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01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2)

第701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2)

  两日过后,三十三个衰老又虚弱的老兽人被带到了奥格瑞姆面前。

  “酋长?”

  “真的是大酋长?”

  “是真的!”

  在这些老兽人嘀嘀咕咕的时候。

  “斯巴达克斯,我要的是战士!你给我带来的……”

  “你觉得部落的死硬分子会收到什么待遇?该被弄死的早就杀光了。”

  斯巴达克斯没有说实话,在奥特兰克的集中营里,还真有那么一批死硬分子,因为政策问题没有被坑杀。但是让他放那些兽人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会让他与卡洛斯之间的信任链条崩裂,会让刚刚获取国内信任度的荣耀兽人再次陷入不利的地位。

  再加上时间上也来不及,斯巴达克斯只能在希尔布莱德地区的看守所以加急名单的名义把最不受待见的那些兽人给提了出来。

  这已经是斯巴达克斯能够做的极限了。

  “你的要求我已经满足了,接下来,不要让大家失望。”

  说完,斯巴达克斯再次消失在奥格瑞姆面前。

  没有了“铁面人”,兽人们纷纷围了上来。

  “酋长!”

  “真的是酋长!”

  “酋长……您怎么才来……”

  奥格瑞姆难受得说不出话。

  他不是没有试过。

  在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率领战歌氏族重返艾泽拉斯的时候,奥格瑞姆就率领残部试图进攻看守所,解救被关押的兽人俘虏。

  但是……

  越是战斗越是绝望,恶魔之血的效力在消退,部落战败带来的巨大冲击摧毁了兽人的精神,每一次战斗,都是一场大屠杀的开始,越是战斗,还有反抗精神的兽人死得越多。

  随着格罗姆什和他的战歌氏族被耐奥祖出卖,奥格瑞姆已经不敢再战斗了。

  看押兽人而非种族灭绝,本身就是泰瑞纳斯基于联盟内部的政治考量做出的决定,奥格瑞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不过是将同胞推上断头台罢了。

  所以耐奥祖隐居霜狼氏族,大约已经八年了。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在失去了部落这个生死大敌后,联盟的自甘堕落来得如此的迅猛,令奥格瑞姆都感到猝不及防。

  吉尔尼斯退出了联盟,激流堡、库尔提拉斯与洛丹伦渐行渐远,奥特兰克与其他诸国的关系也存在微妙的无形壁垒。

  这还只是洛丹伦大陆的情况,远在南边的艾尔文,泰瑞纳斯为了缓解国内压力,将大量人口物资放行,帮助瓦里安.乌瑞恩复国。

  虽然从长远看,泰瑞纳斯的这一举措绝对称得上高瞻远瞩,但是在短时间内,就是从洛丹伦王国割肉放血供养暴风城。

  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那便是兽人的机会。

  虽然看不起雷德.黑手,但是奥格瑞姆不能否认,黑石山的兽人吸引住了联盟最精锐的部队,给了自己操作的空间。

  是时候了……

  看着这些虚弱的老兵,奥格瑞姆明白,是时候了……

  等不起了,再等下去,兽人就快忘记自己的荣光了。

  繁重的体力劳作和严酷的看押手段摧残了这些老兵的健康,真正不屈的战士不是逃亡深山就是被联盟杀死。这些看守所里的刺儿头单论战斗力远远不是霜狼氏族的新生代兽人的对手,但是他们最宝贵的战场经验正是这一支临时拼凑的军队所最需要的。

  有奥格瑞姆和萨尔居中调节,部队的战斗力肉眼可见的提升。

  但是在这里面,一个隐性危机被奥格瑞姆敏锐的察觉到————双头统治。

  萨尔是杜隆坦的儿子,在霜狼氏族内部天然的具有极高的亲和力。

  奥格瑞姆是部落曾经的大酋长,是目前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虽然目前单纯的萨尔并没有争权夺势的想法,但是为了这支兽人部队的统合力,奥格瑞姆还是开始若有若无的打击萨尔的权威。

  但是结果令奥格瑞姆气恼,萨尔根本无动于衷,他对于奥格瑞姆传授的知识如饥似渴,对于个人权威毫不在意。

  结果正是这样的做事风格,萨尔在兽人内部的声望反而越来越高,有些年轻兽人则认为奥格瑞姆倚老卖老。

  又这样磕磕碰碰的准备了几天,行动开始了。

  有卡洛斯的默许,奥格瑞姆从小远散单位开始,一个个的蚕食边缘地带的兽人看守所,解放被奴役的兽人,短短十日不到的时间,部队就从一千人出头膨胀到了一万人。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奥格瑞姆的神经被深深的刺痛了。

  在高墙之外远远看着,终究只是幻想,真正走进去,才知道兽人俘虏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

  奥格瑞姆想要安抚大家,可是绝大多数兽人早已忘记了曾经高高在上的大酋长,那些愿意为奥格瑞姆赴死的兽人……大多数已经真的死了。

  没有兽人记得奥格瑞姆当初率领大家取得的辉煌,也没有兽人怀念奥格瑞姆曾经的功绩。

  甚至,一些心怀怨恨的兽人在认出奥格瑞姆后对着他吐口水,说着恶毒的话语。

  这一切,令奥格瑞姆感到痛苦。

  比起奥格瑞姆,反而是萨尔,这个年轻、莽撞,却令人自发感受到真诚的年轻兽人更受欢迎。

  所以,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迁怒,但是奥格瑞姆在萨尔面前的举措甚至有些孩子气一般的跋扈。

  但是萨尔依然不在意。

  年轻的萨满在战斗中快速成长,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与奥格瑞姆之间的差距,明白了战场指挥者担负的重任,明白了战争与角斗的不同。

  所以萨尔对于奥格瑞姆的挑衅滋事,保持着包容与理解,并且全力调解着年轻兽人与奥格瑞姆之间的矛盾。

  奥格瑞姆自己甚至没有发现,他的做派在无形当中,被年轻兽人抵触了。

  不管是霜狼氏族的年轻兽人还是看守所中诞生的新一代,都没有经历过德拉诺的生活,没有切身体会过当初部落的荣耀,没有真正的将自己融入兽人这个大家庭。

  因此,对于奥格瑞姆以及那些“老东西”心心念念的【荣耀】,对于【不胜利毋宁死】的信念,是缺乏质感的,甚至是抵触的。

  加上不断有老兵战死,加上这次解救行为背后的联盟阴影,奥格瑞姆的言行也有些激进。

  这支万人规模的兽人部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它的内部有着数道深深的裂痕。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