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盖世群英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反思过往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反思过往

  而这一次劫雷的淬炼,无疑也是起到了脱胎换骨的作用,他的肉身本来已经是变态得无以复加了,这一次被劫雷几乎完全毁去后,重新凝结出来的肉身,其坚硬程度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在练晶龙凝聚了八成功力的出手下,都毫发无损。他自己估计应该能够承受住练晶龙的全力一击了,但既然不是生死相拼,练晶龙当然不会全力以赴。苏傲天虽然信心满满,练晶龙却担心万一有个闪失,造成不良后果就欲哭无泪了。

  这一次的淬体顾云天无疑是极为眼红的,苏傲天估计自己的肉身强度,现在应该是追上这个真正的变态了,可能犹有过之。如果顾云天能够有这样一次劫雷淬体的机会,那他的肉身会进化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说实话苏傲天也是很期待的。

  神魂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练晶龙早已经自愧不如,现在更是觉得苏傲天的神魂恢宏强大至难以想象,他断言苏傲天的神魂现在应该不逊色于渡劫修士了,但是否会超越这个阶层,他自己没有修到渡劫,不敢下定论。

  三年的养伤过程中,苏傲天的心情始终不能释怀,但也从最初的伤痛中逐渐走出来,开始认真理性地思考。慕容秋白的背叛其实并没有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他始终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慕容秋白愿意投靠承天门,是他的自由,就算最终捣毁了承天门,苏傲天也会保全慕容秋白的性命,既不会亲自去对付他,也会阻止其他人对他的伤害。

  但樊灵儿的意外陨落却是对苏傲天造成了近乎致命的打击,那一瞬间他差点崩溃,甚至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都产生了动摇。听着慕容秋白强词夺理的指责,他都有些相信如果不是自己的坚持,也许樊灵儿就不会死。

  自从端木听雨的残魂彻底消亡之后,苏傲天就格外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他并不是圣贤,没有那种悲天悯人的伟大胸怀,虽然心底里也是对申屠无痕和他的兄弟们一视同仁,但终究是亲疏有别。申屠无痕的手下不断有人陨落,固然令他痛心之极,但他们的份量,毕竟没有慕容秋白、樊灵儿、谷梁之、欧阳菲儿等人来得重。因此这样的打击虽然接二连三,但是还不足以影响到他的道心。

  但是樊灵儿的死,实实在在地令他的道心出现了裂痕,令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在这三年中,他开始回顾自己走过的道路,如何从饱受欺压的底层一步步走来,期间是如何与承天门为代表的上层势力产生嫌隙、龌龉,逐步上生成敌视、仇恨,最终发展成不死不休。

  他在回顾的同时,也在不断反思自己的言行,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是否太过武断,太过激进,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经过反复的反省思考,他的心境渐渐明晰,思虑越来越清明。原本他对于自己和承天门的仇恨,有因势利导下的巧合在内,而经过了这三年的思考,他才明白那些看似偶然的巧合背后,隐藏的是绝对的必然。

  自己的道心是在走上修仙之路时就已经确立了,虽然那时并不明晰,但这些年来始终是在遵循本心,未曾有过偏差,只是在不断地修炼过程中,这颗心逐渐磨砺掉了杂质灰尘,变得澄澈明亮,照耀着自己前进的道路。而自己的道心,和承天门处心积虑地经营有着本质的不同,如果这两者间的力量相差悬殊,那么它们之间根本没有产生矛盾的机会;而一旦这两者都朝着同一个目的前进,并且相互间的力量逐渐接近的时候,就必然会爆发严重的冲突,后果就是势不两立,只有将一方彻底消灭才能彻底根除这种矛盾。

  而这种矛盾,在他出现之前,不是没有发生过,而在之前的斗争中,承天门,或者是其它类似于承天门的代表着上层高阶修士利益的一方取得了胜利,才造成了承天大陆目前的这种局面。

  苏傲天的思想在这种思考中变得越发清晰明确,进而更加坚定了他的目标。他越发觉得自己的所想所为并没有错,端木听雨为天下散修谋福祉的初衷也没有错,只要大的目标方向是对的,那么为了实现这种目标而采取的手段,也不能说是有错。

  樊灵儿的陨落虽然是个意外,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必然。她的死,其实与宋恨离、水清柔、端木听雨等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都是为了实现一个理想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不同的是,他们可能并不明确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却不幸倒在了前进的道路上。面前横亘着的,是一座几乎不可逾越的大山,是在承天大陆盘根错节,一手遮天的庞然大物,要想推翻这样强大的势力,就连自己也随时有可能失去生命,有人会陨落其实是必然的。

  但这并不能成为苏傲天对于这些人的陨落无动于衷的理由。虽然他现在已经清楚,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一定会发生的,他还是对此痛心疾首。他宁愿死的那个人是自己,也不愿自己身边亲近之人有一丝一毫的伤害,而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使得他深深自责,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维护他们的安全。

  身边之人一个一个地离去,苏傲天越发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也越发激励他尽快成长,积蓄足够的力量,早日完成推翻承天门的目标。他渴望登上承天大陆的巅峰,那样就能够按照心中的理想,打破以前的旧秩序,开创一个全新的局面。

  这一千年来,他的修为早已经彻底巩固,合体初期的强大感觉令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并且对大成、分神以及渡劫的境界更加渴望。越往上攀登就越发能感受到之前的渺小,也令他明白前方还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他遨游。而对于自己的修炼方式,他也有了清晰的认识,五行平衡虽然是修炼的最终目标,但是现阶段奢谈这个还为时尚早,用来对付方胜寒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如果一味追求五行平衡,那修炼的速度就会大大降低,为今之计还是要抓住重点,率先突破,先把一个属性提高到新的层次,再以点带面促进其它属性依次提高。只有到达了渡劫境界后,才能彻底钻研如何将五行圆满贯通的问题。

  而这个起到带头作用的属性,他选择了火。

  这是因为他的五魂中,以离火为基础分成的火魂,是品质最高的,在随后的修炼中,也体现出了修炼速度上的优势,用它来作为修炼先锋,效果明显。而且相比起其它功法,他从天涯海阁的弟子那里得到的《天阳火诀》也是一部品级相对较高的功法,与火魂的品质,算得上相得益彰。

  因此这些年来,他虽然是借助着迷雾之海中的奇特能量进行着修炼,这些能量理论上可以供给所有的灵根修炼,但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火魂的修炼上,使得火魂的修为,比起其它四魂进步得更快。

  这时他神色一动,察觉到有人向着他飞过来了。

  神识一扫之下,他就发现来的是谷梁之和欧阳菲儿,看样子是特意来找他的,莫非发生了特别的事情不成?

  在他略带一丝疑惑的等待中,谷梁之和欧阳菲儿两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落下身形,谷梁之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说道:“小天你的境界,唉,每次看到你都令我感到越来越危险,我是一点也看不透了,难道合体修士比之化神,竟然有着那么大的差距么?”

  苏傲天不禁笑了起来:“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每个境界之间的差距确实有,也确实巨大,但绝不是修士传言中的不可逾越那么夸张,那些只是没有能力达到高深境界的修士想象出来的,人为的将境界间的差距扩大了无数倍。梁之你的气息也已十分凝练了,我看你也是即将突破,到那时你就能亲身领会合体期究竟是什么感觉了。”

  欧阳菲儿在一旁,撇嘴说道:“是呀,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好像对自己没什么信心,而且总觉得心里有事,非要找你来说个清楚不行,还说不这样的话可能就会留下心魔,我怎么劝导他也听不进去。”

  苏傲天本来正疑惑他们两人为何突然跑来找自己,现在听到菲儿这么一说,更加纳闷,谷梁之有什么事,非要和自己说个明白,还担心自己落下心魔呢?

  正这么想着,却看到谷梁之的神情,一下子就有些灰暗了,他看着苏傲天,苦笑着,似乎有些不知从何说起。抽搐了一会,他终于是开口道:“有件事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想知道慕容秋白离开后,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盖世群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