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20章 故事里的小黄花

第720章 故事里的小黄花

  玛维.影歌长得非常符合暗夜精灵对于女性的主流审美。

  或者应该说暗夜精灵就没有丑女。

  嗯……这说法改为女祭司都必须容貌端庄?

  毕竟是侍奉神灵的女人嘛。

  玛维.影歌与泰兰德.语风的恩怨,在和平年代不过是三流言情的桥段。

  玛维痴长泰兰德不到百岁,在这两位年纪突破五位数的大美人面前,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人们只记得这是两个同龄人。

  但是影歌家族只是平民出生,而语风一族,是上层精灵。

  这是玛维对于泰兰德最初的观感————身边跟着两只小舔狗的贵族大小姐。

  真正改变玛维与泰兰德关系的,是那场波及整个世界的战火。

  燃烧军团撕破虚假的伪装肆虐世界,所有暗夜精灵都上了战场,女祭司们更不能例外。

  长辈姐妹们的生命如同扑火的飞蛾,在战争面前没有例外,玛维以为自己做好的牺牲的准备。

  然而她活下来了。

  因为高阶女祭司狄佳娜为年轻的祭司们当下了恶魔致命的进攻。

  精灵的赞歌就是无畏的奉献。

  没有领导先走,没有长者优先,在最苦难的时刻,最有价值的精灵舍弃了最宝贵的生命。

  弥留之际,看着一地菜鸡,狄佳娜选择了泰兰德作为自己的继任者,命令她率领祭司团继续战斗下去。

  玛维错愕了,她以为会是自己。

  但是导师的遗命,玛维选择了遵守。

  真正导致玛维与泰兰德关系破裂的根源,是一个无辜的背锅侠,玛维.影歌的弟弟————加洛德.影歌。

  那个黑鸦堡的小小卫兵队长因缘际会下,成为了暗夜精灵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官,成为了力挽狂澜拯救世界的大工程,成为了影歌家族的骄傲。

  玛维为自己的弟弟感到自豪,发自内心的自豪。

  这是平民家族对上层精灵贵族的逆袭。

  然而,生命中最重要的弟弟,却在最辉煌的时刻抛弃了一切人间蒸发,放下了唾手可得的权势。

  玛维.影歌之前有多爱自己的弟弟,此时就有多痛恨加洛德,甚至公开称它为暗夜精灵的罪人。

  于是,获得了暗夜精灵最高领导权的玛法里奥与泰兰德也成为了玛维的憎恶目标。

  在漫长的岁月中,玛法里奥用无可挑剔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玛维也不得不承认玛法里奥是个称职的领袖。

  但是泰兰德……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囚室,玛维随手一挥,大门封闭起来。

  “泰兰德,你的任性妄为还要继续下去吗?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玛维此时已经冷静下来,她试着用进行最后的交涉。

  “玛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一次,我可是公干,而你和你的守望者们,抗~令~不~遵……现在认个错儿,我也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玛法里奥不会纵容你这样的行为。”

  “那你觉得为什么范达尔那个讨厌的小家伙会签署这样的命令?”

  “当然是……”

  玛维说到一半,自己愣住了。

  “玛法里奥出了什么事儿?”

  “玛维,以你的地位,这些根本不是秘密,但是嫉妒使你游离于众人之外。放下成见吧,现在我们需要伊利丹。”

  “不可能,你别忘记了他曾经是萨格拉斯的走狗!”

  “你们囚禁他的罪名可不是这个。”

  “休想!”

  “我有公文。”

  “除非我……”

  “别把话说死,我也没有理由要你死。”

  占据绝对的上风,泰兰德难得的心平气和,说话居然有理有据。

  玛维气的浑身发抖,最后,提出了她和泰兰德都不感到意外的解决方案。

  “那么,打一场吧,谁赢了谁说了算。”

  “好啊!多久了?有多久没和玛维前辈切磋过了!”

  “哼,手下败将。”

  “咦,欺负个身体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当年的玛维前辈真不要脸啊。”

  见习祭司的时代,泰兰德刚加入祭司团进修,曾经被玛维狠狠的“教育”过,大人有大量的泰兰德绝对不会记仇的。

  此时因缘际会,泰兰德的内心居然火热了起来。

  伤痕是所有战士的勋章,无关性别。

  微弱的魔法灵灯更多起到的是警示作用,但是黑暗遮蔽不了暗夜精灵的视线。

  眨眼间,玛维率先冲了上去。

  提膝、蹬踏、转身掏腰,鞭拳、抄抱,无果。

  斯坦索姆的人类居民完全无法想象阿隆索斯.法奥会是北斗神拳的传人,但是暗夜精灵们不会觉得泰兰德是个武术高手这件事无法理解。

  一万年的时光实在是太久远了。

  但是燃烧军团的恐怖深深的刻印在每个幸存者的心间。

  泰兰德从未放松过个人的修行。

  无论是神术还是武技。

  见招拆招破解玛维的进攻,泰兰德知道自己赢定了。

  如果是全副武装的生死搏杀,泰兰德没有必胜的把握,守望者这种阴影中的狂战士,刺客中的巴萨卡,是非常可怕的对手,是收割生命的现世死神。

  但是此时拳脚相加,玛维的劣势太大了。

  她的身体和状态是致命的缺陷。

  玛维伤痕累累的身躯内充斥着成千上万次战斗积攒下来的经验,但是她太疲惫了。

  玛维一天两夜急奔返回,甚至水都没有喝一口,她太累了。

  玛维上万年来自苦一般的执行任务,她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而泰兰德,神完气足。

  甚至有空闲保养皮肤。

  所以这根本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

  如果玛维.影歌不抱着必杀的觉悟是不可能在如此巨大的劣势对局下战胜泰兰德的。

  但是骄傲的玛维顽固的认为泰兰德除了出生和狗屎运,天赋和努力都比不上自己。

  傲慢,是造成她败北的原罪

  从单纯的拳脚相加衍变到使用法术能力,不借助符文匕首定位,玛维强行闪现创造出手机会,空间裂痕在她身上割出新的伤口。

  可是毫无作用,泰兰德召唤出猫头鹰之灵完美的挡住了玛维每一次诡异的拳击。

  一计不成再出一技,玛维脱下衬衣,扭成布棍,上来就冲着泰兰德的脸面扫荡。

  泰兰德看了眼玛维的胸部,心疼连这些隐私部位都伤痕累累的同时,露出一种这方面我也赢了的迷之笑容。

  然后女祭司伸手取下自己用来箍头发的发环往手上一套,披头散发的同时多了两只指老虎。

  “……”

  “……”

  泰兰德和玛维两人同时一愣,动作略有停顿。

  心真脏……

  沉重的砰砰声透过厚重的牢房墙壁传出,门外的精灵们感觉牢房内的根本不是守望者的领袖与月之女祭司,而是两只远古巨兽。

  良久,打斗声停歇,牢门响动,泰兰德披头散发满身的走了出来,虽然月布破损严重,双臂也有多出淤青,可是压抑不住的得意与舒坦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胜之不武也是胜利。

  泰兰德明白,玛维疲惫的身躯根本无法支撑一场消耗战,没有快速获胜的手段,守望者引以为傲的武技也没什么鸟用。

  “把盔甲给玛维阁下送进去。”

  “不用……”

  玛维衣不蔽体的走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一件件的将守望者铠甲穿戴好。

  然后,玛维亲自打开了关押着伊利丹的牢房大门。

  “走吧。”

  对着坚守到最后的三个手下,玛维没有苛责什么,只是黯然的离开。

  走进牢房,看着被封闭五感的伊利丹,泰兰德百感交集啊。

  玛维没有将伊利丹封印起来,而是用禁锢法术封闭了伊利丹的感知能力。

  这一万年来,伊利丹一直这样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活着……

  瞬间,泰兰德觉得自己刚才揍轻了。

  多么恶毒的刑罚!

  “是你吗,我的花儿?”

  明明五感尽封,被剥离了与世界的联系,但是泰兰德走进的那一刹那,伊利丹抬起了头,问出这样一句话。

  背对着众人,月之女祭司泪如雨下。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