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章 滴答!滴答!

第一百四十章 滴答!滴答!

  漆黑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四周粘稠的掣肘感是如此的清晰,让周泽难以分辨这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

  这算是很高规格的待遇了,这意味着这只鬼的深度和道行已经到了一个境界,不是那种会自己走到自己书店的寻常货色。

  周泽记得当初白夫人宴请自己和许清朗时,也是使用类似的能力,虚拟和真实难以分辨,许清朗当时还吃了许多苍蝇和蚯蚓做成的菜肴。

  王宝钢,可能还不是幕后的存在,他不够格,死了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变得这么厉害,那么也就意味着,杀害孙秋且让孙秋灵魂无法完整的那一位,也同样是另有其人。

  周泽慢慢地撑开双臂,四周摇摇晃晃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在外太空行走的错觉,好像重力在此时完全被抽走。

  但随着周泽指甲地伸展开,黑色的烟雾疯狂四散,周围的黑色浓稠血液开始迅速地后退,宛如遇到了天敌一般。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眼下的周泽也早非昔日的吴下阿蒙,哪怕是遇到这种情况,在他身上也依旧流露出了一种从容和自信。

  “哐当!”

  一声脆响,

  一把扫帚落在了地上,

  血色彻底消失,

  寝室里空荡荡的一片。

  周泽回过头,看向自己身后,寝室门被打开着,外面,有一双黑色的皮鞋静静地放置在那里。

  宛若一个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少顷,

  皮鞋自己动了,开始向外走,不,是向外跑。

  周泽冲了出去,追着皮鞋下了楼梯,皮鞋越跑越快,但周泽的速度也不慢,事实上周泽刻意放慢了步子,就在等着看这双皮鞋到底会把自己引到哪里去。

  自己只差一个亡魂就能转正,但问题是这百分之一的份额,却给了自己一个硕大无比的存在,周泽甚至猜测操纵这幕后一切的,哪怕不如昔日的白夫人,也不会相差太多。

  毕竟,之前血水汹涌的画面和感觉,和当日白夫人设宴时,在质量和共鸣上,差距并不是很大。

  “滴答…………滴答…………滴答…………”

  这是皮鞋走动时所发出的声音,周泽之前没注意到,但现在留意到了,为什么皮鞋走路发出的声音是“滴答滴答”?

  走着走着,周泽忽然发现,绕了一圈,下一个楼再上一个楼,自己又跟着皮鞋走回到了那个被当作杂物间的寝室外面。

  皮鞋走了进去,周泽再度跟了过去。

  只是,

  这一次,

  这间寝室的模样不再是杂物间了,也不是血海滔滔,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很是寻常,床铺上有干整的被子,床底下有洗脸盆和塑料柜子,洗脸池那边还整齐摆放着牙刷和毛巾。

  这是一个有学生生活的寝室。

  周泽看着这四周的变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对方就逮着一间寝室螺狮壳里做道场。

  周泽等了一会儿,这次没有血海,也没有“咕嘟咕嘟”的声响,一切都显得很是宁静,仿佛自己走入了一个普通的寝室。

  只是但凡有点脑子,都能看出这里的不寻常,且不说熄灯时间为何这个宿舍里空无一人,就说明明是凌晨时分这窗外,

  为什么还有阳光照射进来?

  “擦…………擦…………擦………………”

  瓷砖上,传来了摩擦的声音,在阳台。

  周泽刚准备走向阳台看看,却直接停下了脚步,因为在阳台上发出动静的东西,已经爬进来了。

  是的,

  他在爬。

  这是一个男孩,

  他下半截身躯完全被腰斩,只剩下上半身,用双手在地面上不停地爬行,他身上都是血污,尤其是他爬行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浓郁血渍。

  男孩侧着头,一边爬,一边看着周泽。

  他似乎是在打量着周泽,对周泽充满着一种好奇,但他并没有停止爬向周泽的动作。

  周泽慢慢地蹲下来,和眼前的男孩平视。

  “我………………”

  男孩张开了嘴,但当他准备说话时,嘴里却开始不停地有鲜血涌出,根本就停不住,他看着周泽,嘴巴不停地张开和闭合着,却发不出任何清晰的音节。

  他似乎有些着急,但越是着急声音越是发不出来,到最后,甚至变成了类似于狗吠一样的声音!

  他的半截身体在颤抖,他整个人在发怒,

  他想说话,他想告诉周泽一些事情,但他做不到!

  他万分地狂躁,半个人在地上打滚不停地用拳头砸着瓷砖地面。

  周泽伸手,用手指点了点地面上的血渍,然后在瓷砖上轻轻地画了画。

  意思是,

  你说不出来,

  可以写。

  男孩愣了一下,似乎才意识到还有这个办法,他马上点头,用自己的手指沾上自己的血迹,在地上准备写。

  但刚写了一横,

  “咔嚓!”

  男孩的食指直接断了下来。

  男孩愣住了,

  周泽也目光一凝,

  但男孩不服气,他用自己的无名指继续写,但这次连一个比划都没写出来,无名指刚触碰到瓷砖也直接断裂了下来。

  男孩用大拇指,大拇指断裂,

  男孩用小拇指,小拇指断裂,

  到最后,

  男孩绝望了,他扬起了自己的手臂,

  竖着唯一的一根中指,

  不停地咆哮着。

  这根中指,是他的,但却是另一个存在,对他的一种嘲讽。

  男孩看向周泽,然后又看向了一侧的橱柜。

  那是铁做的橱柜,分了八个格子,意味着寝室八个人每人可以用一个厨柜装自己的东西。

  男孩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最下面的一个橱柜,周泽走过去,将其打开。

  “嘎吱…………嘎吱…………”

  露出的是一条腿,然后里面还有东西,像是一件衣服被人折叠得整整齐齐放入了这里。

  但实际上,

  这是一个人的,

  下半身!

  男孩拼命地向那个橱柜爬去,而橱柜里的两条腿也在不停地乱动着,像是在进行着呼应,但这整个下半身却被折叠得过于整齐,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它根本就没办法动弹开,也没办法自己走出来,只能干着急地不停地踹着和蠕动着。

  这是很诡异的一个画面,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就在男孩即将触碰到自己的脚时,

  猛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拖住了男孩一样,男孩被拉扯着不停地往阳台那边退,男孩不停地挣扎着,怒吼着,咆哮着,身体在瓷砖上不停地上下翻滚。

  但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一切的挣扎,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力。

  周泽站起身,向那边追去,但他刚迈出步子,自己眼前的视角却开始拼命地倒退,

  下一刻,

  周泽发现自己正站在寝室门口,

  而寝室,

  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没有血渍,也没有男孩,更没有气急败坏的咆哮。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泽有些难以理解,这间寝室就像是自己走入了一家深夜播放鬼片的影院一样,每次进来,总能给自己新的体验。

  “滴答…………滴答…………”

  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

  回过头,

  果然,

  那双皮鞋又出现在了门后面的过道上。

  周泽这次是终于明白,为什么皮鞋的脚印会在这间寝室外面如此地密集了,他似乎就在周而复始地做着同样的事情。

  把人带离,

  再把人带回来,

  然后再在这里等着人再引走,

  然后再带回来。

  就像是跑堂的小二,

  客观您来了?

  哟,客官您慢走。

  皮鞋似乎是在等待着周泽转身看向它,它才开始离开。

  又是“滴答滴答”的声音,周泽走过去,只是这一次,周泽内心的疑惑没办法解开了,首先一个就是,为什么这双皮鞋走路,

  是“滴答滴答”的声响?

  不应该是“啪啪啪”

  或者“擦擦擦”的声音么?

  周泽伸手,指尖的黑雾开始释放出去,直接裹挟住了那双黑皮鞋。

  像是一张网撒下去,终于抓住了鱼。

  慢慢地,

  皮鞋的主人,开始浮现出真容,他还是在继续往前走着,继续发出着“滴答滴答”的声音;

  带着他的倔强,

  带着他的坚持,

  继续往前走着。

  “滴答…………滴答…………”

  他的头,

  烂了一半,

  倒立着,

  半截脑袋一次一次地撞击着瓷砖地面;

  “滴答…………滴答…………”

  他不停地跳动着,每一次落地,都是自己的头和地面的撞击,

  他的双手,伸入皮鞋之中,不停地来回摆动。

  他实际上是用头在走路,

  但两只手却撑着皮鞋在往前一步一步地装作是皮鞋在前行。

  小平头说过,王宝钢生前每次去查房时,都喜欢穿着皮鞋和西装,他把自己当作了一名教师,而不是所谓的宿管或者是打手。

  所以,

  哪怕是他死后,

  他也会维系着自己的体面,

  哪怕,

  用手穿着皮鞋走路。

  “滴答…………滴答…………”

  孙秋说他看见从阳台上面墙壁上看见王宝钢的头慢慢地滑落下来,

  包括眼前王宝钢用自己的头点地行走,

  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小平头也说过,王宝钢跳楼时,

  是头,

  先着的地。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