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18章 那个男人他真的来了

第718章 那个男人他真的来了

  “可恶,那个结界对我们的压制太厉害了,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

  提克迪奥斯在逃脱之后,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那个名为卡洛斯的人类身上有着特殊的力量,似乎在他周围,艾泽拉斯那早已破损不堪的结界力量被强化了无数倍,前去埋伏他的军团恶魔们力量被压制的太过离谱,简直就是站在那儿让他砍。

  原本坚固无比的盔甲能被那个叫卡洛斯的男人用脚踹碎。

  过分了啊!

  上一次来,暗夜精灵的铸魔武器都办不到。

  过分了啊!!!

  提克迪奥斯满心的怒火。

  这一仗也打的太憋屈了。

  艾泽拉斯是个艹蛋这一点恐惧魔王早就知晓,但是存在卡洛斯.巴罗夫如此艹蛋之人,是提克迪奥斯完全没有预计到的事情。

  覆盖整个艾泽拉斯的结界不断削弱,所以才会有军团恶魔渗透进来。

  如果一万年前的结界是现在这样的强度,那么艾泽拉斯早就亡了。

  跨越传送门而来的恶魔被星球结界压制力量,这不奇怪。

  但是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拥有这种力量?!

  提克迪奥斯第一时间怀疑上了巫妖王耐奥祖。

  这怎么看都太像个阴谋了。

  是时候向基尔加丹大人汇报情况了。

  提克迪奥斯拿定主意,返回冰封王座就要打耐奥祖的小报告。

  既是助手也是监视者,燃烧军团的归提克迪奥斯负责,天灾军团的归巫妖王发展。

  但是最核心最关键一点,耐奥祖这个巫妖王本身就是基尔加丹的玩物。

  这个关系就太乱了。

  欺诈者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巫妖王会对燃烧军团赤胆忠心。

  但是基尔加丹又何尝放心过提克迪奥斯,放心过燃烧军团这个人均二五仔的组织成员,放心过自己的好兄弟阿克蒙德。

  是伟大的领袖萨格拉斯把大家“团结”在一起罢了。

  所以提克迪奥斯即使想要打耐奥祖的小报告,也必须编纂一个大家脸上都说得过去的故事。否则,基尔加丹绝对不会放弃这么个整治提克迪奥斯的机会。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提克迪奥斯无法拒绝巫妖王的通讯。

  “提克迪奥斯大人,上古之神有所动作,军团需要您的力量。”

  “对于卡洛斯.巴罗夫,你不想解释什么吗?”

  “提克迪奥斯大人,我这里有一个您可能更感兴趣的名字。”

  “哦?”

  “伊利丹.怒风。”

  军团的事业高于一切,耐奥祖确实给出了一个提克迪奥斯无法拒接的理由。

  虽然这并不能阻止提克迪奥斯向基尔加丹添油加醋耐奥祖的无能与居心叵测,但是那个男人的名字确实引起了恐惧魔王的兴趣。

  凯尔达隆的惨败,燃烧军团渗透至艾泽拉斯的战力折损惨重。

  这不是关键,军团做事从不看战损。

  关键是提克迪奥斯没有得到战果。

  零,zero。

  提克迪奥斯想要向基尔加丹打耐奥祖的黑报告,就必须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他需要功勋,需要战果。

  伊利丹是个绝佳的目标。

  当年伊利丹能够投靠燃烧军团,那么在此拉拢伊利丹.怒风,这份功绩足够抵消来源于卡洛斯.巴罗夫处的挫折。

  提克迪奥斯接受了耐奥祖的请求,放弃了返回诺森德,返回冰封王座,转头向着卡利姆多进发。

  而巫妖王给予阿尔萨斯的命令只有一条。

  【恁死提克迪奥斯。】

  为此,耐奥祖甚至不惜付出代价,与上古之神达成了一笔交易。

  希利苏斯一战,暗夜精灵再次向艾泽拉斯世界宣告了自己的力量……与脆弱。

  当范达尔.鹿盔为了职责与使命再次踏上曾经断言用不踏足的伤心地时,上古之神与燃烧军团毫无悬念的将目光注视到了他的身上。

  【我为同胞和族群奉献了一切,又得到了什么?】

  心灵存在巨大裂隙的范达尔.鹿盔逃不出梦魇的折磨,逃不出独子惨死眼前却无能为力的脆弱。

  所以当萨维斯出现在他睡梦当中,提出交易条件时,范达尔.鹿盔迟疑了。

  犹豫就会败北。

  不是,犹豫就是想要。

  范达尔.鹿盔没有第一时间驱逐萨维斯的幻象,就已经说明了结果。

  泰兰德那个政治白痴根本不配统治暗夜精灵。

  老师,我的老师……

  我能做的和玛法里奥一样好!

  我能做的比玛法里奥更好!!!

  当范达尔.鹿盔产生这些念头时,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撤军事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个只有暗夜精灵上层人物才知道的情况被严密封锁了。

  玛法里奥陷入了原因不明的沉睡。

  而此时,费伍德森林,萨特们开始暴动。

  原本青铜龙们选择的那条最好的时间线,伊利丹是在燃烧军团第三次入侵时,泰兰德无计可施时意外发现了守望者的关押地,才去拯救他。

  但是在这里,在耐奥祖的算计之下,对比另一条时间线,泰兰德提前了大约一年时间得知了伊利丹被关押的地点。

  泰兰德.风语是个好祭司,是个好战士,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唯独不是一个好的领袖。

  虽然她拥有领袖应该拥有的个人魅力,却太过感性。

  这是致命的缺点。

  希利苏斯牵制了白杨谷方面大量的兵力,灰谷方面新落户的兽人拉扯了哨兵部队残存的所有力量。

  泰兰德在玛法里奥陷入沉睡后,发现自己根本抽调不出足够的力量去镇压费伍德的萨特动乱。

  尤其在玛维.影歌数千年如一日的挑战她的权威后,巨大的压力影响了泰兰德的判断。

  “我们需要伊利丹,一万年的囚禁,已经足够了。”

  “可是……”

  “够了!”

  一句够了,既是打断了其他人的反对意见,也是对自己的动摇所不满。

  囚禁伊利丹,是玛法里奥的决定,泰兰德不愿意反对并不代表她赞同。

  在泰兰德心中,伊利丹重造第二口井的作为虽然危害了暗夜精灵的安全,但是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因为爱情,因为得到龙王祝福的暗夜精灵远离了疾病与衰老,所以泰兰德不愿意触怒众人,触怒玛法里奥。

  但是在这个爱人陷入突然沉眠,暗夜精灵遭逢巨变的时刻,泰兰德想起了伊利丹。

  居然知道了,就无法视而不见。

  泰兰德召集了亲卫,向着守望者地窟方位前进。

  “伊利丹,你的刑期结束了,这是月之女祭司的决定。”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