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隋风飞扬 > 第354章 晋王的威名

第354章 晋王的威名

  待到次日,杨谅早早地就调来了两万兵马,列队于并州北门外,准备跟随杨广出关收复白道州。

  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南陈朝中数一数二的猛将,前文书提到过的萧颖儿的父亲萧摩诃,时任汉王府司马,兼并州总管府兵曹参军。

  说起这位萧摩诃将军的过往经历,咱们还要再啰嗦两句:

  早在开皇九年间,隋高祖杨坚决意伐陈,任皇次子,晋王杨广为帅,尚书左仆射高颖为元帅长史,分兵三路,共发大军五十余万渡江攻陈。

  偏偏在这个当口,南陈后主陈叔宝看中了萧摩诃的夫人顾姿儿,并在贺若弼、韩擒虎率领的两路伐陈先锋已突破大江天险,攻至大江南岸这一天,瞒着萧摩诃悄悄将顾姿儿接入宫中同宿。结果导致萧摩诃临阵闹起了情绪,早早地便在建康城外的蒋山做了隋军的俘虏,很快归降了隋朝。

  后来,顾姿儿虽在逃回浙东老家后不久,就被“雁巢”首任关自在(对“雁巢”名义上的副首领,实际上的大首领的特定称谓)高青莲基于报复曾出卖“雁巢”五千兄弟的继任关自在顾盼儿的目的,指认为了他的继承人,并由此导致了顾盼儿自尽身亡。顾姿儿本人也在不久后被李靖从海上生擒,自江南押送回长安受审,最终被处以了斩刑。

  然而,萧摩诃在归降隋朝后,却是竭忠尽智报效朝廷,先后为隋朝平定江南叛乱、抚绥江南出了不少好主意,他本人因此也和周罗喉等南陈降将一道受到了重用,早在数年前就调到汉王杨谅府上担任了司马一职。

  杨谅之所以指派萧摩诃带队跟随杨广出关收复白道州,实则是有他个人考虑的:杨广果能率军收复白道州,迅速平定东突厥国内叛乱,萧摩诃既是他汉王府中的司马,又做为领军大将,自然到时也少不了他汉王杨谅的一份功劳:万一事若不成,他也可将责任全部推到二哥杨广身上,确保自己不会受到父皇的责罚。

  杨广倒是对杨谅指派萧摩诃担任领军大将,随自己出关迎敌十分满意,认为杨谅毕竟年幼,虽和大哥杨勇感情颇深,但在国是、公务上面还是识大体、顾大局的,没有给自己暗中下绊子,遂在率军出关的一路上与萧摩诃会商了收复白道州的具体战法,于当晚即率军抵达了白道州城外,安下了营寨。

  在杨广的授意下,隋军在抵达白道州城外,安下营寨后,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接连三天向城内发射了数千箭枝。

  白道州城内的百姓在街头巷尾捡起隋军射到城里的箭枝,才发现这些箭枝箭头都已被拔去,只在箭枝顶端绑着一束绢帛。须知,在隋时,绢帛可是比官铸“开皇五株”还要流行的硬通货。于是,凡是捡到隋军射到城里箭枝的百姓们皆舍不得丢弃绑在箭上的绢帛,纷纷把绢帛解了下来,带回家中准备当做钱来花。

  其中有一些识文断字的百姓将这些绢帛带回家后展开一瞧,才发现绢帛上写有几行字:“白道州现为大隋镇北藩王与突厥大可汗举行定期会晤之地,日前沦为叛匪之手。大隋晋王奉天子诏命,亲统大军前来收复此城,城中百姓自接此通告之日起,再有向叛匪提供饮食等便利,概以通敌论处……”

  短短的几行字在白道州城中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一两天就传遍了几乎每家每户。

  白道州城中稍微上些年纪的百姓大多对十几年前晋王杨广镇守河北时力压突厥大可汗摄图,逼其于白道州签订城下之盟,臣服大隋的往事记忆犹新,今日得知晋王杨广已经亲率大军兵临白道州城下,并向城内百姓发出通告,严禁向城内叛军提供一切便利,否则概以通敌、谋逆论处,谁还敢不遵号令行事?

  于是,凡是家中挖有水井的白道州百姓都悄悄蓄满了足够一家人十天半个月饮用的清水,尔后往自己家中水井里投入牛羊粪便等污物,弄脏了水源,来避免再向驻守城内的叛军提供饮用水源,更有甚者,还有不少百姓趁夜跑到了叛军住宿的院子里,悄悄往供叛军日常饮水的井里也投入了大量污物,切断了叛军的水源。

  不说别的,单单这一举动,就使得城内叛军饥渴难耐,整天都忙于在城内四处寻找水源,而无心抵御隋军的进攻了。

  三天后,杨广推断城内的叛军失去了白道州百姓为他们提供的诸种便利,战力已大不如前,遂派萧摩诃率领兵马,对白道州发起了轮番猛攻。

  驻守白道州城内的大多是西突厥赶来增援俟利兄弟的人马,尽管作战十分顽强,可一连几天都处于断水的边缘,这些彪悍的突厥军士打起仗也未免有点头晕眼花,浑身乏力,战力自然大打折扣,被萧摩诃率领两万隋军仅攻了一天一夜就攻破了城池,杀进城来。

  城池既破,叛军更无心恋战,三五成群、狼狈不堪地撤出了白道州,待到了城外,一见到草原上哪怕只是一个小水坑,都迫不及待地趴倒在地,将头深埋在水下,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杨广率军收复白道州后,并没有给俟利兄弟任何喘息之机,立即派人从并州接来了启民可汗染干,并以染干的名义诏告东突厥朝野,发出了对俟利兄弟的讨伐令。

  其时,俟利兄弟刚刚回到都斤山,向突厥朝中众臣诈称启民可汗在白道州身染急病暴亡,临终留下遗命,传位于俟利,意欲待俟利继承汗位后,造成既成事实,再设法威逼朝中众臣臣服于他们。

  他们却没想到,杨广如此迅速地率军便收复了白道州,并接回启民可汗,以他的名义发出了诏告。谎言既被揭穿,俟利兄弟再也难在都斤山立足,只得带领着家人、仆从、护卫与撤出白道州的部分西突厥兵马会合,一同仓皇取道漠北,逃往了西突厥。

  自杨广与萧摩诃率军出关,至俟利兄弟出逃,前后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平定了北境的叛乱,扶助启民可汗染干回国重新执掌了政权。

  :。:

看过《隋风飞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