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周扒皮!

第二百三十四章 周扒皮!

  生活,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小时候所看的脸谱化电视剧,里面就两种人:

  一种是朱时茂,

  一种是陈佩斯,

  只有两个阵营,

  一个是好人,

  另一个是坏人。

  就比如现在的周老板,举着阴阳冊,高呼“我喊你你敢应一声么?”

  丢进西游记里,

  满满的十分钟龙套既视感,

  甚至戏份上可能还比不过那个“大王叫我来巡山”的小妖。

  一件事情,因为双方势力的加入和互相忌惮,最终将以平稳的局面收场,但周老板横插一脚。

  他的行为是好是坏?

  能分得清楚么?

  说到底,这还是周泽第一次碰见真正的萨满法师,也是第一次看见那些传说中能够上身的“大仙儿”,这也是他第一次主动拿出阴阳冊打算用用。

  阴阳冊有一个功能,可以收取灵魂!

  当初那个据说曾被周泽前身给强爆过的女人说过,如果周泽愿意,完全可以收几个艳鬼进去,没事做时就进去体验一下;

  当然,只能体验个半套了。

  周老板当然不会无聊到拿这个阴阳冊去装艳鬼,如果真的把这个当作一个高级的飞机杯,也着实太暴殄天物了。

  今儿个,

  第一次碰见所谓的东北的大仙儿,

  周老板一时兴起,

  拿起阴阳冊,

  准备拿个一血!

  以前无冤无仇,

  现在毫无瓜葛,

  但你既然来到我的书店了,

  就意味着,

  咱俩有缘啊!

  八姑奶回归头,看向周泽,她没有回应,也没有喊一声“俺老八在此!”

  但阴阳冊在周泽注入煞气的催动之下,自己开始颤抖起来,一声猫叫,悠然响起,仿佛沉睡已久的凶兽,露出了属于它的狰狞。

  八姑奶后退一步,

  但阴阳冊上却撒照出来一束白色的光芒直接将这个瘦高个男子全身笼罩,

  瘦高个男子脸上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而后一缕缕黑烟自其天灵盖位置升腾而起,黑烟先在上方不断的盘旋着,像是在挣扎,在抵抗。

  下边,

  手持阴阳冊的周老板身体不停地剧烈颤抖,

  妈的,

  这阴阳冊居然像是大功率抽油烟机一样,不停地在汲取自己身上的煞气!

  “呃呃呃………………”

  周老板拼命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同时也在不停搜刮着自己体内的煞气。

  但在旁边老道看来,自家老板像是忽然捧着一个笔记本发起了羊癫疯,跳起了老年迪斯扣,就差嘴角再点缀一点白沫子了。

  白莺莺在旁边见状,马上伸手过来搭在了周泽肩膀上,其身上的煞气也一起过渡了进去,帮周泽分担压力。

  不能怪周泽这个时候几乎出洋相,

  实在是因为这种“高科技产品”周老板也是第一次使用,而且还没有说明书。

  这玩意儿周泽平时也不敢带在身边,基本都是让白莺莺妥善保存在某个地方,因为带着这个东西走路它会不停地提醒你你身边哪些人马上要死了。

  你是救还是不救呢?

  明明是那些素面平生的人,也和你没有半点瓜葛,如果你知道他们要死了却没有丝毫行动,平白地给自己增添负罪感做什么?

  生老病死各种意外不都是人之常情么?

  但谁又能真得看得开呢,哪怕当初自己吃了自个儿良心的周老板,如果走路上忽然看见某个小孩或者一个孕妇命不久矣,

  真能无动于衷?

  之前的准备不足,

  加上此时的仓促,

  确实让周泽这边有点乱了手脚,

  但还在八姑奶也没多给力,或者说是这阴阳冊确实对强横灵魂类生物有着一种天然的克制,毕竟是判官标配的法器,哪怕它跌了品相也绝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可恶…………然而…………”

  在留下了几声似是而非的呐喊之后,

  这一团黑雾所凝聚的八姑奶最终还是被周泽收入了阴阳冊之中。

  周泽只觉得这册子好像变得重了一些,而且封面也发生了改变,原本只有一只黑猫的,现在变成了黑猫在左,一条花蛇在右,猫的体格明显比蛇大了不少,正对着花蛇咆哮着,而那条蛇则显得有些迷茫和颤栗。

  “啪!”

  反手将笔记本扣在了吧台上,

  周泽不停地做着深呼吸。

  累啊,

  太累了,

  全身上下已然被冷汗给打湿了,

  不得已之下,周泽只能坐在身后的椅子上继续大口喘着气。

  瘦高个昏迷在了地上,一会儿请神上身一会儿神又被以强硬的手段剥离开,再加上中途又被海扁了一顿,瘦高个是真的被透支得厉害,直接不省人事了。

  而刘楚宇,他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忌惮先是在瘦高个身上扫过,随后又着重地看向周泽。

  周老板没在他面前遮掩自己的虚弱,

  不是周老板忽略了,

  而是他压根觉得没这个必要。

  一个新晋鬼差而已,自己哪怕气喘吁吁,对付他,也不成问题。

  甚至,周泽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冲动,希望对方忍不住出手来抢夺阴阳冊,自己正好有借口用他练习一下自己新进阶的“龙抓手”。

  那镰刀一样长且锋锐的爪子,周老板还真想在实战中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然而,

  刘楚宇似乎比想象中更懂得大体,或者说,他其实更加谨慎一些,八姑奶前车之鉴在前,他对周泽的看法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他只是凑到周泽身边,小声道:

  “哥们儿,你这法器,强得厉害啊,东北大仙儿,一个照面下来就被你给镇压了?”

  周泽笑笑,伸手接过白莺莺递来的茶水,连喝了好几口。

  “但哥们儿,虽说东北大仙儿历来数目稀少,而且建国以来想成精就更难了,

  但他们是出了名的团结,今儿个你收了一个,保不准明后天就有其他的大仙来找你麻烦。”

  周泽闻言,倒是没被对方这三声两声地恐吓给吓到,

  周老板现在真的是虱子多了不怕咬了,自己身上还有一个大炸弹随时可能会引爆呢,俗话说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但周老板就像是一个身上背着炸药包的亡命之徒。

  比如奈何桥来的那个老太婆,周泽直接杀了。

  这个东北大仙儿周泽不知道擅自收了他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

  无所谓了,

  收了,

  正好试试自己这法器灵不灵光。

  倒不是周咸鱼忽然明白过来准备洗心革面奋发搞事情了,

  当年连慈禧老太后也敢跟世界列强集体宣战呢,

  说到底,

  这只能说明周泽的咸鱼状态又提升了一层,

  进入了破罐子破摔境!

  刘楚宇又伸手指了指那个男歌手,道:“哥们儿,大头你吃了,这小头,我来吃吧?”

  意思是让他多少送一个鬼下去,获得一点点的绩点,也算他没白折腾。

  他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这件事,周泽从开始到整个过程基本啥事儿都没干,但最后却收服了一位大仙儿,不考虑接下来会引起的连锁反应,单看现在,周泽已经算是吃了个满嘴油了。

  他喝一口汤,

  不为过吧?

  谁知道周老板正对他的“识大体”反应很不爽呢,自己的镰刀牌指甲看来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练手,面对对方的“合理请求”,直接道:

  “滚吧。”

  “…………”刘楚宇。

  卧槽,

  你这个臭男人,

  忒不要脸了吧!

  刘楚宇掌心一挥,

  还在老道跟前的那面小镜子当即飞了起来,然而,在半途中白莺莺却直接伸手,攥住了那面镜子。

  镜子在白莺莺手里不停地颤抖着,却无法挣脱白莺莺的“魔爪”。

  “嘤嘤嘤,老板,人家喜欢这个小镜子,这样人家以后就能画更好看的妆伺候你了呢。”

  白莺莺蹲在周泽面前卖萌撒娇道。

  “收下收下。”

  周扒皮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哥们儿,别欺人太甚,大家都是同僚,面子做得太死可谁都不好看!”

  刘楚宇手指着周泽呵斥道。

  周泽闻言,笑笑,

  大大方方地换了葛优躺姿势,

  嘲弄之意溢于言表。

  “真的道理讲不通了?”

  刘楚宇开始进行“勿谓言之不预”的流程了。

  事实上,周泽真想他能够直接跳步,当初自己杀的盐城那两位鬼差时,人家也没这么墨迹啊。

  然而,

  之前痛扁瘦高个,又呵斥女鬼的刘楚宇,

  此时却显得无比的谨慎和从心,

  从心得连老道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擦,

  老板都这样压榨欺负你了,

  你还不敢反抗?

  你不光是脸上动了刀子,

  下面也咔嚓过了吧?

  “以后,走着瞧!”

  刘楚宇居然放下这句“狠话”之后,直接转身准备走了。

  周泽有些茫然,看着白莺莺,指了指自己问道:

  “我刚当鬼差时,没他这么怂吧?”

  白莺莺摇摇头,

  然后又马上点点头。

  走到门口,推开书店门,

  背对着周泽等人的刘楚宇几乎是在咬牙切齿。

  而这时,周泽又喊住了他:

  “喂,停下。”

  刘楚宇心里忽然长舒一口气,转过身,看向周泽,笑道:

  “哥们儿准备化干戈为玉帛了?这就对了嘛,做人留一线,日后…………”

  “我忘了我要当捕头的,还差几个鬼差小弟。

  这样吧,

  你魂血留给我,

  然后你再走吧。”

  “…………”刘楚宇。

  一张不知道打过多少次玻尿酸,下过多少刀的脸,

  在此时硬生生地被愤怒逼成了猪肝色!

  “欺人…………太甚…………”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