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镜中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镜中人

  忽然之间,四周产生了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周泽下意识地降低了重心防止自己摔倒。

  而他却看见,卫生间里的老道还扶着自己的水龙头在尖叫着;

  客厅沙发上的许清朗依旧在沉睡,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

  周泽恍然,才发现其实不是真的在地动山摇地震,而是因为周围一切的光与影都发生了极大的偏差,营造出了一种在剧烈摇晃的错觉。

  四周一切能反光的东西在此时像是活了过来,它们变得很是活跃,开始主动地想要去误导你和影响你。

  这是一种很匪夷所思的感觉,仿佛在此时你已经被周围整个环境所排斥,它们不再是你身边的死物,它们不再任由你取舍任你践踏使用的器具,它们在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之后本能地开始排斥你,开始讨厌你。

  周泽张开嘴,想要喊醒许清朗,但是当他喊出声时,许清朗还是继续躺在沙发上睡着觉,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一样。

  他睡得再死也不可能这样死。

  “老道!”

  周泽又喊老道。

  老道就站在卫生间里,他还在盯着自己的水龙头大叫着,周泽怎么喊他他都不回头。

  渐渐地,周泽发现老道的身影正在扭曲,一边躺在沙发上睡觉的许清朗的身体也在扭曲,自己像是处于一个哈哈镜屋子里,四周的光线,都被掰弯了一样,带来一种极为痛苦的视觉冲击。

  深吸一口气,周泽开始闭上自己的双眼,他不是刚当鬼差的雏儿了,这半年,也算是经历了风风雨雨,他清楚,在面对这种状况时首先要做的是自己的内心平静。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只是,周泽刚闭上眼就感觉自己脚下一下子产生了失重的感觉,仿佛在下一刻自己就即将掉入悬崖深渊之中。

  这种感觉在睡觉时经常出现,忽然间就产生了自己就在下坠的错觉,然后整个人会下意识地颤抖一下迅速醒来,发现是虚惊一场。

  但眼下对于周泽来说,这种感觉持续的时间很长,而且愈演愈烈。

  周泽只能选择睁开了眼,而在重新睁开眼的刹那,四周忽然爆射出一道道白光,这亮度像是晚上前面一辆车忽然对你开了远光灯一样。

  片刻的眩晕和失盲,当周泽视线重新恢复清晰时,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客厅里。

  四周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做不得数的错觉,都是琉璃假象,但很快,周泽发现不对了。

  沙发还是那个沙发,但沙发上的许清朗不见了。

  卫生间还是那个卫生间,但卫生间里尿出血的老道也不见了。

  陈设都在,一切没变,但是,这里只剩下了自己,也仅有自己。

  周泽深吸一口气,灯是开着的,但这灯的亮度,明显不够,甚至可以说是很低很低,让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昏沉。

  走到了卫生间里,透过墙壁上残存裂开的镜面,周泽忽然看见镜子里有老道和许清朗的身影。

  老道斜靠在墙壁上,一脸惊恐,身下都是血,许清朗在他旁边帮忙看着,也像是在安慰着老道。

  他们在镜子里?

  周泽有些愣神,然后,周泽看见许清朗搀扶着老道离开了卫生间,自己看不见他们了。

  “喂!能听到我的声音么?”

  周泽喊了一声,没有任何的回应,随后,周泽退出了卫生间,他走到了客厅里,客厅有一个巨大的相框,里面放着一副八骏图的油画,从镜面里,周泽看见客厅内,老道坐在沙发上,许清朗给他拿了一杯水。

  紧接着,许清朗点燃了一张符纸融入水杯之中,递给老道喝。

  老道很是痛苦地皱着眉头把符水一饮而尽,随后不停地哈着气。

  他们的声音,周泽一点都听不到,只能看见他们的影像和动作。

  一直到,周泽看见境况画面里,居然也有自己时,周泽才心下一沉,

  事情,

  真的拐入了一个很难以想象的节点。

  沙发上的自己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清朗和老道不时用关切地目光看向沙发上的自己,许清朗还拿着湿毛巾给自己擦脸,但自己却毫无感觉。

  呼…………

  明白了,

  不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进入了镜子里,

  事实上,

  真正进入镜子里,

  是自己!

  周泽尝试用自己的指甲去抓挠镜面,他本能地想要打破这个东西然后出去,但是原本无往不利的指甲,在此时却真的奈何不了这个小小的镜面,这个镜面简直就像是金刚一样,坚固得让人绝望。

  尝试了一段时间后,周泽放弃了,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等坐定之后,周泽才发现屋子里的陈设确实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布置都是反着的,毕竟,镜子里的东西确实是和现实是相反的。

  伸手,摸了摸,周泽发现自己的烟还在,取了一根烟咬在嘴里,竟然真的能用打火机点燃,抽出来还真有烟草的香味。

  周泽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了,自己的身体还在镜子外面的现实里,但自己现在这里的一切又都这么的真实,不像是灵魂出窍的样子。

  灵魂出窍的状态周泽经历过,那是一种很虚弱很彷徨的感觉,但现在明显没有这种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现在并不是所谓的灵魂被吸入了里头。

  周泽记得下午在餐厅时,自己的指甲对那些“亡魂”也是一点用没有,这似乎意味着自己现在和那些在餐厅就餐的“亡魂”,其实是一个状态?

  不是灵魂,

  不是肉身,

  一种……很诡异难以描述的状态?

  这就是,

  镜子里的状态?

  这一夜,周泽基本就坐在沙发上面,他在思考如何出去,如何离开这里,周泽也尝试过打开门去外面看看,但他发现大门那边包括院子的墙壁那边,都被一层“玻璃”给隔绝着,自己根本就出不去,只能在这个狭窄的区域里活动。

  所以,这一夜要么坐在沙发上沉思人生,要么就站在画框前面,看老道和许清朗是如何着急地想各种办法去试图叫醒自己的。

  其实,眼下周泽最担心的还是许清朗和老道会不会第二天就带着自己的身体回市区书屋?

  虽说周泽性格算很坚毅,但他真的不想被自己的同伴就这样子给抛弃,哪怕自己的同伴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是在镜子里。

  周泽甚至还尝试给温泉池子放水然后进去泡了几次,发现哪怕自己把头闷进池子里,也依旧没办法离开这个区域,任何可能的方式,周泽都执行和尝试过了,也都失败了。

  总之,这一夜过得很漫长,漫长得让周泽觉得有些窒息。

  等到外面透露出微弱的阳光时,周泽缓缓地抬起头,

  天亮了,是么。

  “咔嚓…………咔嚓…………”

  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周泽站起身,走到了门口,伸手打开门,发现外面的玻璃碎掉了一块,足够让一个人正常地走出去。

  这就像是游乐园里给小孩子穿梭的隧道,周泽走了进去,只能沿着这一条唯一的线路往前走,因为四周都是薄薄的一层玻璃,你能看见外面的人,能看见外面的风景,但你就是出不去。

  哪怕你使用再大的力气,也砸不破这一层玻璃丝毫。

  走着走着,周泽看见了一扇门,门是开着的,周泽走了进去。

  然后,

  豁然开朗。

  毕竟从狭窄的玻璃甬道走了十多分钟,忽然走入一个开阔的区域,还真有渔人误入桃花源的感觉。

  不过,周泽走进的,是餐厅。

  自助餐的格局,

  熟悉的环境,

  就是酒店里的餐厅。

  “先生,请给我你的房卡。”

  一道声音自周泽身边响起。

  周泽侧过头,看向她。

  这是服务生,不过,她的嘴巴长在眼睛上面,整个人的五官都是倒立着的,给人一种很惊悚的感觉。

  周泽没动,

  对方伸手,从自己身上自己就摸出了一张房卡。

  “你好,祝您用餐愉快。”服务生微笑道。

  这笑容,是周泽这辈子见过的最渗人的笑容,毕加索也画不出这种效果吧。

  餐厅里,人不是很多,但当周泽坐下来之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客人进来用餐,和昨天的场景,简直一模一样。

  只不过,昨天周泽是旁观者,这一次,他入局了。

  没去拿吃的,只是在昨天的位置重新坐下,如果这样子的话,周泽很想期待一下,许清朗和老道他们会不会也通过温泉池子过来。

  没等到许清朗和老道,周泽先等到了那一家三口,他们也是在昨天的位置先坐了下来,还是小女孩先坐在位置上,父母则是去拿食物。

  然后,

  没有头的一家三口,一起对着面前琳琅满目的食物发着呆。

  “嗨,你们好啊,又见面了。”周泽有些苦中作乐。

  然而,

  之前一直没办法交流的一家三口忽然集体把身子侧过来对着周泽,

  他们没有头,

  按理说不能说话,毕竟他们也不能进食,

  但他们发出了声音了,集体发出了声音,

  虽然只有一个简单的字:

  “嗨。”

  ——————

  ps:从今天开始龙要参加一个“网络作家”基层行慈善活动,要去山区贫困县,估计要一个多礼拜的时间,龙尽可能保证更新;

  当然,如果有意外情况无法及时更新的话,龙会发单章提前告诉大家。

  莫慌,

  抱紧龙!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