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60章 梦回敦刻尔克

第760章 梦回敦刻尔克

  惨烈的战事证明,无论是缝合怪、食尸鬼还是骷髅兵都具有极高的枪弹抗性。

  换而言之,用热兵器打天灾军团,效果出奇的差。

  但是,架不住火力猛啊!

  量变引起质变。

  阿尔萨斯猛攻了两天两夜,不带撤退那种的的猛攻,硬生生推挤了八百米。

  啊哈!

  八百米!

  那可真棒!!!

  没错,弹子儿打在缝合怪身上,不过PIUPIU的流尸油;打在食尸鬼身上作用大一点,能打出一个踉跄;最棒的就是打骷髅兵了,因为数量太多层层叠叠,理论上最防弹的骷髅兵反而是最吃枪子儿的。

  瞧瞧,两天两夜的鏖战,安哈多尔的民兵们硬生生的教会了天灾军团什么叫做散兵线,教会了控制骷髅兵的亡灵法师与死亡骑士们什么叫做散骷髅兵,散成一朵花!

  用着一战的武器,安哈多尔的民兵们打出了二战的气势。

  但是有个卵子用。

  无论是生产能力组织能力还是运输能力,奥特兰克王国都没法与真正的工业化国家相提并论,弹药库存打完了,战场的主角还是冷兵器与魔法。

  短暂的战场喜剧并不能更改人类背水一战的态势。

  甚至说,在天灾军团笨重的远程火力投送设备抵达那一刻,安哈多尔将面临着被火力压制的窘迫困境。

  “元帅,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战?”

  加里瑟斯不解的问道。

  他手下那支九千人的部队,可以说是洛丹伦王国残存的第二大军事力量,作为直面过亡灵天灾的军队,并不畏惧与天灾军团正面肉搏。

  但是加里瑟斯的数次请战,都被卡洛斯给否了。

  真正的原因没法说。

  战前宣传,什么我们无路可退,这里是我们的家园,背后就是祖国母亲。

  所有人都做好了死战安哈多尔的准备,有了战死的觉悟。

  这个时候卡洛斯能悄悄的告诉加里瑟斯————其实放弃安哈多尔也是可以的。

  能吗?

  不能啊!

  话是不能说,但是卡洛斯真的不想用劣势的兵力与战力与小舅子在安哈多尔这个鬼地方决战。

  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

  虽然洛丹伦王国已经支离破碎了,但是洛丹伦联盟在短时间内依然拥有与天灾军团正面对抗的实力。

  拖时间,拖到了主要战斗力汇集完毕,然后一锤定音,才是卡洛斯真正的打算。

  但是这些话不能给下面的人说。

  否则视死如归背水一战的心气儿消散了,那就真的一溃千里咯。

  “还不到时间。加里瑟斯,我问你,敌人有多少?”

  卡洛斯深沉的摇了摇头,放下望远镜,靠着壕沟土垒反问道。

  “四十万。”

  加里瑟斯的回答中规中矩,这是宣传口透露出的信息。

  “四十万,哪怕是四十万条狗,也能累死你们九千人。作为安哈多尔当下的王牌,你们必须在最艰难的情况下顶住最大的压力,而不是莽撞的,愚蠢的,被战场的狂热所支配,明白吗?”

  卡洛斯的说教越来越严厉,但是加里瑟斯却听的很开心。

  “明白了,元帅,军团随时听从您的召唤。”

  “去休息吧。”

  “遵命。”

  忽悠走了加里瑟斯,莫格莱尼一脸古怪的看着卡洛斯。

  “看什么看?”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那你来?”

  “算了。”

  说实话,天灾军团的动作,卡洛斯与加里瑟斯都看不懂。

  为何如此的迟缓?

  是的,迟缓。

  在达拉然被锤爆之后,安哈多尔的施法者力量是远远不如亡灵天灾的。

  为了抵御诸如死云术之类法术可能带来的危害,卡洛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挖掘了许多防毒洞。

  但是,阿尔萨斯除了在战斗开始的第一天骑着他心爱的无敌远远露了个面,接下来的两天就不见踪影。

  什么石像鬼死灵法师死亡骑士这些天灾军团的高级兵种统统不见影子,似乎亡灵大军想要用骷髅兵食尸鬼这些低级兵种堆死人类。

  这就很没道理。

  打了两天了,阿尔萨斯又不是真的二傻子,他难道不明白在打完人类的武备库存之前,安哈多尔不可能如此简单的被堆下来吗?

  所以这种没道理背后,一定有着更深的道理。

  卡洛斯仔细思考,却苦于情报太少,完全推导不出什么逻辑自洽的结论。

  “灰烬使者大人,您怎么看?”

  卡洛斯问道。

  “首先说明,灰烬使者是这把刀的名字,虽然我也很中意,比什么光明使者好听不知道哪里去。”

  “……”

  “……”

  “哈哈哈哈哈哈!”

  “你也觉得很蠢,对吧,哈哈哈!”

  只能说在民间人气很旺的乌瑟尔其实在圣骑士内部很不招人待见,总给同僚一种端着架子的感觉,不讨喜。

  在两人阴阳怪气了乌瑟尔之后,莫格莱尼接着说。

  “然后我要讲的是,不太对劲。”

  莫格莱尼将头盔摘了下来扣了扣痒,又带了回去,利用这段时间整理了下思绪。

  “太弱了。和西边那一战相比,这些骨头架子太弱了,很不正常。战报上都是挑好听的说,但是卡洛斯啊,我们赢的没有那么轻松。敌人不眠不休不知疲惫,而我们有血有肉会流血会流泪。”

  卡洛斯点了点头,示意莫格莱尼继续。

  “只能说,那一战,敌人的数量恰到好处。延绵三十里的战场,给骑兵留出了足够的穿插空间,民兵的拼死抵抗限制了亡灵的动向。别看我们好像是三万打十万,其实局部战场上,一直都是我们在多打少。都是老兵了,不跟你讲虚的,兵力这东西,多就是多,少就是少,多打少就是欺负人。但是即便如此,情况也不容乐观,所以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来。”

  “我懂。”

  卡洛斯点了点头,之前莫格莱尼就解释过原因。

  天灾疫病。

  那些被瘟疫食尸鬼所伤的士兵,被憎恶传染的百姓,成为了战斗后极大的负担。

  轻伤患者,还可以通过自身抵抗力配合药剂治愈,中等伤势以上的,就只有用高强度的圣光抑制伤情。

  乌瑟尔真的是做了件好事,一百位精锐圣骑士,如果没有他们,不知道多少联盟猛士要死在疫情之下。

  但是问题也在于此,相比洛丹伦的百万级人口基数,圣骑士加上预备役也没有两千名。

  作为高端战力,圣骑士的数量过于稀少了,而牧师群体,只有主教级别的牧师拥有能够抑制瘟疫侵蚀的圣光强度。

  所以掩盖在希尔斯布莱德大捷背后的,是很深刻尖锐的问题。

  为了救治伤病患,大多数白银之手的圣骑士留在了希尔斯布莱德,只有大放异彩的莫格莱尼一人紧急转场,将那场战斗的具体信息转述给卡洛斯。

  “这根本不是天灾军团的风格,他们围困安哈多尔,一定是在掩饰什么。”

  莫格莱尼对看似热闹非凡的战斗做出自己一针见血的判读。

  “他们的施法者都哪里去了,阿尔萨斯到底在隐藏着什么?”

  n.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