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忘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忘了

  几乎陷入癔症的孙克旺被许清朗用抹布重新堵住了嘴巴,随后,许清朗点了一根烟,走到了门口位置,周泽已经站在那里吞云吐雾着了。

  “难以想象,就因为这种事,居然自己把他妈给杀了。

  最开始出现的行尸,在村里绰号叫三儿,很乐于助人,那件事,居然他也帮忙了,帮了这个姓孙的,杀了他的妈妈。还真是村里大好人。”

  “有什么难以想象的。”周泽抖了抖烟灰,“这不很正常么,你以为只有豪门贵族才在意自己的名声?”

  “什么?”

  “古代皇室,为了遮掩自己的丑闻,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杀人灭口这种事情只能算是小儿科了,但那不说情有可原,至少我们还能够理解。

  但实际上,越是这种小门小户,它也越是在意自己的门面,哪怕在外人看来它并没有什么门面。越是落后的地方就越是在意这种规矩。

  在国内,到现在为止还有不少地方女人不能上桌吃饭呢,尤其是在有客人来的时候,哪家女人服服帖帖懂事反而被认为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他妈怀孕了,对于孙克旺来说,不亚于他的‘皇家血统’受到了玷污,可能对于你这个局外人来说不算是什么,但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讲,这可能会让他成为村子里的笑柄,影响到他在村子里的威严和体面。

  因为他这一辈子,只有村子这么个大小,他的天,也就只有这个村子头顶一般大。”

  “你能理解?”

  “不能理解,但我能习惯。别忘了莺莺是怎么死的,不就是跟一个穷酸书生约会去了么,被家里发现后就被浸猪笼了。

  还不是为了家风,为了面子,你说,这两件事上有什么本质区别么?”

  “先不说这个问题,我有一件事一直很奇怪。”

  “说。”

  “昨晚那个崔老头是怎么用弩箭把你给射中的,我记得,你身上有一套铠甲的吧?”

  周泽闻言,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许清朗追问道。

  “我得想想今晚该怎么把那头僵尸给抓住,还有那个尸胎,如果被那老太婆给吃了的话,问题会变得比之前更棘手。”

  “喂,别转移话题。”许清朗抓着不放。

  “你好烦。”

  “回答我的问题,身为堂堂鬼差,居然被一个普通人拿游乐场里的弩箭给放倒了,你丢不丢人?”

  “我怎么能想到他在丢了一把斧头过来后居然还能拿出一把弩?”

  “然后呢?”

  “然后…………”

  周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好像是最近太阳晒多了,咸鱼得时间也够久了,我都忘了,自己身上居然还有铠甲的。”

  “…………”许清朗。

  “好了,别再纠结这个问题了,你再继续这样纠结下去,我会越来越觉得自己昨晚是多么的鱼唇。”

  许清朗走到周泽面前,双手忽然掐住了周泽的脖子,恶狠狠地道:

  “也就是说,昨天你不被这个弩箭射中,他们就不可能跑掉,我们今天事情也就可以结束了!

  我们现在还停留在这里,僵尸跟崔老头还没抓到,还得继续在这里磨洋工抓耳挠腮,根本原因,

  就是因为你自己忘了自己的能力?”

  “松手啊,老许,松手。”

  周泽一开始以为许清朗只是开玩笑,但没想到对方的手劲居然越来越大,掐得自己都快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刹那间,

  自周泽身上开始荡漾出一道黑色的波纹,一套神秘威严的黑武士铠浮现而出,且护住了脖子位置。

  周泽感觉自己脖子一松,许清朗的劲道一下子被铠甲给分去了很多。

  许清朗这个时候才收回手,找了个张板凳坐了下来,双手扶着自己的脸,歉然道:

  “对不起,我激动了,一想到昨晚死去的那一家子,我心里就有点难受。

  孙克旺是死有余辜,但他没死,然而,最不该死的,还是他的妻子和儿子。

  今晚如果不解决掉那头僵尸的话,村子里可能还会有人继续死,我不认为崔老头能够控制住那头僵尸,哪怕那头僵尸生前是他的姘头。”

  周泽长舒一口气,身上的甲胄慢慢地褪去。

  “放心吧,今晚不可能再出问题了,我回床上躺一会儿,等到了晚上时再喊我起来,还有,老许你最近是不是自己偷偷去健身房了,这手劲变大了啊。”

  说完,

  周泽转身走向了卧室。

  许清朗一个人坐在板凳上,

  他松开遮着自己脸的手,

  有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在刚才,

  那股子暴力的杀意像是没办法克制住一样,这是一种自体内升腾而出的本能冲动,是一种恨不得把自己眼前可以杀死的生命彻底蹂躏的渴望。

  而后,

  许清朗伸出舌头,

  舔了舔自己的掌心,

  掌心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好好味哦。

  ………………

  入夜了,

  兴兴许是烧了冥钞的关系,孙克旺家里死人的事情还没曝出去,再加上村里人住得散,孙克旺平时都是跟一些狐朋狗友交往,也因此,他一天没在村子里出现,也没村子想着去看看。

  也因此,这一夜,村子里的主题依旧是平静。

  孙克旺被周泽绑在了槐树上,嘴里照样塞着东西。

  周泽自己则是在下面靠着槐树站着,他在等,等昨晚的那个老太重新出来。

  化身僵尸,上辈子的仇恨加上血亲复仇的冲动,老太婆对于杀死自己这个儿子有着难以遏制的执念。

  她会来的,

  肯定会来的。

  孙克旺的身上被周泽用指甲刺出了几个口子,鲜血不停地滴落下来,不会让人死亡,但这就像是放点儿血吸引鲨鱼一个道理。

  许清朗站在边上,他的脸在夜幕之下,显得有些阴沉。

  到了后半夜时,

  风慢慢地大了起来。

  远处菜田里,走来了一个佝偻的身影,崔老头一个人走了过来,走到了距离周泽不到十米的位置。

  这次,他没有带斧头,背上也没有弩箭。

  这让周老板心里有一点点的失望,他多么希望崔老头再对自己射几箭,然后自己身上铠甲浮现完美格挡攻击,好找回昨天的场子。

  但崔老头今天的架势,就差举着一面白旗了。

  “来谈谈吧。”

  崔老头看着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好像没什么好谈的。”周泽摇摇头,“那个老太婆被你困住了么?但你能困住多久,她忍不住的。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比我更了解僵尸的人,真的不多。”

  “他,让她杀了吧。”

  崔老头伸手指着被挂在树上的孙克旺,继续道:

  “他该死。”

  周泽没说话,等着崔老头继续说下去。

  “让她了了心愿,然后我们一家子,自己解决,柴火堆我都准备好了,汽油也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一天呢。”

  “那个尸胎,果然是你的女儿。”

  “我恨我有这一双阴阳眼,我倒是宁愿我能一直糊涂下去!”崔老头面露狰狞地嘶吼道:“但我看得见,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们的女儿一个人在坟头哭,我看见了她在下面哭泣。

  我多么希望她是病死的,多么希望她是病死的!”

  人们常说,人间看似很美好,但至少,它还有一个“看似”,周泽其实也觉得,鬼,无非就是撕开了社会上虚伪伪装之后所露出的人性最本质的一面。

  他能理解崔老头的心情,甚至可以说是感同身受。

  “你可以报警的。”

  “报警?告诉警察,我能看见鬼?告诉警察,他死去的妈妈告诉我,是他杀了她?”

  崔老头笑着反问道。

  “你让开吧。”

  崔老头对周泽道。

  与此同时,

  在周老头身后出现了一道匍匐在地爬行的身影,在那道身影旁,小女童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她是最迷茫也是最无知的一个。

  老太婆胸口上的伤口依旧清晰可见,这使得今天的她,速度很慢,但她那眼眸子中的恨意,仍然如此的浓郁,尤其是在看见树上挂着的自己的儿子时。

  你的敌人,准备投降了,他们准备在了结完最后一点心愿之后,自我了结。

  忽然间,

  周泽觉得这好无趣,自己蓄势待发的一拳,打算给昨晚自己洗刷耻辱的心理建设,全都变成了无用功。

  “对不起,职责所在,我不可能看着你杀人。”

  周泽主动向前走去。

  “你用得着这么迂腐么?”

  崔老头看着不断逼近的周泽咬牙切齿道:“我现在还能控制得住她,一旦我先死了或者她逃走了,会是什么麻烦,你不清楚?”

  “我也是职责所在,不好意思。”

  说着,

  周泽举起了自己的拳头,对着崔老头打了过去。

  崔老头吃了周泽一拳,身形倒退了两步,但也下意识地一脚踹向了周泽,周泽没有躲避,这一脚直接踹中了周泽的小腿。

  “啊呀…………”

  周泽应声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很难受我已经身受重伤的样子。

  “…………”崔老头。

  “…………”许清朗。

  许清朗这个时候走来,看了看地上的周泽,小声提醒道:“他踢得是你的腿,你捂的是胸口。”

  周泽白了许清朗一眼,很浮夸地解释道:

  “这老头,好深厚的内力!”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