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52章 怼怂

第752章 怼怂

  打仗和下棋其实挺相似。

  所以有一步慢步步慢的说法。

  巫妖王抢得先机,那就没有洛丹伦人族的活路。

  如果不是被获得基尔加丹授意的伊利丹背刺的话……

  在艾露恩放弃对卡洛斯的人格修正后,卡洛斯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时间暂时在巫妖王那边,战场优势在天灾军团那边,但是胜利终归会在联盟这一边。

  唯一的问题在于谁的联盟。

  这便是卡洛斯以一种极为不理智的方式血战洛丹伦天空的原因。

  终究,要和过去说再见了。

  最后的任性与放肆,缅怀的是曾经的自己。

  这世界哪里来的什么骑士王,真正的骑士当不了王者,真正的王者无法恪守骑士精神。

  毕竟王者追求的是胜利,而不是正义。

  正义或许可以胜利,但是胜利既是正义。

  这便是卡洛斯的LEGAL  HIGH。

  强盛的洛丹伦王国,穷其历史并不悠长。

  米奈希尔家族三代人的努力,在阿尔萨斯一记父慈子孝斩下灰飞烟灭。

  论法理,最后的米奈希尔是自己的老婆嘉丽雅。

  论实力,作为联盟名义上的大元帅,卡洛斯.巴罗夫并非安度因.洛萨北上时那种逃亡状态。

  论道义,那一场任性的战斗,数十万洛丹伦难民看在眼里。

  虽然力竭昏迷导致卡洛斯错过了最佳的应对时机,但是从结果来看,并不坏。

  承平二十年的洛丹伦确实腐朽了,被兽人入侵的种族战争掩盖住的矛盾日益激化,曾经牢不可破的联盟似乎不攻自破。

  但是,当危难到来时,这个世界需要英雄的呼声再次回荡在洛丹伦上空。

  加文拉德终究还是承认了卡洛斯联盟大元帅的领导地位。

  明眼人都知道,大家都以为卡洛斯死在了德拉诺,死在了黑暗之门的另一边。

  所以泰瑞纳斯.米奈希尔无限度的拔高自己的女婿地位,把死掉的卡洛斯捧上了神坛。

  这也是卡洛斯回归后不敢第一时间联系联盟的原因。

  估计那时候最想杀他的就是他的老岳父。

  即使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卡洛斯终于社会性回归联盟,本质上也不过是被洛丹伦王室政治孤立。

  对泰瑞纳斯来说,洛丹伦联盟必须是洛丹伦王国的联盟。

  对联盟来说,洛丹伦王国就是大半个联盟。

  这是事实,却不是好事。

  天灾军团一举击溃了人类最强大的王国,对于人类来说几乎被打折了脊梁骨,却并非全然坏事。

  可是卡洛斯却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习惯的可怕与顽固。

  感受到了洛丹伦子民的顽固与勇武。

  大家都尊敬卡洛斯个人,崇拜他身上的英雄光环,却拒绝听从他的命令。

  因为洛丹伦的子弟兵最重要的任务是包围“家园”。

  那些服从命令的职业士兵大多数都陷在了洛丹伦城,少数成建制的部队也被难民裹挟着四处离散,加里瑟斯收拢的这支军队本质上就是一支民兵,乡土气息过于浓烈。

  以至于加文拉德都不好意思对卡洛斯解释什么。

  没脸解释。

  “弗丁人哪儿去了?”

  赶到壁垒关,卡洛斯第一时间向加文拉德询问。

  “他让我至少坚守五日,孤身返回壁炉谷了。”

  当第一波难民潮出现在壁垒关时,加文拉德就放弃了继续“质押”提里奥.弗丁的打算。

  但是孤骑西去的提里奥.弗丁很快去而复返,面色凝重的对老朋友提出期望后,再度离去。

  毋庸置疑,提里奥.弗丁见到了亡灵天灾的军势,见到了洛丹伦城的烟火,甚至可能见到了卡洛斯撞毁城墙那一幕。

  所以被放逐的圣骑士忍住了为洛丹伦而战的冲动,选择返回自己被剥夺了一切的家园。

  很明显,提里奥回壁炉谷竖旗拉兵去了。

  但是卡洛斯并不看好提里奥的这一举动。

  即使在另一条世界线,亡灵天灾肆虐猖狂,人类危在旦夕时,都有人站出来指责唯一幸存的初代圣骑士老佛爷人品有缺陷,更何况此时尚未遭灾的壁炉谷。

  闹不好提里奥.弗丁没有死在战场上,却会被一柄草叉钉在地上,死得如同一个猎魔人。

  但是卡洛斯已经没有时间去关心提里奥了。

  因为亡者大军即将到来。

  虽然卡洛斯提前组建了银色黎明四处破坏诅咒教派的瘟疫扩散计划。

  但是贡献洛丹伦城后,银色黎明所做的一切都如同笑话。

  令生者感染瘟疫死掉后利用亡灵魔法拉起来变成不死士兵。

  砍死生者后利用亡灵魔法拉起来做成携带瘟疫的不是士兵。

  这有区别吗?

  洛丹伦城是洛丹伦王国绝对的核心,不管是人口、物资还是地理位置。

  在屠戮洛丹伦城后,实质上支离破碎的联盟已经失去了正面对抗亡灵天灾的资格。

  并非是亡灵军团的实力绝对碾压了联盟。

  而是联盟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有效的聚集起足以对抗巫妖王的力量。

  对付天灾军团,最好的办法就是正面大军团作战。

  洛丹伦广阔的大陆不是天谴之门,卡洛斯也不是希尔瓦娜斯,会信任皇家药剂师协会。

  只要聚集起足够强大的军团,正面作战才是减少伤亡的最好选择。

  不死的士兵不知疲惫,不畏死亡。

  反观生者这一方,不仅要经受身体上的疲惫,还要经历心灵上的折磨,任何一点伤口都可能成为瘟疫的入侵窗口。

  小股力量的抗战只会陷入绝望的境地。

  只有用大军团作战的思路正面碾压过去,才能有效减少在对抗亡灵天灾时最要命的非战斗减员。

  万幸的是,此时的联盟还存在着这样的军团。

  卡洛斯部署在阿拉希的军队正在回撤,激流堡虽然没落,两三万挤一挤还是有的,洛丹伦王国最精锐的远征军在乌瑟尔手中。

  如果这三股力量可以合流,那么平推巫妖王的天灾军团真不是什么痴心妄想。

  可惜没有如果,卡洛斯想要见到自己的军队,最快都得四十天之后,就别提乱成一团的激流堡和天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回来的乌瑟尔和白银之手骑士团咯。

  亡灵天灾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加强大。

  而卡洛斯手里可用的只有加里瑟斯的这一支民兵和加文拉德的三百守备军。

  想想都头疼。

  拉着军官们开个会,卡洛斯简单的说明了当前的情况,听众们却犹豫了。

  卡洛斯的分析很有道理,洛丹伦城破了,洛丹伦王国却实力尚存。

  如果真的按照卡洛斯的战略,层层阻敌,或许真的能够等到奥特兰克的军队与乌瑟尔的回归。

  但是“我”的家园,“我”的父母,“我”所珍惜的一切怎么办?

  如果“我”走了,谁来守护这一切!

  卡洛斯没有立场去指责那些士兵们的这种想法。

  即使这种想法会令更多洛丹伦子民陷入悲惨的境地。

  原因很简单,加里瑟斯收敛的这支民兵大队,是洛丹伦以东最后的成建制军事力量。

  如果这一支军团被亡灵天灾消灭在壁垒关,那么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亡灵天灾东进北上了。

  对于军官们的争论不休,卡洛斯由衷的产生了洛丹伦不值得的想法。

  带不动,真的带不动。

  虽然加里瑟斯据理力争,试图证明卡洛斯的战略思路是正确的,却被人指责斯坦索姆人不懂洛丹伦城的痛。

  最终,加文拉德站了出来。

  “愿意走的,追随元帅走,愿意留下的,随我固守壁垒关。”

  在斩杀了一个谩骂的放肆者后,加文拉德利剑归鞘。

  他扭头冲卡洛斯笑了笑。

  “我打赢了提里奥要坚守至少五天,现在还有两天。”

  卡洛斯突然感到眼眶一热。

  加文拉德这是要为王国殉葬啊!

  当年同在洛萨爵士麾下,二人虽然熟识,关系却是点到为止,远没有图拉扬与卡洛斯那种异姓兄弟般的感情,也没有提里奥与卡洛斯的性格相投,甚至连乌瑟尔与卡洛斯那种暗地里相互看不顺眼却谁也打不过谁奈何不了彼此的别扭在乎也赶不上。

  但是时过境迁,当年的少年郎如今已经白发生,时过境迁的再度重逢,加文拉德却对卡洛斯产生了岁月积淀下的亲近。

  他缓缓走到了卡洛斯面前,凑到了卡洛斯耳边。

  “有些事情一定要人去做的,比如拯救洛丹伦就交给你了,坚守壁垒关就交给我来。”

  “会死的!”

  卡洛斯控制住情绪小声的嘶吼着。

  “我知道,但是总得有人去死。”

  加文拉德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重新拉开距离。

  “作为在场的洛丹伦最高军衔指挥官,我要求一半士兵留下来协防壁垒关,接应更多的难民撤退,卡洛斯元帅阁下。”

  加文拉德直接点破了大家之前小心翼翼避开的窗户纸,瞬间得到了很大一部分军官的支持。

  是啊,洛丹伦的联盟大元帅他不是洛丹伦人,这才是最本质的矛盾冲突。

  现在加文拉德站出来提出对半分兵的提议……

  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卡洛斯是联盟大元帅。

  只是这些年轻的军官似乎不知道,又或者不在乎,加文拉德其实也不是地道的洛丹伦人。

  加文拉德是莱恩.乌瑞恩的亲兵出生。

  加里瑟斯被加文拉德的无礼激怒了。

  年轻的加里瑟斯不明白在这危难的时刻,为什么加文拉德要分裂原本军团。

  “加文拉德阁下,敌人很强大,我们的数量并不占优,盲目分兵只会……”

  “年轻人,你是准备教我打仗?”

  “不,我只是……”

  “问问你的大元帅,他是将军的时候我也是将军,他打兽人的时候我也在打兽人,他是初代圣骑士,我也是。”

  “不是,我……”

  “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

  加里瑟斯求助一般的看向卡洛斯,却没有得到回应,只能压抑怒气坐了下去。

  然后在加文拉德的组织下,很快,加里瑟斯的军团就被拆分。

  不断吸纳难民儿臃肿到九千多人的军团,超过六千人被加文拉德留在了壁垒关,那些“老洛丹伦人”更是被他一个不落的留在了身边。

  只有三千多精炼的“战士”被分到了卡洛斯手下。

  似乎是觉得太过分了,加文拉德把自己那三百守备军分给了卡洛斯两百人。

  不管哪里都不缺“聪明人”,但是那些想要混进加里瑟斯麾下跟着卡洛斯走的人,统统都被加文拉德强行征调了。

  “其实大多数都是好孩子啊,和我们当年一样,一腔热血,只是不知轻重。”

  “总有办法的,你不该如此偏激。”

  “我知道,只是没有时间了,达拉然被攻陷,壁垒关两面受敌不可能守太久的。”

  “……”

  “所以吃过晚饭就走吧,这些年泰瑞纳斯陛下一直没有停止修葺道路,夜路不难走。”

  “……”

  “我会为你争取时间的,拯救王国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卡洛斯紧紧的握住了加文拉德的手。

  千言万语汇成了两个字

  “保重。”

  n.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