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尘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中执念覆情意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中执念覆情意

  “你到底想说什么?”胡良心中涌起不好的念头,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背负的事情很沉重,但你若不能战胜心中执念,便也绝不可能真正迈入问神。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做下错事,日后后悔。”

  “以后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但我只想现在不后悔。”沐海风上前一步,看着胡良说道:“对不起了前辈,反正你也要死了,不如让我送你一程。”

  “你......”胡良大为震惊。

  在沐海风一枪贯穿胡良胸膛的时候,竹屋门外出现了一道身影,她怔然的看着这一幕。

  枪尖在滴血,沐海风似有所察觉,回身望去。

  他的心,似乎被触动了一下,这份情意,终究是要被覆灭的。

  两双眼睛,就这般相互对视,没有语言,有的,只是那万千的柔情,和夹杂的一丝恨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知过了多久,夏竹悦突然低低的问道。

  “没有原因。”沐海风走向夏竹悦,说道:“我不管那胡良说的是否真话,只要有一丝的怀疑,他就必须得死。”

  “那,你也要杀了我吗?”夏竹悦问出这句话。

  沐海风心头一震,低声说道:“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可让天下人负我。我不能有任何把柄落在别人手中,尤其是你,如果有人拿你威胁我,你我二人都有可能送命。与其这样,不如由我亲手杀了你。”

  她看着他,笑了,笑得那么美丽,那么让人动容:“竹悦不怕苦,竹悦不怕累,甚至不怕死,竹悦唯一怕的,便是你弃我而去。若你认为这个决定是对的,那你便动手吧,我不想师父寂寞,他身体不好,需要我来照顾。”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但我要做的事情,伴随着很大的危险。纵然你跟着我,也不可能生活的快乐,而且因为你的羁绊,会让我放弃想要做的事情,这是不允许的。”

  沐海风伸手抚开夏竹悦额前的发丝,轻声说道:“抱歉,我杀了你,也是为你好。”

  这是一种很自私的行为,但沐海风并不这么认为,甚至夏竹悦也不这么认为。

  若是沐海风想要她死,那她便去死。

  微风在浮动,伴随着淡淡的血腥味,山上的各色鲜花,似乎都在这一刻,全部凋零。

  “对不起,对不起。”他低低的说着,似在自语,又似在诉说,诉说那内心深处的情意。

  他的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又似乎想找个地方放着,突然,他触到了一物,那是一个女人,安静的躺在地上,鲜血浸染了她的身子,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似乎,她在笑着看着他,那般温柔,那般美丽。

  ......

  竹叶好似浮萍,在洛阳城后山的云雾之中,缓慢流动飘离。

  回忆过往,总是很伤感的,但沐海风却并不后悔,当年那么做了。

  他只是斩断了情丝,等到该做的都做完后,他一定会重返花沁山,在她的坟前,吹奏一曲。

  楚惊天默默的望着沐海风,他不知道对方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但一定是很悲哀的事情。

  “我走了,你好好在天书阁学习吧。”沐海风话落之后,便飘然离去。

  楚惊天望着

  夜间山景,缓缓摇头,喃喃道:“你是一个奇才,但你心中却藏着一些东西,若不能打开枷锁,必定会成为你修行路上的阻碍。”

  ......

  夜空繁星点点,思乡的愁绪再度浮上苏扬心间。

  看着趴在桌子上已经睡去的田昕,苏扬缓缓摇头,小心翼翼的将其抱起,走出房间,转到另一间房,将她轻轻的放躺在床榻上,盖上被子,方才走出去。

  站在院中,抬头望着夜色,苏扬思绪万千。

  ‘谷南山’依旧没有着落,藏书库中的书卷太多,他暂时也没有寻到治愈碎心封脉之症的方法。

  现实跟他所期盼的不同,原以为进入天书阁,他便可以找到想要的,然后离开洛阳。

  现在看来,他没那么轻易离开。

  他相信,天书阁中应该不止那些藏书,一定还要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院外走来一道身影,是江飞鱼。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苏扬看向他。

  江飞鱼叹了口气,说道:“苍空宁离开了洛阳城,我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苍空大族已经完了,我是否还要紧抓着苍空宁不放?”

  “苍空大族的覆灭,对苍空宁而言,是极大的打击。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你二人之间,终有一战。”苏扬轻声说道。

  “那我就等着他,在此之前,我也会努力修炼,绝不能慢下来。”江飞鱼郑重的说道。

  “天书阁的教导方式,是让学生自己领悟,你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隐骨诀》,或许你可以向那些老师们询问。纵然现在天书阁内没有,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到的,毕竟你是天书阁的弟子。”苏扬说道。

  江飞鱼点点头,问道:“楚大哥不是也要找什么东西吗,要我一起问问吗?”

  “不必了,关于我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苏扬摇摇头。

  直接询问,确实很简单,可苏扬心里也明白,这‘谷南山’必定是大魏的禁忌,一旦暴露出去,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甚至这个麻烦,会超出苏扬的想象,所以他只能自己暗中寻找,不能借助任何人。

  “明白了。”江飞鱼虽然不解,但绝对听苏扬的话。

  江飞鱼很快就回去睡觉了,而苏扬则站了一会儿后,也回到了房间。

  此刻,深夜的天书阁内,某一间略显昏暗的小房间中。

  宗阳正坐在书案后,翻阅着一卷典册。

  烛火摇曳,他的脸色也逐渐显得凝重。

  “甄子民没有来,却多了一个楚江,这里面一定有缘故。”

  宗阳合上那记录着天书阁派发出去的令牌册子,转头看向窗外,窗户上有着一个影子,外面站着一个人。

  “楚江的令牌是从哪里得到的?”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却是那看守藏书库的老妪。

  “从哪里得到的又有何关系?”老妪淡漠的看向宗阳,说道:“那个楚江悟性不凡,他也是严格按照我天书阁的规矩考进来的,这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又何必翻箱倒柜的查询?”

  宗

  阳站起身,朝着老妪揖手行礼,道:“此事重大,绝非小事,若此人心怀不轨,我们不查,岂不是会误事?”

  老妪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最终考试,是由温老亲自出手的,也是他钦定楚江考试通过,他并没有破坏规矩。若他真的心怀不轨,你觉得温老会看不出来?那楚江恐怕在最后一场考试的时候,便已经被淘汰了,又怎么进得了天书阁?”

  “可......”宗阳略显急切。

  “你在顾虑什么?会认为温老一时不查,让一个小人蒙混过关?”老妪瞪向他。

  “不敢,温老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有深意,我当然不可能,也不敢去怀疑。”宗阳低声道。

  “那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别想那么多。”老妪沉声道。

  “是。”宗阳微微躬身。

  ......

  今日天书阁没课,但苏扬还是一大早便向着后山而去,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藏书库中。

  他甚至在想,藏书库中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密室,珍藏着最贵重的书卷。

  刚刚行至修临街的半月门前,身侧突然停下了一辆马车,车帘掀开,出现在苏扬眼前的却是那伺候魏帝的老奴。

  他下得马车,朝着苏扬行礼,笑道:“大人,陛下想您了,请您入宫一见。”

  想我?

  苏扬一阵恶寒,这魏帝莫不是有龙阳之好?找我就找我呗,还说什么想我了。

  真是见了鬼了!

  不管心中有诸多鄙夷,苏扬还是得礼貌的拱手,道:“劳烦公公了。”

  上得马车,立刻调头,朝着皇宫方向而去。

  坐在马车里,苏扬浑身不自在,因为那老内监一直在盯着他,好像在看大姑娘一样。

  “公公?”苏扬不得不出言提醒。

  那老内监笑了笑,说道:“国士大人果然生得俊俏,必然是让得许多大家闺秀仰慕,羡煞老奴也。只可惜,老奴也只能羡慕了,其他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苏扬撇撇嘴,一个死内监,你还想做什么事?

  不过细细想来,这些内监也确实可怜,后宫佳丽,小宫女无数,他们看着吃不着,心里必定很是煎熬啊。

  如此一想,苏扬倒是有些同情这老内监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马车便行入了皇宫之中,然后两人开始步行,朝着御书房而去。

  行至一个宫门前的时候,苏扬看到一队仪仗行了过来,两侧十几个小宫女竖排跟随。

  为首一宫装妇人,芙蓉如面柳如眉,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举手投足尽显高贵,娉婷秀雅,举步轻摇,袅袅婷婷。

  香肌玉肤,青丝纠缠,一身装扮姹紫嫣红,当真是风姿卓越,美艳绝伦。

  老内监看到对方后,连忙拉着苏扬退至一旁,低下了脑袋。

  而那宫装妇人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苏扬和老内监,并未理会,径直远去。

  待到她们走远,苏扬才向老内监询问道:“这是宫里的娘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尘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