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57章 鲜血与暗影铸造的假货

第757章 鲜血与暗影铸造的假货

  在卡洛斯接到希尔斯布莱德大捷的战报时,阿尔萨斯已经拔除了天灾军团经过的所有阻碍,面临着路线选择。

  向东,就是斯坦索姆,向南,便是安哈多尔。

  并没有战略选择权的卡洛斯只能耐心等待着阿尔萨斯做出选择。

  希尔斯布莱德的胜利只能说明卡洛斯作为一个专业军事家,做出的判断没有错,亡灵天灾的优劣势被他拿捏准了。

  专业的指挥就是要敢于下判断!

  但是这和安哈多尔能否抗住阿尔萨斯的冲击有关系吗?

  半个铜子儿的关系都没有。

  亡灵天灾依靠强大的增员能力,拥有着以战养战的天然数量优势,但是在部队机动性与物理杀伤性上,其实并没有多么优秀。

  所以奥特兰克的精锐军团在利用火炮与床弩大量收割了“高机动性”的食尸鬼后,骑兵大队用一百种方法毁灭那白茫茫的骷髅海。

  这一切的前提,不是卡洛斯的英明神武,而是奥特兰克王国的存在。

  卡洛斯的存在,为这条时间线的洛丹伦大陆带来的最大变数,就是延续了一个主权国家。

  洛丹伦城沦陷后,洛丹伦王国的精华之地化作鬼域,米奈希尔家族的百年存蓄皆为巫妖王所用,伦丹伦王国的数百万人口都成为了亡灵天灾的潜在兵员。

  这种绝望的局势,比什么武器都可怕。

  失去了洛丹伦城的洛丹伦残存军队,只能依靠各地军械库的库存与村庄铁匠铺的零星补给作战。

  明明是王国的正规军,却只能用游击队的方式打仗。

  这正是阿尔萨斯弑父带来的影响————它击溃了洛丹伦王国的秩序。

  但是此时,奥特兰克王国依然屹立雪原之上,军械、粮食、被服,战争所需要的一切都在巴罗夫家族领导的秩序下不断的产出,人类与真正的绝望还隔着整整一个安哈多尔的距离。

  与地球人最大的不同,洛丹伦的人类可不是恐怖直立猿进化来的。

  在精神被击垮之前,洛丹伦大陆的人类绝不是身体上的弱者。

  恰恰相反,二十多年的和平虽然怠惰了年青一代的精神,丰裕的生活也铸就了他们强壮的身体。

  短短数天内,卡洛斯就在安哈多尔周围紧急招募了两万青壮。

  随着壁垒关的沦陷,大量逃难的居民分别分流至壁炉谷、安哈多尔以及斯坦索姆,局势复杂起来。

  提里奥弗丁的果决,加上壁炉谷特殊的地形,天灾军团短时间内没有攻陷此地的可能性。

  但是卡洛斯对于提里奥弗丁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十多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太多太多,一个被剥夺了所有政治权利的前领主,在壁炉谷那样封闭的环境内,很难有什么大的作为。

  所以天灾军团的重点只有两个,东进或者南下。

  要么无视安哈多尔,一路长驱直入肆虐斯坦索姆地区,要么从安哈多尔碾过去毁灭了奥特兰克王国再长驱斯坦索姆。

  卡洛斯自问,如果他是巫妖王,那么他会选择无视安哈多尔,直接将斯坦索姆地区的百万人口全部转化成亡灵天灾可能花费的时间都比攻陷奥特兰克王国要短得多。

  因为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一直以来的强干弱枝政策造就了洛丹伦城这一文明珍宝的同时,也削弱了地方的实力。

  斯坦索姆地区松散的统治力根本不足以在天灾军团抵达前完成军备的统合,斯坦索姆城更没有可能抵挡住王子的兵锋。

  但是卡洛斯不是巫妖王,他有一种感觉,阿尔萨斯会来安哈多尔。

  这种感觉很强烈,颇有一种强者间心电感应的味道。

  好吧,其实是不安的意味。

  卡洛斯设计中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某种意义上失败了。

  安哈多尔根本没有做好迎接亡灵天灾正面冲击的准备。

  战争这种事儿,对组织内部如何吹嘘提气都可以用鼓壮军心来概括,唯独在战斗准备这一方面,容不下任何的注水。

  从壁垒关到安哈多尔,因为有修葺完备的车马道路,正常人类步行也就十天的旅途。

  虽然亡灵的单位移动力不如活人,可是它们的行军时间比活人长,也就是说亡灵天灾到来的时间不会慢太多。

  如果挖壕沟设哨所就能阻挡天灾军团,那么壁垒关就不会失陷了。

  卡洛斯很清楚,想要战争亡灵大军,需要火炮,需要床弩,需要狮鹫骑士,需要法师,需要庞大的军力和高端战斗力。

  这些……

  安哈多尔统统没有。

  作为一个农业开发区,除了粮食和人口,战争所需要的其他要素,这里真的都没有。

  在老爹阿历克斯苏醒后,第一时间就抽调了奥特兰克城内军械库的库存紧急送来安哈多尔。

  只能说奥特兰克高原的水草养马啊,大牲口的数量足,不仅保证了奥特兰克骑兵的数量,也为运输提供了足够的畜力。

  至少加里瑟斯的那支洛丹伦军团完成了换装。

  这很重要,人类的潜力再大,没有经受过军事训练就上战场终究是不妥当的,可能到来的安哈多尔防卫战,终究还是要靠加里瑟斯的这支正规军来充当主力。

  情况正在好起来,自己的大军虽然滞留了一半在希尔斯布莱德,但是另一半正在赶来的路上。

  一但自家军队到位,卡洛斯就有了和亡灵天灾叫板的底气。

  用一句俗套的话来说,此时就是黎明前的至暗时刻。

  希尔斯布莱德的胜利,至少保证了塔伦米尔及其周围的生产不会中断,如果能够把安哈多尔也保下来,那么奥特兰克这一波就血赚了。

  虽说如意算盘如此,可是卡洛斯已经做好了放弃安哈多尔退守奥特兰克高原的准备。

  只是这种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

  尽力而为吧。

  每一日,都有新的壕沟新的哨所建立,随着难民的大量涌入,瘟疫与情报接踵而来。

  卡洛斯对此并不意外,不用难民散播瘟疫,这还是天灾军团吗?

  银色黎明一年多以来的大力打击,终究还是对亡灵天灾造成了影响,至少在瘟疫传染这一方面,巫妖王滞后的许多。

  能救治的救治,救治不了的隔离处理就好。

  在组织力还没有崩溃的安哈多尔,瘟疫的实质威胁甚至没有对于瘟疫传染所带来的恐慌破坏力大。

  壁垒关沦陷的消息传来的五天之后,更加具体的情报终于到手了。

  一个目睹了加文拉德战死全过程的老兵在最后的反冲击中,跌落山崖,侥幸未死,艰难的跋涉至安哈多尔,只为带给卡洛斯一个情报。

  “死亡骑士,是死亡骑士,数以千计的死亡骑士!”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