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26章 方能造就致命一击

第726章 方能造就致命一击

  “陛下,我建议您应该让雪原上那些兽人来处理这场叛乱。”

  “然后加入其中?”

  “你在质疑陛下指定的政策?”

  “我在怀疑你的忠诚!”

  面对着手下将领的争吵,卡洛斯有些头痛。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放过那些兽人,哪怕萨尔的起义如此声势浩大。

  每当卡洛斯准备思考这其中的利益得失,月神的力量就会影响他的思维,让他绕过过程得出“这就是正义”的结论。

  然而更可怕的现实是由于卡洛斯一直正确,他手下的将领也不敢质疑他的决定。

  唯一的庆幸,便是卡洛斯的老岳父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拉仇恨的功力过于强大。

  在卡洛斯自星界返回艾泽拉斯表明身份后,洛丹伦王国与奥特兰克王国的关系迅速回暖。但是在此之前长达八年的时间,奥特兰克一直被洛丹伦“制裁”。

  是的,吉尔尼斯退出联盟后,下一个倒霉的就是奥特兰克。

  所以对于兽人攻打敦霍尔德城堡而卡洛斯按兵不动暗中观察,将军们虽然出于专业素养提出了质疑,但是内心还是很爽。

  哈哈,倒霉了吧,你也有今天!

  大致上就是这种心情。

  理智要求防范于未然,对于造反的兽人必须严酷镇压;感情却告诉大家等一等,看着洛丹伦人遭罪岂不美哉。

  没有一个奥特兰克人怀疑自己会打不过,因为他们的国王名叫卡洛斯.巴罗夫。

  在战争领域,联盟对于骑士王从未怀疑。

  这其中包括萨尔。

  通过斯巴达克斯,通过霜狼氏族,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萨尔愿意相信卡洛斯拥有与兽人和平共处的愿景。

  同时,萨尔也在反思当年的战争到底给人类以及兽人带来了什么。

  “这是我们这代人甚至我们的下一代也弥补不了的巨大裂痕,但是总得有人去做。”

  正是基于这样的觉悟,萨尔将奥格瑞姆教授给他的战场原则抛之脑后,以准备不足为理由拖延许久。

  准备永远不会充足。

  萨尔以为自己做足了姿态,希望自己的“养父”能够识时务,以和平的姿态释放敦霍尔德城堡关押的兽人。

  但是布莱克摩尔并不这么想。

  这个不甘平凡的洛丹伦军官被萨尔的善意激怒了。

  有野心,有能力,还是个狂热的人类至上主义者。

  布莱克摩尔不接受兽人的“威胁”。

  于是,当着萨尔的面,布莱克摩尔将“通敌”的塔蕾莎斩首,并将她的脑袋扔下城墙,滚落萨尔面前。

  如母如姐,亦师亦友,在萨尔整个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女人,那个教会他善良的女人死在了自己面前,因自己而死,因“养父”而亡。

  第一次,萨尔明白了什么叫做刻骨铭心的仇恨。

  跪倒在地,萨尔捧着塔蕾莎的首级仅仅怀抱在胸口,在敦霍尔德士兵放肆的嘲笑声中,萨尔转身离开,奥格瑞姆手持长矛帮他挡住了偷袭的暗箭。

  第二天黎明之前,兽人完成了对敦霍尔德城堡的封锁与包围。

  此时的萨尔,心中没有慈悲。

  一万三千兽人对五千人类守军。

  克莱克摩尔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他低估了那个被他取名为“萨尔”,意为“奴隶”的年轻兽人。

  低估了他的勇气、觉悟以及智慧。

  萨尔将指挥大军的权力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奥格瑞姆,亲自率领着一支精干的小队从自己当初逃脱的路线再次潜入了敦霍尔德。

  这可真是个绝佳的讽刺,敦霍尔德城堡的守卫居然不明白亡羊补牢的道理,完全没有封堵这个漏洞。

  原本还能依托坚固城墙抵抗兽人的守军,在目睹了萨尔如何放火制造混乱,如何趁乱冲击城堡,如何堵住克莱克摩尔将其斩首后,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洛丹伦大陆最大的兽人看押所敦霍尔德城堡被攻破了。

  萨尔用了极大的毅力,遏制住了心中的恶魔,没有选择杀俘。

  不是因为什么天选之子,跟不是什么宅心仁厚。

  塔蕾莎的死对萨尔伤害极大,他的愤怒无处与人诉说。

  而是因为斯巴达克斯通知了他与奥格瑞姆,骑士王来了。

  克罗米干的确实不错,或者说月神的力量着实强大。

  因为恶魔之血失效而虚弱的战俘,因为部落溃败和精神萎靡的兽人,因为“天选之子”萨尔的一番鼓励而重整旗鼓?!

  就当是吧。

  简而言之,兽人精神过头儿,膨胀了。

  虽然兽人战败后没自由失自由伤心痛苦眼泪流,但是从结果来看,反而是因为人类的羁押奴役政策,从而大量恢复了人口。

  “或许,我们可以用这些俘虏与那位骑士王谈判。”

  萨尔思考着可行性。

  “我还以为你准备设计个陷阱抓住那个巴罗夫家的小子,奥特兰特的林海里还有我们二十万同胞。”

  奥格瑞姆往地上啐了一口。

  对于来历不明的“麦迪文”,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有着天然的抵触。

  太像了,跟古尔丹那个二五仔太像了,那神棍的气息,隔着八百里路都能闻着味儿。

  但是萨尔却将克罗米的话听进去了。

  因为说的有道理。

  东部王国没有兽人的容身之所,遥远的西部大陆或许才是兽人的归属。

  虽然明白奥格瑞姆是在讽刺自己挖苦敌人,若不是曾经去过奥特兰克山脉的林海雪原,萨尔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动心。

  不是打不打得过卡洛斯.巴罗夫的问题,而是经历了塔蕾莎身亡事件后,萨尔短时间内对人类的敌意无法消退。

  若真成功了,奥特兰克王国恼羞成怒进行无差别屠杀怎么办。

  最终,萨尔放弃了这种念头。

  “准备转移吧。”

  “转移?”

  奥格瑞姆反问道。

  “十多万人,超过一半的老弱病残,你想转移到哪儿去?我们已经被堵住了。”

  奥大锤用脚掌在地上蹭了几下,一副简明扼要的地图就出来了。

  “这,敦霍尔德,我们,这,索拉丁之墙,不管是辛特兰还是南海镇,全部重兵把守,你准备撤哪儿去?”

  “去阿拉希。”

  萨尔回答道。

  “飞过去吗?”

  奥格瑞姆对萨尔的说法嗤之以鼻。

  “我带人将奥特兰克可能的追击部队拖在敦霍尔德城堡,你带大伙强攻索拉丁之墙。”

  “然后呢?”

  “利用阿拉希高地广阔的地形拉扯出一道缺口。”

  “再然后呢?”

  “找船,我们去西大陆。”

  “啊哈,真是个完美的计划,一个绝妙的主意。”

  萨尔也不知道奥格瑞姆的赞叹发自真心还是阴阳怪气。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