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零三章 葬歌,为谁而奏!

第一百零三章 葬歌,为谁而奏!

  “老铁们,燥起来!

  有礼物的刷一波礼物,

  有钱的捧个钱场,

  没钱的捧个人场,

  免费的荧光棒挥舞起来!

  最后,

  再让我们走一波66666666!”

  老道声嘶力竭地吼着,嗓子几乎都哑了,手臂却依旧不停地挥舞,用力地挥舞,额角,已经有汗水流出,身上几乎半湿透。

  先前刚出场的他,还颇具仙风道骨之感,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像模像样的仙气儿。

  而眼下,则像是一个老年摇滚发烧友,刚刚的他,已经连续唱了好十几首歌了,都是那种提起嗓门儿吼出来的,吼得声嘶力竭,吼得似乎随时可能咳出血。

  “道长,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别唱啦!”

  “道长,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我给你跪下来了,别唱了道长!”

  “其实,感觉还挺好听的。”

  “楼上+1!”

  “不懂欣赏的滚粗去,道长用的是美声唱法,结合了古典音乐的韵律,还融入了一些民族风…………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

  “道长小半年没开直播了,估计也是遇到什么难事儿,想要发泄一下吧。”

  “胜利曙光送出一架飞机:道长,加油,继续唱,你唱得我都石更了。”

  “邪恶的正太控送出一架飞机:道长,加油哦,撸你小管管,嘤嘤嘤!”

  “擦,那个货又出现了,打死他!”

  “抓住,打!”

  老道重重地喘着气,然后看着弹幕笑道:“接下来,大家想看什么节目?”

  “冥币飞舞,那个戏法再来一遍!”

  “楼上+1!”

  “舞剑,打拳!”

  “喊麦!”

  “只要别唱歌啥都行……

  …………”

  “好,那我就再给大家唱首歌吧!”

  老道清了清嗓子,看来是准备继续唱了。

  “…………”水友1号。

  “…………”水友2号。

  “…………”水友3号。

  老道直接调了歌曲,

  这是一首萧忆情的《葬歌》。

  “睡吧,睡吧,

  请不要再彷徨!

  睡吧,睡吧,

  忘掉所有悲伤…………”

  “是不是觉得,他疯了?”

  站在周泽旁边的唐诗忽然开口道。

  周泽摇摇头,很平静地道:“是你们等的那个人,他今天回来了,所以你们高兴。”

  “其实,他只是心里不舒服罢了。”唐诗说着说着,表情开始渐渐冷冽下来,“你知道么,老道给那只猴子取了一个名字。”

  “哦?叫什么?”

  “小强。”

  周泽不会煞风景地去说这和某个小爬虫动物的名字很像。

  “晓强,是老道以前的室友,他们是在蓉城认识的。”

  “他人呢?”周泽问道。

  “死了。”

  周泽抿了抿嘴唇。

  “为了帮我们逃出来,他死了。”

  说到这里,唐诗顿了顿,继续道:

  “所以,这不仅仅是为了欢迎他回来高兴。

  其实,

  这是一场复仇,

  今天,

  不是故人回归的欢庆日子,

  是复仇的日子,

  血债,

  血偿。”

  唐诗手指一挥,吧台上的红色墨水当即迸溅出来,在唐诗手腕边上环绕,像是戴上了一件血红色的手环,妖异夺目。

  “我不能理解。”周泽耸了耸肩,“你们既然已经逃出来了,还有人为此做了牺牲,为什么,他又要主动回去?”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么?”

  “问吧。”

  “上次的那个庙神,以及前阵子的那个通城出问题的资深鬼差,为什么都没能杀得了你?”

  周泽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他不可能说,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喝醉了酒,睡了一觉,醒来后一看,

  哦,

  要杀我的人,

  死了。

  哈哈哈哈,

  这煞笔居然就这么死了,

  我却什么都不记得,

  哈哈哈哈!

  唐诗帮他回答:

  “因为,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

  会进步。”

  “这么有信心的么,那我还真得多一些期待了。”

  周泽是不希望小萝莉能够安然无恙地回来的。

  他不会被小萝莉的外表所蒙蔽,其实他清楚,如果小萝莉安然无恙地回来,甚至还完成了任务,到时候,也就是轮到她和自己算账的时候了。

  自己手中的证件本,自己所掌管的原本属于小萝莉的地狱之门钥匙,可能都得被迫交出去。

  那个司机的死亡事件,还没水落石出,但至少可以说明,小萝莉不是什么心善的人。

  大家要的,无非是利益,活人,为了利益整天忙碌着,其实哪怕是死了,也依旧如此。

  白夫人功德圆满准备下地狱之前,还特意嘱咐自己处理掉自己的尸首,也就是白莺莺,她担心自己尸体留在阳间会做出什么不可控的事情,给地狱里的自己带来影响,所以嘱咐周泽在下一个寒衣节时将白莺莺用竹子烧掉。

  诸多神话故事之中,天上的神仙也都有着自己的私心和小九九,也就别再奢望那帮鬼差心里会去为国为民了。

  唐诗手腕一翻,红墨水洒落在了地上,营造出了一种流血的恐怖效果,且在唐诗的刻意控制下,变得极为阴森可怖,还有滴血的效果。

  “还有一件事,为什么你没回去?”周泽问道。

  复仇嘛,也就是茬架,

  你喊人,我喊人,约个地方,干一场。

  小萝莉那边可是喊了不少鬼差,同时还带去了无面女,但这边,似乎只有那个家伙一个人。

  “我问过他,需不需要我回去,我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他说不用。”

  “他这是安慰和担心你再陷入危险,又或者,他有足够的信心?”

  唐诗笑了,

  笑靥如花,

  周泽从没见过唐诗这般效果,

  她弯下腰,

  捂着自己的肚子,

  似乎笑得自己肚子疼,眼角都有晶莹的光泽慢慢地滴淌出来,

  哽咽道:

  “他说,机票钱不是钱呐。”

  ………………

  冥店里,

  站着两排鬼差,当他们彻底苏醒时,冥店四周当即布满了寒霜,结出了一道道的冰晶。

  仿佛,这里是一个冰室。

  磅礴的阴气,似乎浓郁得都快化作水滴淌出来,令人窒息。

  活人如果误入这里,估计回去后得直接大病一场。

  鬼差,

  毕竟也是鬼啊。

  梁川皱了皱眉,

  他有点不开心,

  因为他的家被弄脏了,到时候,冰霜会融化成水,真是可惜了店里的这些上好红木家具了。

  最让人不舒服的是,

  弄脏自己家的人,

  全都是不请自来,并非是自己主动相邀的客人。

  “我们找了你好久。”

  之前能够和小萝莉并排坐的长须男子此时起身走了过来,

  局面已定,

  这场耗费了很长时间动员了各地鬼差齐聚的抓捕行动,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没有获得身份却从地狱跑回人间的偷渡客,本就是需要打杀的异端,何况这家伙居然在阳间杀人,没判官的身份,却行判官之责。

  狂妄至极,

  自寻死路!

  无面女站在梁川身侧,看着他,记得有好多次,自己差点抓住他,让他无法离开地狱,但每次都让他逃脱。

  这一次,

  自己将不会再是不甘和愤怒的一方了。

  梁川的目光在众人身上环视,面无表情,在他身后,那只白猫百无聊赖地摇晃着自己的尾巴,甚至还时不时地舔舔自己的爪子打理自己的毛发。

  “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

  小萝莉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梁川面前,

  “乖乖地让你的灵魂脱离肉身,让我们直接带回地狱,你本就是从那里偷偷逃出来,现在,回去,才是你的正途。”

  长须男子沉吟道:“若是逼迫我们动手,你要清楚,这次你是绝对逃不出去的,灵魂回去,至多再受些刑罚,再入个畜生道,总好过彻底烟消云散。”

  “哦。”

  梁川应了一声,

  他清楚,

  这帮鬼差是想省力,想来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们在阳间活动本就艰难,除非他们愿意选择一个肉身入住,但这也意味着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所以他们在阳间很低调,不敢太过动手。

  紧接着,梁川看向了身侧的无面女,道:

  “你抓了她?”

  无面女抬起头,头发散开,平坦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一个女人的五官,她很痛苦,她在挣扎,她在怒吼,同时也在咆哮。

  她死了,

  灵魂被无面女收走了。

  梁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慢慢地垂下自己的头,

  “第二个了。”

  他们拿自己朋友的命,来逼迫自己现身,

  他们,

  成功了。

  “杀活人,本就有损我们阴德,我们也是不愿意的,这也怪你自己不识时务。”

  小萝莉继续道:

  “如果你当初乖乖地不反抗,他们两个,本不会死,还有,我们还知道你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人。”

  “这是……再一次的威胁?”

  梁川垂着头问道。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们是鬼差,是阴阳两界秩序的守护者,你反抗不了我们。”

  “呵呵…………”

  梁川慢慢地抬起头,

  他的眼眸,

  赤红一片!

  小萝莉心神忽然一悸,整个人作势防备面前的青年暴起,

  然而,

  她的身体却忽然一颤,

  一只白骨手竟然在此时洞穿了她的魂体,她整个人几乎僵滞在了原地,紧接着,她不敢置信地扭过头,看向自己身后,

  长须男子,

  眼眸赤红,

  面露挣扎,

  他显然是被控制住了!

  但,

  怎么可能!

  一个照面,

  直接控制一名在场最资深的鬼差!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梁川抬起头,

  张开嘴,

  微微斜着脖子,

  十指开始在面前的虚空中弹动,像是在弹着钢琴:

  “嘘,

  这首曲子,

  你们听到了么?

  这是,

  我为你们弹奏的《葬歌》。”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