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毒妇不从良 > 417 喜出望外

417 喜出望外

  折腾了好几个月,终于回到益州,荣昭最先跑去后院找她的威风,分别这么久,她不知道有多惦记它。

  “威风,你想不想我啊?早知道就带着你,我真是糊涂带什么小破狗啊。”

  萧容念怀里抱着小狗,荣昭瞧着它白白胖胖就给起了名叫雪团。

  这雪团经历的还挺多,丛益州到长歌城,再从长歌城到西北,不但没被折腾瘦,反而胖了一圈。

  这都是萧容念和萧容笙的功劳,没事就给它喂好吃的,两人有块肉还得分它一半。

  雪团是个怂包,平时仗着小郡主小世子,总是耀虎扬威,这回看到威风,可就不敢耍威风了。躲在萧容念的怀里,时不时偷看威风一眼。

  它的眼神哀怨,为啥都是犬科类,差别就这么大哪?

  人家威风凛凛,它——见到它就瑟瑟发抖。

  萧容念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身上颤抖了下,摸摸它的头。

  还是小主人好,小狗舔舔她的手背。

  萧容笙就跑到威风身边,双臂一伸,给它一个抱满怀,“威风大哥,我好想你。”

  他胳膊短,勒的威风有点喘不过来气。

  威风几番挣扎才挣脱小男主子热情的拥抱,迈着自认为优雅的步伐,走到萧容念身边。

  其实它对萧容念没多大的兴趣,主要是看到她怀里长的和大肉球一样的不明生物,这才好奇。

  它东瞅瞅,西瞧瞧,大肉球在小女主子的怀里像蛆一样踊动。它到它左边看看,它就转到右边,它到右边窥窥,它就把脖子扭到左边。

  萧容念看威风好像挺喜欢雪团,蹲下身,拧着雪团的脑袋逼着它正视。雪团瑟瑟发抖,紧闭着眼睛,柔柔的“呜嗷”一声。

  威风可没有要欺负它的意思,它主要是没有同伴陪伴,看到一个和它长得差不多的,就亲近。

  威风温柔的摸着雪团的头顶,过了一会儿雪团觉得好像还被摸得很舒服,仿佛这个庞然大物还挺友好。

  一会儿的功夫,狼犬就玩到一起了。

  荣昭深深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傲娇的哼一声,昂首挺胸负着气走了。

  有其母必有其子女,萧容念和萧容笙整齐划一,抱起臂,对着两个已经玩的不亦乐乎完全无视他们的狼和狗重重一哼,昂首挺胸负着气跟上荣昭。

  “萧珺玦,我太没面子了,威风不理我。”回到屋子,荣昭就扑到萧珺玦怀里,“哭诉”。

  萧珺玦抱着她,“没事没事,我理你就行了。”

  俩小的也扑上来,母妃已经独占父王的怀抱,他俩只能一人抱着父王一条腿,“父王,我太没面子了,威风不理我。”

  萧珺玦仰天长叹,道:“我还没面子哪,你们仨回来就先奔着威风去,都不理我。”

  荣昭手抱在萧珺玦的腰上,仰起头,想了想,嘻嘻一笑。俩小的,和荣昭相同的姿势,脖子仰的都要折过去了,冲着萧珺玦嘿嘿一笑。

  萧珺玦将三个人的鼻头都捏一捏,“行了,别闹了,刚回来就不消停,你们去洗漱一下,我让人准备饭菜。”

  他很无奈,三个孩子,是够操心的了。

  “好嘞。”荣昭“吧唧”一口亲在萧珺玦的脸上,萧容念和萧容笙齐齐捂着眼睛,异口同声,“母妃不知羞。”

  荣昭瞥一眼他俩,哼一哼,“我愿意,你们管得着吗?”她搂着萧珺玦不撒手,贴在他的耳边,“我坐了好多天的车,筋骨累的都拧成一团了,今晚,你得给我松泛松泛。”

  萧珺玦眼角轻挑,在她身上不痛不痒的揉了一把,“夫君遵命,今晚一定要是从头舒服到脚。”

  荣昭咬唇一笑,松开萧珺玦就进了内室,她要洗香香,在床上等着他。

  萧容笙和萧容念不知何意,看着萧珺玦,齐声道:“父王,晚上你也给我松泛松泛吧。”

  荣昭正兴高采烈的去洗澡,听这话,脚下一打滑,摔了一个大马趴。

  摔在地上,荣昭半天都缓不过来,肚子里有尖锐的刺痛感,萧珺玦赶忙将她扶起来,见她神色不对,忙让人去找大夫来。

  “珺玦,我肚子好疼。”有一阵阵的腹痛像是有把剪刀在拧钻,荣昭倒吸着气。

  萧珺玦心头发紧,将她抱上床,萧容笙和萧容念徒生惧怕,紧跟着跑到床边,一个抓住荣昭的手,一个抓住荣昭的手臂。

  “母妃你怎么了?”

  “母妃哪里疼,莲蓉给你吹吹。”

  萧容念急的要哭,小脸趴在荣昭的手上。

  荣昭摸摸她的脸,佯装无事,“没事,母妃刚才就是磕了一下,现在已经不疼了。”

  她另一手抓着萧珺玦,说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掐了下他的手心。

  很快大夫就赶来了,萧容笙搂着萧容念退到一边,给她擦着泪,“你别哭了,母妃不会有事的。”

  萧容念抽泣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真的吗?”

  萧容笙连连点头,“真的真的,你要是不哭,母妃很快就好了。而且,大夫不是来了吗?他会治好母妃的。”

  萧容念立马止住泪,一把擦干净,和萧容笙站在一起,注视着给母妃看病的大夫。

  “如何?”萧珺玦眉眼含忧,盯得大夫认认真真的诊了好几次,才敢下定断。

  大夫抬手作揖,喜道:“恭喜王爷,王妃这是喜脉。”

  荣昭眼中的光芒一瞬间点亮,照亮了整个昏暗的房间,她反复确定,“真的?是真的吗?我确实有了身孕?”这一刻,似乎疼痛已经感觉不到,只剩下满腔的惊喜。

  萧珺玦略略思索,他不得不谨慎,“你诊清楚了,确定真的是喜脉。”

  大夫肯定的点头,捋了捋他黑白相间的胡子,“老夫行诊多年,这点还是不会出错的。”他耷拉下脸,显然是因为楚王的不信任而心生不悦,“若是王爷不信,大可以再找人来问诊。若是老夫有差错,情愿砍下头颅给王爷当凳子坐。”

  这般承诺,不信都难。

  荣昭捂着小腹,嘴角不断上扬,整个人仿若置身在梦中,只觉得心中开出一树树的花。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怀孕,不是说,她很难再有了吗?

  心头一震,她满脸惊慌,急切问道:“那我的孩子无大碍吧,刚才摔了那一跤,他会不会有事?”

  萧珺玦也跟着紧张,紧紧的盯在大夫的脸上。

  相对于他们夫妻俩,大夫倒是镇定自若,他捋着胡须,道:“虽然动了胎气,但还没有到掉胎的地步,不过再有一次,老夫可就不能保证了。”

  他走到桌前,大笔一挥,写着药方,“老夫开一副固本培元的药方,照着吃一个月,这胎就能坐稳了。”

  他瞧一眼荣昭和萧珺玦,“但老夫还是要警告一句,这孩子才一个多月,王爷和王妃万不能再同房。”

  萧珺玦和荣昭对视一眼,都带着些许的尴尬,荣昭皱皱眉,这个老大夫怎么什么都当着孩子的面说。

  不过她始终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下颌抵在粉蓝色的衣襟上,柔软的丝绸带来的触感叫人贴合,她双手覆在肚子上,浅浅的笑着,再与萧珺玦对视,只觉得仿若这世间这剩下他们两个人,彼此的目光缠绕着彼此。

  “我是不是听错了?”有了孩子,整个人也温和下来,刚摔得时候确实疼,但这会儿喝了药,痛感也正在逐渐消失。荣昭抓着萧珺玦,也不知道是问了第几遍。

  “母妃,我替父王回答吧,是,你怀孕了,你要给我生个妹妹了。”小棉袄贴在荣昭身边,经不起母妃不厌其烦的询问,忍不住替她的父王代劳。

  “什么小妹妹,是小弟弟才是,这样他就可以和我一起玩了。”萧容笙又和她争执上,他才不要妹妹,又和萧容念一样,整天除了撒娇就是哭。他倒是希望能有个小弟弟,他可以教他练武功。

  “咱家有你一个臭小子就够了,我可不想再多一个。”萧容念跪在床上直起来,掐着腰,“不然我这个姐姐得多难当啊,想想都累人,不行不行,就得是小妹妹。”

  “我要弟弟!”

  “我要妹妹!”

  “我!要!弟!弟!”

  “我!要!妹!妹!”

  “肃静!”在这个时候,萧珺玦发挥出他的作用,一声厉喝,两个人都闭了嘴。不过彼此之间谁都不服气,吹胡子瞪眼,看谁的眼睛能瞪出来。

  “天晚了,你们两个去睡觉,不要再这惊扰到母妃休息。”萧珺玦直接撵人。

  两个孩子很听话,“母妃你早点休息,元宵明天一早就来看你。”

  “母妃我更早来看你。”

  “我早!”

  “我早!”

  两个小冤家似的,走到哪都得吵一番。

  本以为两人走了,萧珺玦刚要亲吻荣昭,萧容念和萧容笙“噌”一下就从门外蹿进来。

  “父王你不要忘了大夫说的话,你和母妃不能同房。”

  萧珺玦和荣昭脸上同时染上红色,齐齐看向他们,并咽了咽吐沫。

  “父王,你不能和母妃在同一个房间,还不快去睡书房。”

  原来这同房是这么解释的,荣昭的萧珺玦齐齐舒出一口气。

看过《毒妇不从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