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03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4)

第703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4)

  联盟的夕阳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苟延残喘着,卡洛斯.巴罗夫在用自己的双臂支撑着将倾的大厦。

  巫妖王耐奥祖也发现了,甚至不用它可以破坏,这个对于燃烧军团与天灾军团而言最具威胁的组织也在自我崩解。

  因为促成联盟的最大诱因————部落,已经消亡了。

  虽然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这个部落的大酋长还活着,他为之珍重的那个部落已经实质上的消亡了。

  如果不是基尔加丹的威逼等同于断头台与斩首斧,耐奥祖真的不需要做那么些多余的事情,安心在诺森德暴兵,只需要二十年就能平推艾泽拉斯。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

  燃烧军团几万年都等了,偏偏就是不愿意多给巫妖王二十天。

  按照耐奥祖自己的算计,对于阿尔萨斯的腐化应该是更深层次的更加隐晦的精神同化。

  但是世界是公平的,玛法里奥两口子深陷暗夜精灵内部深坑,卡洛斯被名为联盟的大漩涡拉扯着往下拖,连上古之神也在为了挣脱牢笼使尽全力,它巫妖王耐奥祖又何德何能享清福。

  基尔加丹的催命指令一天三下,已经容不得耐奥祖从容布局当二五仔了。

  所以一路引诱阿尔萨斯来到龙骨荒野,耐奥祖已经做好了暴力夺舍的准备。

  精湛的军团工艺,三倍分量的灵魂碎片,选取萨隆矿坑最优质的邪铁矿锭打底,源自灵魂烘炉的精心锻造。

  这一柄霜之哀伤,可被称作平行世界最强。

  没有斯坦索姆的屠城,没有一步步的走向仇恨,谁说大孝子就当不了巫妖王。

  利用传说中的长生不老泉,耐奥祖将阿尔萨斯引诱至冰天雪地的世界。

  恶劣的环境,蛮横的怪物,还有亡灵天灾的疫病,阿尔萨斯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无论是逃亡者还是忠诚者,身体状况越来越糟。

  尤其这一次,阿尔萨斯身边没有了穆拉丁。

  为了探寻泰坦的宝库,布莱恩.铜须向自己的兄弟发起了求援,穆拉丁向阿尔萨斯以及泰瑞纳斯请辞后,与自己的兄弟一头扎进了荒芜之地。

  然后,阿尔萨斯就出海了。

  从嚎风峭壁登陆,一路北上,稀疏的人类定居地村落用大量的热情和少量的食物款待了他们的王子。

  阿尔萨斯并不知道,耐奥祖的爪牙已经遍布整个诺森德,这些残存的人类,只是为了迷惑自己特意留下的棋子。

  在这些北裂境开拓者口中,一个真实的“长生不老泉”形象被逐渐丰满和完善。

  阿尔萨斯的心灵也愈发坚定起来。

  无论是冰原巨虫还是狗头人部落,都无法阻挡阿尔萨斯的脚步,不死的怪物和巨大的半人猛犸也不是人类兵团的对手。

  阿尔萨斯不自觉的喊出了圣骑士祖传的口号:“圣光啊,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越是向北,敌人就越是强大。

  在清扫了一批想要把军团当做食物的狗头人之后,一头体型中等偏小的半人猛犸冲了出来,它冲进人群大喊了一声两极反转,瞬间击晕了超过三十个士兵,露出了狰狞嗜血的神情。

  但是阿尔萨斯是乌瑟尔的弟子,武技老师是穆拉丁,他是年青一代当中最强的圣骑士。

  手握战锤,阿尔萨斯冲锋上前,与那半人猛犸战作一团,最后将其平A致死。

  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随着伤逝与阵亡的人数越来越多,补给和军备的存量越来越少,哪怕是洛丹伦王子的护卫队,人心也开始浮动起来。

  但是阿尔萨斯毫不在意,他的心中只有一往无前的信念。

  为了,父亲。

  也为了……

  为此,耐奥祖甚至驱使亡灵士兵围赶了一群北地大角鹿到阿尔萨斯和他的军团附近。

  烤肉的香味以及皮毛的温暖暂时安抚了躁动的人心。

  路途还要继续。

  漫长的征途,一路披霜砺雪,在耐奥祖默默的注视之下,阿尔萨斯一行人来到了一处神秘的洞穴入口。

  士兵们的精神已经绷紧到极致,阿尔萨斯也微妙的感受到了不安。

  但是,别无选择,只能前进。

  幽邃的洞穴处处透露出诡异的平静,荒凉的雪原令士兵们甚至收集不到足够的木柴制作火把。

  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

  “圣光啊,引导你的信徒前行吧!”

  阿尔萨斯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列。

  走到洞穴的最深处,一个空旷的足够容纳所有士兵的坑洞,中心位置是一个高耸的石台。

  一个看上去就异常强大的亡魂护卫着一柄充斥着不祥气息的宝剑。

  在那亡魂与宝剑之后,一口如梦似幻的泉眼喷涂着金色的泉水,那水流自神秘中来,往虚空中去。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泉,但是所有人还是沸腾了。

  这一路……是值得的。

  接着,贪婪开始滋生。

  王子陛下为国王带回长生不老泉,我们也能喝一口吧。

  那可是长生不老泉啊!

  饥饿、焦渴、恐惧、猜疑、贪婪。

  巫妖王仅仅用一幕幻象就牵引出了凡人的负面情绪。

  阿尔萨斯阔步向前,紧握手中的战锤,准备迎战守护宝剑与泉水的亡魂。

  但是,那面目狰狞的亡魂似乎察觉到了阿尔萨斯的靠近,抬起头来,时光仿佛在它身上倒流,斑驳脱落的躯壳重新附体,一个伟岸刚毅的身形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那是比乌瑟尔更加正派更加强壮的男人形象。

  “你就是被选中的孩子吗?”

  亡魂问道。

  霎时间,嫉妒的情绪也开始蔓延。

  亡魂又问了一次,然后侧过身形,让出了位置。

  “来吧,测试你的命运吧。”

  阿尔萨斯心存猜疑,没有动作。

  “来吧,迎接你的命运吧。”

  这一次,克尔苏加德,耐奥祖,甚至那一位一通出力,阿尔萨斯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松开力道,神圣的战锤落地,握住剑柄,巨大的气旋吹散了巫妖王的幻想。

  哪有什么不朽的守护者,哪儿有什么青春不老泉,流淌的只有污秽的血,躁动的是不安的骨。

  第一次,亡灵天灾露出自己真正的面目。

  恐惧开始流淌。

  阿尔萨斯闭上的双眼,眼皮下是飞速抖动的瞳,他的精神被拉扯着,灌输着,被蹂躏着。

  最终,凡人的意志阻挡不了巫妖王的控制,阿尔萨斯睁开了眼,拔出了霜之哀伤。

  巨大的恐惧湮没了在场的人类士兵。

  最为第一批祭品,他们是称职的。

  “霜之哀伤饿了。”

  沦为巫妖王玩物的阿尔萨斯发出了成为死亡骑士后的第一句言灵。

  耐奥祖在冰冠冰川,在冰封王座之上发出了灵魂的狂笑,只是它没有察觉到,阿尔萨斯的心底,那用鲜血与暗影缔结的契约当中,更加深沉的阴暗掩盖着一丝模糊的意志。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