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书店!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书店!

  翌日清晨,对于大部分作息正常的人来说,正是一天中最神清气爽的时候,而对于作息不规律的人来说,这个点往往最是难熬。

  渠真真端着一个砂锅,从网咖楼上走了出来,她很不情愿,但不得不按照她哥哥的吩咐去做,给对面的书店老板,送药膳。

  在渠真真看来,两家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走动的必要,上次的事情自己冲动了,但自己的哥哥也给了对方一个交代。

  说到底,也是对方有点多管闲事了。

  但自家哥哥似乎对那个店主很是上心,明明只是一个遁地耗子土老鼠,渠真真有时候是真的不懂自家哥哥的想法。

  推开书店的门,

  书店的生意很是冷清,不像是自家网咖,哪怕是大早上的也有不少客人。

  吧台那边坐着个道士,穿着道袍,坐在那里拿着一本黄色封面的书在细细地看着,时不时地用手指摸摸嘴唇蘸点口水翻书页。

  见有客人来了,老道抬起头,有些疑惑道:

  “来找人的?”

  因为老道没见过端着一个大砂锅过来看书的。

  “你们老板在哪儿?”渠真真问道,态度很散漫。

  “刚出去了,去买菜咧。”

  老道没说谎,老板大早上的就跟莺莺一起出去买菜了,准备再淘弄点蛇虫鼠蚁什么的,给老许的浴桶里再加点料。

  有时候老道也觉得老许挺可怜,居然染上了尸毒,想着自己以前也想着变成僵尸长命百岁啥的,现在老道心里倒是觉得庆幸不少,因为老板说了,当僵尸,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得变成白痴一般的智商,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只剩下了一种本能。

  白莺莺之所以特殊是因为有白夫人两百年对她的滋养。

  “那我等他回来。”

  把砂锅放在了吧台上,渠真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药膳前期已经熬煮好了,但还有后续几位药材需要自己亲自放入,同时掌控火候,还真不能直接放下就走,自家哥哥熬煮了好久,自己哪怕再看这个书店老板不顺眼,也不希望自家哥哥的心血彻底白费。

  老道没说什么,继续看自己的书。

  渠真真坐下后就开始下意识地打量这家书店,书店的格局还是不错的,装修风格也很清新脱俗,显示出设计者的品味。

  只是,在南大街开这种书店,是肯定亏本的。

  伸了个懒腰,眼角余光扫到了坐在书店角落里的死侍,渠真真的脸色顿时一凝。

  那个穿着cos服装的家伙,到底是真人还是人偶?

  渠真真第一反应那是一个人偶,因为他一动不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体内的虫子对那东西却产生了一种心悸的躁动。

  指尖轻轻一弹,一只体形跟普通瓢虫一样的小虫子从渠真真身上掉了下来,迅速地在地上爬行,目标直指那个死侍。

  然而,当这只虫子刚刚穿过吧台时,一只小巧可爱的毛茸茸肉爪忽然伸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抓住。

  随后,

  吧台后就传来了“嘎嘣嘎嘣”的脆响。

  渠真真眉头微皱,看向吧台方向。

  老道刚刚弯下腰,见猴砸竟然在剥一只虫子吃,当下伸手拍了一下猴子脑袋,伸手指了指它,

  意思是这么脏的玩意儿你也吃!

  小猴砸很委屈,但也只能重新坐回老道腿旁边,靠在上面玩儿自己的手机。

  白天的时候,猴子自己也知道避嫌,尽量不让自己出现在公众场合。

  老道训斥好了乱吃东西的猴子,抬起头,看见那个送砂锅的姑娘在看自己,当下,他也回了一个微笑。

  他,

  这是在挑衅我么?

  同样的微笑,在不同的人看来,意味也是不同的。

  在渠真真看来,老道是发现自己的试探了,这是在警告自己!

  哥哥说过,盗墓的人大多也是身怀绝技的,而且他们很少单独行动,里面各有各的分工,所以真的不好惹。

  以前渠真真没当一回事儿,这一次,她认真了。

  渠真真慢慢弯下腰,装作趴在桌上小睡的样子,一条蚯蚓一般大小身上有好几种颜色的小蛇从渠真真的故意遮挡住视线的左耳里头钻出来。

  原本五色斑斓的蛇在落入桌上后就变成了桌子的颜色,落地后变成了地板的颜色,它像是变色龙一样,可以根据周围环境变幻自己的颜色,起到最好的隐藏效果。

  这一次,

  这条蛇没有再从吧台那边过去,而是选择绕了一圈。

  在吧台下面玩手机的小猴子耳朵忽然动了一下,当即站起身,想要继续去补充自己的蛋白质。

  但是老道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猴子的尾巴。

  “又要去抓虫了?没给你饭吃是不是?”

  说着,老道用手指给猴子脑袋来了一记。

  猴砸很委屈,

  伸手捂住自己的脑袋,

  眼珠子虽然还在向那个方向逡巡着,但也没有违背老道的意思跑出去。

  蛇还在爬行,它的速度很快,而且根据周围环境变化的速度也很快,猴子是听到了声音,但老道那个二货,是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快了,

  快了,

  渠真真躺在桌上,闭着眼,但是她能模糊地在心里感受到那条蛇的感官,看得不清楚,但能够通过其他方面去感应。

  这是宿主和蛊虫的一种联系,一种玄而又玄的联系。

  然而,

  当小蛇刚刚游行到死侍面前时,

  原本一动不动的死侍忽然低下头,

  这是一条…………

  他在思考,

  他在分辨,

  花了大概好几秒的时间,

  死侍认为这是一个垃圾,

  书店里不允许出现垃圾!

  然后,

  死侍张开嘴,

  整个人像是蛤蟆一样迅速弯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他双手快速撑地,嘴巴张开,舌头伸出,直接将地上觉得自己隐藏技能已经点满尾巴快翘上天的蛇吞入了口中。

  随即,

  在下一刻瞬间,

  死尸又坐回原位,比比直直,仿佛他压根就没有动过一样。

  “嘶嘶嘶嘶嘶嘶嘶………………”

  渠真真只感应到一阵强烈的酸痛感,仿佛自己正置身于硫酸池之中翻滚一样,她马上睁开眼,切断了和那条蛇最后一点联系。

  抬起头,

  额头上已经沁出汗珠的渠真真有些不敢置信地再次看向吧台那边。

  老道手里正拿着一本《金麟岂是池中物》看得津津有味,

  正好看完一个大段落,老道下意识地点了一根烟,闭上眼,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

  脑海中浮现出了书里的画面,做着细细地品味。

  读书要过脑,老道把自己这种行为叫做“反刍”。

  但在渠真真眼里,老道这种姿态,分明代表着一种玩弄和不屑。

  他已经完全看穿了自己的把戏,看透了自己的试探,每次都能以自己难以想象的速度给化解,再看他仙风道骨的气息,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尤其对方手指每一次在桌面上的敲击声,像是一次次地敲击在她的胸口上,让她压抑得有些难以呼吸。

  老道是不懂那个女孩居然把自己脑补得那么厉害的,

  他现在就是想着等老板和莺莺回来,他下午得请个假,出去安慰安慰人了,那些老妹儿们一个人孤身在外赚钱,也难啊。

  一时间,老道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怜悯关怀之色。

  渠真真坐不住了,她站起身,在这个地方,她有一种被猫戏老鼠的屈辱感,她不想受这一份屈辱。

  “请问,你们老板,什么时候回来?”

  一开始,渠真真可没这么客气,现在自己的一条虫子一条蛇死得不明不白,她的态度也发生转化。

  “哦,估计快了吧。”老道回答道。

  “那你们厨房在哪里,我想先把剩下的几味药材煮进去。”

  “药材?这是炖的药?”老道马上好奇起来。

  “是药膳。”

  “药膳?补啥的?”

  “补肾壮阳。”

  “呜………………”老道当即开心起来。

  人老了,

  难免在帮助她人的时候,

  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而老道又经常以自己能力有限无法帮助更多的人而心怀愧疚,他一直有一颗普渡众生的心。

  当即道:

  “厨房在楼上,走,我带你去。”

  “好。”

  老道带着渠真真上了二楼,在上楼时,渠真真又特意多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死侍。

  “喏,姑娘,这儿就是厨房,你进去用吧。”

  老道打开厨房的门。

  渠真真进去之后,发现里头装修很好,各种器具一应俱全。

  “话说,姑娘,这是我们老板预约的药膳?”老道问道。

  “对的。”

  “那我这个年纪可以喝么?”

  “可以的,这药膳很温补。”

  “那就好,那就好。”

  老道喜笑颜开。

  “额…………”

  渠真真准备去打开灶台下面的出柜时,却发现那里上锁了。

  “嗨,这是我们店厨子用的厨房,平时我们也不进去的,他不在的话我们就吃外卖也没人去做饭。

  你等着啊,我去跟他要钥匙,他就那个性子,觉得厨房就是他的地界,轻易也不让我们去碰。”

  老道说着走出了厨房门,去许清朗的卧室那边敲门道:

  “老许啊,我进来啦,跟你拿一下厨房柜台的钥匙。”

  渠真真下意识地跟在老道后面,当老道进去拿钥匙时,

  她侧过身,

  看了一眼里面,

  里面有一个浴桶,

  浴桶中像是坐着一个男子。

  透过浴桶上面的白烟,渠真真看见一个脸色发青嘴角两边有獠牙的东西慢慢地抬起了头。

  渠真真当即吓得面色惨白,

  甘霖娘!

  他们,

  这群盗墓的,

  居然在这闹市区,

  在这书店里,

  养了一头僵尸!

  这一刻,

  渠真真终于明白了自家哥哥为什么要特意巴结他们了,

  这真的是一群,

  深藏不露的可怕疯子!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