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49章 当战争来临的时候

第749章 当战争来临的时候

  洛丹伦城巨变的消息,随着大量难民的逃散而快速传播。

  仔细想想,巫妖王终究还是被银色黎明拖慢了脚步。

  今年是个灾荒年份,整个南方粮食歉收。

  早一年或者晚一年,光是洛丹伦扩散出去的瘟疫粮食,就能顶得上几十万大军。

  可惜没有如果。

  面对饥荒,洛丹伦的大粮商们收缩粮根,卡洛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才疏通了渠道保证了矮人与侏儒不会闹饥荒。

  在供给量上不去,无数人盯着看的情况下,搞事情的成本太高。

  所以饥荒年份反而不利于瘟疫的扩散,因为大家把粮食看得太重。

  没有了瘟疫天灾军团就不能打仗了?

  没这说法,就硬怼呗。

  洛丹伦城的陷落,为天灾军团提供了数十万的兵力。

  这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阿尔萨斯以及其他的死亡骑士在他们主人的注视下,整装备战,用最快捷的方式扩充着战斗力。

  只为了洛丹米尔湖对面的达拉然。

  与欺诈者基尔加丹不同,污染者阿克蒙德虽然暴虐,可是信誉那是一等一的好。

  在逃离德拉诺步入基尔加丹的陷阱后,耐奥祖的灵魂被折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也正是这段被燃烧军团折磨的时光,令耐奥祖有了对军团最直观的认知。

  也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令巫妖王理所当然的背叛了“主人”基尔加丹,毫不犹豫的投入了“新主人”阿克蒙德的怀抱。

  打开大门迎接阿克蒙德。

  是远比追杀平民屠戮洛丹伦更重要的事情。

  或者说制造更多的天灾军团士兵,只是为了更好的为污染者服务。

  从这方面看,基尔加丹虽然做事与阿克蒙德差不多,但是做人就过于失败了。

  至少耐奥祖在为欺诈者办事儿的时候从来没有发挥过如此巨大的主观能动性。

  既然战略制定了,剩下的就是执行。

  要消化洛丹伦城的战果,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要修复被卡洛斯.巴罗夫破坏的纳克萨玛斯动力炉至少要半个月。

  那么攻打达拉然靠什么?

  当然是靠克尔苏加德了呀。

  攻打达拉然不是目的,目的是抢夺第二次兽人战争时期,被肯瑞托以各种理由搜刮的魔法道具。

  比如麦迪文之书。

  当初被堕落泰坦萨格拉斯的灵魂碎片控制的守护者麦迪文正是利用这一件魔法道具打开了联通艾泽拉斯与德拉诺的黑暗之门。

  那么同样,巫妖王也可以利用麦迪文之书为阿克蒙德打开一条前来艾泽拉斯的通路。

  为此,甚至连追杀老对头卡洛斯.巴罗夫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只要阿克蒙德再次降临艾泽拉斯,这颗星球的一切挣扎都将是徒劳的。

  时间紧迫。

  虽然利用精妙的计划瞒天过海,调动了亡灵天灾在诺森德积蓄的所有力量一举攻破洛丹伦城。

  但是巫妖王并不认为天灾军团能够与联盟在东部王国进行全面对抗。

  奥特兰克王国还在,卡洛斯巴罗夫的军队就在阿拉希围剿兽人,甚至不需要进行更多的战争动员。

  洛丹伦王国的主力尚存,战帅乌瑟尔.光明使者与他的白银之手骑士团主力正在燃烧平原与兽人作战。

  战王麦格尼.铜须虽然从第二次兽人战争过后再没有挥舞过他的战锤,但是休养生息二十多年的铁炉堡不容忽视。

  甚至因为卡洛斯的缘故,矮人们还欠着他粮食危机的人情。

  至于暴风城太远了暂时都不用去考虑。

  如果联盟回过劲儿来,几十万骷髅兵真的不够砍。

  只能说卡洛斯这些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为之努力奋斗的联盟在遭受到亡灵天灾迫害时,底气可能是所有世界线当中最足的。

  前提是联盟回过劲儿来。

  因为阿尔萨斯的倒戈一击,洛丹伦国内的军事系统已经实质性崩溃,联盟内部最大的王国陷入了无序的混乱当中。

  甚至很多洛丹伦人根本不相信洛丹伦城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认为这是一出低劣的恶意玩笑。

  但是数十万难民的逃散却做不得假。

  洛丹伦城大约的确是遭难了吧。

  当乌瑟尔得到消息时,已经是洛丹伦巨变的五天之后了。

  光明使者在捣毁一座黑石兽人的要塞后,坐在兽人的沙盘上,一遍又一遍的堵着加急信函。

  一遍又一遍。

  “大人?”

  乌瑟尔的副官察觉到他神情有异,小声的开口询问。

  “收拢人员,传令全军,准备撤退。”

  “是。”

  乌瑟尔平复了心情,补充了一句。

  “起草文书派人快马加鞭送去米奈希尔港,让他们准备好船只,洛丹伦需要我们。”

  “遵命。”

  并非怀疑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忠诚,但是乌瑟尔还是决定暂时隐瞒这个消息。

  战帅的选择谈不上对错,毕竟黑石兽人的威胁并没有解除,动摇军心不是个好选择。

  战王的暴躁就直截了当得多。

  毕竟是铁炉堡最大的宅男,魔法传讯的速度也远远超过狮鹫传书。

  麦格尼.铜须在得知卡洛斯自身对敌生死未卜的消息后,悲愤异常。

  “铁炉堡遭难的时候,是洛丹伦,是奥特兰克,是激流堡,是吉尔尼斯,是达拉然,是联盟的同志们站出来支援了我们。现在你们居然要我冷静?遥远的不是距离,是人心!今天,洛丹伦城出了变故,我们矮人因为离得太远而不动作,那么等到我们矮人也出了问题,谁来支援我们?”

  大工匠第一时间响应了矮人王的号召。

  道理太正了。

  虽然安逸的生活弱化了铜须氏族的战斗意志,但是矮人就是矮人,战王依然是那个战王。

  在麦格尼的力排众议下,铁炉堡的反应效率甚至比乌瑟尔更快。

  只是这些都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安东尼达斯在达拉然遭受围困时,无奈的展开了奥术结界封闭城市。

  奥特兰克的主力部队与萨尔的兽人部落还在阿拉希对峙。

  时势造英雄,此时洛丹伦大陆上最大的一支机动兵力,居然是加里瑟斯领导的布瑞尔守备军。

  布瑞尔,巴罗夫家族与米奈希尔家族矛盾冲突的根源。

  布瑞尔,卡洛斯与老岳父媾和的聘礼。

  布瑞尔,洛丹伦城以东最大的城镇。

  布瑞尔,卡洛斯.巴罗夫的幸运地。

  在冲击城墙为东城区的民众打开一条求生之路后,卡洛斯精疲力竭陷入昏迷。

  在其他洛丹伦守军都坐以待毙的时候,布瑞尔的守备军降临逆流而上,从亡灵天灾手中抢出了卡洛斯。

  因为这支守备军的将领名为加里瑟斯,曾经是卡洛斯手下的一个兵。

  这大概就是因果报应。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