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朗朗乾坤!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朗朗乾坤!

  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尴尬了,周泽现在是愿意放人,但他也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启它,随随便便打开阴阳冊的直接影响就是自己也被收了进去,有过一次刺激体验的周泽可不愿意再来个第二次。

  女接待在旁边抚额,她是真的头疼,而且,以她看人的水平,也能感觉出来,周泽并不是故意在玩小手段。

  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没办法。

  “这样吧,周先生,您答应我,日后如果您有办法了,就把它们放出来,您先走吧。”

  女接待这是打算放人了,事实上老道早就重新获得自由了,在为人处事方面,狐狸精绝对是其中翘楚。

  她是“绑架”了老道,但这种香艳的绑架,正常男人都很难生气,而且从头到尾,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做到了滴水不漏。

  “那如果还有大仙儿过来找我,我是不是得继续收进去?”

  周老板对自己的《动物世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舍。

  “我会和老山林那边打招呼,他们会安分下来的。”

  说着,

  狐狸精走到阴阳冊面前,她不敢去碰这个东西,只是隔着一小段距离,看着封面上的小蛇和黄鼠狼图案,

  似乎是在酝酿情绪,打算安慰它们一番,

  但酝酿着酝酿着,

  她却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而且笑得一发不可收拾,弯腰,捂住了自己平坦的小腹,胸前波浪翻滚,身下短裙里的黑丝深处也对着周泽这边若隐若现。

  “哈哈哈哈…………笑死个人了,两百年的修炼,到头来你们又变得这么萌了。”

  封面上的小蛇与黄鼠狼开始生气了,不停地变幻出各种表情,但这种卡通图案的表现方式,让他们无论进行何种的愤怒,到头来都显得很是可爱呆萌。

  “你们就安心在里头再住一段时间,纯当是换个地方闭关一下,反正你们以前也经常闭关,不打紧的。

  周先生答应过我了,不会为难你们,等日后周先生有能力后,再把你们给放出来。”

  女接待说完后擦了擦眼泪,她是真的眼泪都乐出来了。

  周泽转身告辞,女接待递给周泽一张名片,上面还特意留了唇印,老道紧跟周泽步伐,如果是普通的会所老道不介意留下来开开荤,但他现在清楚这里头可是狐狸窝,他有十个肾都不够人家玩儿的啊。

  白莺莺把地上的钱都捡起来,提着自己的大包裹“哼哧哼哧”的跟着老板进了电梯,电梯关门前还对着狐狸精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等周泽一行人走后,女接待收起了笑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服务员递上来一杯红酒。

  “妈妈,刚刚那个小女孩脾气可真大啊,姐妹们没开智之前,也没她那么放肆会跳吧?”

  “啪!”

  女接待直接把手中红酒泼在了对方脸上,瞥了她一眼,道:

  “你好意思叫人家小姑娘?人家年纪和你妈妈我差不多大了,你算哪根葱?”

  “是,女儿错了,女儿错了。”

  女服务员马上跪了下来认错。

  “呵呵,她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真的打杀过来,你以为你们真的拦得住?”

  “是。”

  “我说过,我带你们出来,是想让你们更好的修行的,你们如果自己堕落进去,这就是你们的宿命,跳不出来,也就跳不出来了。

  这个世界很大,真得很大,

  男人,

  呵呵,

  别眼里只盯着那几个男人,忒没出息。”

  “谢妈妈教诲。”

  周围一杆服务员,无论男女,一起向女接待弯腰。

  “行了,我也累了,给我放水吧,我泡个澡。”

  女接待伸了个懒腰,

  同时,她又很不屑地挥了挥手指,

  “林子里的那帮老菜帮子,居然跟我说是一个小小的鬼差,人家有阴阳冊在手,是小鬼差么!

  差点害得老娘我掉进坑里去。”

  女接待这时候也不由得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她一贯行事风格让人很难抓住痛脚和把柄,如果她之前对老道玩点儿花样,

  比如滴蜡啊鞭子啊或者断断手筋吸食阳气什么的,

  自己现在能否继续安稳地站在这里,还真难说。

  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叫周泽的男人,自始至终都显得很有底气,这种底气,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有底牌,可以无视自己的底牌。

  “妈妈,水已经放好了。”

  “好。”

  女接待走到自己的单独预留包间里,里面的陈设古色古香,比其他包间要高档得太多太多,而且也宽敞许多。

  中间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池子,两侧还有玫瑰花瓣,珠帘一层又一层,像是古代大家闺秀的闺房。

  脱去衣服,

  走入浴池,

  不需要人伺候,

  她自己慢慢地没入其中。

  洁白柔顺的尾巴飘浮出来,她细心地拾掇着,女人爱脸,狐狸爱尾。

  雾气蒙蒙之间,

  紧张了一天的她,心情也终于得到了放松。

  此时,

  附近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箫声,

  宛转悠扬,宛若一只手,在撩拨着你心中的小鹿。

  若是许清朗此时在这里的话,应该能瞬间分辨出来这箫声就是那晚自己所听见的,而在箫声之后,原本已经被周泽杀死的行尸忽然再度挺起,咬了他一口。

  女接待一开始只是以为大堂的乐曲声换了一个,但很快她发现了不对劲,狐狸的第六感是毋庸置疑的。

  刹那间,

  水波四起,

  女接待裹着一件衣服走上了台阶。

  箫声像是在跟她捉迷藏一样,时远时近,让人无法捉摸。

  “哪位朋友到了我这地盘上坐客了?

  大方地出来吧,

  也好让奴家尽尽地主之谊。”

  箫声停了,

  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包间门旁边,身影有些佝偻,看不清楚真容,但他手里的玉箫,在昏暗的环境里,却显得很是刺目。

  “桀桀…………招待我…………就你这个浪蹄子,也配?”

  女接待面色一寒,

  她生气了,

  虽然操持着这种生意,但以她的身份地位和层次,早就和这一行没多大关系了,眼前此人,是真的目中无人!

  “山精野修,不在老林子里好好待着,就喜欢出来乱跑,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说着,

  玉箫忽然飞起,

  直接砸向了女接待。

  女接待双手撑开,将玉箫又挡了回去,但在下一刻,女接待面色一凝,她的双手上居然瞬间变得青黑一片。

  “尸毒!”

  “有点眼力。”

  黑影的身形再度没入了黑暗之中,

  箫声再度响起,

  只不过这次,

  带上了一种肃杀之音,宛若十面埋伏!

  而且音域也在此时开始扩大,直接笼罩住了整个会所。

  一时间,

  一些正在接受服务的男顾客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原本还风情万种技术高超的女技师都长出了毛茸茸尾巴。

  有些喝醉了酒或者是没意识过来的还调侃说你们这儿服务真好,居然还带“尾塞”服务。

  但当他们再看见技师的脸也变成一张狐狸脸之后,当即吓得尖叫起来。

  更倒霉的是那些正在耕耘着的顾客,

  身下的娇人瞬间变成了一只狐狸,

  而且那狐狸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显化了真身,

  还在那里“叽叽叽叽”配合着叫着,

  对于她身上的男顾客来说,

  意不意外?

  刺不刺激?

  鸡不鸡动?

  一时间,

  会所上下,闹翻了天,人们的尖叫声,哭泣声,不绝于耳。

  而那些显现出真身的狐狸在度过一开始的迷茫之后,随后眼耳口鼻位置开始渗透出鲜血,前台的男女服务员一个个跪倒在地上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地哀嚎着,女技师们也是一样。

  一些匆忙跑出来的男顾客甚至在过道里看见了好几具狐狸的尸体,整个会所里更是骚气冲天,像是进了狐狸窝一样。

  “竖子,居然敢害我徒子徒孙!”

  包间里,

  女接待不顾自己双手已经发黑,主动扑向了黑影。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一声厉喝自黑影之中传出,

  随后,

  黑影主动扑向了女接待。

  二者在半空中相遇,

  女接待的爪子直接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但是在下一刻,

  她却发现自己刺穿的,竟然只是一张人皮,人皮是一个老者的人皮,但之前看起来,却惟妙惟肖,宛若真人!

  且在刹那间,

  人皮忽然紧缩,像是硫酸一样,直接渗透进了女接待的手臂之中。

  “啊啊啊啊!!!!!!!”

  女接待发出了一声惨叫,

  整个人摔入了水池之中。

  玉箫从天而降,直接砸了下来!

  “砰!”

  估计地板都被砸裂了,水池里的水也开始向下一层渗透下去。

  又一道黑影走出,

  他走到了几乎快见底的水池边,

  看见自己的玉箫就钉在那里,

  只不过下面压着的不是一只完整的狐狸,

  而是一条又长又白的狐狸尾巴。

  “啧啧啧……狐狸断尾……还真的让你……跑掉了。”

  黑影把玉箫拔出来,

  伸手轻轻抚摸着箫身,

  感叹道:

  “才离开通城十年吧………这里怎么就变得这般……乌烟瘴气。”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