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装逼!

第一百五十二章 装逼!

  高个男子只感觉从自己掌心位置传来了一股刺骨的森寒,下意识地想要松手,因为这股子的寒意似乎已经透过他的肉身刺激到了他的灵魂,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悸动。

  然而,

  他的手收不回来了。

  之前是他用手掐着周泽,

  而现在,是周泽故意压低了自己的下颚,将对方的手掌卡死在自己的脖颈位置。

  雀斑女孩站直了身子,看着周泽,她很明智,也很理智,在周泽身上升腾起这股子匪夷所思的煞气之时,她就开始在盘算着什么了。

  当即笑道:

  “这位,如果你是捕头或者巡检微服出巡,你就直接表露身份吧,我们该赔礼的赔礼,该道歉的道歉,今天事情,就当完全没发生过?”

  死过一次的人,总是比活人更聪明,更懂得识时务。

  正如当初重伤归来的小萝莉在周泽面前屈服了一样,正是因为他们死过,才深知以这种方式继续苟活着是多么珍贵的一次机会。

  地狱,真的是一种大恐怖的地方啊。

  如果是之前的周泽,说不定真会顺着台阶下来,但很可惜,现在的周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理智。

  古铜色的光泽开始在他肌肤上慢慢地升腾起来,浸染着他全身上下的皮肤。

  两颗獠牙,慢慢地长出,显露出刺目的森然,

  青色的面,

  聊无声息的眼眸,

  带着一种天然的冰冷。

  “咔嚓…………”

  “啊!”

  高个男子发出了一声痛呼,

  周泽的两根獠牙直接刺入了他的手背,刹那间,他全身上下都开始痉挛起来,这一口下去,似乎这具肉身就直接被废掉了大半。

  高个男子一脚踹过去,想要将周泽踹飞,至少让自己从周泽面前挣脱开,然而,他的脚却直接被周泽的一只手抓住。

  他想踹,他想使劲,

  但他的脚还是动弹不得。

  这个之前自己还能拍拍脸蛋说小白脸真俊儿的年轻男子,身体内像是蕴含着可怕的力道,完全把他吃得死死的。

  周泽抬起头,

  “哗啦”一声,

  獠牙从高个男子掌背位置撕下了一大块血肉。

  同时,周泽的指甲位置呈现出一股暗红色,抓着对方鞋子的五指开始发力。

  “啪!”

  一声脆响,

  像是过年时小孩子放的小鞭炮,直接炸开。

  高个男子的鞋子已经崩开,连带着那只脚也一起崩碎。

  高个男子面带恐惧地后退,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周泽微微低着头,斜着身子,看着他。

  目光中,古井无波。

  少顷,周泽抬起手,有些嫌弃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蹲下身,手在对方身上擦了擦。

  万一有脚气,

  怎么办?

  看来,有些习惯,是真的改不掉了,

  比如,

  洁癖?

  高个男子正面躺在那里,不敢动,之前的位置,在此时已经完全颠倒了。

  “哥们儿,有话可以好好说,你也知道,哪怕是鬼差,选择身体也只有一次的机会而已。”

  雀斑女人对周泽说道。

  周泽没有回应,仿佛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他的手,慢慢地放在了男子的胸口位置,指尖自脖颈那边轻轻地往下拉。

  他的指甲,像是最为锋锐的手术刀,

  一声皮革撕裂的脆响,

  高个男子的胸口被完全切开,但他甚至连血都没有流出来,这指甲,实在是太锋利了!

  高个男子看向一边的女人,投出求救的目光。

  雀斑女人淡定不下去了,她的手掌摊开,四周的空气再度凝滞起来,磅礴的压力开始向周泽压过去。

  “吼!”

  周泽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咆哮,身上的黑雾瞬间沸腾起来,连带着空气像是也被染上了一层折磨人的灼热。

  雀斑女人身体一个踉跄,倒退两步,坐在了地上。

  她看着周泽的目光,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恐。

  该死,

  这还是鬼差么!

  这怎么可能还是鬼差!

  雀斑女孩此时心里真有一种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的感觉。

  以前人们总是喜欢说狼群里出现了一只哈士奇,现在反过来了,哈士奇里混进去了一头真的草原狼。

  周泽蹲在高个男子身边,一缕缕黑烟不停地散发出来,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高个男子的五肢完全被黑烟所困锁住,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周泽是一个医生,

  所以在做手术时,很有经验。

  他仔细地帮高个男子检查着病灶,

  肝,

  肺,

  肠,

  一个一个地拿出来,

  在高个男子面前晃了晃,

  然后,

  丢到一边。

  这时候,旁边如果有几个医学院学生就更好了,可以负责拍照和做笔记,顺带对老师奉上“66666”的马屁。

  天见可怜,高个男子简直是看傻了,但他昏厥不出去,甚至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这才是最痛苦的折磨,就让你眼睁睁地看着!

  周泽继续我行我素着,像是一个少年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

  好久没玩这种研究人体的游戏了啊,

  有点想啊。

  嗯,

  就是这种感觉。

  人体,真的是世间最美妙的存在,

  他的和谐,

  他的美感,

  他的每一根血管构造,都是那么的巧夺天工,汇聚出了生命的架构,承载着灵魂的重量。

  “他是鬼差,你不能杀他,难道你不怕阴司的惩罚么!”

  瘫坐在地上的雀斑女人尖叫道。

  她快被逼疯了,

  真的快被逼疯了,

  眼前的画面,

  眼前的氛围,

  甚至比地狱里的修罗场更有过之!

  “我们没想杀了她,我们说过了,我们没想杀她,我们是有错,但罪不至死!我们没想和你结死仇,真的!我们没想杀人,也没想杀你,是你自己越界的,你越界不打招呼的,你也有错啊,你也有错啊!”

  雀斑女孩继续喊道。

  周泽充耳不闻,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少顷,他拍了拍手,检查结束。

  而后,

  他低下头,

  张开嘴,

  开始吸气。

  “嘶………………”

  像是沸腾的油锅里被泼上了一碗水,瞬间炸裂开来。

  高个男子的黑色灵魂被吸扯出来,没入到了周泽的嘴里。

  他的尸体,开始迅速地腐化,开始化作脓水。

  周泽抬起头,

  闭着眼,

  灵魂的滋味,

  真美味。

  慢慢地,周泽站起身,走到了雀斑女孩的面前。

  雀斑女孩下意识地往后爬,她怕了,她真的怕了,哪怕是在巡检大人面前,她也从未感受到过如此清晰的恐惧!

  周泽侧着头,慢慢地往前走,但还是比她爬要快一些。

  慢慢地,

  周泽追上了她的速度,

  慢慢地,

  周泽走到了她的身侧,

  慢慢地,

  周泽抬起了脚,

  慢慢地,

  周泽放下了脚,踩在了对方的腹部位置。

  一切,都很慢,像是一首宛转悠扬的钢琴曲,带着属于它的特殊韵动。

  “噗…………”

  一脚,

  踩穿,

  像是一枚洋钉,

  直接钉住了女人。

  女人嘴里不停地冒出血沫子,身体不断地颤抖和扭曲。

  我说了这么说,

  和你分析了那么多,

  讲了这么多道理,

  说了这么多厉害,

  你还是想杀我就杀吧,

  但你可不可以从头到尾,

  一句话,

  都不说?

  这是雀斑女人现在最大的憋屈点,似乎自己二人在对方眼里,是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的蚂蚁。

  周泽已经落下了第一脚了,

  他打了个饱嗝儿,

  看起来,有些无奈,

  吃饱了再面对美食,真的很让人纠结。

  而后,

  他又抬起脚,

  依旧是慢慢地抬起,

  依旧是慢慢地落下,

  “啪!”

  头颅炸裂,

  帮这个女人解决了脸上雀斑的烦恼。

  连带着女人的灵魂,都在周遭黑雾的绞杀下粉碎,尸体也快速地腐化下去,和周遭的地面合二为一。

  而后,

  周泽看起来似乎有些迷茫,

  他站在原地,

  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似乎是上一次吞噬过一个鬼差的灵魂,这次又吞噬了一次,

  所以,

  这一次他存在的时间,好像比之前两次长了一些。

  但时间长,也容易产生烦恼。

  比如: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儿?

  他真的在思考这些问题,然后思考来思考去,他扭过头,看见了车子里坐着的林医生。

  他走了过去,凑了过去,

  低下头,

  用自己的獠牙,在林医生吹弹可破的脸上蹭了蹭,

  嘴里的口水也滴落了一些,落在了林医生的额头上,且顺着额头,覆盖住了整张脸,使得林医生的脸都有些模糊了。

  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很迷恋这种感觉。

  而后,

  他的目光看见了放在驾驶位置上事先并没有被青衣女鬼拿走的笔记本。

  他伸手,拿起了笔记本。

  笔记本在靠近林医生时,发出了剧烈的颤抖,意味着她即将在不久后死亡。

  这是阴阳冊的警告,据说阎王手里的生死簿上,记载了每个人的生死时间,具有无上的规则。

  阴阳冊脱胎于生死簿,也有着类似的功能。

  笔记本不停地剧烈颤抖,提醒着自己的主人,

  这个女人,

  快死了!

  周泽有些迷茫地看着这个笔记本,像是在看着一件新奇的玩具。

  不过,

  显然这个玩具不是很好玩,震动的感觉更让他心烦。

  “吼!”

  把笔记本拿着放在了自己面前,

  周泽对着它发出了一声怒吼。

  然后,

  然后,

  然后,

  它真的,安静下来了,

  不震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