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开挂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开挂

  这个书店,

  真是太可怕了。

  渠明明忽然记起来自己妹妹之前跟自己说的,

  她说:

  哥,这家书店太恐怖了,他们居然养僵尸!

  一开始,自己还不信的。

  现在,渠明明不光是信了,而且更加惊悚地发现:

  这家书店,

  不是一群人居然在养僵尸,

  而是,

  一群僵尸养着少数一两个活人!

  渠明明的胆子还是很大的,要不然也不会去敢玩蛊虫,但在此时,他承认,他有点怕了,是真的怕了。

  这是一种超出了自己世界观的认知,蛊虫再神奇,在外人看来再不可思议,甚至很多影视作品里神话了它,但在渠明明看来,蛊虫,是能够站在生物学的角度上去解释和理解的,还是能够归入正常的科学思辨范畴里去,不算什么天方夜谭。

  但是,

  僵尸,

  僵尸啊,

  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

  还剪下了一缕头发给你的僵尸啊,

  这还怎么用科学解释?

  “没开玩笑么…………”渠明明最后试探性地问道。

  “老板,他不信呢。”白莺莺指着渠明明看向周泽。

  “先让他相信吧,还得靠他解毒呢。”周泽说道。

  “好嘞。”

  白莺莺低下头,

  然后对着渠明明猛地抬起头,

  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降低,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刺骨的寒意,

  同时,

  白莺莺的秀发开始飘扬起来,双手张开,露出了紫色的长指甲,同时两边嘴角位置还露出了阴森的獠牙!

  那一双眸子深处,酝酿着的是宛若岩浆深处的红褐色光泽。

  “吼!”

  渠明明身体一颤,

  吓得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白莺莺有些好奇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咦,居然没吓晕过去。”

  这算是一句表扬了,

  普通人见到僵尸真面目,别说吓晕了,吓死都有可能,但渠明明仅仅是腿软。

  而一边一直跟着哥哥“再入虎穴”的渠真真,这时候虽然也是被吓到了,但她直接张开嘴,一只只飞蛾作势要从她嘴里飞出。

  “啪!”

  周泽速度更快,确切地说,周泽早就发现了这个妹妹的特殊,当她张开嘴准备吐出那些有毒的飞蛾时,周泽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对方的下颚位置,把她嘴巴给强行闭合。

  但那些飞蛾马上转换了路径,要从渠真真的鼻孔和耳朵位置出来,人身上的洞洞多的是呢,

  只要真的想,

  总能开发出路径。

  “住手,妹妹。”

  坐在地上的明明同学喊道。

  渠真真马上闭上眼,那些作势要飞出的蛾子马上又回去了。

  渠明明艰难地撑着浴桶站起来,指了指浴桶里面的许清朗,问道:

  “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么?”

  “问。”

  “他,是被你们咬的么?”

  “是和不是,又有什么区别?”周泽反问道。

  “我辈医者,不求登高天子堂,但求问心无愧,绝不会做出助纣为虐的事情。”

  “不是我们咬的,他是活人,但出了一些意外,被其他僵尸咬的。”周泽有些不耐烦道:“我说大夫,现在能帮我这个朋友看病了么?”

  渠明明点点头,他看了一眼攥在自己手里的那一缕头发,

  “让我先静静。”

  ………………

  “老板,他说的真的靠谱么?”

  书店一楼,白莺莺一边帮周泽捏着肩一边问道。

  “反正老许都那样了,破罐子破摔呗。”

  “嘿嘿,这话如果让许娘娘听见了,估计不用治疗他心甘情愿变成僵尸下来跟你拼命了呢。”

  “呵呵,哎,对了,老道说出去取快递,怎么取了这么久?”

  “不知道呢。”

  “喵。”

  一声猫叫传来。

  周泽目光一凝,

  书店里确实养了一只宠物,但那是一只金丝猴,店里可没有养猫。

  “老板,有猫叫呢。”

  “把阴阳冊拿来。”周泽说道。

  白莺莺马上去把周泽的阴阳冊拿来,放在了周泽面前的茶几上。

  阴阳冊看上去就是一个老式笔记本,不过,此时封面上的那只黑猫正在不断变幻着位置,很是焦急的样子,时不时地从笔记本里发出“喵喵喵”的声音。

  “那条蛇呢?”白莺莺发现了不对,她记得当初周泽把那个八姑奶收入里面了,而封面上出现了一只黑猫和一条小蛇。

  但现在只剩下黑猫了,不见小蛇。

  周泽把阴阳冊给翻过来,在笔记本的背面,他看见一条黑色的小蛇正在不停地在边缘进行着试探。

  这种感觉像是七零后小时候常见的那种漫画册子一样,靠翻页起到的动画效果。

  小蛇已经挣脱了它的牢笼,甚至摆脱了蠢猫的纠缠,但它还是出不去。

  周泽伸出手指在小蛇身上戳了一下,

  封面上的小蛇忽然一个激灵,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而后,

  一缕青烟慢慢地升腾而起,周泽伸手,驱散了青烟,露出了一张老女人的脸,这应该才是八姑奶的原本面容吧。

  周泽对萨满那边的事情并不理解,对妖精之类的存在也一问三不知,不过倒是觉得眼前的情景挺有趣的。

  一只蛇精,可能被某个地方的人一直当大仙儿供奉着,结果在自己这里,却成了笼中雀儿。

  “后生,够了吧,放我出去吧。”

  八姑奶的声音带着一种阴气沉沉的感觉,这不是在求人,更像是在对一个晚辈开玩笑。

  周泽微微侧头,看着这个老太婆的脸,没说话。

  “老家的人,已经快到了,后生,哪怕你是鬼差,也吃不了兜着走的,现在把本姑奶奶给放了,一切都好说。”

  周泽还是不说话,

  老实说,

  无论是电视里还是小说里,好像这些反派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明明是对当事人一点用都没有的威胁,他们偏偏还一定要说出来,而且还说得津津有味。

  “后生,阴司掌人鬼轮回,但我等妖修早就跳出这个圈儿,你无权拿我!”

  “外卖到了没有?”周泽问白莺莺。

  “应该快了,老板。”

  “哦。”

  说着,周泽把阴阳冊又丢在了茶几上,随之就是那张老女人的脸也是一阵扭曲,转而消散。

  先前周泽还以为这个八姑奶要突破这里出来了,现在想来,她虽然挣脱了里面的笼子,但想离开阴阳冊也是异想天开,这就不需要再担心什么了。

  “喵!”

  黑猫又传来了叫声。

  “吱吱吱!!!”

  小猴子这个时候跑了过来,跳上了茶几,红通通的小妹妹的脸蛋就对着周泽的脸。

  周泽对着猴砸的屁蛋儿就是一巴掌,小猴砸很是不满地扭过头看着周泽,

  “跟你说多少遍了,知道你屁蛋儿红,但也别总对着别人的脸显摆。”

  猴砸鼓了鼓嘴,它对周老板是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爽的,当然,这也是事出有因,他们之间,上辈子的确有恩怨,那只妖猴也就是猴砸的前身就是被周泽弄死的。

  “喵!”

  阴阳冊里的黑猫又叫了一声。

  小猴子顾不得跟周老板生气了,继续盯着阴阳冊的封面看着。

  “怎么了,这只黑猫自己没用,给一条蛇给逼得没办法,你可别学它。”周泽伸手揉了揉小猴子的脑袋。

  “吱吱吱!”

  小猴子作势要伸出爪子打开笔记本,被周泽直接攥住。

  “别碰它,看看可以,碰了它,你就得进去了。”

  虽说当初那个神秘女人说过这个阴阳冊可以拿来收艳鬼当嗨皮的消遣之物,但周老板见识过它的神秘和强大,真的很容易让人陷入进去,而且一旦陷进去之后,能不能清醒过来意识到这是在笔记本里,还真得靠运气。

  万一猴子进去了,周泽自己也没信心把它再放出来。

  渠真真这个时候从二楼走了下来,她看着周泽看着白莺莺时,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生怕周泽跟白莺莺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把她给吃了一样。

  说实话,

  这个女孩,

  在寻常人眼里,可能不比僵尸“可爱”多少,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可移动虫窝。

  “你哥哥呢?”周泽问道。

  “他已经开始调养蛊虫了,到晚上时就能够开始拔毒了。”渠真真回答道。

  “那你是要回网咖了么?”白莺莺问渠真真。

  “嗯,虽然网咖有雇员在,但总得有个家里人在那里看着才行。”渠真真小声回答道。

  她这个样子,还真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

  “老板…………”

  白莺莺拉着周泽的肩膀,身子在周泽身上磨蹭着,撒娇。

  “去吧,反正你又不用吃饭。”

  “好嘞,老板!”

  白莺莺很开心,走上前拉住了渠真真的手,渠真真吓得一个哆嗦,之前白莺莺为了给她哥哥吃定心丸露出了本相,渠真真可也是在旁边看着呐。

  “来,妹妹,我去你那里玩会儿游戏,你也会吃鸡么?狙玩得怎么样?”

  “我平时喜欢看书,不怎么玩游戏的。”

  “啊!”白莺莺很失望,故作调皮道:“那我只能把你吃掉了啊。”

  渠真真一个激灵,

  她的手掌里当即钻出两只很多触角的大蜈蚣,

  眼珠子里也有几只蠕虫开始蠕动,

  耳朵里也有虫子探出头,

  “它们可以让我的动态视觉捕捉听力能力以及游戏操作超出普通人的范畴,

  就跟开挂了一样,

  所以我平时都很少玩游戏,因为缺少挑战性,

  你要玩的话,

  我可以带你的。”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