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15章 历史修补主义

第715章 历史修补主义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

  面具就是人格,人格就是面具。

  当克罗米顶着麦迪文的造型后,感觉整条龙都自我放飞咯。

  达拉然的防御设施挡不住克罗米。

  套用一句异世界特务机构前执行部队长官的经典台词————“青龙大阵我造的,用来对付我!”

  达拉然这座人类的魔法都市本身血统就不纯正,基因里融入了太多精灵与巨龙的成分。

  克罗米悄无声息的潜入达拉然,只是在破解安东尼达斯的门禁系统时花费了一些时间。

  比如说等一个伶仃大醉的傻缺法师。

  在人际交往中第一印象往往决定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人类的感性和非理智成分放大了这种毫无逻辑的现象。

  所以隐身潜入了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后,克罗米仔细观察,精心策划,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吉安娜虽然为情所困,但是作为安东尼达斯的弟子,作为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作为库尔提拉斯的公主。

  更重要的,作为阿尔萨斯的女友……或者说前女友。

  背负着他人期待的吉安娜不允许自己意志消沉下去。

  学业需要继续,魔法还要研究。

  所以当吉安娜忍着情伤强行用学习创造快乐的时候,克罗米的机会来了。

  老话说的都有道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如果克罗米直接跳出来,大喊一句我是守护者麦迪文,少女,想要成为马猴烧酒吗?

  恐怕吉安娜的第一反应直接是朝克罗米脸上来一发魔光贯虹炮,而不是聆听她的声音。

  所以一个美妙的邂(陷)逅(阱)就成为了最佳选项。

  在安东尼达斯的私人图书馆内,三三两两得到授权的魔法学徒正在专注的阅读着大法师的藏书。

  达拉然自己有对外开放的图书馆,但是在这个知识并不廉价的时代,大法师们的私人藏书也是吸引学徒的一大利器。

  吉安娜自然与普通的学徒不同,她有着更高的权限,可以阅读更加珍贵,或者说更加危险的书籍。

  这就给了克罗米操作的空间。

  经典的“老爷爷”剧情。

  简单的解密题。

  在预估了吉安娜接下来想要查阅的书籍后,将守护者的印记留在其中。

  透过诱导的方式令吉安娜自信脑补剧情,最后布置魔法仪式。

  然后,克罗米顶着麦迪文的皮,说一套唬人的背景,再告诉她“孩子,这就是你的命运。”

  大概就……成了吧。

  克罗米是这样觉得的。

  于是她在“一脸震惊”的吉安娜注视下,离开了达拉然。

  接下来,应该去找米奈希尔二世了吧,克罗米在心里盘算着流程。

  “麦迪文……怕不是个傻子。”

  虔诚的送走“麦迪文”,吉安娜收起了商业用表情,觉得自己最好与老师商谈一下这件事情。

  自己的老师安东尼达斯不信,去信一个鬼知道什么玩意儿的“麦迪文”。

  吉安娜觉得自己还没有傻到这个份儿上。

  但是,当吉安娜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甚至体内的魔力都被锁死。

  “哎,虽然我的孩子确实是个傻子,但是他说的都是真的呀。”

  “你是谁?”

  吉安娜感受到了真实的恐惧,这是绝对的实力碾压带来的恐惧,在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自己居然失去了对魔力的控制,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我?我以为我已经自报身份了,但是看来恐惧压迫了你的理智。那么……”

  一个漂亮到女人都生不起妒忌心的脸蛋出现在吉安娜视野内。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做艾格文.麦迪娜,刚刚那个傻子的母亲。”

  “前任守护者,艾格文阁下!”

  吉安娜露出了难以想象的神情,整个人似乎又松了口气,仿佛又本该如此。

  艾格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嘲似的“切”了一声。然后解开了吉安娜身上的禁制。

  “准备好了吗,让那帮蠢货男人明白,拯救世界的从来都是女人。”

  艾格文蛊惑意味十足的说道,一句话洞穿了吉安娜的心理防御。

  “是的,守护者阁下,我准备好了。”

  吉安娜坚定的回答道,一时间仿佛感情带来的伤害变得不那么重要。

  所以说,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女人,母龙不行。

  在艾格文另有所图而帮克罗米擦屁股的时候,诺森德大陆,阿尔萨斯作为巫妖王最新也是最强的意识载体,正率领着天灾军团肆虐地下虫人帝国。

  悬居海外的小岛上,双头食人魔古加尔也在惬意的享受着阳光、沙滩、椰汁还有野心的膨胀。

  所有躲藏在阴影中的势力都在进行着最后阶段的力量统合,看似安稳的艾泽拉斯世界,正在享受着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卡洛斯看看身边熟睡的妻子,又去儿子房间查了趟夜,感觉毫无困意,最后返回书房点燃了蜡烛,一个人静静的思考起来。

  并非是对于局势的担忧,在卡洛斯眼中,现在局势想当的不错。

  或者说此时单纯的谈论人类势力,确实不错。

  一个由外部压力压迫在一起的联盟,就别指望内部会多么的团结。

  在解决了这次粮食危机后,至少一年以内,不会再出现什么更要命的麻烦。

  当阿尔萨斯回来后,不管发生什么,联盟都会趋于稳定。

  只要自己从儿子阿尔冯斯坑爹坑爷爷的泥潭里爬出来,就能大张旗鼓的开始清剿诅咒教派。

  卡洛斯一步一步的推选,一点一点的反驳自己,尝试找出计划中的漏洞。

  但是,他没有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他的记忆……不如说是他的人格,出现了问题。

  应该他记得的,卡洛斯丝毫不会忘记,而不该他知晓的,卡洛斯一丁点也记不起。

  忠诚的骑士王,联盟的捍卫者,伟大的英雄,活着的传奇。

  此时的卡洛斯,活成了“应该如此”的样子。

  月神给了他强悍无比的实力,他此时甚至有信心手撕深渊领主。

  但是月神也拿走了他最宝贵的东西,那颗自由的心。

  动辄只会威胁众生毁灭世界的不过是不入流的杂碎,在真正的神灵面前,在命运编织成的罗网下,被打落半神境界的卡洛斯甚至觉察不出自己身上潜移默化的改变。

  他变成了某些存在希望的样子。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