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章 握草!

第二百五十章 握草!

  第2章

  煮药膳时,渠真真如坐针毡,她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主动走进了群狼环绕的狼窝。

  这里,

  有一个深不可测的道士,

  就在自己所在的二楼斜对面的一个房间里,

  还有一个正在泡澡的僵尸!

  无论再如何强迫自己把心绪给平静下来,渠真真都难以真的保持淡定,这差点让她弄错了下药的火候。

  终于,药膳最后一道工序完成,煮好了。

  她长舒一口气,把火关掉,然后逃也似的从楼上跑了下来。

  老道还在下面调鸡尾酒呢,见人女孩跑下来了,当即喊道:

  “煮好了?”

  “好了。”

  渠真真一边回应一边快速走向了书店门口,

  书店深似海,

  她要回家,

  找哥哥!

  “哎!”

  老道在后面喊她,

  但姑娘铁了心地要走,喊也喊不住。

  老道摇头叹了口气,自顾自地把原本打算给那姑娘准备的鸡尾酒拿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又“嘿嘿”一笑,当即跑到楼上厨房去准备偷喝。

  网咖的柜台位置,

  渠明明坐在那里正喝着茶,家里刚刚又来电话让他回去,他敷衍过去了,对于他的家,他真的很烦。

  家里有一大帮子的亲戚,但到了这一代,真正掌握了渠家艺术真传的,寥寥无几。

  毕竟时代在变化,中医的市场份额和需求正在不断地萎缩,老百姓生病后还是习惯去医院打针吃药。

  不过,在养身方面,中医的市场自前些年开始就越来越繁荣。

  所以,家族里的那帮人,同辈的还有很多老一辈的,基本都打着渠家中医的名头跑去做养生品产业去了。

  利用着国人对中医的神秘迷信,自然是暴利。

  前年,家族长辈聚会时,他们还在笑话遭遇打假风波的武术行业,谁成想,真的是风水轮流转,今年中药补品行业也出现了风波,市场也就开始出现了动荡,家里的人希望请他回去镇个场子,但他不想回去。

  一想着家里那帮人弄出来的包治百病的鞋垫儿,

  滋补养身的姨妈巾,

  渠明明就觉得很是恶心,他宁愿在这里开着网吧,晚上再研究研究自己的虫子也不想回家去。

  “哥!哥!”

  妹妹的声音打断了渠明明的思绪。

  “怎么了?药膳送过去了?”

  “送过去了,他们,他们那里…………”

  渠真真指着书店所在的方向,

  “他们那里,太可怕了,居然还养着一头僵尸。”

  “僵尸?”

  渠明明有些哭笑不得道,“真的假的?”

  “是真的,在浴桶里。

  僵尸在泡澡呢!”

  渠真真一脸认真地说道,

  脸上写着“你不信我我就咬你”!

  “额……等下,让我理理。”

  渠明明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他顺手取出一根银针,对着妹妹的指尖刺了下去,而后开始轻轻地旋转。

  渠明明激动的情绪开始慢慢地平复下来,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祥和的状态。

  “谢谢哥哥。”

  “呵,没事,来,我们来理理,你说他们店里有一头僵尸,而且那头僵尸在洗澡?”

  “是的,我体内的虫子感应到了,不可能错的,在靠近那个人时,我体内的虫子们都开始害怕起来,它们平时看见活人都会兴奋的,这次它们是害怕!”

  “我想,这里头,可能有什么误会吧。”

  渠明明还是不太相信。

  他是医学世家,传承久远,当然,也不是那种玄幻小说里的烂大街的远古世家,其实,归根究底,就是一代代的医生传承,不过渠明明这个特例,虽说医蛊不分家,但中医很少玩儿这个的了,弄得现在人们对于蛊虫的认知只能联想到苗疆。

  他是个特例,他喜欢研究这个。

  所以,他其实仍然算是一个普通人,不见鬼神,不知地狱,哦,忘了,他上大学时还入了dang,按道理来说,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喂。”

  后面有人喊。

  渠明明转身看向后面,看见周泽跟那个女孩时,她吓得整个人几乎蹦了起来,马上躲到了自己的哥哥身后。

  上一次,周泽来时,渠真真还敢跟他怄气,不给他好脸色看,但这一次,刚刚经历书店半日游的她,真的不敢再对周泽那样子了。

  要知道,

  那个深不可测的可怕老道,

  都只是这个年轻男人的手下呐!

  “来,端午节到了,我们正好去菜市场买了点粽子回来。”

  说着,周泽让白莺莺把粽子送到了柜台上去。

  “谢谢。”

  渠明明回应道。

  “客气了。”

  说着,周泽就准备跟白莺莺回去了,这次礼尚往来,也无非是因为人家上次请自己吃了药膳的一种表示而已,周泽还没回书店,也不知道人家今儿个又送来一份药膳。

  老道只顾着偷吃,也没给周泽打个电话通禀一声。

  “你们这是买的?”

  渠明明指着白莺莺手上提着的两个大口袋,他分明闻到了中药的味道。

  “哦,我一个朋友病了,买点药回去调理一下。”周泽回答道。

  “是什么病?”渠明明问了之后笑了笑,道:“你也是知道的,既然是用到了中药,我又是一名中医,何不让我去看看?”

  周泽抿了抿嘴唇,道:“就怕这个病你不怎么好治啊。”

  “但说无妨。”

  “他中毒了。”

  “什么毒?”

  “尸毒。”

  渠明明闻言,特意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妹妹,他认为自家妹妹应该是看错了。

  对方既然是做倒斗生意的,下墓中了尸毒也很正常,再说了,哪真的有僵尸在洗澡的,应该是中尸毒的人借着浴桶在排毒吧。

  “可以试试的。”渠明明很自信地说道。

  “行吧,那就劳烦你了。”

  周泽刚推开门走进书店,就看见老道火急火燎地跑出来,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对周泽喊道;

  “老板,你终于回来了,贫道出去拿个快递!”

  说着,

  也不等周泽回答,

  老道直接跑出了书店。

  但这奔跑的姿势有点不协调,像是两条腿中间像是夹着第三条腿一样。

  “呵呵,我们店里的氛围一向比较随和。”周泽解释道。

  渠明明笑而不语,老道自他身边经过时,他是闻到了一股药膳的味道的,想来是这个店员偷喝了自己熬煮的药膳,效果显著啊。

  但他记得上次自己给周泽喝同款药膳时,

  周泽是一脸淡定地喝完,

  很是平静地离开的,

  一点反应都没有。

  渠明明还一度以为自己的药膳药效不够,

  现在对比一下看看,

  发现好像是周泽有点……病入膏肓了。

  “请。”

  周泽请渠明明兄妹上了二楼,渠真真是很害怕的,但她还是跟着自家哥哥,她担心自家哥哥在这里会出现不测。

  推开许清朗的房门,原本在睡觉的许清朗睁开眼,一看就陌生人来了,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把我当景点还请人来观看了?”

  “行啊,门票钱跟你分成,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但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僵尸,真的就凤毛菱角了。”

  渠真真走到浴桶旁边,观察了一下许清朗的情况,皱了皱眉,道:“这不是碰到普通的尸毒了,这是真的具有传染性的那种…………”

  普通的尸毒,可不会让人身体发生这种变化啊。

  “能治么?”周泽问道,他只关心结果。

  “这种情况我只是在古书里看过,办法有是有,而且,你们这种方法,其实效果很差的。”

  渠明明伸手从浴桶里泡了一下,

  然后把手放到鼻尖闻了闻,

  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些奇怪,

  当即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掌上的许清朗的洗澡水。

  许清朗的脸都红了。

  “这味道里有一股酸酸的臊味,是什么东西,这是舒筋活血治疗内外伤的上佳补品啊。”

  周泽想了想,明白了,明明同学说的是猴子的尿拌泥巴。

  “先说说怎么治疗他吧,需要准备些什么?”

  “我的办法是先快速饲养一只特殊的蛊虫,再利用这只蛊虫进入患者体内,将尸毒给吸食干净,从而从根本上解决尸毒的问题。

  但问题就在于,

  合适的蛊虫我这里有,

  只是,欠缺培养蛊虫的东西。”

  “什么东西?”

  “这个需要您再去那个墓地走一趟了,而且会很危险。”

  “墓地?”许清朗一脸懵逼,怎么又扯到墓地上去了?

  “哪家墓地?”周泽也没想起来是什么意思。

  “就是他中尸毒的地方,找一个粽子。”

  “粽子?”

  “嗯?墓地里的僵尸,按照你们行话,不是应该叫粽子么?”渠明明好奇道。

  “你才是粽子咧,你全家都是粽子!”白莺莺马上呵斥道。

  “莺莺,不准胡闹。”周泽提醒道。

  “嘤嘤嘤。”

  瞬间乖巧。

  “好,我们找那个粽…………子,然后怎么办?”

  “我需要他一缕头发作为引子,僵尸的头发,加入一些特定的药材,拿来培育蛊虫,这样培育出来的蛊虫本身就会对尸毒的成分有着一种天然的渴望,拿来解毒,最好不过了。”

  “哦,这样啊,你早说嘛。”说着周泽转过头看向莺莺:“头发。”

  “好嘞,老板。”

  白莺莺用自己的指甲掐断了一缕头发下来,递给了渠明明。

  “别客气,你用吧。”白莺莺很豪气地说道,“不够再跟我要。”

  渠明明看着手里的头发,

  有些哭笑不得,

  道:

  “我要的不是你的头发,我要的是…………”

  说着,

  渠明明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

  脸色当即煞白,

  我艹!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