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67章 帕米拉的洋娃娃

第767章 帕米拉的洋娃娃

  阿尔萨斯远远的望着安多哈尔的方向停顿片刻后,驾驭着爱马无敌奔驰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王子殿下已经知道了军团在安多哈尔的战况,也明白短时间内想要摧毁人类在安多哈尔的防线已经不可能。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

  巫妖王的命令只有一个————夺取太阳井。

  攻陷洛丹伦城至今已经半个月有余,依靠浮空要塞纳克萨玛斯,仅仅用一万多诺森德的天灾军势就席卷了半个洛丹伦大陆,现如今掌控七十多万亡灵的巫妖王有资格自我膨胀。

  虽然因为卡洛斯与提里奥.弗丁领导的银色黎明严重破坏了诅咒教派关于天灾疫病的传播,导致耐奥祖没能如同其他世界线那般肆虐整个东部王国。可是卡洛斯依然低估了天灾军团的增殖速度。

  沦陷区已经千里鸡啼缈无人烟,所有活物都被亡灵法师转化为了死灵仆从。

  在亡灵大军七十万这个巨大的数字面前,安多哈尔这个小小的甚至连失利都算不上战场上,僵持不是什么坏事儿。

  于是在希尔斯布莱德方向増兵十万,又往安多哈尔增兵十万,再抽调十万回诺森德,洛丹伦城机器周边再不止二十万,阿尔萨斯依然还能调动二十万亡灵进攻斯坦索姆地区。

  对不起,兵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阿尔萨斯军团非但没有因为兵力的减少而丧失战斗力,反而由于精锐力量的集中而实力大增。

  数十位巫妖,数百名死亡骑士,上千的施法者,再加上从诺森德抽调来的新兵种地穴蛛魔,以及大量的攻城器械与缝合憎恶。

  一场浩劫似乎在所难免。

  卡洛斯并不畏惧这样的天灾军团。

  他依然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安多哈尔的苦战不过是在极端恶劣条件下的一场小幸运而已。

  因为在天灾军团疯狂增殖的同时,联盟沉重而缓慢的战争机器也在运转。

  奥特兰克的摄政大公爵并不是龟缩在奥特兰克城坐视自己的儿子血战前线毫无作为。

  恰恰相反,卡爹阿历克斯.巴罗夫正在全力帮助儿子整合力量。

  亡灵天灾并非是洛丹伦王国又或者奥特兰克一国两国的灾难,而是所有人类的劫难。

  所以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没有了老对手泰瑞纳斯的掣肘,阿历克斯甚至有一种天下无敌的寂寞。

  作为联盟内当之无愧的政治第二人,卡爹熬成了第一。

  战争爆发以来奥特兰克城的王家信使就没有休息过,在不计其数的书信往来下,在外交官的车马劳顿中,激流堡被说服了。

  达纳斯被困德拉诺,索罗斯死后的激流堡内政一片混乱,各方势力谁也不服谁,貌合神离的维持着托尔贝恩家族明面的荣光罢了。

  虽然因为卡洛斯围剿兽人还半道撤兵引起激流堡与奥特兰克之间的龌龊,但是在奥特兰克摄政大公爵、巴罗夫家族族长,阿历克斯.巴罗夫的威逼利诱下,激流堡还是屈服了。

  明辨是非也罢,不得不为也好,激流堡出兵了。

  一万骑兵,两万步兵并不是阿拉希全部的底蕴,但是自带干粮就不一样了。

  只要激流堡的军队顶上来,卡洛斯就能把陷在希尔斯布莱德的那三万骑兵收回来。

  这难道不香吗?

  同时,因为洛丹伦那匪夷所思的惨案,阿尔萨斯令正常人类都看不懂的带孝子操作,卡洛斯的老婆嘉丽雅.米奈希尔突然就奇货可居。

  对于洛丹伦残存势力的收拢工作也比预计中顺利许多。

  再加上洛丹伦王国最后的精锐,乌瑟尔手中的白银之手骑士团与远征军正在艰难的往南海镇集结。

  铁炉堡的援军以及暴风城的慰问团也在海上漂着。

  一但联盟完成现存力量的整合,一只可怕的战争巨兽立刻就能显露狰狞。

  这还没有算上征发民众的战争潜力。

  所以卡洛斯无所畏惧。

  当然,这个无所畏惧只是军事层面的。

  真正的麻烦是人心,是政治的妥协。

  洛丹伦联盟这个旧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了,失去了洛丹伦王国这个绝对核心,失去了洛丹伦城百年的底蕴,奥特兰克根本没有接纳所有难民并让他们活下去的实力。

  卡洛斯固然救活了许多原本“应该”死去的人,削弱了天灾军团的实力,但是如何让他们“继续”活下去,最终强壮自己,却是个大难题。

  要知道,旱灾过去还没多久。

  守住了希尔斯布莱德地区固然等于守住了多一分的希望。

  但是还不够。

  所以卡洛斯将目光投向了斯坦索姆。

  他用魔法通讯试图说服太阳王出兵帮助斯坦索姆城,将亡灵天灾阻隔在斯坦索姆中部的考林路口。

  但是太阳王的敷衍透露出了太多的隐藏信息。

  恐怕银月城针对王权的政治倾轧已经到了最紧要最激烈的关头,高等精灵对于近在眼前的威胁选择了鸵鸟心态,只是命令留在达拉然的法师们尽力帮助人类盟友,尽到盟友的义务。

  然后……

  然后没有了。

  “这可真棒!”

  卡洛斯忍住了口吐芬芳,在命令自己的军团全面接管安多哈尔防务后,就率领着精疲力竭的“安多哈尔本地军团”后撤休整。

  是的,卡洛斯此时根本没有反推亡灵天灾的实力,固守防线消耗安多哈尔外围的天灾势力是唯一的选择。

  但是要说安多哈尔之战再无收获,也不尽然。

  五万经历血战并且取得胜利的民兵,整编过后,足够组成五到十个有战斗力的兵团。

  更重要的是,加里瑟斯名下的洛丹伦骑兵,在安多哈尔之战后,终于“亲卡洛斯”了。

  别小看了加里瑟斯以及在这支在加文拉德的强力威压下拼凑的骑兵团。

  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政治价值。

  因为他们是洛丹伦王国除乌瑟尔远征军之外最后的“正规军”。

  并且是苦战一线的正规军。

  圣光的归圣光,政治的归政治。

  当加里瑟斯与这支军团全面倒向卡洛斯后,乌瑟尔就没有了产生其他想法的土壤。

  并非是说乌瑟尔会军事割据自立为王这种事儿,而是为了防备他一时脑抽非要在抓捕阿尔萨斯之后才承认嘉丽雅又或者卡洛斯对于洛丹伦王国的法理继承权。

  这就很麻烦,并且大概率发生。

  卡洛斯没有心思和没有坏心眼却准备办坏事儿的老好人磨时间,直接釜底抽薪好了。

  将加里瑟斯以及这支骑兵团抽调回奥特兰克城休整,是对血战勇者的嘉奖,也是收买人心的必要。

  为了守备安多哈尔,加里瑟斯损失惨重,九千人的骑兵团,伤亡过半。

  这在冷兵器时代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这一支洛丹伦亡魂一般的军团不是当兵吃饷的普通人,他们是复仇者,是见证了洛丹伦惨案的复仇者。

  所以他们非但没有崩溃,反而越战越勇。

  这支军团的军魂已经初步成型。

  所以卡洛斯把他们抽调回了奥特兰克城。

  一方面是为了补充人员恢复元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行换装。

  安多哈尔血战,武器装备损耗率太高了。

  就这样,奥克兰克的王,率领着一支曾经属于洛丹伦的军团,以君临天下的姿态进入了他常年不在的首都,坐上了空置许多年的王座。

  久违的大朝会上,随着毫无新意的战时体制法令颁布,卡洛斯只问了一个问题。

  “谁赞成,谁反对。”

  与此同时,达隆郡的信使也翻山越岭返回了自己的家乡,带回了卡洛斯的亲笔信。

  他要求达隆郡的百姓放弃固守,携带粮食补给退入群山坚持两个月。

  卡洛斯向他们保证,两个月内,他一定会率军支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