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管管孩子,救救游戏吧!

第二百三十六章 管管孩子,救救游戏吧!

  今儿一早,

  周老板照常坐在习惯坐的位置,

  阳光,

  报纸,

  咖啡,

  葛优,

  咸鱼,

  周老板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哪怕昨天的事情很多,周泽也是在起床后一股脑地都抛到脑后,怡然自得地享受自己晨间的生机勃勃。

  白莺莺坐在旁边,对着一堆小碎片发着呆,神情有些低落。

  老道从旁边经过,扫了一眼,道:

  “这就是昨天被老板帅炸了的镜子?”

  说这句话时,老道故意提高了音量,生怕老板听不到。

  白莺莺抬起头,嘟着嘴,

  忍了很久,

  还是“噗”的一声笑出来了。

  她其实还在为昨天把镜子弄碎了的这件事感到伤心和难过,她知道自家老板家底薄,也没啥好东西,好不容易弄来一件,还没玩热乎呢,就被自己弄碎了。

  老道也叹了口气,把嘴凑过去小声道:

  “其实这镜子是被老板丑哭了,你看这裂纹,像不像是泪痕?”

  “啪…………”

  周泽合上了手头的报纸。

  老道悚然一惊。

  “报纸上说,通城正在竞选文明城市的关键时刻。”

  “嗯?”老道有些不明所以,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道。”

  “哎,在。”

  “去出份力吧,店门口的马路,扫一下。”

  “…………”老道。

  老道蔫吧着脑袋扛着扫帚和拖把出去了,周泽也站起身,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点了一根烟,

  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也就是在街对面的位置,聚集了一群人,有个女人在里头大喊大叫着,声音很大,极为泼辣。

  大早上的,南大街人流本就很大,这下子自然聚拢了不少吃瓜群众。

  对面应该是一家网咖,新开没多久。

  周老板夹着香烟,慢腾腾地走了过去,从背影看过去,活脱脱的一个一天到晚没一件正事儿就喜欢东家逛西家扯的懒汉。

  “我儿子期中就没考得好,老师还找我们家长,说他最近上课精神不集中什么的,我还纳闷呢,好啊,今儿个被我逮到了!

  还跟我说早点去学校晨读,原来是跑到网吧里玩游戏了!

  天杀的,

  是谁发明的游戏啊!

  国家怎么不把这些该死的做游戏和开网吧的都抓进牢里去,

  这不是故意要毁掉我们的孩子么!

  孩子他懂什么啊,

  他有游戏就玩,

  他觉得好玩就玩,

  这东西就跟毒瘾一样,

  孩子完全不知道啊!”

  中年妇人不停声嘶力竭地嘶吼着。

  在他前面,站着一个穿着蓝衬衫的青年,青年******,很是斯文,女人说话时,他就微笑着站在她对面,没有反驳,也没有呼喊。

  在二人旁边,有一个头发散乱的高中生模样的青年,低着头,脸颊发烫,显然是觉得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妈妈这样大喊大叫让他觉得很是羞耻。

  女人说累了,

  终于停歇了下来,

  算是中场休息。

  斯文青年终于找到了插口的机会,很平和地道:

  “女士,如果你想教育你儿子,可以带他回家或者带回学校跟老师一起慢慢教育。

  我们这里是网吧,是营业性场所,你堵在这里吵闹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正常营业了。”

  “我呸!你还好意思营业!

  你们这些开网吧的老板,就没一个是好东西,全都是骗孩子的钱。

  大家评评理,我刚去里面看了一下,全都是一些玩游戏的人,一个个眼睛盯着屏幕上看得仔细啊。

  还有一些个油光满面的,一看就是玩了一宿的,都不去上班了,也不去上学了,就一门心思地只知道玩游戏!

  要是他们爹妈看见他们这个样子,

  该有多心疼啊!”

  “女士,您儿子已经成年了,他要来上网,我们不可能拦着…………”

  “什么狗屁成年不成年的,我儿子还只是一个学生,明年就要高考了!

  我说我儿子成绩为什么下降了,

  原来都是这个游戏,

  都是这个网吧给害的!

  政府就应该把所有做游戏的公司都关了,净是带坏孩子,让我们这些家长操心!”

  女人还在不停地叫喊着。

  斯文男子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镜框,摇摇头,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什么意思啊,我在跟你讲道理啊!

  你想打电话喊人是不是?

  你想对我玩黑社会是不是?

  坑了我孩子,让我孩子沉迷游戏学习下滑,

  还敢叫人来打我?

  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吓大的,我也是本地人,我看看你敢叫人动我一下试试!”

  “我报警。”

  “报警?”女人愣了一下。

  “你影响我正常营业了。”

  “滚,你还有脸没脸!”女人抬手直接打了过去,“啪”一声,斯文男子的手机被女人打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手机正好滚落到周泽面前。

  “还报警?我孩子明年考不上好大学就因为你这种狗东西开网吧,我还要报警呢!

  大家评评理,

  我们这些当家长的容易么?

  供孩子吃,供孩子穿,供他们上学,谁不希望自家孩子成材,谁不希望自家孩子能考上好大学啊。

  但就是有这些做游戏的混账,有这些开网吧的黑心家伙,

  就想着从孩子身上赚这些黑心钱,

  他们这是在毁了孩子啊!

  天呐,

  救救孩子们吧,

  这些天杀的游戏啊。”

  这时,男子身后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她应该是这家网咖的员工,她先走到周泽面前蹲下来把手机捡起,随后直接指着女人的鼻子就开始输出:

  “救救孩子?

  你还有脸提?

  自家孩子自己教育不好,自己没家教,自己教不好孩子,还有脸怪游戏身上去,还好意思怪开网吧的?

  你家孩子就是个煞笔,他沉迷游戏就意味着他是一个煞笔,就是一个智障,说明你就是智障的父母!

  妈的,

  我还要喊呐,

  救救游戏吧,

  管管这些煞笔孩子吧!

  管管你们这帮煞笔父母吧!

  我们成年人想玩个游戏,血都不能是红的,得变成绿的,暴力血腥镜头都得减掉,因为影响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偷个钱,抢个东西,就全是游戏害的,

  合着这个世界上全都是好人是吧?

  全都是游戏害的是吧?

  别总想着推卸责任,这个社会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人能混的好,自然得有人垫底,别人为什么不沉迷游戏?别人为什么能学习成绩好?

  只会生不会养的狗东西,

  只知道把责任往其他身上推,

  你不会带不会教当初爽的时候干嘛不戴、、、套!”

  女人愣在了当场,

  附近不少吃瓜群众在听完这个女孩儿犀利反击之后居然还在起哄叫好。

  这让这个女人更加受不了了,直接冲上去和女孩儿扭打起来。

  “你这个小浪蹄子,叫你骂我,叫你骂我!”

  两个女人厮打在了一起,很快就被周围吃瓜群众给拉开了。

  周围不少人开始劝女人先让孩子去上学,别闹了,女人也被女孩之前一顿骂给弄没了气势,又留下了几句狠话后就拉着自己的儿子走了。

  周泽跟着那个女人走了一段路,等到女人把孩子送到公交站台时,趁着女人还在数落自己儿子的空档,走到了女人伸手,伸手撩了一下女人的头发。

  女人回过头看了一眼周泽,大概觉得周泽穿得还算不错,不像是揩油的色狼,就当是无意的没继续理会,转而回过头趁着公交车没来,继续骂自己的儿子。

  周泽又晃晃悠悠地走回了网咖那边。

  网咖门口已经没人了,恢复了正常营业。

  周泽走了上去,

  这家网咖的环境还真不错,机器也很新,所以哪怕是大早上的,但里面的顾客也不算少了。

  斯文男子正在给女孩儿脖子那边上药,应该是刚刚扭打时被抓伤了。

  女孩儿还很是愤愤不平地对斯文老板说着些什么,

  但斯文男子只是随意地笑笑,手指在女孩的鼻子上刮了刮。

  女孩儿嘟了嘟嘴,回过头,看见了周泽,马上问道:

  “早上好,身份证出示一下先生。”

  “我不是来上网的。”周泽把手伸在柜台上面,看这这个女孩儿。

  女孩儿微微皱眉,显然是把周泽当作一个流氓了。

  这时候,斯文老板端着茶水走了过来,看见周泽时愣了一下,道:

  “先生,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其实,刚刚吵架时,我挺支持你们的。”周泽说道。

  “呵呵,让先生你见笑了,事情都过去了。”斯文男子说道。

  “我就是对面开书店的,在七八年前,我这种卖的和你们开网吧的一个待遇,都被家长认为是带坏他们孩子的元凶。

  时代在变,社会在变,很多古文化都失传了,

  但这一代代家长推卸责任的水平,

  倒是完整地传承了下来。”

  “既然是邻居,那就到里面来,我请先生你喝茶。”斯文男子热情地说道。

  周泽抬起手,示意不忙,

  紧接着,周泽把用自己指甲夹着的一只黑色的小虫子放在了吧台上。

  小虫子有些奄奄一息的架势,像是蛆,但身上带着彩色的斑斓。

  手指着这只小虫子,

  周泽慢悠悠地问道:

  “同情归同情,

  理解归理解,

  那个女人,我也不喜欢,

  但就这样让她去死,

  也太过了一些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