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19章 一带宗师

第719章 一带宗师

  /

  在了解暗夜精灵却不熟知内情的人眼中,玛维.影歌,或者说珊蒂斯.羽月大概就是女性暗夜精灵的武力巅峰吧。

  守望者领袖,哨兵将军,艾泽拉斯最强大的女性之一。

  荒谬。

  她,泰兰德.宫二.语风不屑于解释。

  玛维.影歌,我淘汰的,艾露恩姐妹会没她的位置,如果能成为月之女祭司,谁又想去当守望者。

  珊蒂斯.羽月,我养大的,弓箭拳脚骑乘神术,全部是我教的,有谁不服?

  藏匿在玛法里奥身后,别说人类矮人侏儒了,即使暗夜精灵的小年轻们,印象中的女祭司都是那个不可侵犯的圣洁之人,却忘记了泰兰德可是活过了天崩地裂的猛女。

  论打架,泰兰德没有怂过任何人,哪怕是玛维.影歌。

  当年的是是非非太过久远,年少时的意气之争早已成为久远的记忆。

  反正自己赢了,玛维.影歌滚蛋了,就这么简单。

  所以泰兰德不会去刻意为难玛维,因为自己才是艾露恩最爱的小女儿。

  在青铜龙选择的那条时间线,泰兰德是在暗夜精灵生死存亡之际去寻找伊利丹,身边只有寥寥数人,没有办法,才大开杀戒歼灭了守望者地窟的守卫。

  因为在泰兰德看来,这些守望者冥顽不明,伊利丹的重要性远在这些守护之上,她是为了整个暗夜精灵。

  所以泰兰德问心无愧。

  但是现在不同。

  虽然费伍德的萨特暴动造成了暗夜精灵兵力上的巨大的压力,可是情况远远没有迫切到最高领袖之一的月之女祭司只能带着寥寥数人奔走的窘迫。

  所以,召集艾露恩姐妹会的亲随,泰兰德凑了两船人马浩浩荡荡三百出头。

  守望者地窟虽然重要,但是守望者的人手一直很紧张,常年驻守守望者地窟的守望者不足百人。

  虽然这些守望者都是女中豪杰,个顶个的能打,但是在泰兰德眼中,还是太嫩了,不够看。

  守望者虽然独立性很强,但是并没有裂土封疆,玛维.影歌有事外出,她的副官娜萨没有足够的威望、权力以及地位阻止月之女祭司泰兰德进入守望者地窟。

  于是,泰兰德轻易的“骗”开了守望者地窟最坚固的守望之门。

  “现在,带我去伊利丹的监牢。”

  “女祭司阁下,您……”

  “带路,如果你还认同自己艾露恩姐妹会的身份。”

  是的,虽然守望者是玛维的势力,但是成员选拔依然是从艾露恩姐妹会海选,虽然泰兰德拥有艾露恩姐妹会的实际领导权,但是她和玛维并没有明面上翻脸。

  “您不能……”

  “将她拿下。”

  娜萨想要抵抗,奈何双拳难敌十六手,直接被泰兰德的亲随缴械捆绑一气呵成。

  “女祭司阁下,有人悄悄离开了。”

  “无所谓,无非通知玛维去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泰兰德胸有成竹。

  然后率领着手下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守望者地窟。

  大部分守望者都分散在卡利姆多各地狩猎那些危害暗夜精灵生存与统治的敌人,驻守守望者地窟对于这些甘于奉献的守望者来说近乎于放假。

  所以守望者地窟中有多少守望者?

  不到一百。

  带着寥寥数人的泰兰德无能为力,只能痛下杀手。

  但是有余力仁慈的女祭司,又怎么会轻易伤害同胞的性命。

  两个哨兵看押一个守望者,还能空出二十多桌麻将。

  泰兰德.宫二.语风大小姐穿着月布长袍,赤手空拳走在队列最前端,一路分筋错骨手开道,尽显领袖气质。

  “女祭司阁下这么强的吗?”

  “开玩笑,最新一版的弓斗术教材可是女祭司阁下编纂的。”

  一路镇压不服,破解看守们的机关陷阱,有备而来的泰兰德心平气和的踢馆守望者地窟。

  在秩序没有被战乱破坏,信仰尚未崩塌的此时此刻,泰兰德的地位和声望太高了。

  同时,因为没有出人命,守望者们虽然愤慨泰兰德肆意践踏她们的尊严,反抗的决心却不彻底。

  得知女祭司率人镇压守望者地窟,众多姐妹被俘,剩下的看守们很快开始依靠内部防御设施层层阻障,步步设防,硬生生将两个小时就能走个来回的守望者大牢固守了两天一夜。

  但是泰兰德并不在意。

  一道门一道门的攻破,一个陷阱一个陷阱的拆除,泰兰德准备充足。

  就这样,最后三个守望者绝望的把守着伊利丹关押牢房的最后一扇大门,魔法封闭的大门外,是月之女祭司有些轻微走调的悠扬歌声,紧张与松弛之间的对比,是泰兰德陷入对于过往的追忆。

  然后,恪尽职守的守望者们终于拖了足够长的时间。

  玛维.影歌回来了。

  一柄匕首先至,时候闪现CD。

  玛维.影歌造型恐怖的特异月刃架在泰兰德的后颈,翠绿的寒芒是剧毒的色彩。

  泰兰德的亲随反应慢了一拍。

  女祭司却毫不在意,甚至略微走调的歌声都正常了起来。

  泰兰德断定玛维不会伤害自己。

  “你欠我个解释,泰兰德。”

  “我来提人,你的属下抗命不尊。”

  “提人?谁?你的小舔狗,那个被全体卡多雷审判处罚终生监禁的伊利丹吗?”

  玛维刻薄的声音透过造型恐怖的头盔穿出,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厌恶的感情。

  然而泰兰德不慌不忙的动了动手指,一纸正式文书递到了玛维.影歌面前。

  玛维收起了武器,接过了文书。

  毕竟,影歌的名号绝不容玷污。

  然而,一遍又一遍,当玛维.影歌第三遍仔细阅读公文内容并确认真假后,愤怒几乎要冲昏了她的头脑。

  “荒谬!范达尔.鹿盔该被关在伊利丹隔壁,就在这里!他怎么能放任你如此胡闹!!!”

  玛维.影歌伸手指向一个空置的牢房,手臂忍不住轻微颤抖着。

  这是赤裸裸的权力犯罪。

  玛法里奥将自己的权利授予了范达尔.鹿盔。

  当范达尔.鹿盔与泰兰德同时授权时,法理上确实可以可以赦免伊利丹的罪行,解除他的监禁。

  原本,玛维.影歌认为范达尔.鹿盔与自己一样厌恶泰兰德,并且几千年来范达尔.鹿盔一直干的不错,他不是不会放任泰兰德为所欲为的。

  但是,现在,眼前的文书……

  再次被背叛的感觉涌上心头,玛维对于弟弟的憎恨更加刻骨铭心。

  手下还在泰兰德的控制当中,玛维投鼠忌器。

  “不然,我们进去谈谈?”

  泰兰德转过身指了指之前玛维说要关押范达尔.鹿盔的空牢房,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玛维.影歌看着泰兰德,慢慢的放下武器,脱下头盔,解开铠甲,解除自己的武装。

  玛维姣好的面容下,是满身的疮痍,即使是脖颈,也有着密密麻麻的伤口。

  单薄的麻布衬衣下,刀伤烫伤魔法毒素诅咒残留的伤痕触目惊心。

  “谈谈,正合我意。”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