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心,痛得无法呼吸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心,痛得无法呼吸

  “哇哦,这个人有AWM,我拿了啊,你98K反正也是百分百爆头。”

  对着电脑屏幕的白莺莺喜不自禁地说着,随后飞速舔包,生怕渠真真反悔一样。

  事实上渠真真陪白莺莺玩游戏本就有种陪太子读书的意思,

  一头僵尸忽然出现在你面前,

  在你被它吃和陪它打游戏之间到底选择哪一个,

  脑子正常一点的人应该都会选吧。

  游戏对于渠真真来说真的是没多大的意思,听觉、操控、动态视觉捕捉,她已经能做到超出普通人的极限层次,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挑战性了。

  只是,当她将屏幕里另一个独狼一枪爆头杀死之后,

  她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的屏幕黑了。

  电脑出问题了?

  她马上看向自己右边,

  却发现自己右边空无一人,

  她站起身,环视四周,

  在这个点应该热闹无比的网吧,此时却空无一人,而且所有的电脑屏幕都是黑的。

  渠真真站起身,她先跑去办公室,发现办公室没人,又跑去楼上,发现哥哥也不在楼上。

  她开始喊,

  她开始叫,

  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那种惶恐,

  那种无助,

  那种被隔离的压抑感,像是一条条毒蛇一样,不停地啃食着她的内心。

  …………

  “人的眼睛,是这个世间最纯粹的东西,它能看透一切虚妄;

  人的手,人的听觉,人的嗅觉,也是一样,它们是在你还是稚童时你接触认识世界的方式。

  所以,

  以蛊虫的方式去代替自己的眼,代替自己的耳,代替自己的手,抛开真正的珍珠,用那些低贱恶心的虫子来代替自己去感知这个世界,

  本就是一种令人可笑的舍本逐末。”

  黑影出现在了渠真真的身边,网吧里依旧热闹,人声鼎沸,很多在大喊大叫着,显然是游戏正酣的时候。

  渠真真的胸口位置被贴了一张符,

  这是一张很简单的符纸,

  它很朴实,一点都不华丽,也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甚至在层次上还比不过老道的家传符纸。

  它很难镇住人神或者鬼,但却能镇住虫子,

  一叶障目,

  说得,

  就是这个意思。

  而此时的渠真真却只能沉浸在符纸所带来的幻境之中,因为她体内的虫子被骗了,所以她也被骗了。

  破局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暂时停止用虫子对外界进行感知,自己亲自睁开眼看一看,也就破了。

  但她没有,

  在她越是危急的时候,

  她越是信任自己体内的虫子们所能给她带来的力量。

  黑影摇摇头,“倒是不错的炉鼎,呵呵。”

  黑影转而又看向了白莺莺,白莺莺微微皱眉,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只是,当她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渠真真时,

  箫声,

  忽然响起!

  箫声很近,就像是贴在她的耳膜上吹奏一样,那些音律像是化作了一把把尖刀,直接刺入白莺莺的内心深处。

  “老板!”

  白莺莺只觉得在这箫声的折磨下,自己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很多东西都看得不再真切,就连她身边的渠真真,她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觉得这个人在不断地扭曲着,当然,她视线里所有的事物都在扭曲着。

  拉扯、

  延伸、

  弯曲、

  自己周围的世界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哈哈镜,

  恶心、

  眩晕、

  撕裂一般的痛苦,像潮水一般向自己涌来,疯狂地将自己淹没,哪怕是想要把头探出去再吸一口空气都没办法做到。

  这是绝望,

  如同一面巨大的罩子,

  从一开始就将你彻底掩埋!

  白莺莺走着走着跪了下来,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但却一点用都没有,那箫声还是会继续在她心里响起,一次次一遍遍地对她开展着折磨。

  “老板…………”

  白莺莺记得老板是在办公室里的,她要去看老板那里怎么样了,她害怕老板那里也有危险。

  踉踉跄跄地重新爬起来,白莺莺又跌跌撞撞地向办公室走去。

  黑影就站在白莺莺身边,

  箫声依旧,

  只不过当白莺莺快接近办公室时,黑影发出了一声“惊疑”,

  在自己箫声折磨之下,这头僵尸居然还能坚定住自己的信念,这让他有些意想不到。

  办公室的门上面,贴着三张符纸,一张是红色的,一张是紫色的,另一张则是黑色的,当它们被一起贴在门上时,门里和门外就等于被隔绝了开来。

  门里的人感知不到外面发生的一切,似乎一切照旧。

  “他是鬼差,阴司的秩序执行者,他能活,因为他有用。

  你这头僵尸邪祟,

  留着有何用?”

  玉箫飞了过来,直接扫中了白莺莺的胸口。

  之前在玉箫面前,女接待这头狐狸精都只能无比狼狈的靠断尾求存,更何况此时一心还都扑在老板安危身上的白莺莺了。

  “砰!”

  白莺莺整个人被扫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吼!”

  白莺莺发出了一声怒吼。

  “是谁!到底是谁!我要吃了你!我要撕了你!”

  白莺莺不停地四处张望着,她的脸上满是怒容。

  “就你,也配?”

  “砰!”

  玉箫再度出现,在白莺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的前提下,再度抽中了白莺莺。

  “哗啦啦…………”

  网咖一侧的窗户被直接撞碎,白莺莺整个人摔了下去,落在了昏暗的马路上。

  网咖里那些玩游戏的人仿佛根本就没听到声响一样,也就一个人有些奇怪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是不是外面打雷了?”

  “老板!老板!小心偷袭!小心箫声。”

  白莺莺从马路上爬起来,身上的尸气开始疯狂迸发,乃至于这附近的路灯都在瞬间崩碎了。

  她这是要告诉周泽,有人偷袭,有人对书屋下手了。

  “呵呵。”

  黑影再度袭来,玉箫如同鬼魅,再度横亘在了白莺莺的面前。

  “这体魄,倒是不错,滋养了很久了吧,不乖乖地躲在深山老林里继续修炼蛰伏,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闹市之中,真当我正道无人否?”

  “吼!”

  这一次,

  白莺莺双手抓住了玉箫,没让玉箫像之前那样击中自己。

  但黑影却瞬间贴近了白莺莺,且迅速向上,两张符纸直接贴在了白莺莺的双手背面。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引雷!”

  白莺莺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两张符纸,下意识地想要拍开,但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双手竟然没办法从玉箫上面放开,像是被死死地黏在了上面一样。

  “嗖!嗖!”

  两道雷光炸起,

  荡漾起了层层烟尘。

  待得烟尘消散之后,

  白莺莺跪伏在了地上,双臂无力地低垂在两侧,原本细腻白皙的手,已然焦黑一片。

  黑影再度袭来,

  他原以为白莺莺会束手待毙,

  但在下一刻,

  白莺莺猛地站了起来,而后开始疯狂地向着网咖所在的楼房位置冲了过去,她撞向的是这栋楼的支撑柱。

  她能感应到,

  老板就在网咖里,就在那间办公室里,但不知道这个人用了什么法子,老板没办法感应到她的呼叫和提醒。

  不能让老板被她偷袭得手,

  我要提醒老板!

  “狂妄!”

  黑影的位置瞬间改变,出现在了白莺莺行进的路上,玉箫向前,两道和之前一样的符纸向前一推。

  而白莺莺双臂自然垂落之后,跑起来的样子有些滑稽,她的气息已经很杂乱了,那玉箫上面附着着极为浓烈的刚正之气,正是白莺莺体内煞气的克星。

  然而,

  哪怕如此,

  白莺莺依旧以很不协调地姿态向着那根柱子、向着那道拦着自己的黑影冲了过去。

  她要把柱子撞塌,

  这样上面的老板肯定会有所警觉的,

  这个箫声有问题,

  自己绝对不能让老板也着了它的道!

  “不知…………死活!”

  玉箫再度打在了白莺莺的身上,两道雷符也一起引动,一时间,白莺莺身上有无数条雷蛇正在乱舞,身上不停出现着裂纹,也有属于她的僵尸血滴落下来。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嗯?”

  黑影身形一顿,

  自尘土之中,一个头发散乱的女孩张开嘴,露出那两根可怖的獠牙以一种歇斯底里地姿态咬住了玉箫,而后那身体所携带的巨大惯性照旧冲了过来。

  黑影直接被撞碎,

  化作了漫天飞舞的人皮碎片。

  但被白莺莺咬住的玉箫却忽然发出一阵青光,一道道青色的火焰开始在白莺莺身上燃烧起来。

  在不远处,

  新的一道黑影再度凝聚,

  无非是一张人皮而已,

  他,

  可是有很多。

  黑影没再动,

  只是看着那个燃烧着的女孩继续跌跌撞撞地向那根柱子冲去,

  在黑影看来,

  这头僵尸,是疯了。

  终于,

  白莺莺冲到了柱子那里,

  但她已经没力气了,

  身上的煞气开始快速地流失,

  她的身上除了伤口以外,其他地方的皮肤也在快速地龟裂和褶皱起来,

  但在最后,

  她还是来到了柱子面前,

  已经没有力量再支撑着她撞塌这根柱子了,

  但她依旧倔强地将自己的额头,用尽最后一点力气,

  “咚”的一小声,

  毫无保留地撞在了柱子上。

  柱子没塌,也没裂,房屋也没摇,这种只相当于普通人一巴掌的力气,对这个柱子对整栋楼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随后,

  她身体贴着柱子,

  颓然地倒了下来。

  ………………

  办公室里,

  端着酒杯的周泽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放下酒杯后左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胸口位置,

  他的心明明已经被自己吃了,

  但在现在,

  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

  疼得,

  甚至没法呼吸……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