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高考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 高考了

  出租车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

  当你不需要它时,

  它一辆接着一辆在你面前打着灯“无客”慢悠悠地开过去,司机师傅还对你眨眨眼,像是期待你的入座。

  但当你需要它时,

  你会发现它又没了,

  就算是有,上面也是有客了。

  周老板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车呢?

  车呢?

  车去哪里了?

  “喂。”

  小luoli双手别在身后,慢慢地走了过来。

  老实说,小luoli对周泽有点绝望了。

  阴差阳错之下,身份颠倒,周泽从本来她面前的“用完销毁”,变成了如今掌握她生死的“捕头”老大。

  愿意也好,愿意也罢,都无法改变此时的局面和现实。

  也因此,每次周泽做出出格的事儿时,小luoli都没得选择,只能和她眼里的那头蠢女僵尸一样帮他擦p股。

  这里是通城,她也是通城的鬼差,她跟周泽又有从属的关系,所以,她跟周泽真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荣没看见,

  损是连续好多次了。

  忧伤,

  心累。

  但是,

  她是最愿意看见周泽奋发不要变咸鱼的那一批人,

  颇有一种妻子看自家不成器丈夫的感觉。

  打着骂着,让他看看别人家的丈夫如何如何努力,而你却只知道在家吃软饭,不思进取;

  但打骂之后,还得看看他有没有饿死。

  周泽点了一根烟,也不招手喊车了,只得道:

  “说吧。”

  “以前在蓉城开冥店的那位,你认识吧?”

  “别说废话。”

  “他就能比以前变强很多。”小luoli说起那个人时,仿佛又被勾引起蓉城那个雨夜的噩梦记忆,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能找到他的话,可以去问问他,当然了,可能他的方法并不适合你,因为你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当初,最先发现他的是蓉城的鬼差。

  在鬼差的追捕下,那个人明明在一开始只能抱头逃窜,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事实上,如果不是蓉城那帮鬼差一开始被那个仿佛连鬼的心思都能看透的男孩耍得团团转的话,那个人,应该早就落网了。

  那个男孩也是因为那件事,被杀的。

  鬼差们很少杀人,或许可以说是不敢杀人,但那个男孩还是被杀了,

  因为他连鬼都能骗,那双眸子,仿佛可以看穿和洞悉一切。

  然后,

  那个之前只能逃窜的男人,

  主动回来了。

  在他身边的人一个被一个地抓起来或者打伤追逃之时,

  他回来了。

  之后,就是那血色的一夜,灵魂在燃烧,大家在自相残杀,落下来一地的,

  鬼差证。

  说着说着,

  小luoli伸脚踢开了面前的一块石子儿,那一幕,她不想再回忆了,不过还是继续道:

  “我记得无面女在我面前说过你,她对你的评价很高,甚至是高得可怕,我以前不懂她的意思,现在我有点懂了。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更适合你,也绝对能行得通。”

  “说。”

  “你是那个强大存在在昏迷时诞生的一缕意识,而且形成了独立的自我人格,甚至具备了灵魂的存在形式。

  那个老太婆骂你不过是一条看门狗,

  你大可以先认下来。”

  周泽陷入了沉思,他好像听懂了点什么。

  “你是看门狗,你是看大门的,你守着一个巨大的财富宝藏!

  你可以……

  监守自盗啊!”

  监守自盗!

  周泽的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他不是还没完善么?

  他不是还没苏醒么?

  他不是还残缺着么?

  这正是你的机会啊!

  他的力量,

  他的能力,

  他的天赋神通!”

  说着,小luoli主动抓起周泽的手掌,掰着周泽的手指说道:

  “就比如这黑指甲,这就是你监守自盗的一种表现啊,你已经在无意识之中完成了一部分了,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但在很长时间里,其实已经足够你自保了,甚至能支撑起你当起鬼差的职责。

  你可以偷更多,

  你可以窃取更多啊,

  把他的都偷来,或者,偷一半!

  只要偷一半过来,你还用得着怕他么苏醒么?

  再极端点,

  当初你还只是一个临时鬼差时都有勇气在心里生出对我取而代之的念头,

  你现在就不敢对他取而代之么?

  你是周泽,你是一个独立人格,你是一个人!

  凭什么不能?”

  周泽听完这些话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默默地点了点头。

  是啊,

  与其去跟别人请教修炼变强的方法,自己这边明明有一座类似少林寺的藏经阁在自己身边,门钥匙还在自己手上,

  又何必去舍近求远呢?

  “你拿与不拿,这些东西现在都放在这里;

  你不拿,也不是你的。

  你拿了,就是你的。

  放这里,也是浪费。”

  小luoli的话语声带着些许的煽动性,

  “所以,拿过来,搬回自家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但如果他苏醒过来,取代了我,对你来说,不是更有利么?”周泽看向小luoli,问道。

  “我只是一个鬼差。”小luoli笑了笑,“你体内的那个东西完全醒来,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屁。甚至他在吞噬你时,估计也不会介意把我顺带一起吞了,毕竟,我的魂血,也在你手里。”

  这个解释,

  说得通。

  “我知道了。”周泽说道。

  “以后,从你珍贵的晒太阳看报纸喝咖啡的宝贵时间里,抽出一小部分,尝试一下吧。”小luoli继续劝说道。

  像是一个操心操力的母亲,在尽力地劝说自己不成器的脑瘫儿子稍微争一点气。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周泽看着自己面前的小luoli,“你刚刚说的话,挺多的。”

  还不是为了你。

  “能告诉我,你生前,是做什么的么?”周泽问道。

  “企业家,女企业家。”小luoli直接回答。

  “哦?”

  “靠国企改制,私吞国有资产发的家。”

  周泽恍然,

  所以这妞刚刚劝说自己监守自盗时,

  才这么熟练啊。

  ………………

  打车回到书店,

  一路上周泽都在思考如何监守自盗这件事。

  宝山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有大门钥匙,因为自己可以主动唤醒它,然而,自己却不知道如何金银财宝从那里运出来放到自家的方法。

  这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

  有点像是当初无面女伪装成林医生勾引自己的那一夜,

  有心无力。

  下了车,已经是傍晚时分,店里亮着灯,

  然后,

  书店里好多人。

  是的,好多人。

  依照周老板的记忆中,自家书店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走进书店,基本都是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都有,他们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面前的书,看着笔记本。

  有几个,还在嘴唇微动,应该是在背诵英语单词。

  周泽有些疑惑,

  今晚,

  生意真好。

  许清朗坐在吧台旁边,当周泽走近时,许清朗耸耸肩,道:“怎么样,今晚生意是不是好得出奇?”

  “怎么了?”

  忽然来了这么多的鬼,意味着这么多的业绩,周老板有些不适应。

  过惯了苦日子了,贱呗。

  “等天亮高考就开始了。”

  许清朗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继续道:

  “这些都是学生的亡魂,他们不知道自己死了,却还认为自己明天要高考,所以到这里备考来了。”

  “这么多?”

  “昂,还有以前高考失败,跳楼自杀的。”

  “哦。”

  两个大男人,一起坐在吧台边,抽着烟。

  周泽没急着把这些人收入地狱之门换绩点,因为他们一个个复习得很紧张,很投入,周泽暂时不想打扰他们。

  “我学习成绩打小就不好。”许清朗感叹道,“没经历过高考。”

  周泽点点头,道:

  “上学的时候,班上长得漂亮的,学习成绩基本都不会太好。”

  “…………”许清朗。

  “你呢,你成绩应该很好吧?高材生?不然也做不到天才外科医生吧?”

  “你可以翻资料,我是那一年通城理科状元。”

  许清朗愣了一下,

  “哟,没看出来啊,你还是学霸啊。”

  “学霸怎么样,到头来,还是变成了鬼。”

  书店门口,又走进来一个客人,是一个妇人,衣着朴素。

  是熟人,

  以前来过店里。

  “您这儿换地方了啊,我一顿好找。”妇人说道。

  “哦,先坐坐吧,待会儿再上路。”周泽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哎,好。”

  妇人坐下了。

  之前她来过周泽的书店,陪着那个丢柯基的富家女一起进来的。

  不过当初她说要给今年高考的儿子陪读,所以周泽网开一面,让她离开了,没收她下地狱。

  天亮了,就要高考了,她的陪读任务也结束了,所以按照约定,她来报道了。

  “不等孩子放榜了再过来,至少可以看看你儿子考上了哪所大学。”周泽问道。

  “有啥好看的,我这个当妈的,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陪着他每晚复习到深夜,他睡着了我就在旁边陪着看着,他爹粗心,我得时不时地托梦告诉他爹明天得给孩子吃啥,补一补什么的。

  他高考了,

  无论考得好坏高低,

  无论上什么学校,

  我都不在乎了。

  他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路要走,只是一个高考而已,他的人生才刚开始呢,未来的路,很长很长的。

  也不是一个高考所能完全决定的,未来,还是得靠他自己去努力去争取。”

  “看开就好。”周泽点点头。

  这一坐,

  就几乎坐到了天快亮的时候,

  今天书店打烊的时间,比平时都要晚上许多。

  时候,差不多了,

  周泽站起身,

  先打开了地狱之门,

  然后拍拍手对着书店里同样复习了整夜的学生们喊道:

  “高考了,

  同学们到我这里领准考证,

  祝你们,

  一路顺风。”

  边上,

  许清朗端出来后半夜赶制出来的糕点和糯米粽子,

  对那些站起来的学生亡魂喊道:

  “上路前,

  一人拿一个米糕再拿一个粽子再走,

  叔叔祝你们,

  糕粽(高中)!”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