在努力!”

  “不要废话,主人不喜欢听,我也不喜欢。我已经把古尔丹之颅送去了你的森林,我满足了你的要求,那么就别找借口。”

  “我尽力了!”

  此时囚禁上古之神的泰坦设施还没有被完全腐蚀渗透,成为了暮光教派大头目的古加尔想要与萨特之王萨维斯联系,就必须前往破损群岛,利用萨格拉斯之墓周围那强大而扭曲的恶魔之力。

  无论是东部王国还是卡利姆多,又或者洛丹伦联盟以及卡多雷精灵,汹涌的暗潮正在汇聚。

  敦霍尔德城堡之外,在霜狼氏族完成了萨满之道修炼的萨尔,正在策划着对“养父”的袭击。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