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696章 兽人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

第696章 兽人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

  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人不吃饭就会饿,兽人作死就会死。

  朴素又简单的道理。

  斯巴达克斯虽然不懂什么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是他知道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兽人既不正义也无荣耀。

  老实说,在卡洛斯失踪的那些日子里,他爹阿历克斯.巴罗夫的压力非常大,善待兽人俘虏更是一句空话。如果不是来自阴影中的反对声音一直回响不断,令奥特兰克的摄政大公爵必须坚持两个凡是————凡是卡洛斯.巴罗夫颁布的法令都必须严格执行,凡是拒绝执行的都是叛逆……奥特兰克所羁押的那二十多万兽人俘虏的日子未必会好过到哪里去。

  但是凡事都怕对比。

  与洛丹伦王国以及其他人类战胜国对待兽人俘虏的粗暴蛮横相比,曾经的兽人剑圣斯巴达克斯完全找不到反叛的理由。

  奴隶,活着的工具,比骡马还廉价的劳动力,地下角斗场的灰色牲口,动辄被轻易打杀的社会最底层。

  人类有立场对兽人进行报复,即使泰瑞纳斯用自己的强权否绝了战争胜利之后的大屠杀,依然抹不平那一代人对兽人的仇恨,消除不了黑暗之潮所带来的恐惧。

  但是……时代变了。

  斯巴达克斯以及卡洛斯手下的荣耀兽人老兵,从不否认对于这场错误战争的愧疚,不惜用奋勇作战甚至一心求死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希翼于赎回那消逝的荣誉。

  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兽人是天生的战斗种族,哪怕女性兽人也是上好的猎手。

  虽然在战争后期,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最后的努力令大量女性兽人返回了德拉诺,但是依然有数量可观的女战士留在了艾泽拉斯。

  除了少数重口味的奇行种,人类对于兽人女性的“兴”趣几乎为零,而被关押在看守所的男性兽人大量因为繁重的劳动以及各种各样的原因死亡后,兽人俘虏中男女比例居然奇妙的不那么悬殊。

  在分开关押的情况下,让男女兽人“见面”也成为了看守们让兽人听话的一个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兽人居然在艾泽拉斯繁衍了下来。

  哈,多么的讽刺,战争没有得到的,居然被设施了下来。

  在埃雷萨拉斯,荣耀兽人用超过四成的战损率证明了自己无愧荣耀二字。卡洛斯与戴林关系好归好,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荣耀兽人放进库尔提拉斯的舰队。

  天地良心,卡洛斯毫不怀疑戴林甚至愿意击沉自己的舰船然后向自己赔偿高额的钱财也要让那些兽人沉入大海。

  所以那些还留在埃雷萨拉斯的荣耀兽人只能在暗夜精灵的海上运输压力不那么紧张之后坐他们的船回来。

  但是他们应得的奖赏却是需要落实的。

  卡洛斯应允了那些为自己战斗过的荣耀兽人,允许他们的家人在辛特兰拥有自己的土地。

  这既是奖赏,也是安抚和羁縻。

  二十万兽人说多不多,在抽调了整整一万壮年后,奥特兰克根本不畏惧那些俘虏起什么歪心思。

  二十万兽人说少也不少,单说数量也超过了奥特兰克官方统计人口的四分之一。

  没办法,当时分派各国负担俘虏关押时,卡洛斯与泰瑞纳斯出于蜜月期,洛丹伦王国挖了个坑,提出按照国土比例分摊压力。

  按照这个方案,奥特兰克实际上只需要负担不到六万的兽人俘虏。

  然而卡洛斯失踪了,泰瑞纳斯对于自己的发小阿历克斯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布瑞尔与安哈多尔不是进行了土地置换吗,你巴罗夫家族不是大量收购希尔布莱德的地契吗?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土地越多任务越重。

  联盟盟主泰瑞纳斯毫不犹豫的把失去了卡洛斯的奥特兰克也列入了坑害名单当中。

  于是无论激流堡还是吉尔尼斯,又或者奥特兰克,统统被财大气粗的洛丹伦王国给搞了。

  甚至吉尔尼斯退群时,还把兽人俘虏归还了洛丹伦恶心泰瑞纳斯。

  原本按照吉恩.格雷迈恩的想法,应该统统杀了才好。

  但是对泰瑞纳斯的不满甚至超过了对兽人的憎恨,吉恩没有这么做。

  所以,在联盟内斗算计的情况下,生活在人类势力范围内的兽人一直处于种群繁衍的最低人口红线以上。

  萨尔虽然不清楚这些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才能收集的统计数据,但是他凭借着感觉,知道自己必须为自己的族群做些什么。

  得到了霜狼氏族的支持,萨尔获得了充足的兵力。

  作为杜隆坦的儿子,萨尔在霜狼氏族的声望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高得多。

  所以萨尔的计划得到了霜狼氏族的支持。

  注意,是支持而不是赞同。

  按照霜狼兽人的想法,即使要解救同胞,也应该先攻打奥特兰克的集中营,然后穿越辛特兰,按照霜狼氏族当年的迁徙路线从群山当中直插阿拉希高地,再解放激流堡关押的那些兽人,最后南下。

  洛丹伦王国的强盛,哪怕是龟缩深山当中的霜狼氏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不应该触怒无法抵挡的对手,这是丛林狩猎最基本的法则。

  但是因为他是萨尔,是杜隆坦之子,是受到元素宠爱的孩子,所以霜狼氏族做出了决定,支持萨尔的决定。

  缺席了一整场第二次兽人战争的霜狼氏族并不明白萨尔对于卡洛斯的感受。

  没有见识过洛丹伦皇家卫兵与白银之手骑士团刀锋的萨尔并不知道洛丹伦王国的武装力量到底有多强,但是他明白霜狼氏族一定不是奥特兰克王立骑士团的对手。

  所以在沉着思考之后,萨尔决定从希尔布莱德,从敦霍尔德城堡入手。

  因为那里是他成长的地方,他熟悉城堡内的一切。

  更因为敦霍尔德城堡是洛丹伦王国在希尔布莱德最大的兽人俘虏关押地。

  以及萨尔无法说出口的原因,那个令自己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温柔与善意的女人————塔蕾莎。

  卡洛斯将自己的所有精力放在了维持联盟的行动上,放在了让洛丹伦权贵们接受南方受灾地区出售粮食的游说上,放在了人类内部的明争暗斗勾心斗角上,他根本没有想起这个无足轻重的女人。

  甚至连监控萨尔与霜狼兽人的行动这一重要任务,都直接委派给了斯巴达克斯。

  布莱克摩尔将萨尔教育的很好,萨尔的学习能力也很强,他是一个合格的角斗士,同时拥有一颗聪明的头脑。

  但是战斗可以靠本能,战争却必须交学费。

  原本,斯巴达克斯是想要取下自己的黑铁头盔伪装成战败后逃窜山林的部落老兵接近萨尔进而影响他的决定主导这一场“闹剧”。

  但是当他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斯巴达克斯放弃了这个想法。

  此时的萨尔是个合格的战士,却不是个合格的猎人,他还没有掌握兽人最擅长的狩猎能力。

  以至于斯巴达克斯轻易的将那个他在意的兽人从萨尔身边引诱了出来。

  “出来吧,引我来这,总不会是热的难受想吹夜风吧。”

  “你应该腐烂在山林里,而不是重新出现在兽人面前,我不清楚霜狼氏族的老东西是不是都死光了,但是他们居然没有让霜狼把你的骨头渣子都吃干净,只能说你的伪装做得真好。”

  “你到底是谁?”

  斯巴达克斯在皎洁的月光下取下了自己的头盔。

  两个鬓角都已花白的兽人对视片刻。

  “斯巴达克斯,我的朋友,你还活着!”

  “奥格瑞姆,我的大酋长,你早该去死了。”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