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27章 锤落敦霍堡

第727章 锤落敦霍堡

  为什么塔蕾莎.福克斯顿小姐会出现在敦霍尔德的城墙上?诸位,谁能告诉我这个问题?”

  “陛下,是探亲假。”

  “嗯?”

  “塔蕾莎小姐和她的父母是克莱克摩尔的家仆。”

  哈哈哈哈,这该死的封建制度竟然如此“甜美”,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我仆人的父母自然不是我的仆人。

  卡洛斯对于克莱克摩尔用一个女人的脑袋当做报复这件事感到非常的腻味。

  但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视,克莱克摩尔居然没有一丁点的错误。

  勾结兽人,私放战俘,什么罪过?

  叛国!

  如何惩治?

  斩首示众!!!

  卡洛斯没有理由因为这件事情发难,如果要表态甚至还得给已经死透了的克莱克摩尔发勋章。

  至于为什么自己曾经想起的塔蕾莎,自己向克莱克摩尔讨要的那个小女仆会死在城墙上,到底谁在践踏自己的权威……

  已经不重要了。

  事情不难查,克莱克摩尔不过是洛丹伦王国的一个军官,一个典狱官,说好听一点叫做敦霍尔德城堡的“主人”,实际上的地位却很低。

  在兽人移动之前,他无法拒绝一个奥特兰克“大贵族”的要求。

  但是当得知领导兽人叛乱的是萨尔之后,克莱克摩尔命令自己的仆人,也就是塔蕾莎小姐的父亲福克斯顿先手亲手写了一封假的病危通知书。

  于是根本不知道背后算计的塔蕾莎回到了自己成长的地方,踏上了死亡的终点。

  事情虽然不大,甚至追究下去对自己的声望有所折损。

  但是卡洛斯非常的难过。

  不单单是因为一个“无辜”女人的死亡,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卡洛斯的内心感觉很不舒服,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要的不是这种结果……

  但是这一切已经没有计较的价值。

  萨尔的使者已经来了。

  一个老到加上獠牙在内满嘴只有五颗牙的兽人自告奋勇的持着一面破烂的部落战旗找到了联盟的巡逻骑兵,用娴熟的通用语告知了人类,自己是兽人新任大酋长的特使,要见人类的指挥官。

  年轻的骑兵对部落的旗帜没有太深的感触,于是没有收缴这个衰弱老兽人的旗帜。

  于是当这个兽人用没有剥皮的“y”形树杈顶着曾经那个部落的旗帜走进卡洛斯的指挥大帐时,卡洛斯手下的将领沸腾了!

  一瞬间,甚至月神的神力也压制不住卡洛斯澎湃的怒火。

  当年数十万人浴血奋战,上百万人亡于战争,人类在阿拉索帝国解体后第一次团结一致才战胜的那个恐怖的部落……复活了?

  这不是一面旗帜那么简单。

  或许萨尔需要一个名号来统合刚刚解救出的兽人同胞。

  或许只是奥格瑞姆激怒对手寻求破局的手段。

  又或许只是这个老兽人的自作主张。

  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卡洛斯在内的那些当年为了抵抗兽人而将青春染上了血色的将军们觉不允许。

  “你的大酋长要你带什么话?”

  “你是联盟的最高指挥官吗?”

  “我是。”

  “你太年轻了,不像。”

  “我是卡洛斯.巴罗夫,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

  卡洛斯用自己的威严压下了手下人的群情激奋。

  于是,老兽人将萨尔准备用敦霍尔德城堡的人类俘虏作为筹码想与联盟谈条件的事情说了出来。

  “告诉萨尔,我准了。”

  “部落向您致意……”

  “临死前,你有什么要求吗?”

  老兽人愣了一下,他不明白刚刚还沉稳平淡的那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了。

  但是很快,老兽人就释然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不然自己也不会争着抢着要来这个差使。

  让年轻人活下去吧。

  老兽人扭头看了一眼当年曾经用来当席子、毯子、裹尸布的这面旗帜,没有恐惧的说道:“让我最后吃顿饱的吧。”

  “我就不问你的名字了,满足他。”

  卡洛斯的前面半句是对这个无畏的老兽人说的,后面则是对自己人吩咐。

  无法舍弃那些因为权谋而成为俘虏的敦霍尔德城堡守卫士兵,他们不该死。

  所以卡洛斯决定于部落的新酋长进行交易。

  但是兽人绝对不能放过,在换回俘虏后,卡洛斯将发动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战斗,打破任何一个兽人部落死灰复燃的希望。

  萨尔死定了,艾露恩来了也没用,我卡洛斯说的。

  巨大的情感冲击,短暂的冲破了月神之力对于卡洛斯的意志扭曲效果。

  虽然这种状态很快就稳定下来,但是艾露恩在卡洛斯身上留下的桎梏被冲破了一小个角。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知道这样会激怒人类!”

  对于奥格瑞姆背着自己派人去人类那里送死,萨尔感到无法理解,于是大声的质问。

  “你对那个男人的理解是片面的,而我与他交过手。不激怒他,大家是没有办法离开的,敦霍尔德的地形就是个巨大的陷阱,而我们傻乎乎的跳下来了,虽然不知道对面想要干什么。”

  “我们有二十万人!”

  “当年我送二十万兽人添油一样的去死眼睛都没有眨过,boy,你还嫩得很。”

  “但是没有必要激怒人类,我们可以……”

  奥格瑞玛打断了萨尔的说辞。

  “追击我们的男人名叫卡洛斯.巴罗夫。当年我并不觉得他有多厉害,排级别顶多是个还算优秀的千夫长。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比他厉害的统帅都死了,那他就变成最可怕那一个。不付出代价,你是无法带领大家走下去的。”

  “算了,已经发生了,我会在事情恶化之后想办法支撑更久,你得……”

  “不,萨尔,我的孩子,让我这个老东西留下吧。”

  “之前说好,让我先……”

  奥格瑞姆摇了摇头,缓慢的解开自己身上的传奇黑色战甲,整齐的放在了地上,又取出了毁灭之锤,将锤柄亲手递在了萨尔面前。

  “我已经老了,而你还年轻,是时候让我为你们做点什么了

  奥格瑞姆苦着脸说道。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