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嘤霸天下!

第二百五十四章 嘤霸天下!

  周泽最后还是打了电话,老道的命毕竟在人家手上,之前说要收集一个动物世界,也只是手痒玩玩而已,并没有什么直接目的。

  一条咸鱼可以无聊时偶尔翻翻身,但你让它有什么长远规划,那真的太难为它了。

  而且,在这件事上,周泽看见了东北老山林子的难缠,你抓了一个,后续一个一个地出山过来找你,真的是让你烦不胜烦。

  在包间里坐着,女接待送上了一杯龙井茶,而后很是大方地站在周泽身后,帮周泽按起了肩膀。

  老道已经清醒了过来,光着身子双手抱头一脸哀怨地蹲在旁边,像是警察扫黄时被抓到的嫖客。

  周老板不停地抽着烟,没说话,但这种没说话的氛围却让老道最是煎熬。

  其实也对,周老板心里确实是有点不舒坦,自己抓来俩大仙,还没焐热,这就又得送出去。

  “心里不舒服么?”

  女接待把自己的脸凑到周泽耳边,轻声问道。

  这个狐狸精的确是媚骨天成,连周泽都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很有吸引力。

  “这家会所是你开的?”周泽问道。

  “呵呵,是的,开了快三年了,生意一直不错。”

  “开这个是为了赚钱?”

  周泽忽然觉得哪怕是大仙儿,好像日子过得也艰难啊,是不是因为现在迷信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大仙们的供奉也少了?

  “赚钱?”女接待捂着嘴“呵呵呵”笑了好久,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道:“周先生,你这玩笑实在是太好笑了,

  像你我这种人,会缺钱么?”

  “…………”周泽。

  周老板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

  以前,

  是莺莺有陪葬品古董,

  老许有二十几套房,

  老道直播收入也很可观,

  对面开网咖的明明也是一个富二代,一根烟都上千块,

  现在自己遇到个狐狸精,也有钱?

  “姐姐在一百多年前,还开过青楼呢,那时候青楼可是合法的哟。”

  “不为了赚钱,是为了做什么?”

  “那你开书店,是为了做什么?”

  周泽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女接待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指了指四周,道:

  “靡靡之音入耳,莺莺燕燕徘徊,

  男欢女爱交织,声色犬马不休,

  情啊,欲啊,

  丑恶的,肮脏的,下流的,

  卑贱的,阿谀的,变态的,

  人们对“性”这个字讳莫如深,

  却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它,绕不开它,也舍不得它。

  在这里看着,听着,感悟着,

  于红尘中修出三界外,

  周先生,

  这就是姐姐我的修炼之道。”

  周泽闻言,点点头。

  “建国后不准成精啦,

  妖修的路越来越难,大家的香火供奉也越来越少,那些个老东西反正依旧所在老山林子里当缩头乌龟,姐姐我是看不上它们的。

  但没办法,毕竟两百年前大家都是萌萌哒的小动物;

  打断骨头连着筋哪,它们这次相继栽倒在你的手上,老林子里托人带了话,我就不能不管,也是愁的哟。”

  “老山林子里还有多少妖精?”周泽有点好奇地问道。

  “不多啦,不多啦,也就我们这一批老的还有点气候,剩下的,能开智的都很少了。

  呵呵,周先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帮老东西,你抓了就是抓了,也没必要愧疚讲什么道理,该抽皮拔筋就抽皮拔筋,该炼魂就炼魂,

  实在不行,造个傀儡让它们给你当个门神,也无可厚非,我之前虽说是跟你在讲道理,但实际上这事儿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可以讲。

  你强,你有招,吃死了它们,它们也就只能受着。

  那八姑奶和黄阿哥,早些年刚成精的时候,谁没祸害过林子甚至下山祸害过人命啊,各个手脚都不是干净纯良的主儿;

  后来道行高了,时代不同了,这才学会矜持了一些,但本性上,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你要是不会那些法门啊,姐姐我可以教你,但你得保证,别把那些招子用在姐姐身上,日后若是再有什么不开眼的妖物来找你麻烦或者你瞅见了,能收就收了吧,物尽其用不是?”

  周泽有些意外地看了两眼这个狐狸精,问道:“你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女接待双手勾住周泽的脖子,半个身子几乎都坐在了周泽的腿上,亲昵道:“姐姐稀罕你,可以么?

  能在姐姐的功力面前,依旧可以保持镇定的,真的不多哟,所以姐姐看好你。

  有这种定力,哪怕现在你只是鬼差,说不定过个几年十年的,捕头巡检甚至日后有朝一日拿起判笔当个判官也是可能的。

  这会儿,姐姐先卖你人情,日后你发达了,可别忘了姐姐就是了。

  再说了,黄阿三和八姑奶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能把它们俩都收了,本就说明了你的能力。

  姐姐我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当初姐姐在河南开青楼时,就投资过袁慰亭,差点就成了啊。”

  周泽微微皱眉,袁慰亭是谁?

  这时候,一直蹲在一边没敢说话的老道开口道:

  “老板,就是袁世凯。”

  周泽眉头皱得更深了。

  刚科普完的老道恨不得抽自己嘴巴,

  自己骂自己:

  就你话多,

  就你能耐,

  你特么就是忍不住要装逼是吧!

  “可惜啊,他福薄,撑不起那件黄袍,没多久就呜呼哀哉了,姐姐我当初可是差点有母仪天下的机会。”

  说到这里,女接待居然自顾自地先笑起来,然后又哭了起来,像是说到了自己伤心事儿一样。

  “我们老板呢,我来找我们老板!”

  “轰!轰!轰!”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轰响声。

  女接待从周泽身上下来,站起身,走到了外面,周泽也一起出去,老道马上把自己的道袍穿起来,跟着一块儿出去。

  白莺莺肩膀上坐着一只小猴子,站在大堂中间,在她四周,横七竖八地躺着五六个保安。

  “老板,莺莺来了!”

  女接待和周泽也正好走了出来,女接待目光先看向了猴子手里的阴阳冊,抿了抿嘴唇,心中暗暗一惊:

  怪不得八姑奶和黄阿三都中招了,原来是这个东西。

  这个时候,女接待看周泽的目光就更不一样了,阴阳冊,可是判官手持之物,别以为阴间地狱就没有裙带关系。

  这时候,女接待是明显地把周泽看作是阴二代,

  上来当鬼差无非是镀镀金的。

  “那个东西…………”女接待指着猴子手里的阴阳冊。

  她话还没说完,

  莺莺就大喝道:“什么东西不东西的,本姑奶奶有的是钱!”

  说着,莺莺把自己带着的箱子取出来了,从里面一沓钱一沓钱地往外砸,

  豪气冲天!

  颇有一种《赌神》电影里里在钱钞飘舞之下发哥搂着妹子跳舞的风采。

  “我家老板不就是在你这儿上了几个女人么,这是你们的荣幸!

  能被我家老板临幸,是你们几辈子修不来的福分!”

  白莺莺一边喊着一边继续丢着钱。

  “以为我们家老板没钱了?这点钱给不出来了?

  我莺莺有啊,来啊,你们不是要钱么,还想逼着我家老板拿宝贝抵债?

  我告诉你们,没门!

  钱,给你们!

  老板,你玩尽兴了没有,没尽兴的话我们再继续叫,让他们把会所里所有女人都喊出来,

  你挨个过眼,放心吧,有莺莺在,肯定让你嫖个尽兴!”

  周泽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有点肝疼。

  女接待也是傻眼了,

  老道在旁边看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打定主意等这件事之后自己一定要偷偷去问问白莺莺上辈子有没有姐妹,葬在哪里,自己也要去挖坟挖一头跟莺莺一样的僵尸出来。

  又当女仆又当打手的,你去嫖娼她还带着钱帮你付账!

  MMP,

  怎么我就遇不到?

  其实,是因为周泽电话里给白莺莺说了地址之后,回去又问了一下老许,以为老板跟老道一样也是嫖娼没钱付账被扣下来了。

  “莺莺。”

  周泽对着白莺莺招了招手。

  “哎,老板。”

  白莺莺马上小鸟依人地跑来,她手里还提着那个大包。

  “这兜里都是钱?”周泽问道。

  “啊,不光是钱啊,莺莺听说这里可能不够干净,所以给老板你带了最好的蓝精灵,也不知道老板你喜欢哪种口味的,

  这里有带颗粒的,

  还有巧克力味的,

  还有超薄的,

  对了,还有润滑液消毒水,另外还带了大瓶装的妇炎洁,洗洗更健康来着。”

  “…………”周泽。

  “小妹妹,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女接待在此时开口问道。

  “误会?”白莺莺愣了一下,马上面露惊恐之色,同时双手抓着女接待的手臂摇晃道:“千万不能是误会啊!”

  她可是为自家老板的下半身事业操碎了心,真的很期望老板可以证明自己,可以正常上路开车。

  “莺莺。”

  “哎,老板,我这儿还带来神油以及万艾可…………”

  “闭嘴。”

  “唔……”白莺莺马上不说话了。

  周泽有些头疼,伸手从猴子手里拿过了阴阳冊,递给了女接待:“它们就在里头,你把它们放出来吧。”

  女接待吓得不停地往后退,同时挥手道:“您是在开玩笑么,这可是…………这可是…………”

  女接待甚至连“阴阳冊”三个字都不敢说。

  阴司的判官威严,哪怕是阳间妖修都得退避三舍。

  周泽耸了耸肩,

  道:

  “那么问题来了,我没这东西的说明书,目前为止,

  我只会往里头放东西,

  还不知道怎么把东西取出来。”

  “…………”女接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