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屋子咸鱼的书店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屋子咸鱼的书店

  第二天上午,周泽照旧坐在书店玻璃窗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扬子晚报。

  面前放着一杯咖啡,一块小蛋糕。

  周老板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悠闲,就是这么的废柴,就是这么的没有多少上进心,就是混日子,就是得过且过。

  当初,许清朗曾批评周泽这样混日子下去是没前途的,太咸鱼了,简直荒废了你的重生,

  最重要的是,荒废了你的“金手指甲”。

  然后……

  然后许清朗没能改变得了周老板继续颓废下去,反而自己被周老板同化了。

  本来一个哪怕有着二十几套房,

  却依然自己做生意经营面馆没有失去人生奋斗目标的拆二代,

  被周老板慢慢地扳弯了,

  也成了开始护肤美容懂得保养自己的咸鱼。

  其实,周泽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过得挺好,书店里有不少书,也有不少重生文,重生回去后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样子,或者王侯霸业,或者笑傲天下。

  老道没事做也翻翻这些书看看,然后总说老板和书里的人不一样。

  不过老道自己也能释然,书嘛,当然是假的,而且书里的主人公真的和自家老板这样每天就晒太阳混日子,

  还有谁看?

  读者就跑过来看你每天晒太阳,晒太阳,再晒太阳,继续晒太阳?

  穿着蜘蛛侠衣服的神父在打扫着卫生,他打扫得很细心,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对于周泽吩咐的要求,他总是能没有丝毫折扣的去执行。

  白莺莺有些庆幸,庆幸这个“同行”是个男的,不然自己又要面对竞争了。

  老道度过一开始的彷徨后,也习惯了神父的存在,虽然刚开始晚上一起睡一个屋子时,总能闻到烤肉味,但也慢慢地习惯了。

  现在,老道也终于可以抽出空闲,学着自家老板一样找一处沙发躺着,喝着小茶,看着小黄书,悠哉悠哉地享受一下人生了。

  白天的生意,一直是很冷清的。

  也没什么客人。

  所以,

  书店的老板在晒太阳看报纸,

  老道在喝茶看小黄书,

  许清朗在调制自己的新款鸡尾酒,

  白莺莺拿着手机打亡者荣耀,

  小猴子偷吃着老道的花生米吃饱了就躺那里睡觉,

  一屋子上下,

  到处散发着咸鱼的气息,

  和屋外这人潮人海的南大街商业街的氛围,根本就格格不入。

  一直到了中午时,才有一个客人上门。

  许清朗抬起头,看见进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男子个头挺高,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脸上胡碴子不少,一看就是最近有什么事儿疏于打理了。

  有人打扰自己,许清朗是很不满的,他回头看了一眼“人均最低消费一百”的牌子,想着自家是不是还不够黑?

  下次干脆改成“一千”咋样?

  不然总有这种觉得自己有点钱想要感受一下小资氛围的人进来打扰自己。

  分明是做鬼生意的,活人总凑什么热闹?

  一百块钱就往这里坐一坐,看看书,喝点冲泡的速溶咖啡或者奶茶,

  484傻?

  男子指了指许清朗面前的酒杯,道:

  “鸡尾酒。”

  然后,男子就在许清朗面前坐了下来。

  许清朗点点头,虽然心里觉得被人打扰很不舒服,但他毕竟是做餐饮行业出身的,还不至于对客人怎样。

  当下,一杯鸡尾酒被很快地调制出来,送到男子面前。

  男子喝了一口,挺满意的,然后趴在了吧台边上,枕着头,就这样看着许清朗。

  一开始,许清朗没觉得什么,但对方就一直趴在那里,喝一口酒,然后继续看着自己,再喝一口酒,继续看着自己。

  许清朗有种被对方当下酒菜的感觉。

  秀色可餐用在女人身上,算是赞美成分比较多,但老许一直觉得自己是男人,

  哦不,

  他就是男人,不是觉得。

  这让老许有些不舒服,有些不满地道:“还要酒么?”

  “你长得真好看。”

  男子忽然笑道。

  一脸的chi汉样。

  许清朗长舒一口气,舔了舔嘴唇,他打算打人了。

  “喂,你长的这么漂亮,肯定很多男人喜欢你吧?”

  对方又问道。

  许清朗撸开了自己的袖子,准备打人了。

  “肯定是有的吧,嘿嘿,你想打我?觉得我侮辱你了?”

  男子抬起头,看着许清朗,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你打吧,往我这里打吧。”

  他这样贱,

  许清朗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打他了,但还是沉声道:

  “我那方面很正常。”

  “哦。”

  男子应了一声,显得有些失望,然后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怎么样,有人看上你了?”

  晒完太阳的周老板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男子这个时候像是喝醉了,又像是原本就带着怒气,当下直接把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

  “啪”一声脆响,

  酒杯碎裂了一地。

  一边正在打扫卫生的“蜘蛛侠”停止了动作,他走到这边来,看了看这个客人,又看了看周泽。

  意思是,

  这个人要不要把他杀了。

  蜘蛛侠身上已经流露出了杀机。

  周泽摆摆手。

  蜘蛛侠马上退了下去,继续去另一边打扫自己的卫生了。

  “不好意思,我赔偿。”

  男子拿出了钱包。

  “失恋了?”周泽问道。

  男子摇摇头,“失业了。”

  “理解。”周泽耸耸肩。

  男子看着许清朗,先把钱给了,然后道:“能再给我来一杯酒么?”

  许清朗点点头,又做了一杯酒给他,然后特意指了指杯子道:“这杯子是工艺品,两千块买的。”

  言外之意,再摔杯子,赔两千。

  男子愣了一下,讪讪地笑笑,然后喝了一口。

  周泽在旁边坐了下来,对男子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你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男子。

  男子苦笑了一声,道:

  “我原来是通城大学里后勤部的副主任。”

  “这么年轻就当主任了啊。”老道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你家关系肯定很硬吧?”

  “…………”男子。

  “别理他们,继续说。”许清朗催促道,“还没到悲惨的事情呢。”

  “…………”男子。

  男子点点头,道:“因为校园里有流浪狗咬人的事情,所以我被追究责任,革职了,我之前的工作,就是负责校园安全这一块的。”

  “那你活该啊,你自己工作疏忽呗。”老道在旁边分析道。

  “问题是我去年是打算带着保安一起把学校里的流浪狗都抓走的,我们也做了,但后来被阻止了。”

  男子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被领导阻止了?”

  “被学生阻止了。”男子回答道。

  “额…………他们为毛要阻止啊?”

  “他们说我们这样做太残忍,没爱心,因为我们当时和当地流浪动物救助站联系过了,他们那边压力也大,接收不了这么多的流浪动物,我们打算是能送走就送走一批,送不走的,安置不了的,就直接杀了。”

  “直接杀了?啧啧,真残忍。”老道砸吧砸吧了嘴,“不过也对,总不能给学生们在学校里造成危险,不然这事儿就大了。”

  “后来我记得有学生在网上写了文章曝光了我们的事儿,还被媒体转载了,标题就是:

  《连一只流浪狗都容不下的大学还能容得下一个人?》。”

  “啧啧,这帽子盖得好。”老道品评道。

  “当时就是因为学生们挂横幅抗议,阻挠我们行动,最后那次的事儿就不了了之了,进行不下去了。”

  男子擦了擦嘴,然把酒杯往旁边挪了挪,这才敢用力地拍了拍桌子,发泄自己的不满:

  “最可恶的是,上周,有两个女学生晚上在学校遭受了一群流浪狗的袭击,两个人都被咬伤了送医院了!

  然后学校追究责任,变成我的责任了,把我直接开了!”

  男子又用力拍了拍桌子,

  “我不服,真的不服气,当初我准备带保安解决这个问题时,不光是学校里的学生骂我,网上还有一大群人骂我,为此我还因此受到过批评和处分。

  现在流浪狗咬人了,结果担责任的还是我,又变成我的失职了。”

  老道闻言,伸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

  这位也真是倒霉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毕竟保护小动物是现在的‘政治正确’。”

  许清朗弄了一份果盘推到男子面前,算是安慰他一下了。

  男子又咋咋呼呼地埋怨了一会儿,这才颓然地走出了书店,他是继续去小餐馆买醉还是回家睡觉,这就不得而知了。

  老道回过头,对许清朗道:“老许啊,你刚说的是啥正确来着?”

  “政治正确。”

  “哦,对,就是玩意儿,我现在觉得自己挺讨厌这个词儿的,我以前直播间被封停了好几次,都因为这个原因,说我讽刺哪个群体啥的啥的,莫名其妙,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稍不留意就伤害了谁谁谁,那帮人咋这么玻璃心呢?”

  老道开直播的,虽然年纪大了,但也很潮流。

  “政治正确是需要的。”周泽开口道,“只不过现在越来越畸形了,被滥用了。

  当社会对某些群体感情上的保护程度超过了对真相的追求之后,就意味着它出问题了。”

  “对,就是这个感觉,老板你说得真精辟真棒,不行,老道我得找个纸笔记录下来,好好地揣摩和感悟。”

  老道知道自己的工作职责,打扫卫生是次要的,在需要的时候给老板奉上“66666”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好了,不聊这个了,中午吃什么?”周泽问许清朗。

  “韭菜炒鸡蛋,韭菜炒木耳,韭菜炒肉片,韭菜炒牛鞭,韭菜蛋花汤…………”

  “嗯?”周泽。

  “给你补补,昨晚累坏了吧。”许清朗给了一个关切的眼神。

  “…………”周泽。

  啊,

  犹豫良久,

  周泽看了眼,发现白莺莺还在那里专注着打亡者荣耀,

  他就含蓄地,

  点了点头。

  ————————

  求波月票,帮书屋回到总榜前十去,

  龙打滚求月票,

  滚过来…………

  …………滚过去…………

  总之,

  月票向龙开炮!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