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直播进行时 > 第八百五十九章想身后名的汪直(五)

第八百五十九章想身后名的汪直(五)

  (五)

  “你可不要让本宫失望。”

  当然,也莫要辜负了自己的天赋。

  万贵妃的话,时而文雅含蓄,时而简单粗暴,一大堆说出来总是让听者忍不住想笑。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皇贵妃,在方才那一瞬间却像个市井地痞头子。

  咳咳,传说中的大姐大。

  突然有些理解,为何万贵妃会生盛宠不衰了。

  除却多年养育陪伴的情分,万贵妃的笑性子,也着实有几分可爱。

  文化不高,却不显得粗鄙,也不妄自菲薄,反而有些理直气壮。

  听不懂,怼不过无所谓啊,可以找帮手。

  “先去把脸上的墨汁洗干净,顺带再吃几块儿点心垫垫肚子。”

  “皇上待会儿会来用晚膳,你随侍本宫左右,别一会儿肚子咕咕叫,怪丢人的。”

  万贵妃凝着眉头,眼睛微眯,似是格外嫌弃。

  明明是好意,但说出的话却依旧傲娇至极。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

  笙歌咧嘴,她是那种连自己肚子咕咕叫都控制不好的小破孩儿吗?

  笙歌正打算反驳,可肚子却先叫了起来。

  好吧,她现在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孩童。

  万贵妃也着实是宠笙歌,而笙歌也最是习惯顺竿子往上爬,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青月端来糕点后,笙歌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小短腿一晃一晃,一手一个糕点。

  “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说是垫垫肚子,又是点心,又是水果,又是茶水,笙歌表示她吃的很饱。

  现在怕的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是怕待会儿随侍左右时打饱嗝。

  那个场面,简直就是修罗场。

  笙歌慢悠悠的溜达消食,夜幕低垂,渐渐暗了下来。

  明宪宗朱见深并没有浩浩荡荡带一群人过来,而是带着三两个宠信的太监,身着常服,脚步闲适的走了过来。

  不似帝王临幸宠妃,更像是寻常夫君归家。

  笙歌早早的等在门口迎接圣驾,而万贵妃则是在等候在殿内。

  既是宠妃,自然要与众不同,哪里有眼巴巴在门口吹冷风候着的理由。

  “小汪直,贵妃今天竟然舍得把你放出伺候了?”

  朱见深诧异着,懒洋洋问道。

  “伺候皇上和娘娘,是汪直的荣幸。”

  笙歌利落大方,仪态周全的回道。

  不论她在昭德宫,在万贵妃面前如何肆意胡闹,但一出昭德宫,便代表着万贵妃的颜面。

  恃宠而骄,也得有限度。

  朱见深是个温和感性的帝王,古往今来,鲜少有他这般身为九五之尊都奉行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做事原则。

  后人评价他软弱可欺,倒不如说他总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着视而不见。

  “小小年纪,倒是乖巧守礼。”

  朱见深点头称赞道。

  青月:……

  乖巧守礼?

  圣上怕是没看到汪直在贵妃娘娘面前的模样。也亏的是汪直运气好,被分到了昭德宫入了贵妃娘娘的眼。

  朱见深推门而入的时候,万贵妃正在灯下坐着绣活。

  自小,朱见深的贴身衣物大多都是她亲手做的。后来朱见深被复立为太子,从那个荒凉小院中被放出来,才不需要她做。

  但多年养成的习惯,闲来无事,万贵妃都会绣个香囊,打个络子,给朱见深系在身上。

  朱见深看着这个在那段孤独无助的岁月里,守护在身边,陪伴着他,走过无数的风雨,始终如一的女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

  谁说,明宪宗对万贞儿只有孺慕之情的。

  孺慕之情,许是年幼时,真的存在。

  只是,在长久的相依为命,陪伴依赖下,这份孺慕已经化为了刻骨铭心的习惯,再也剥离不去。

  你可以说,明宪宗与万贞儿之间的感情算不得纯粹,但绝不能说比不上旁人口中那些金童玉女风花雪月。

  这份感情,复杂,却也厚重踏实,绵延至生命终老。

  “圣上,您看臣妾今儿新描的花样好看吗?”

  万贵妃笑意盈盈,看不见丝毫拘谨。

  这不仅仅是因为宠爱,更多的是因为安心。

  “自是好看的。”

  朱见深接过花样,认真看后,赞道。

  “贞儿今日都没有去给朕送汤……”

  朱见深叹了口气,略有些遗憾。

  万贞儿撇嘴,送汤?她又不是上赶着去找骂。

  那帮议事的臣子,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难得贤惠一下送个汤,尽一下后妃的职责,都会被在暗地里戳脊梁骨,说她魅惑君上,试图干涉朝政,

  骂,骂不过,每次只能哑巴吃黄连。

  “皇上是忘了商阁老那番大公无私刚正不阿的话了?”

  “臣妾说不过商阁老,所以也不能上赶着挨骂。”

  万贞一边擦拭着手,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商辂的确是个奇才,饶是她着实不喜对方刻板的行事作风,也不得不承认。

  大明朝历史上,第二个三元及第的人才。

  唉,三元及第……

  她的小汪直,指不定也能流传千古。

  “商阁老那性子直来直去,你莫要放在心上。”

  “朕拿他也着实没办法,李贤病逝,商辂是接替李贤位置最合适的人选,让你受委屈了。”

  “为补偿你,那朕再给万家一些厚赏,如何?”

  朱见深忙不迭的安慰道。

  在朱见深心中,以他与万贞儿的感情,就是再怎么抬举万家都不为过。

  闻言,万贞儿先是凝眉,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在一旁站着的笙歌,把头压的更低了。

  朱见深牵着万贞儿在饭桌前坐下,倒也是温情脉脉。

  “贞儿,今日为何舍得汪直当值了?以往你不都说他还是个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吗?”

  前朝后宫,无人不知,万贵妃新宠了小太监。

  年纪虽小,但胜在聪明懂事。

  “圣上,臣妾有一事相求,只是……”

  只是可能于理不合,与法不容。

  万贞儿有些许犹疑,她能交给汪直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本来,本来她见汪直年幼,有心培养汪直成为她的心腹,为她出谋划策,扫平阴私。

  但在见识了汪直的天赋之后,突然有些许不忍。

  也许,汪直应该站在更光明的位置。

看过《快穿:直播进行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