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16章 当我思考的时候你别笑

第716章 当我思考的时候你别笑

  什么叫做老不死?

  大概就是那种HOW  OLD  ARE  YOU的家伙吧。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大概就是上面说的那种人。

  被外孙捅了一刀,刀上附着了最恶毒的诅咒,说好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但是小半年过去了,他就是不死。

  “我就是挨着忍着痛着苦着吊着一口气,也要等到吾儿归来。”

  虽然这些话泰瑞纳斯不会说出口,但是谁又猜不到他这些小心思呢。

  在最初的动荡之后,米奈希尔家族还是依靠深厚的家底镇压了所有起了不该有心思的家伙。

  当然,这其中也有卡洛斯的功劳。

  在主持联盟会议的同时,卡洛斯钓鱼执法也帮助老岳父抓了不少想要推翻米奈希尔家族同志洛丹伦的野心家。

  现在洛丹伦的大贵族大领主们都接受了这个事实,老国王恐怕会等到亲手将王冠戴在阿尔萨斯王子的头上才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国际形式错综复杂,联盟内部强制性安稳。

  在风波淡定后,卡洛斯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

  奥特兰克的信使开始往返于洛丹伦诸国之间,关于诅咒教派的问题,卡洛斯开始有意将矛盾扩大化台面化。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吉恩.格雷迈恩。

  吉恩不是不清楚退出联盟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与严重后果。

  但是,吉尔尼斯距离诸神太远,距离洛丹伦王国太近。

  再加上吉尔尼斯王国国内的复杂国情,修建格雷迈恩之墙已经是吉恩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随着全面放弃与洛丹伦王国有争议的银松森林地带,吉恩.格雷迈恩对于吉尔尼斯国内的控制愈发牢固;随着全面退出联盟而避免大量的战争支出与义务供给,国内的生活水平也开始稳步提升;随着格雷迈恩之墙的建设,泰瑞纳斯亡我之心也开始逐步收敛。

  但是,凡事都存在正反两面,闭关锁国带来的恶果也开始逐步显现。

  可是吉恩.格雷迈恩没有选择。

  也就是此时格雷迈恩之墙还没有修建完成,卡洛斯的使者还能从缺口处进入吉尔尼斯。

  但是随着卡洛斯的使者奄奄一息的将公开的官方书信交到吉恩.格雷迈恩手上时,吉尔尼斯之王感受到了刺骨般的严寒。

  有人在密谋推翻自己的统治!

  吉恩.格雷迈恩在阅读了卡洛斯的来信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最后,他婉言谢绝了卡洛斯关于吉尔尼斯重回联盟的提议,派出自己的心腹侍卫秘密走海路将回信绕半个洛丹伦大陆送往奥特兰特。

  然后,便是全面加快格雷迈恩之墙的建设进度。

  吉恩.格雷迈恩的回信还在海上漂着,少说三个月后才能登岸,卡洛斯也没有将吉尔尼斯当做不可或缺的战力,事情也就暂时放下了。

  历史用血的教训告诉后来人,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自身打铁硬,才能领到瞎眼人。

  阿尔萨斯的出海确实带着一股不祥的味道,但是没有疫病的全面爆发,亡灵也就不构成天灾。

  死人复活不是什么大事儿,圣骑士和牧师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不死生物,三个小时内不仅根治不死生物,还能抽空把骨灰都给你扬了。

  真正可怕的是当亡灵大军和天灾疫病结合到一起,这种此消彼长的实力转化能顷刻间击垮东部王国的社会秩序。

  所以卡洛斯将工作重心放在了对付诅咒教派遏制瘟疫爆发上面。

  至于小舅子阿尔萨斯如果真的去拔了霜之哀伤,大不了就是人格修正友情破颜拳解决罢了。

  卡洛斯被伟大意志力限制住的思维已经另类的固化,他潜意识中忽略了阿尔萨斯在整个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

  于是,卡洛斯将正军备战的重心也放在了对抗疫病之上。

  在他的认知中,只要遏制住天灾疫病,那么亡灵军团根本不足为据。

  没有大量的战损人口补充不死大军的数量,亡灵天灾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等到挫败了上古之神的阴谋后,卡洛斯甚至准备亲自去一趟诺森德,先帮巫妖王松松骨,再去奥杜尔串串门。

  不能说卡洛斯想的不好,认为的不对。

  如果信息不对等,他确实有机会如同钢铁之王那般统合整个艾泽拉斯的力量。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诅咒教派在暗,而银色黎明正在慢慢的浮上水面。

  在真正形成合力之前的这段时间,正是卡洛斯计划中最薄弱的一方面。

  就好比卡洛斯一直认为的强援奎尔萨拉斯,就出了大问题。

  自建国就遗留下的隐患此时全面且强硬的爆发,在符文石结界的遮蔽下,是既不优雅也不文明的血腥清洗。

  精灵的历史太过悠久,上万年的历史对于人类来说就如同神话故事。

  所以在美好的以讹传讹后,只有智者才能估摸出一丝半点的真味儿。

  天崩地裂之战发生后,加洛德.影歌放弃了暗夜精灵的领导权,这是引子。

  玛法里奥.怒风与泰兰德.风语上台也就一万多年的事儿。

  那么问题来了,逐日者家族以及他的追随者脱离暗夜精灵体系东渡不过是四千年前的事情。

  请问在中间空白的那六千年间,现在的高等精灵与曾经的亲戚们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龌龊事情?

  用腚眼子想也知道————争权夺势。

  以达斯雷玛.逐日者为首的进步上层精灵投入到了对抗艾萨拉女王与燃烧军团的战斗第一线。

  可以说没有这些卡多雷帝国时代的帝国中坚力量倒戈,光靠加洛德手里的那些常规武装力量以及神棍一样的玛法里奥,根本对抗不了燃烧军团和被腐蚀拉拢的上层精灵。

  所以战后,达斯玛雷这些上层精灵才能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是呢,永恒之井炸了,伊利丹被关押了,新的井水落入了巨龙的监管之下,落入了玛法里奥手中。

  下层群众的支持,对于那场可怕战争的反思,加上龙王们的站台,不愿放弃奥术之路的达斯玛雷“们”被迫抱团抗争。

  然后输得一败涂地,只能远离故土去开分基地。

  这就是高等精灵东渡背后的政治黑暗面。

  现在的银月城权贵们,本质上是失败者们的后代,拥护逐日者家族为王只不过因为达斯玛雷.逐日者拳头最大,只不过是生存压力下做出的单选题。

  但是谁又服气谁?

  这一代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镇压银月城议会已经很吃力了,许多王权被议会派分润。

  现如今,曾经高贵的“上层精灵后裔们”居然对凯尔萨斯的继承权开始指手画脚。

  这已经触及到阿纳斯塔里安的底线。

  这只不过是四千年前爷爷辈们争执的延续。

  唯一的庆幸是,所有参与者都认为“胜利”属于自己,上层精灵的血腥内斗被限制在了银月城的高墙之内。

  没有了燃烧军团,没有了巨魔帝国,失去了外地的压力,奎尔多雷精灵们开始摆谈王位与权力的问题。

  在外人眼中,奎尔萨拉斯依然神秘且强大,逐日者家族依然统治者高等精灵。

  但是只有银月城内的居民才能够察觉出,多少“大人物”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

  高等精灵四千年来积攒下来的底蕴,正在内斗中消磨殆尽。

  多少魔导师级别的高等精灵如同炮灰一般死在了阴影角落,多少强大的武者倒在了毒酒暗箭的鬼蜮当中。

  但是无论大魔导师碧洛华还是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都没有做声。

  所有的王权派和议会派都认为现在正是重铸秩序的好时机。

  只有达尔坎对此痛不欲生,在他的眼中,高等精灵的荣光已经彻底黯淡,权贵们都是无视百姓疾苦的寄生虫。

  在尝试了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和平”手段后,达尔坎发现根本无法终止这场血腥的政治斗争。

  煎熬与焦灼摧毁了他最后一丝“理智”。

  魔导师达尔坎屈服于内心的那个声音。

  至此,巫妖王耐奥祖大喜过望。

  最后一颗棋子凑齐了。

  计划通!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