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零四章 普洱!

第一百零四章 普洱!

  没有太多的开场白,

  也没有繁琐的自我介绍,

  更没有互报招式你来我往的脑残过渡;

  这场位于冥店不属于活人的杀戮,

  直接以这种突兀的方式拉开了序幕。

  《葬歌》,

  为谁而鸣?

  猎物和猎人的角色,摇摆不定,原本信誓旦旦成竹在胸的一方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这边,好像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人。

  白骨手带着冷色的火焰,在洞穿了小萝莉的灵魂之后,留下了一个大洞,一个燃烧着的大洞,小萝莉只能后退,看着自己灵魂的伤势,面色阴沉。

  他们想省一点力气,因为他们清楚,眼前这个上一次就逃出围剿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很好相与的角色。

  但他们之前同样深信,如今的第二次围剿,汇聚如此多的鬼差,在对方不得不自投罗网的前提之下,他们已然胜券在握。

  只是,

  现在这个样子,

  是胜券在握的模样么?

  灵魂深处传来的扭曲和刺痛感不断地侵袭着小萝莉,

  她不敢再去乱动,这一团火焰来自长须男子,是他的看门手段,而她又是在猝不及防之下遭此袭击,真的是一点点防备都没有。

  她甚至担心,

  自己如果没有压制住这个伤势,很可能就此烟消云散。

  灵魂,看似比身体更虚无缥缈,无迹可寻,没有生老病死的忧患,但实际上,至少是在这个阳间,灵魂真的是太过于脆弱。

  而她的肉身,却没有带着一起来,现在,她有些后悔了。

  如果此时自己暂住的肉身在这里,她还至于不这般的被动。

  “额…………”

  嘴巴张开,

  小萝莉的舌头开始伸出来,这舌头延展得很长很长,开始去尝试扑灭自己腹部位置上还在窜头的火焰。

  舌头在不断地被融化,

  但舌头也在不停地长长,

  这是一种用自身元气疗伤的方式,换做平时,她肯定不舍得,但在这个时候,她别无选择。

  因为,

  内心深处的悸动,

  已然越来越清晰!

  第一次,

  她开始去思考,

  自己今晚,

  到底能否活着离开这里?

  而长须男子可以看出来在竭力反抗,他是在场资格最老的鬼差,有一定的希望去冲击捕头的资格。

  要知道,在阳间,判官基本不出世,捕头也大多在阴司行走,能够更加自由穿梭于人间与地狱的,也就是鬼差了。

  但就是这样子的一位资深鬼差,却在那个人打开门之后短短的时间里,

  被控制住了,成了一具傀儡!

  时光往回拨转半个小时,

  这一幕,

  他们谁会想到?

  反抗,挣扎,是为了尊严,也是为了自己的存在,

  但在下一刻,当梁川开口时,他居然也跟着一起发声,

  整齐划一,

  神同步:

  “这首葬歌。”

  “这首葬歌。”

  “为大家弹奏。”

  “为大家弹奏。”

  “听完了,好上路。”

  “听完了,好上路。”

  长须男子探出自己干瘪的双臂,两只臂膀几乎都只剩下了一层皮简单地包着骨头,甚至在掌心位置,直接是森然白骨,连那一层用来点缀的皮都没有。

  这么多年来,

  不知道多少亡魂在他的手下被擒拿,送到了地狱,送入了轮回,化作了他自己的功德绩效,而现在,他却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为人操控,

  为自己原本的猎物所操控。

  你拿我当你的猎物?

  行,

  那我就当你的主人吧。

  无面女发出了一声厉啸,长发飞出,裹挟向梁川,她清楚,一旦今晚不能事成,她将一无所获。

  离开地狱,离开水潭,哪怕身边有着鬼差的加持,但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消耗,若是毫无所得地回去,她下一次连地狱都离开不了了。

  水潭,将成为她永久的束缚,甚至自己还得担心虚弱中的自己是否会被黄泉路上的那一群往生者所影响,到时候彻底堕落,融入他们的群体之中,从一个终结走向另一个终结。

  她不愿意输,

  也不能输,

  她不想再想以前那样,站在水潭中,看着这些人可以离开,自己只能愤怒地咆哮!

  梁川侧过头,看向无面女,深红色的双眸里仿佛藏着两轮血月,与此同时,两行血泪自他眼眶之中流出,可以想见,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的轻松写意。

  不过,梁川十指的敲击,却比之前轻快了一些。

  他面前没有钢琴,自然发不出声音,

  但那种急切的节奏,

  却像是敲击在在场每个人的心底,

  一次次撞击着他们的心弦!

  他们是鬼差,是阴阳两界秩序的守护者,古往今来,一直是他们押解亡魂下地狱,

  而今日,

  则是有人开始为他们送终!

  无面女的脸部表情一阵扭曲,她原本是没有表情的,但在这个时候,她的面部却开始凹凸不平起来,哪怕是她那带着特殊能力的长发,在此时也变成了美杜莎头顶上的一条条毒蛇,不是在攻击别人,而是在反噬自己。

  无声的琴音,无孔不入。

  这是一场漩涡,

  谁都不能幸免!

  无面女的身体里,发出了异样的声音,像是在呼唤着什么,彼此之间,和梁川产生了某种共鸣。

  “你说过,你想成为地狱的使者。

  我,

  答应你。”

  这句话,不是为无面女所说,而是为那个被她吞噬下去的灵魂。

  孤家寡人,有一个朋友,不容易,而这一次,他失去了两个。

  晓强的灵魂他找到了,虽然陷入了沉睡,但总有一天会醒来。

  月城的灵魂就在眼前,他将送她去往她心中的归途。

  你们说我是判官,

  那我就当这个判官,

  又如何?

  梁川抬起手,而后猛地下压。

  无面女猛地抬起头,身体开始扭曲起来,那个被她压制着故意不去完全吞没的灵魂,此时此刻居然在外力的帮助下,开始向她反攻。

  那个女孩的灵魂,原本是她拿来威胁他的,而现在,却成了隐藏在自己体内的一枚炸弹,似乎有能力将自己给引爆。

  两种不同的厉啸和尖叫在无面女的身体内传出,两个女人在撕咬,在厮杀,在吞噬。

  梁川给予了擂台,

  布置了环境,

  剩下的,

  就是你们自己的角逐。

  他对她有信心,她甚至比自己,更适合地狱的身份。

  周遭的鬼差自然没有在旁边看戏,而是一齐出手,这时候,他们不再顾忌是否会损耗自己的元气,是否会影响自己在阳间的逗留;

  他们清楚,局面已然开始失控,

  现在,必须把这一切强行压回他们想要的节奏中去。

  一时间,杀威棒、镇魂幡、摄魂铃等等存在一起向梁川呼啸而来,只是长须男子以几乎忘我的姿态挡在了梁川的面前。

  他无力反击,但却硬生生地承受着所有打击,灵魂在短时间内开始破损。

  明明是猎人,

  在此时却舍身保护住猎物,

  简直比最忠诚的仆人还要忘我!

  无面女跪伏在了地上,不停地发出厉啸,普通人是听不到的,附近的街坊邻居继续睡他们的,但老街上的那些猫猫狗狗却感应到了敏感的异常,却不敢躁动,只敢蜷曲在自己的窝巢旁瑟瑟发抖。

  这是一场活人活物无法参与的斗争,

  是一群死神在人间的拼杀,

  拼杀的结果,

  是失败的一方,

  连鬼都没得做!

  “砰!”

  黑色的杀威棒刺入了长须男子的胸口,与此同时,梁川身形微微一个踉跄,他有些头晕,而长须男子眼中的赤红色也已然消失。

  他低下头,看了看已然将自己灵魂洞穿的黑色杀威棒,又看了看自己残破到仿佛一阵风过来都能吹散自己的魂体,

  眼中,

  满满的是不敢置信,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杀了他,炼魂!”

  远处,还在压制着自己严重伤势的小萝莉厉声道:

  “他已经不行了,油尽灯枯了,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亲自炮烙他的亡魂十年!”

  趁他病要他命,

  长须男子颓然地跪在了地上,

  前方的鬼差则是绕过他继续冲向了梁川,

  阴司的秩序,不容亵渎,今日的事情一旦传递出去,他们将沦为阴司的笑柄,所以眼前的男子,必须解决!

  梁川的身形有些踉跄地扶住门板,

  十指已然颓然地落下,身上,也早就被汗水浸透。

  视线,

  仿佛也有些模糊了。

  恍惚中,

  他看见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鬼差正在向自己扑来,而自己现在,好累,他想做的事情其实是就靠着这个门框,

  一直靠下去,

  等待明天太阳升起,

  等待金色的阳光撒找在他的身上,

  等待那种暖洋洋和懒洋洋的舒适感将自己所包裹。

  在两千多公里之外,有一个老道在开着直播为自己呐喊助威,

  只不过他从不用智能手机,所以看不了直播。

  有一个冰冷的女孩,咬着嘴唇,为自己笑着哭,哭着笑。

  梁川抬起头,

  他不后悔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一点都不后悔,

  但是,

  他有自己所羁绊的人,有自己所对不起的人,

  一人做事一人担,很多时候只是简单美丽的幻想。

  当杀威棒即将砸到他的头顶时,

  他抬起手,

  看着下方还在整理着自己毛发的白猫,

  叫了一声:

  “普洱!”

  一时间,

  昏黄的路灯下,

  猫的影子开始越来越长,

  越来越长,

  长到,

  仿佛可以将整个老街给淹没…………

  ————

  龙没存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两章是前半夜写好的,龙马上继续码字,

  今天,至少五更!

  龙写好一章就马上发出来。

  两个月内,

  我们两次上架,

  两个月的时间,不算太久,但有些人已经忘记了二月1号我们上架时所取得的成绩和位置了,

  该,

  提醒他们,

  我们回来了!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一百零四章普洱!(第二更,求订阅!))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