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刺亮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刺亮

  “嗡——”

  杜剑南驾驭着战机一马当先,首先跟飞到了‘第一横居中左一位置’那架96陆攻,后下20度,600米长边距离。

  那枚牢牢悬挂在机腹下面,泛着冰冷的幽幽光泽的406mm口径航弹。

  望着就让杜剑南心悸。

  他回头看了一眼。

  杨梦青已经进入了对‘第二横左一406mm口径悬挂战机’的打击位置。

  而安纳克利,也到达了对‘第三横右一406mm口径悬挂战机’的攻击位置。

  至此,万事俱备。

  杜剑南望着上前方一路轰鸣南推的日军机群,还有在更上方忽然诡异秩静,选择高远盘望着的苏军7机。

  高高的举起了他的左手。

  “呼——”狂风猛烈的从左手小拇指掌缘侧翼高速刮过。

  手掌五指并立如刀。

  “攻击!”

  杜剑南在嘴里大吼的同时,左手狠狠朝前上空挥舞下去。

  而一直牢牢虚压射击按钮的右手大拇指,也重重的按了下去。

  “哒哒哒——”

  3架战机,机头的12挺机枪顿时爆响起来。

  12道金色的弹流线,倏然仰射向南上空层的目标日机右机翼。

  “啪啪啪!”

  打得那3架遂不及防的轰炸机的右机翼,‘啪啪’炸响,溅起无数金属碎屑。

  撕裂出一个个儿拳大小的弹孔。

  ——

  “嗖嗖嗖——”

  12道以曳光弹起头,标注路径的弹线,在日军96陆攻编群中轴线空域,猛烈的飙射起来。

  顿时就把中轴线两侧的6架日机里面的机组,打得有些发傻。

  因为在此时的上视野里,苏军的7架战斗机选择了‘中场’的暂时盘整。

  双方战机隔着七八百米远的距离,都暂停了射击。

  那么,这些诡异的弹流,来自哪里?

  几乎在这光秒的瞬间,包括三木大佐在内,很多的鬼子机组,都想起了刚才那3架已经被他们忽视,‘胆怯降层逃离’的战机。

  “混蛋,这群卑鄙——,打下他们!打?——混蛋!”

  处于第一横左三边缘位置的三木大佐,在副驾驶位置惊怒的看着在后下空层,3架中国战斗机不断猛烈的咬着3架携带406航弹的轰炸机猛射。

  先是大骂,然后就是拿起了无线大吼着‘打下他们’。

  接着,三木大佐的脸色,就真正的变了。

  嘴巴里面只能惊惧之极的大吼一声‘混蛋’而已。

  这时候,在他的视线里,这3架战斗机的飞行角度,选择得都是极为刁钻。

  被他们攻击的3架96陆攻,根本没法朝着后下空层压低机枪,进行还击。

  更要命的是,其余两翼的轰炸机,因为隔着太远的距离,就是机枪手能够看到,打过去的子弹也丧失了足够的破坏力。

  “怎么办?”

  在这一刻,三木大佐满脑子一片浆糊。

  这是自团风遭遇战以来,在他的心里。

  第一次生出真正的恐惧!

  这3架战斗机和轰炸机编群之间,近乎同进线的尾随仰角射击。

  简直就是一砍刀砍进了这个刺猬一般,严密防护的96陆攻编群的死穴缝隙。

  被攻击的轰炸机无法反击,其余的轰炸机距离太远,子弹打过去也失去了射杀效力。

  而且,三木大佐也根本不敢下令已经是密集编阵的机群间,进一步的靠拢编阵。

  这样就算是取得了对下后空层,中国战机的射击和驱逐。

  然而密集的阵型,就成了上空7机的‘地毯’,甚至不用刻意瞄准,胡乱的射击,都能让96编群处处开花。

  而且一旦有一架居中的轰炸机爆燃失控,左右乱冲。

  整个编群顿时就会分崩离析,向南昌2·25那种轰炸机误撞的惨剧,都不是没有可能不会发生。

  而且四散逃逸的96陆攻,就算是立即全部弃弹减重,350的最高航速,也远远低于这群伊-16战斗机。

  那时候,就成了一群大肥猪满天飞,被这群饿狼,一头头德孤立吃掉!

  三木已经急的满脸潮红,恨恨的回头东北望去,却看到原来的两个战斗机战场,此时已经合二为一。

  而且打到了长江对岸的武昌北郊上空。

  有战机爆燃在空中,分裂解体的部件带着火焰,徐徐坠向大地。

  有战机着火中弹,拉着长长的黑烟,斜扑大地。

  还有战机朝着正东方向,高速逃逸。

  不用想,三木大佐就知道是哪方的战斗机!

  然而,96编群面对着可怖的局面,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表示生气或者不生气。

  三木飞快的收回了东北望向的目光。

  近40打20,显然是东洋帝国的战斗机群被死死压制,来自那方的增援,就别做梦了!

  他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东南。

  毕竟那里还有7架帝国的战斗机。

  然而,天空空寂,白云悠闲。

  那群和中国战斗机对战的7机,这时候和中国战斗机群,都不知道绞缠战斗到了哪里。

  “八,噗呲——”

  三木大佐气急攻心,张嘴就喷了十几毫升的鲜血。

  “噗呲,噗呲——”

  这一喷,就像喝醉了呕吐一样,硬是胸闷得刹不住,一连又是十几毫升,十几毫升的献给天空。

  “司令!”

  座舱里面的几个鬼子,都是满脸惊惶的大喊。

  “噗呲——,没,噗呲——,事情!”

  三木数秒之中,飞快的喷呀喷,胸腹间的烦闷终于缓解一些。

  此时,

  望着担忧的望着他,或者更准确的说,惧怕这种该死的战局,心颤的等着他的‘好主意’的机组。

  三木还不忘记装比的掏出白手绢擦擦嘴。

  心里面却借此数秒的时间,艰难的想着怎么来应对这种看来无解的困局。

  “这场大战役的布局,是谁设计的?该死!”

  “这个眼前的战斗机中队,该死的战斗机中队,指挥官是谁?哪个混蛋?”

  4大队的高志航,李桂丹,到现在的董明德。

  这个正在昌北空战的4大队,战力依然雄厚得不可小觑。

  然后又从4大队分裂出一支更加难缠的9大队。

  好不容易打断了杜剑南的双腿,打残了他的35中队。

  现在这个该死的113,又是个什么横空出世的玩意儿?

  这仗从37年打到现在,原本的势如破竹一路凯歌,到现在陆军折刀徐州,航空兵一再受到重创打击。

  这个偌大泱泱大中国,山林草莽,究竟还盘着多少没有下山的猛虎?

  而且,更让人发狂的是,

  现在该怎么办?

  “轰!”

  这时候,一道刺眼的亮光在右侧炸响,几乎刺瞎了三木大佐的钛合金狗眼。

  在他的右翼,隔着一架250携弹机,左一位的那架800携弹机的右引擎。

  中弹爆燃。

  炸得碎片四溅,烧得火焰滔天。

  :。:

看过《抗战之血染长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