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07章 这该死的命运竟如此雨女无瓜

第707章 这该死的命运竟如此雨女无瓜

  哲学的尽头必然是神学。

  老生常谈的问题,什么是神。

  或者将这个问题换个角度讨论,神明应该拥有怎么样的威能。

  举手抬足毁天灭地,如同萨格拉斯那样?

  又或者如万神殿泰坦那般开创生命的纪元?

  或许对艾泽拉斯的居住民来说,阿克蒙德就宛如神明一般,连上古之神也畏惧污染者的强力。

  但是这些大概都不是神明的标准吧。

  如果我不怕死,甚至不怕生不如死,更进一步的说连求死不能也不怕,再极端一点打不过就加入。

  那些这些势力,这些强者,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思前想后,大概只有能掌控命运的存在才有资格被称为神明吧。

  如果召回所有的分身,全盛状态的克罗米拥有击杀大部分荒野半神的实力,洛阿神更是任意喊打喊杀的渣渣。

  但是艾泽拉斯没有如果。

  克罗米为了探寻时间流的真相,已经陷得太深,她永远也达不到“全盛”的巅峰,甚至此时收拢的力量也已经消耗了一小半。

  对于这种状态,克罗米觉得自己与名为奥特曼的生物很有共同语言。

  但是她绝不认为自己是弱者。

  可是在艾森娜面前,克罗米的龙魂都在颤抖。

  那不是武力层面的绝望,也不是生命位阶的压制,而是源自更加原始的畏惧与渴望。

  “你到底是谁?!”

  克罗米用尽全身力气提问。

  “吾名,艾欧娜。”

  嗯????

  克罗米作为青铜龙,作为守护巨龙一族,自然知晓万神殿众神的名号。

  “不可能,生命赐予者早就离开艾泽拉斯了!”

  而且,作为万神殿的上位泰坦,翡翠梦境的缔造者,众神之王阿曼苏尔的配偶,艾欧娜如果还在艾泽拉斯,燃烧军团还打个屁啊。

  用龙尾巴思考,也知道眼前这个球绝对不可能是那个艾欧娜。

  再具体一点的讲,这种威圧感……克罗米曾经违背诺滋多姆的禁令,穿越时砂之王在时间流设下的保护与限制,返回第一次泰坦降临的时间点远远的观瞻过泰坦诸神的威能。

  这个发光的球所散发出的威压绝不是万神殿的风格。

  不,跟准确的说这不是半神所能拥有的威能。

  克罗米逐渐从僵化的思维中挣脱出来。

  “艾露恩。”

  在艾泽拉斯能够拥有如此威能的现如今只有月神艾露恩,祂假借荒野之神艾森娜的躯体现世了!

  对于永恒之井大爆炸后,艾露恩就很少现身尘世,守护巨龙们也有着自己的猜想。

  但是对于艾露恩的真实存在,巨龙们并未怀疑。

  可是这股威压来的快去的也快,似乎之前的对话并未妨碍自称艾欧娜的艾森娜继续手……球里的工作?

  在伊利丹利用两瓶永恒井水创造的能量井,在龙王们祝福暗夜精灵的地方,在世界树诺达希尔的根部,克罗米觉得自己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最大胆也是最合理的猜测,关于阿克蒙德的死亡。

  在青铜龙所见证的所有时间线中,阿克蒙德都是灭世天灾级别的存在。

  狡猾、狂妄、谨慎的高傲,矗立再燃烧军团顶点的一人之下,真真正正名号响彻宇宙的顶级强者。

  就被小精灵给炸死了?

  阿克蒙德是资深二五仔这一点毫无疑问,在发现世界之树蕴含的力量拥有让他挑战萨格拉斯的可能性后,果断的将燃烧军团的责任抛之脑后,扔下了无敌的燃烧大军和天灾皇协军,走直线跨越了无尽之海奔着海加尔山就去绕树。

  凡人们虽然赞颂着生命的赞歌,高呼着黄金精神,敬佩暗夜精灵为世界所作出的牺牲。

  但是牺牲有用,还要实力做啥。

  十万小精灵真的能够把阿克蒙德炸到只剩个头骨吗?

  没有人去计算过这个问题。

  似乎哪怕只是想一想也对那些崇高牺牲者造成了污蔑与诋毁。

  但是问题就是问题,你不去想它也存在那里,唯一的差别在于碰不碰得到命中注定的问题少女。

  嗯……问题少龙克罗米?

  最初的神威压制了克罗米的思维,当神威消弭时,克罗米的发散性思维已经想到了一百万种可能。

  然而,艾欧娜明显已经没有了继续停留的想法。

  眼看湖水中心的那个光球的形态逐渐暗淡模糊,克罗米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必须从那一百万个问题中选取最核心最有价值的提问。

  “我要见艾露恩!”

  克罗米的身体依然被神威影响着,以巨龙的姿态匍匐于地,但是哪怕声带沙哑魔力滞障,她依然用灵魂呐喊出了自己的渴望。

  “我为救世立过功,我为众生流过血,我要见月神!”

  读作艾森娜,写作艾欧娜,名义上是荒野之神,本质上是翡翠梦境的运行核心,就这么一个光球,在离开前,说话了。

  通过振动利用空气介质传播的声音。

  “我记得你,克罗诺姆,特异的锚点。”

  “这是……我的荣幸。”

  “月神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

  “但是还有一块宝石可以联系到月神。”

  “在哪里!”

  “你替我做几件事情,我就告诉你那块宝石在哪里。”

  “克罗诺姆愿为您服务。”

  ……

  分身最多的时候,克罗米同时观察着超过三百多条时间流。

  每一条时间流都代表着艾泽拉斯世界的一种可能。

  每一条时间流对于艾泽拉斯的意义都是等同的。

  虽然时间流之间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分,但是权重明显不同。

  原本,在所有观测到的时间流中,卡洛斯熟知的那条“魔兽正史”是青铜龙们见证过的“最好”未来。

  克罗米曾经深信不疑。

  因为这是伟大的时砂之王,最强大的青铜龙诺滋多姆陛下公开承认的事实。

  但是随着对这一条时间线的探查,大量的分身死亡,克罗米开始对“时间流”本身存疑。

  尤其打破禁忌超越极限见识到终末结局之后的可能性……

  克罗米不知不觉的已经深陷其中。

  艾欧娜在吩咐完克罗米的同时,身形也模糊淡化最终不可见。

  与此同时,一直坑人很少被坑的克罗米一个龙头两个大。

  这里是诺达希尔,是世界树的根部,封印着删节弱化毁容版永恒之井的地方。

  长时间的滞留此地,已经引起了驻留此地的翡翠巨龙军团警惕,加上与艾欧娜的交易又不能对外人说明,克罗米不知道该早什么借口敷衍了事咯。

  “啊哈,今天天气不错呀。”

  “我认识你,龙憎神……咳咳,那个青铜龙克罗米,说明你的来意。”

  世界的另一端,凯尔达隆城堡,巴罗夫家族的法师顾问方砖突然产生一阵眩晕感。

  “我想我需要休息片刻。”

  向助手说完后,方砖走到了一旁的躺椅处闭目休整。

  法力匮乏引起头晕对法师来说太过稀疏平常,方砖的助手丝毫没有感觉奇怪,只是继续专注的记录着正在进行的法术实验。

  所以背对方砖的助手并没有注意到方砖嘴唇无声微动,吐露出的惊人信息。

  “遵命,我的女神,您的意志高于一切。”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