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28章 怕生的大酋长

第728章 怕生的大酋长

  奥格瑞姆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口的话,一共有两句。

  一句是对萨尔的认可。

  “你会是个好酋长的,我看好你,年轻人。”

  另一句是对自己的。

  “吾之生涯一片无悔。”

  前一句,因为嫉妒与骄傲无法说出口,后一句,真的问心有愧。

  德拉诺的兽人,真的印证了那句老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速焉。

  饮用恶魔之血获得的力量建立的霸权,终究也因为恶魔之血的消失而崩塌。

  奥格瑞姆在部落溃败逃亡隐居的日子里也曾思考过当初。

  他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因为作为大酋长的他尽力了,真真切切的拼尽全力了,没有遗憾,没有保留,没有一点私心。

  但是作为一个兽人,作为背负了那些舍生忘死开拓前路拼搏未来战友信赖的兽人,奥格瑞姆问心有愧。

  因为他失败了。

  将祖传的黑色铠甲送给萨尔,是奥格瑞姆对萨尔的认可。

  将毁灭之锤送给萨尔,原因要单纯许多,因为奥格瑞姆已经失去了毁灭之锤的认可。

  从离开奥特兰克山脉,离开霜狼氏族的隐居地,奥格瑞姆便或明或暗的在于萨尔争夺领导权。

  一直到敦霍尔德城堡之战结束,奥格瑞姆才屈服于一个事实。

  他老了。

  苦难的青少年,战争中的壮年,战败后的隐居,奥格瑞姆的身体已经衰老了。

  当奥格瑞姆认同这个事实的刹那间,他的心也跟着老了。

  连续数日,他在梦中回忆起了当年那些面孔,那些早已遗忘的面孔。

  于是,奥格瑞姆明白了,自己应该去死了。

  但是至少让我的死亡更有价值!

  兽人悍不畏死,人类奈何以死惧之?

  如果能够活命,当初又怎会跨越黑暗之门前来艾泽拉斯!

  当奥格瑞姆从斯巴达克斯那里得知卡洛斯亲自前来围剿兽人的时候,一个计划就在心底酝酿成型。

  第一步,先假意拖延,给萨尔凝聚人心的时间。

  第二步,激怒卡洛斯,令他不计后果的进攻敦霍尔德城堡。

  第三步,萨尔率领大部分兽人向南突围,冲破索拉丁之墙的桎梏,前往阿拉索高原。

  第四步,给自己一个辉煌而宏大的死亡,如果可以,奥格瑞姆想要死在卡洛斯手上。

  “我不同意,联盟在索拉丁之墙的大门处埋伏了重兵,你的拖延和牺牲毫无意义!我不同意!”

  萨尔反对奥格瑞姆的计划,虽然年轻的萨尔并不知道奥格瑞姆寻死的小算盘,但是这个计划本身就有问题,带着如此多的老弱病残,兽人的行动速度不会有多快。

  行不通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人类也知道,所以这个计划一定可以成功,因为只剩下我知道,现在还有你。”

  奥格瑞姆掏出一枚奇怪的护符放在了萨尔的手心。

  “这是什么?”

  萨尔疑惑的问道,他感受到了微弱的魔力波动。

  “旧部落的遗产。”

  奥格瑞姆长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向萨尔诉说了这枚护符的故事。

  当年,兽人部落势如破竹,洛丹伦联盟准备不足,战争呈现一边倒的趋势。然而,当年为了防备巨魔帝国反扑而修建的索拉丁之墙,却从正反两个方向都遏制了兽人的战略动向。所以除了夺取索拉丁之墙的控制权这一计划外,兽人部落还有摧毁它的第二套方案。

  并且,这个方案还进行一部分。

  要摧毁延绵数百里的索拉丁之墙,摧毁这道人类最强盛帝国耗六百年国力修建的索拉丁之墙,绝对不是一个小工程,哪怕是当年那个兽人部落,也是轻易办不到的。

  但是给索拉丁之墙开个洞,并不困难。

  奥格瑞姆作为大酋长,亲自批准了这个计划。

  虽然二十年过去了,但是当奥格瑞姆秘密前往查看时,依然忍不住赞美用坚固的石头就能磨出烈性炸药的艾泽拉斯没有火药受潮真是太美妙了。

  只要那个卡洛斯.巴罗夫将注意力放在敦霍尔德城堡,那么扼守索拉丁之墙的人类部队就一定不会轻举妄动。

  到时候萨尔就能从容的将二十万兽人带出希尔斯布莱德。

  这大概就是旧部落对新生的部落最后的有益遗产吧。

  思考到这里,奥格瑞姆觉得已经足够了。

  随便应付了萨尔,奥格瑞姆撵走了萨尔,并且让他出发之前再到自己这里拿黑色板甲与毁灭之锤。

  因为奥格瑞姆发现自己还需要用一下这两件标志性的道具。

  于是,穿戴整齐的奥格瑞姆将部落的战旗当做披风绑在背上,提起毁灭之锤去了战俘营区。

  效果拔群。

  新生代的兽人波澜不惊,但是经历过旧部落的老兽人没有一个能够保持平静的。

  “奥格瑞姆?”

  “是奥格瑞姆!”

  “酋长没有死!”

  “大酋长为什么没有死?”

  “你为什么还活着!”

  “你凭什么还活着!”

  从最开始的小声细语到最后的群情激奋。

  奥格瑞姆也在想着这个问题,为什么当初不战死算了。

  大概是不甘心吧。

  敦霍尔德城堡十多万兽人被关押在此,联盟能够只用五千多守卫看押如此多的兽人,等同于一个人类卫兵要看管三十多个兽人。

  除了吃不饱穿不暖体力下降这些客观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内因大概就是内部抱团吧。

  兽人不是丛林野兽,不是独居动物,是有社会性纪律性的高等生物。

  虽然人类采用各种方式打乱了战俘当中的组织,但是二十年时间过去了,当年被关押在敦霍尔德城堡的五万余兽人在人类的摧残奴役下非但没有消亡殆尽,反而人口翻了三倍。

  你说没有潜在组织这话可信?

  招摇过市一番后,很快就有青壮兽人上前准备找奥格瑞姆的麻烦。

  奥格瑞姆暗地里摇摇头,徒有其表,在看守所还能吃这么壮,也是“不容易”。

  甚至不用三下五除二,奥格瑞姆一手提着毁灭之锤,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就将这几个找茬的兽人小伙子全部放翻在地。

  “呸,你不配当我们的酋长!”

  一个兽人小伙一口浓痰吐在奥格瑞姆脚上。

  得,省心了。

  奥格瑞姆也不用问了。

  “带我去见你父辈吧,这是我们这一辈人的恩怨,你们这些小家伙还掺和不了。”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