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向金钱势力低头的周老板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向金钱势力低头的周老板

  许清朗此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见过不少鬼,对鬼,他反而不怕,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且刚刚和他共赴巫山云雨的人,却让他有种惊悚到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女人瞥了一眼他,看着他胆战心惊的模样,似乎觉得更有趣了,伸手在他下巴轻轻点了点。

  “真可爱呢,像是一只惹人疼爱的小鹌鹑。”

  女人的手指有些冰凉,许清朗打了一个哆嗦,马上穿起衣服下了床,看都不敢看女人一眼,钱都丢床上,他没捡,逃也似的直接打开门跑了出去。

  比起上次醒来床头柜上多出了三千块钱,许清朗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比上一次更加地失败。

  他有些迷茫,走出酒店后,一个人蹲在马路牙子上,点了一根烟。

  这女人精神有问题啊。

  但不看那个伤痕累累的手腕,她真的好美。

  似乎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存在一个绝对十全十美的东西,老天爷总会习惯性地给美好的事物制造出一点缺憾来,仿佛这才符合老天的审美。

  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一个愿意给你钱且长得美丽床上技能点得很高的良家愿意成为你的P友,似乎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事实上,之前许清朗心里或多或少也有这种想法,那种没有顾忌,对自己生活对自己人生没有任何影响只为了追求片刻的刹那欢愉,足以让人放下一切防备,自愿地沉沦进去。

  伸手,抓了抓头发,许清朗有些痛苦。

  这时,一双高跟鞋出现在许清朗身后,许清朗扭过头,看见这个女人。

  女人还是抽着烟,手腕那边被袖子包裹着,看不出丝毫破绽,她弯下腰,看着许清朗,胸口的深沟是如此的深不可测,足以让大部分男人的眼球不可自拔。

  “小弟弟,难道是被姐姐吓坏了?”

  许清朗摇摇头,不去看她,继续抽着自己的烟。

  “那我走了,下次心情好了再约,对了,这是你的钱。”

  女人从包里取出钱。

  “我不要,我不缺钱。”

  女人愣了一下,仿佛是在看一个倔强的小宝宝,道:

  “真巧,我也不缺。”

  “哗!”

  女人将手中的几万元现金直接丢到了空中,钞票开始飞舞,引来四周很多路人的目光,然后她坐上自己旁边停着的车,扬长而去。

  许清朗坐在飞舞的钞票之中,这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的《赌神》电影里的一个桥段。

  也是扬起钞票,然后发哥和女人在钞票雨中翩翩起舞。

  吸了吸鼻子,许清朗默然的站起身。

  他往外走了几步,

  然后停下脚步,

  回头看了看,地上有一摊钱。

  呵,

  我缺钱么?

  他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这时,路上几个路人见许清朗走了,下意识地向这边靠拢打算捡钱。

  许清朗再度停下脚步,

  快速地向原来走去,

  “我不缺,但那货缺,他要是知道我为了一点所谓的脸面连地上的钱都不要,肯定会骂死我!”

  …………

  “阿嚏!”

  书店里,看了半晚上报纸的周老板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老板,你感冒啦?”白莺莺有些关切地问道。

  “嘿,应该是谁想他了。”老道在旁边掐指一算,“啧啧啧,应该如此。”

  “地上有点脏了,要再拖一遍。”周泽缓缓道。

  老道马上拉下了脸,很苦逼地拿起拖把开始打扫卫生。

  这时,一辆保时捷在书屋门口停下来,走进来一个衣着华丽精致的女人,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自上而下,都显露出一股子的雍容。

  “哇哦,好漂亮哦,真像出水芙蓉。”白莺莺在旁边感叹道。

  这个也正常,因为这个女人确实漂亮,属于那种越看越有魅力的类型。

  “芙蓉上的露珠还没擦掉呢。”

  周泽笑了笑,

  女人脸颊带春,眼里带水,身上带着一股子松散劲儿,像是刚刚经历了春雨滋润的大地,孕育着心的生机。

  “谁是老板?”

  女人环视四周,问道。

  周泽皱了皱眉,谁是老板?

  这个在旁边端着咖啡的高中生少女会是老板?

  那个在拿着拖把哼哧哼哧拖地的老农会是老板?

  店里就三个人,

  谁是老板?

  你眼瞎啊。

  周泽撇撇嘴,没理她,反正你是活人,又不是鬼。

  结果,就真的没人搭理这个女人。

  白莺莺去整理吧台,老道继续拖地,

  周泽继续躺在沙发上葛优躺。

  “我有事,找你们老板,是王轲介绍的。”

  提到王轲,周泽慢慢地坐直了身子。

  女人看见周泽,走了过来,在周泽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直接开口道:

  “我丈夫最近遇到了些心理问题,总是觉得自己见到了鬼,我请王医生看过了,王医生推荐我来这里找你,他说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周泽没回答女人,而是拿出手机,他准备把王轲骂一顿,当初说好的不给自己这边找事儿的,接过又给自己推来一件破事儿。

  合着以前的承诺是放屁?

  对朋友的帮助和关怀,也是有限度的,毕竟周泽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活雷锋。

  还没拨打好电话,

  茶几上被女人丢上来一张银行卡。

  “这卡里有一百万,密码是003003。”

  周泽拨打电话问责王轲的进程被打断了,周泽觉得很愤怒,没看见我正准备打电话么?

  你给茶几上丢一张卡,说里面有一百万还报出密码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我家女仆随便丢出一件陪葬品都好几十万?

  你不知道我家拖地的老汉随便开场直播卖卖冥钞分分钟收入爆表?

  你没看见我家请的厨子都有二十几套房?

  周泽放下了手机,

  伸手,

  拿起了卡。

  唉,

  自己还是太烂好人了,太看重朋友情谊了,

  朋友的忙,自己还是得帮啊。

  “这是订金。”

  女人补充道。

  周泽的手抖了一下,

  唉,伤还没好利索,这身子就是有点虚,手随便拿个小卡片都开始抖了。

  “莺莺,客人来了,怎么不上咖啡?”周泽很不满地对吧台喊道。

  “来了!”

  白莺莺马上端着咖啡过来。

  女人很平静地看着周泽,她很享受那种拿钱把人砸屈服的感觉。

  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都用手里的金钱无往不利。

  “说说你的情况吧,你丈夫多大了?”周泽问道。

  “他今年九十三。”女人回答道。

  周泽有些意外地多看了两眼女人。

  “对,我就是看中他的钱和遗产才和他在一起的,然后我跟他说我们是真爱,老头子自我感觉良好,信了。”

  女人依旧很平静地说道。

  “谢谢你的坦诚。”

  “我不坦诚,你也会向那方面想的。”

  女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微微皱眉。

  “没放糖。”

  “我不喜欢放糖。”周泽说道。

  女人放下咖啡,“总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我家看看我的丈夫,他最近太疑神疑鬼了,弄得夫妻之间的正常生活也没办法进行。”

  “噗……”

  喝咖啡的周泽被呛到了。

  白莺莺拿着纸巾细心地帮老板擦嘴,然后退开。

  “恕我直言,我觉得你应该希望他早点嗝屁才对。”

  “嗯,他原来快死了,躺在床上几乎不能下床,但就是他喊着见鬼那阵子开始,他的精神头明显比以往好多了。”

  女人有些发愁地继续道:

  “照这样下去,我觉得他可能暂时还死不了,我说的,是自然死亡。”

  “我明白,然后呢,你请我的用意?”

  “解决他现在这个状态,我不管他是精神病版本的老年痴呆还是真的有鬼在缠着他,我想让他恢复正常,然后继续像之前那样躺在床上安静地等死。”

  “好,我同意,我会尽力治疗好你丈夫的病。”

  女人嘴角浮出一抹冷笑,

  “虚伪。”

  “对了,你丈夫有没有说过缠着他的,是谁?

  我的意思是,缠着他的鬼,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是否认识?”

  “他前妻,他儿子,他女儿,他孙子,他孙女,以及他曾孙,曾孙女。”

  女人掰着手指头数着,

  “很多很多人。”

  “抱歉,他们是已经?”

  “五年前,他们一个大家族在游轮上举行聚会,然后遇到了事故,游轮沉了,船上人无一生还,也就是他一家子除了那天正好上岸谈生意的他,全都没了。”

  “唔。”

  周泽闻言,点点头。

  这样来看的话,那老头是被亡魂纠缠还是心理压力过大影响的精神问题,两者都很有可能了。

  “那你和他结婚多久了?”

  “五年。”

  女人依旧很平静地回复。

  周泽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手里则是不停地掂量着这张银行卡。

  这是一潭浑水,不,很可能是一个粪坑,

  自己走过去,很可能会弄脏了自己,至少,会让自己闻到臭气。

  “订金一百万,事成后五百万。”女人看着周泽,光滑的手指轻轻地触摸到了周泽的手背。

  白莺莺在旁边看着嘟起了嘴,年纪这么大了,还勾引男人!

  莺莺是没想过,论年纪,书屋里其他人包括老道年纪都加起来,都没她一个人大。

  “外加我和你上三次床。”

  女人补充道。

  白莺莺脸色更难看了,

  甘霖娘!

  凑表脸!

  周泽不动声色地把女人的手挪开,

  道:

  “把后一个条件取消,换成八百万,如何?”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