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盖世群英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领域之威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领域之威

  洛问天心中其实早有这个疑惑,也隐隐约约地想到了混沌,但他之前总以为混沌既然是忘忧天帝派来看守忘忧宫的,那使命完成后自然回到忘忧天帝那里去了,却不知道,忘忧天帝已经彻底斩断了与这方世界的联系,而混沌则是他为自己的传人准备的。

  当年忘忧天帝慑服了混沌,却恼它杀戮过重,因而始终不让它成为本源神兽,让它留在忘忧宫等待自己的传人,一方面是磨砺它的凶性,惩戒它的过错;另一方面则是给自己的传人留下一个强悍的打手,以本源神兽为诱惑,不愁混沌不乖乖听命于他。

  洛问天领悟了空间本源,收取了忘忧宫后,混沌就化为了小猫般的明黄,跟着他两人一起走了。之所以不披露自己的身份,也是忘忧天帝的安排,令自己的传人不要有依赖心理,一切困难危险还是要靠自己解决。练琼宇拿着神器却不会用,混沌忍不住指点了她两句,却没想到差点闯下大祸,从此以后它更不敢多说了。直到这一次,洛问天的心境被这个仙君的出场冲击得有些紊乱,混沌害怕他应付失当,埋下心理阴影,就告诉他这还不是天帝,领域之力尚在法则之下。

  但领域的强大混沌也必须对洛问天提醒,拥有领域的仙君单凭一己之力就能与它这样的真灵抗衡了,还有一句话它没有说,这种仙君再有一件厉害的神器,那真灵也不是他的对手!

  洛问天又问道:“那这个掌握了领域的强大仙君又是谁?”

  混沌说道:“他是钿合宫的无锋仙君,实力在钿合宫排在前三。无锋的意思是说他修炼的金系神通,已然近乎本源,犹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然而却是无坚不摧,不可阻挡。所幸的是,他还没有缥缈神剑这样的神器,否则你小子今日就要吃大亏了。”

  缥缈神剑?洛问天立刻问道:“缥缈神剑是钿合宫的么?”

  混沌说道:“那时钿合宫昔日第一仙君缥缈仙君的本命神器,他是以剑得名。当年他为了领悟到本源之力,加入了追杀紫薇天帝的大军,从此一去不复返,缥缈神剑也在仙界失踪了。听你之言,似乎是听说过这把神剑?”

  洛问天这时已经基本上明白了,当年追杀紫薇天帝的都是些什么人了,几乎都是些掌握了领悟却没有悟透本源的厉害人物,为了成就天帝不惜亲身冒险,却被紫薇天帝一举灭杀。但紫薇天帝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拖着残躯搏杀了这些强大的存在后,他自己也伤重难支,陷入昏睡后再也没有醒来。

  当年这一场惨烈的追杀与反杀战,不知陨落了多少英杰,那些不可一世的存在,比眼前这个可怕的无锋仙君还要强大的不在少数,却全部折损在了下界。

  洛问天与混沌的交流都是意识在脑海中的闪烁,虽然信息量不少然而花费的时间却极其短暂,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无锋仙君已经出手。

  他根本没有运气作势等等准备的过程,就是随随便便一拳打了过来。

  但在洛问天眼中,这一个拳头,却是如此得不可思议!

  小小的一个拳头,忽然间急遽放大,变成了一块大石、一座山丘、一道山岭...,直至最后,变成了无穷无尽,充斥了所有的空间,整个世界就剩下了这个拳头,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在这一瞬间,洛问天清晰地领会到了混沌所说的领域是什么意思,在一个人的领域里,他就是世界,就是规则,所有的事情完全由他说了算,乃至于一个小小小的拳头,就能囊括整个天地!

  如果破不开这个领域,那等待自己一行人的,只有灭亡!

  同样的感受也出现在洛盈袖、练琼宇,梦溪舟上所有人的感知里,都觉得急遽放大的拳头仿佛就是天和地一起压了上来,梦溪舟转瞬之间就会化为齑粉!

  洛盈袖正欲发动空间转移,却骇然发现,空间已经被封闭了,梦溪舟竟然无法迁跃!

  洛问天大喊一声:“炮击!”

  喊声如同春雷震荡,将众人从惊恐绝望里惊醒,梦溪舟上的晶炮本就是蓄势待发,立刻纷纷开火,数十道光团向着这个硕大无朋的拳头轰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威能堪比仙君全力一击的晶炮集火,碰到了拳头上,就像是小石子砸在了铜墙铁壁上,竟然四处反弹崩飞了!

  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梦溪舟上,如同惊涛骇浪从天而降,梦溪舟就像是波涛中的一片树叶,完全不受控制地被波浪卷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在劈山仙君等人的眼里,情景却完全不同,他们只看到无锋仙君携不可一世之威,轰碎了汹涌而来的晶炮光团后,一拳砸在了梦溪舟上。

  小小的一个拳头,与梦溪舟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为一粒尘埃,却将梦溪舟砸得剧烈摇晃,船身吱嘎作响,竟似马上就要解体了一般!

  劈山仙君手下的仙帅,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晶炮的火力有多猛他们可是十分清楚的,只需三五发炮火就能将他们轰得渣也不剩,这样大规模的集火连他们的上司劈山仙君都只能避其锋撄,无锋仙君竟然将它们如同小虫子一般砸飞了!

  他们知道无锋仙君的强大,却没有想到居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家大人与之相比,简直就是萤火虫与皓月争辉一般可笑!

  劈山仙君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涌起了无法抑制的狂热:“这便是领域的力量么?何时吾才能达到这种境界,拥有大哥这般的实力?”

  洛问天知道,这是他有生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如果无法从无锋仙君的领域中挣脱出来,等待着他的,只有陨落一条路,连带着梦溪舟上的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混沌或许有办法从领域内脱出,但似乎它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它的观望可以视为对自己的考验,看看忘忧天帝的传人,能否度过眼前的这个劫难,换言之,这也是检验自己的一个机会,看看他洛问天,究竟有没有成为新一代空间之神的潜能。

  如果他连仙君这一关都无法通过,那就不要奢谈什么成就天帝了,任何一位天帝随便一伸手,就能将他像个虫子般碾死!

  无锋仙君的拳头又是不在意地打了过来,梦溪舟已经陷入了惊涛骇浪中无法自拔,随时有覆没的可能。

  洛问天心念一动,一座小巧精致的宫殿已经出现,将梦溪舟罩住了。

  单从外表上看,梦溪舟相比于飞舟显得狭小的船身,比这座只有一个小庄院般大小的宫殿可是大多了,然而它就这么不合常理地消失在了宫殿的院墙里。

  无锋仙君微微撇嘴,洛问天有些空间手段早已被传开了,将梦溪舟隐藏起来不足为奇。领域一出这里的天地完全由他掌握,连空间都完全封锁了,里面所有的人都是插翅难飞。

  但是他再细看,就发现这座宫殿带给他一种说不清楚的微妙感觉,没有逼人的威压,并不令人畏惧,然而却有些崇尚仰慕,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着自己达不到、够不着的层次时,才会产生。

  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在无锋仙君心里挥之不去,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建筑,忽然心中一动:“吾在帝尊的钿合宫里,体会过这样的感觉,这座宫殿,没有钿合宫那种恢弘的气魄和逼人的锋芒,但意境却完全相同!难道这个宫殿,竟是...帝宫?此人精擅空间神通,莫非他真与忘忧天帝有莫大的干系,这座宫殿就是忘忧宫?”

  无锋仙君挥拳击出,忘忧宫只是微微一颤,与之前在惊涛骇浪里即将颠覆的惊魂一幕相比,就如同是在微波荡漾的湖面徜徉。洛问天放下心来,开始思考如何破解无锋仙君的领域。

  他试了一下,发现空间已经被封锁,与外面的世界失去了感应和联系,空间传送无法进行。这里已经变成了无锋仙君掌控的世界,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没有他的允许,什么都做不到。

  闭上眼睛,洛问天开始感受无锋仙君的领域。神识无边无际地蔓延出去,领域也无法限制,他很快就发现,这个所谓领域的边缘,有一层类似于禁制、结界之类的薄膜,将一片天地与外界隔绝了。

  然而这层薄膜,无影无形,只能感知,却无法看见。似乎有一种独特的规则将这片天地从外界分离了出来,然而却没有将它摒弃,就像是油滴混入了水里面一样,虽然共同存在,但是绝不相融。

  物体不能从这个分隔的空间中随意进出,神识却不受限制,外面的世界与之前相比并无不同,只要脱出了这个领域,梦溪舟就可以自由自在,任意遨游。

  无锋仙君的领域,看着不大,但在神识反应中,这个被封闭的空间,并不是固定的,无锋仙君似乎没有全力以赴,他的领域能够囊括的范围,远不止此。

看过《盖世群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