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42章 最痛苦的领悟

第742章 最痛苦的领悟

  被割裂的灵魂没有资格悲伤,阿尔萨斯屹立大地之上。

  身前是鲜衣怒马夹道的欢迎,身后是移动天灾不灭的死亡

  厚重的盔甲遮挡了王子殿下苍白的皮肤,人群中小声嘀咕的是未来新王如雪的长发。

  耐奥祖的话语似恩赐又似嘲讽,它要阿尔萨斯王子尽情享受洛丹伦赐予他的荣光与辉煌。

  穿过夹道欢迎的民宗,越过洛丹伦宏伟的城墙,阿尔萨斯踏上王国大道,目之尽头矗立着一座约五人高的黑曜石雕像。

  翻越记忆,未有所得,大概是新造吧。

  翻身下马,饱受死亡骑士灵气侵蚀的战马一个踉跄前蹄跪地,围观人群中发出一阵骚动一轮声,阿尔萨斯对此置若罔闻。

  十胜石碑……

  居然是为阿尔萨斯歌功颂德的十胜石雕像。

  一眼扫过,上面记载着阿尔萨斯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后参与的十场战斗。

  阿尔萨斯伸手摸了摸漆黑的碑体,无言的离开。

  踏入王宫,越过吊桥,进入内廷,觐见国王。

  即使灵魂被霜之哀伤囚禁,意识被巫妖王支配,阿尔萨斯的愤怒依然无法遏制的喷涌而出。

  “吾儿,你回来了。”

  泰瑞纳斯状若枯槁的说道。

  按照巫妖王的计划,在此时此地,阿尔萨斯应当先走流程继位为王,利用到手的王国权利抹消卡洛斯与银色黎明大肆清剿造成的损失,再发动亡灵天灾席卷大地。

  然而阿尔萨斯不能忍受。

  不能忍受王座上那个鬼东西如此折磨自己的父亲。

  在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眼中,王座之上的泰瑞纳斯,不过是一个畸形的牢笼,用暗影与血肉铸造的牢笼,他父亲的灵魂被囚禁其中发出痛苦的悲鸣。

  于是,阿尔萨斯拔出了霜之哀伤,走上前,捅进去。

  “父亲,我回来了。”

  阿尔萨斯轻声说道。

  王政厅内,惊呼声化作惨厉的嘶鸣。

  虽然诅咒神教掌控泰瑞纳斯的遗体时间不会太长,但是在源自燃烧军团的恶魔法术面前,半数的王室卫队已经被腐化。

  对耐奥祖来说,洛丹伦的达官显贵们只是用过就能丢弃的小型可燃垃圾,虽然阿尔萨斯自作主张破坏了原本的计划。

  却也不碍大局。

  甚至令巫妖王觉得这是一出好戏。

  阿尔萨斯对于发生在身边的屠杀似乎毫无知觉,他转身将泰瑞纳斯的空壳躯体扫落一旁,自己坐上王座,漠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只是湛蓝的眼眸内,翻涌的魔力隐约显示了阿尔萨斯的内心并不平静。

  霜之哀伤成为了泰瑞纳斯灵魂新的囚笼。

  在无尽的黑暗当中,泰瑞纳斯不再遭受折磨的灵魂获得了短暂的喘息。

  还未来得及整理思绪,泰瑞纳斯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父亲,对不起。”

  当泰瑞纳斯转过身你想要寻找在自己耳边低语的人影,却已经身处无尽的冰原。

  见父亲一面,已经是阿尔萨斯能够隐瞒巫妖王的极限。

  王子不能做的更多。

  这就是英雄的代价吗?

  艾露恩,这就是英雄必须承受的苦难吗?

  当王政厅出去臣服于巫妖王的傀儡再无活人时,阿尔萨斯站了起来。

  巫妖王下达了新的指令————摧毁这座城市,然后统治它的灰烬。

  “你还不行动吗?”

  梅里.冬风好奇的问道。

  哪怕隔着数里地儿,老骷髅法师也能嗅出阿尔萨斯王子一行人身上不对劲儿的味儿。

  那是亡灵法术遗留下的味道。

  阿尔萨斯已经进入了王国,王宫外的围观百姓已经开始散场找乐子去了,但是卡洛斯依然毫无动作。

  这令梅里.冬风产生了好奇的心理。

  “我救不了所有人。”

  当梅里.冬风以为卡洛斯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卡洛斯他就是做出了回答。

  “我察觉的太晚了,曾经假设为助力的王室卫队已经变成了敌人,敌我力量对比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我必须等待。”

  “等待什么?”

  梅里.冬风心里有所猜测,但还是问了出来。

  “等待人民站在我这边,等待一个合适的出场时机。”

  “你们玩政治的可真是虚伪啊。”

  梅里.冬风这一句嘲讽发自真心出自实意。

  几乎见证了整个人类帝国从兴起到崩溃的老法师,哪里不明白卡洛斯的潜台词。

  虽然梅里.冬风明白卡洛斯的选择在事务性上具有无可反驳的正确,但是或许是想起了以前自己那些不得不做出艰难决定,他还是对卡洛斯进行了语言上的讽刺。

  “你知道你的这个决定,会死多少人吗?”

  梅里.冬风反问道。

  “我救不了所有人。”

  卡洛斯重复了这一句。

  “那就用你无敌的圣光想想办法啊!”

  卡洛斯转头望向梅里.冬风。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卡洛斯不言不语,只是看着梅里.冬风。

  就这么玩了一会儿干瞪眼,梅里.冬风似乎品过味儿来。

  “发生了什么?”

  老法师重新问了一次。

  这时,一束诡异的烟花升空,赤红色的烟雾在洛丹伦城的上空久久不散。

  卡洛斯对梅里.冬风郑重的鞠了一躬。

  “感谢您的帮助,现在可以撤销屏蔽了。”

  “看来你准备好了。”

  “替我向艾格文女士以及麦德安问好。”

  “有机会吧……麦德安是谁?”

  卡洛斯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情况不允许他再多问。

  逆人潮而动,卡洛斯告别梅里.冬风,站到了曾经无数次立足的皇家广场。

  如同之前的阿尔萨斯一般,卡洛斯看了一眼十胜石雕像,口中发出一声轻呵,然后无视。

  解开风衣,卡洛斯取下背负身后的奥金斧,踏上了征战的旅程。

  战士的浪漫……

  少年梦开始的武器……

  也是最佳的选择。

  从法琳娜的记忆中,卡洛斯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

  “好久不见了,卡洛斯。”

  “是啊,好久不见,比格拉斯大叔。”

  三十七道身影从宫墙内走出。

  “好久不见了,卡洛斯少将。”

  “好久不见,中尉。”

  “好久不见了,将军。”

  “我现在已经是元帅了。”

  “向您致敬。”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卡洛斯的嘴角在笑,泪在飙。

  苟曰的耐奥祖得到了古尔丹的战争遗产,那些被俘虏将士或是偷到走的尸体,那些被转化成死亡骑士的联盟老人,那些与卡洛斯一起经历了整个战争年代的朋友们,以亡灵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了卡洛斯的视野当中。

  “对不起啊卡洛斯,给你添麻烦了。”

  比格拉斯.托尔贝恩不无遗憾的说道。

  “那个我看不清脸的是?”

  卡洛斯突然插了一句。

  “在下里拉斯.风行者,人类的元帅阁下,如果可以,请在此地斩杀我,感激不尽。”

  “你姐姐找了你两个星球。”

  比格拉斯.托尔贝恩用剑鞘砸了咂地,无奈的说道:“闲聊结束了吧,卡洛斯,主人不高兴了。”

  当拔出符文剑后,比格拉斯又追加了一句。

  “如果可以,也请让我死得彻底。”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