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二十章 鬼差的身份

第一百二十章 鬼差的身份

  小萝莉微微侧头,她总觉得周泽是故意说出这种有歧义的话,她没回答,这个问题,无论你回答“是”与“否”,都不好。

  而且,小萝莉相信周泽也能看得出来。

  是的,周泽看出来了,一直以来,周泽都以为王轲是不是有那种特殊的癖好,现在想来,其实不是王轲的问题,而是王轲妻子的问题。

  王轲是一个心理医生,他自己负责治疗自己的妻子的问题,甚至,还得在家里生活时,故意去配合妻子的那个点。

  他是在演戏,演出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妻子开心。

  一个事业有成的大男人,每天在家里,必须得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去不停地吃肉喝肉汤,还得表现得甘之如饴。

  他妻子天天买肉回来,看着丈夫吃。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一种折磨吧。

  “把她绑了,你盯着他,让她别出意外。”周泽对白莺莺说道。

  白莺莺点点头,直接过去提起王轲的妻子进了书房。

  老道不需要知会,把昏迷的王轲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帮其检查着伤势。

  周泽没直接打120把王轲送医院把王轲妻子送精神病院,对于自己妻子的事情,王轲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权,周泽没必要给他的生活添乱和擅自做主,再加上,周泽也懒得接下这种麻烦事儿。

  王轲虽然昏迷着,身上也有伤,但问题不是很大,应该很快就能清醒过来,到时候,他自己拿主意吧。

  而且,在这个当口,周泽还有一件需要解决的事情。

  他把小萝莉抱起来。

  小萝莉在挣扎。

  以前,小萝莉也曾让周泽把自己抱起来,但那是因为她想要和周泽在个头上“平起平坐”,那时的她,带着矜持,带着克制,带着绝对的压迫和掌控。

  而现在,风水轮流转了,这一次被周泽抱起来,周泽是纯粹把她当邻家小妹妹,

  我揉揉,

  我捏捏,

  看你还皮不皮。

  周泽抱着小萝莉上了楼,

  老道站在楼梯口看着周泽把小萝莉抱上去,

  脸上有些挣扎,也有些纠结,他在考虑要不要阻止老板做这种禽兽的事情。

  太禽兽咧,

  她还只是个孩子。

  如果周泽知道老道现在心里的想法,估计会毫不留情地给他身上开几个天窗。

  把小萝莉放在了床上,周泽退开一步,看见小萝莉在自己抱起她上楼时就已经睡着了,现在躺在床上,发出着轻微可爱的“鼾声”,像是一件精细的瓷器。

  少顷,她揉揉眼,有些意外地看着周泽,糯声道:

  “叔叔,你怎么在我家啊,还在我房间里。”

  好可爱,好萌啊。

  但周泽却像是不解风情的糙汉子,直接把小萝莉又举起来,让他在自己手里晃来晃去,同时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在装,反正我无所谓,你是装现在就别装了,你不在装现在就给我重新占据主意识醒来。

  我有些事有些账要和你好好掰扯掰扯。

  别高估我的耐心,我不是那种喜欢喊小姑娘回家看金鱼的怪叔叔。”

  周泽晃啊晃的,一开始小萝莉还在哭闹,甚至开始喊“爸爸妈妈”,但过了一会儿,她安静了下来,目光沉静,咬着自己娇嫩的红唇,沉声道:

  “放我下来。”

  “哟,你还皮!”

  “啪!”

  一巴掌拍在了不可知的位置上,小萝莉瞪大了眼睛,扭过头看着周泽,恨不得把周泽给生吃了!

  你居然敢打本座的不可说位置!

  你还敢说你不是怪叔叔?

  “哦,抱歉。”

  周泽松开手,小萝莉落到了床上。

  但小萝莉还在瞪着他,周泽有些讪讪,道:

  “刚疏忽了,没留意你又回来了。”

  “周泽,你以为你现在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么?”

  小萝莉呵斥道。

  “啪!”

  不可知的位置再度遭受重击,

  小萝莉一脸地不敢置信!

  你刚说是疏忽,不是故意的!

  周泽抚摸了一下刚拍了不可知位置的手掌,道:

  “这次不是故意的了。”

  说着,周泽也靠着床边坐了下来,

  道:

  “别学电影里的主角,死到临头还喜欢嘴硬,因为我又不是电影里的反派,我才不愿意和你废话这么久。”

  “你敢杀了我?”小萝莉反问道。

  “啪!”

  “啪!”

  “怕!”

  三声不可知位置的拍打,

  小萝莉身体连颤了三下,

  贝齿都快要将红唇咬出血来了。

  “前阵子有一个人和我说了一样的话,但最后,她死了,所以,不要拿这个威胁我,因为没用。

  哪怕你躲藏在这个躯壳里,我也有办法把你给逼出来。”

  “她是被你杀的?”小萝莉知道周泽杀的那个人,不,确切的说是那个鬼是谁。

  一个鬼差,周泽已经杀了,那么他不在乎再杀一个。

  “你想问什么,说吧。”

  小萝莉翻身,坐在床上,隐藏住了自己不可知的位置。

  周泽取出了证件,放在手里,问道:“鬼差到底是如何上岗的,我现在,算是上岗了么?”

  “你有证,又有了我的地狱之门钥匙,你就是鬼差。”

  “管理这么宽松的么?”周泽有些意外。

  “鬼差不过是阴司最低的一级,阳间这么大,如果连最低级的鬼差都需要阴司的上层去一个一个地选择和认命,那阴司的上层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去做了。

  哪怕是鬼差之上的鬼捕头,也不需要认证,只需要取得相对应的资格,但之后的巡检,才必须由阴司亲自认证。”

  “哦,这样啊,工作环境居然这么宽松,那不就是谁杀了你们就能获得鬼差身份么?”

  “阴司有序,黄泉可…………”

  “啪!”

  周泽把小萝莉翻了过来,不可知位置又是一记!

  “为什么!”小萝莉承受着可怕的屈辱感。

  “好好说话,别总喊口号。”周泽提醒道。

  “阴司有阴司的规则,杀鬼差,是大忌!”小萝莉回答道。

  “感觉是废话啊,我杀了,蓉城的那位肯定也杀了,他没事儿就算了,为什么我也没什么事儿、”

  说着,周泽抬起手,准备再来一记。

  嗯,

  触感不错。

  “那是因为你没有违规,而且,你杀的那个鬼差,本就出了问题,与其说她是鬼差,倒不如说是一个厉鬼游魂!”

  “好吧,我这样总结一下不知道对不对,意思就是鬼差就是最低级的小虾米,死了、工伤,都没人负责,哪怕被抢夺了身份,只要后继者没胡作非为甚至还继承了原本工作继续做鬼差的事儿,阴司也不会管?”

  小萝莉点了点头。

  “讲真,这公务员当得可真没意思。”

  周泽撇撇嘴,这不是打击自己的工作积极性么,自己现在还是临时工呢,但现在知道了哪怕转正了,也没什么保证,顿觉这工作的前途,好暗淡啊。

  阳间里,大家争破头想当公务员不就是为了一个铁饭碗嘛。

  这到了阴间,就不是铁饭碗了,甚至这饭碗还得轮流转。

  “鬼差,是鬼物入阴司谋求身份的最好方式,而且,鬼差证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基本来说,不可能被继承到。”

  小萝莉又着重看了一眼周泽手中的那个证件,抿了抿嘴唇,继续道:

  “古往今来,多少山川河神因为走不了被正统王朝封舍赦的大道,又想谋求上进,自愿成为鬼差走阴司地狱的路子,就是这个道理。”

  “行吧,还有一件事。”周泽摊开自己的手掌,“这个标记,你还能拿回去么?”

  小萝莉没吭声。

  “回答我。”

  周泽的脸慢慢地阴沉了下来。

  小萝莉点点头。

  周泽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握紧拳头,柔声细语的继续问道:

  “怎么拿回去?”

  “我给你的东西,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收走。”

  “你这有点回避这个问题啊。”周泽伸手在小萝莉的脑袋上揉了揉,道:“来,乖,跟叔叔具体点说说,这个印记,这个你口中的地狱之门钥匙,得用什么办法,才能拿回去?”

  小萝莉看着周泽,她在犹豫。

  “说。”

  周泽提高了声音,同时指甲长长,甲尖在小萝莉脸上轻轻地滑行。

  小萝莉低声道:

  “杀了你,就拿回来了。”

  预料之中的答案,

  但却让周泽的眼睛彻底深沉了下来,

  他没生气,

  他也没愤怒,

  至少,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道:

  “意思就是,当初你对我画的饼,对我许下的承诺,和给我的未来期望,全都是假的。

  你只是需要去蓉城办事,所以让我帮你代工赚业绩。

  等你回来时,

  你是打算杀了我的,甚至,我也是你算计好的业绩,

  对么?”

  小萝莉闭上了眼。

  时光往前追溯,那一天,周泽还淡然地看着唐诗和老道为蓉城那边的事情发泄着怒火,甚至做出了很多普通人在激动之下才会有的举动。

  那时候自己居然还能淡定地喝咖啡!

  如果自己当时知道万一蓉城的那位输了,等小萝莉回来自己不光是利益受损,而且还会是彻底的GG,自己还可能那么平静地品着咖啡么!

  说不定自己会更疯狂,买上万块的烟花出来放放。

  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周泽依旧平静地看着小萝莉,没有气急败坏,没有歇斯底里,只是问道:

  “你为什么不回地狱,是因为受伤太严重,连地狱都回不去么,甚至,是现在的你,也不敢下地狱经过黄泉路?”

  小萝莉没回答,沉默,也是一种默认。

  周泽夹起自己的证件,扫了一眼,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把一个鬼差送回地狱,能赚多少业绩?”

  “我是鬼差,送我进地狱,没有业绩。”小萝莉回答。

  “哦,抱歉,是我没清楚;

  我说的是,

  把一个鬼差的证件毁掉,再把她折磨成没清醒神智的厉鬼,再把她送回地狱,

  是不是就有业绩了?”nt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