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778章 提问的资格

第778章 提问的资格

  正常人类都厌恶开会。

  尤其是那种头头脑脑都到场,一个个冠冕堂皇说黑化,周围还有一大票小弟捧臭脚记笔记的隆重大会。

  上面坐着有资格发言的绞尽脑汁发言想得脑壳疼,下面只有资格听的昏昏欲睡不敢睡怕被抓典型。

  怎叫一个痛苦。

  这大概就是人类发明出来折磨自己的最高形式吧。

  可是这又是必须的。

  不开会,那就只有开打。

  所谓的会议,就是大家能动嘴巴尽量别动手的意思。

  以往,麦格尼.铜须在铁炉堡一直担当着仲裁者的角色。

  有时候是穆拉丁,有时候是布莱恩,更多时候是自己的王家顾问团,他们负责唱白脸,充当“安抚”麦格尼的角色拉偏架,这样唱红脸的麦格尼就能将铁炉堡搞事儿人的各种不合理要求怼回去或者说怼回去一部分。

  现如今,轮到麦格尼来唱白脸……

  生活不易,矮人叹气,只有麦酒慰忧愁,吨吨吨了先。

  随着各方势力的代表抵达塔伦米尔,关于联盟未来的重要会议直接开撕。

  卡洛斯尽最大努力保全了洛丹伦王国的底蕴,至少两百万洛丹伦难民逃离了天灾军团的魔爪进入奥特兰克的势力范围。

  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卡洛斯有时候甚至会想,其他世界线的联盟到底是怎么赢的。

  洛丹伦巅峰时期人口数超过七百万,在阿尔萨斯我灭我自己的国后,哪怕卡洛斯如此拼命的阻拦,依然有四百万人口惨遭屠杀。

  就算把老人小孩去掉,也有三百万尸骨可以被亡灵天灾转化成战斗单位。

  行,憎恶那种缝合怪占用人口比较多,咱算两百万总可以了吧。

  两百万啊,那可是战斗单位!

  卡洛斯真的很好奇其他世界线的人类是怎么赢的,这根本不魔法。

  话头再扯回来,虽然卡洛斯为人类多保留了两百万人口,但是这既是巨大的资本,也是沉重的负担。

  人一多,有的家伙就觉得自己又行了。

  这就很恼火。

  尤其中间还参杂了暴风城的遗老遗少们,问题就更加复杂。

  是的,米奈希尔家族倒柴了,暴风城哪怕短时间内无力支援洛丹伦,却也走法师塔传送门派出了世界搭矮人的顺风船一起来了希尔斯布莱德。

  军队物资可以没有,意思一定要带到,这就很够意思。

  瓦里安.乌瑞恩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如果国王发怒顶用,还要什么大臣。

  别忘记了,暴风王国的重建,本身就有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分流国内压力的因素。

  瓦里安.乌瑞恩身边很多人,本来就是洛丹伦城的上流人士。

  这些人玩手段玩不过泰瑞纳斯,于是和卡洛斯的老岳父一妥协,就把根据地迁移到了艾尔文,出人出钱出力,帮忙重建了暴风城。

  如果不是这些家伙,光指望一穷二白的暴风城遗民,指望被泰瑞纳斯拉拢分割了一部分精英的铁马兄弟会?

  恐怕瓦里安现在连暴风城的城墙都还修不好。

  事实上,暴风王国无法支援洛丹伦,还真是因为城墙的问题。

  这帮吊人拖欠了石匠兄弟会修城墙的钱,范克里夫已经开始武装讨薪了。

  失去了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弹压,暴风王国国内又一团乱麻,这些已经从洛丹伦王国脱籍的暴风城贵族打起了自古以来的主意。

  再加上激流堡想要好处,达拉然想要实惠,除了库尔提拉斯的特使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卡洛斯这边,就只有矮人和侏儒地位超然的吃瓜拉偏架。

  没法,不是麦格尼不重要,而是在百万级别的天灾军团面前,三千多矮人侏儒真就是崇高的同盟情谊。

  如果对亡灵军团坐视不理,天灾一定会蔓延到铁炉堡甚至艾尔文,但是想要抵抗巫妖王的侵略,还真得靠洛丹伦诸国自己使力。

  实际上卡洛斯自己也明白,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有的人是真的坏,想着乱世将起大有作为。

  对于这种人,加里瑟斯就很好用,砍死挂路灯杆子上就完事了。

  有的人是闷着坏,咋咋呼呼的其实就是想要巴罗夫家出好处。

  对于这种人,会来事儿的不是不能给好处,但是拿捏起价的一律按死埋了。

  还有的人是明着坏,对着卡洛斯纳头便拜,巴罗夫家的哥哥,俺以后就跟您混了。

  对于这种人,虽然卡洛斯看不上眼,也不得不按捺着腻味当及时雨。

  就在这种闹腾中,洛丹伦王国主导的洛丹伦联盟怦然坍塌。

  虽然卡洛斯对于吉恩.格雷迈恩抱有个人感官上的善意。

  但是在当前的局势下,吉尔尼斯拒绝了参加会盟,这就被当成靶子竖了起来。

  背叛者。

  弃誓者。

  毁约者。

  无耻之徒。

  不可信任的国家。

  卡洛斯无法阻止其他人情绪的宣泄。

  毫无进展的扯皮会议一直持续到老爹阿历克斯.巴罗夫与妻子嘉丽雅.米奈希尔的到来。

  被亲家公泰瑞纳斯压制了一辈子的摄政大公爵阿历克斯.巴罗夫终于展露出了惊人的政治手腕。

  或者说一直被卡洛斯所忽视的血源关系此时发挥出了决定性的作用。

  洛丹伦诸国的大贵族实际上都是阿拉索帝国时期的激流堡上流城市公民,几百年的漫长岁月中,谁还没有沾亲带故的。

  在老爹与老婆联袂到场后,情势开始明朗化。

  大量的情感联络夹杂着威逼利诱,巴罗夫家族迅速完成了血统谱系的“清理”。

  这为卡洛斯获取洛丹伦难民的宣誓效忠提供了“借口”。

  嘉丽雅以放弃自己的宣称权为代价,并且给予了乌瑟尔对于阿尔萨斯的追讨审判的名义。

  作为代价,乌瑟尔作为洛丹伦王国最后也是最有战斗力与影响力的成建制军队的掌控人,承诺遵从联盟的命令。

  并且乌瑟尔私下里保证,如果他证实了阿尔萨斯背叛了洛丹伦王国,弑杀了自己的父亲,他愿意帮助阿尔冯斯.巴罗夫取得洛丹伦的王冠。

  卡洛斯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主意,但是这一首操作是真的酷炫。

  褒义词的酷炫。

  陆陆续续从南海镇登陆的白银之手远征军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

  不管卡洛斯还是乌瑟尔,都可以回避了彼此的存在。

  但是乌瑟尔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成为了洛丹伦遗民的“依仗”。

  嘉丽雅放弃了自己对王位的宣称权,换取了乌瑟尔的妥协,卡洛斯最大的阻碍就消失了。

  如果包括白银之手骑士团在内的三万远征军愿意服从联盟的调遣,那么卡洛斯甚至不需要等待征召军队的训练以及换防,立刻就能够发动安哈多尔突围作战。

  至此,卡洛斯终于有底气质问凯尔萨斯了。

  “你们奎尔萨拉斯高球啊?”

  1603390849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