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清理门户的师傅

第二百五十九章 清理门户的师傅

  农村的柏油马路上,少年背着书包骑着自行车正在回家。

  少年上衣是蓝底衬衫,下身是牛仔裤,小平头,没有过多的累赘装饰,在这个杀马特很是流行的时代里,他显得有些过于简单了。

  但少年却很好看,很是精致,有点类似之后几年火爆国内的那些韩国男团,只不过那些韩国男星在面对镜头时还得涂脂抹粉,把自己的阴柔之气给凸显出来,而少年则完全不需要这么做,这就是他的本态。

  身边,又骑来了几辆自行车,带头的是一个长毛头,留着很夸张的刘海。

  “小许啊,你的背影真的好好看呐,比咱们班花都好看,哈哈哈哈!”

  “是啊,妈的,本来我在后面骑车骑得好好的,结果看见你的背影,直接给我下面骑硬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骑车了。”

  “对对对,让小许给你负责,让他帮你败火。”

  “都说女人关了灯都一个样,小许不关灯看着也觉得跟女人没什么区别。”

  被称作小许的少年继续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对周围人的话语不闻不问。

  他已经习惯了,

  从幼儿园,到现在,

  他已经习惯了,也学会去无视,以让这些苍蝇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但就在此时,旁边一个人故意把车头别过来,强行拦住了小许的车。

  “做什么?”小许皱眉问道。

  “干什么?你撞了我,还问我做什么?”

  说着,那个男生直接下了车,伸手抓住了小许的肩膀,

  “妈的,身上还带着香味呢,肯定喷了香火了,你说好好的一个男人,偏偏把自己化妆成女人,有意思么?

  既然你想当女人,那我就让你体会体会当女人的感觉!”

  挑衅,

  其实只是为了寻一个由头,

  这个年纪的青少年,他们对作恶没有很直观的概念,不,确切地说,他们是对做一件事所可能承受的代价并没有清晰的认识。

  也因此,

  他们才会更加肆无忌惮。

  而且,在他们看来,甚至是在大众看来,欺负一个女生,传出去名声不好听,但欺负一个男的,倒是无所谓。

  “放开我,滚!”

  “哟,还挺横的啊!”

  几个男生开始厮打起来,当然,是几个打一个,小许很快被压在了地上,这些男生的手开始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走,他咬着牙,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好在,

  在这个年纪,真正发展成断袖口味的并不多,这些男生也只是过过手瘾,当一个乐子耍耍,然后就各自骑上自行车回去了。

  小许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扶起自己的自行车,他很平静,被欺负一下也不会闹得要死要活的,这就是生活,普通人的生活。

  “长得像女人不是你的错。”

  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少年愣了一下,回头瞥了一眼,是一个老农,穿着解放鞋,身上的大衣上还有着几个清晰的补丁。

  少年没理会老头,上车,准备回家。

  “你就不想有能力保护你自己?”老头继续问道。

  “你要教我降龙十八掌么?”少年回过头反问了一句,“我爸妈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饭,没功夫理你。”

  时年,正逢周星驰电影大火的时候,里面的一些段子和梗也广为人知。

  老头站在原地,

  看着少年骑着车慢慢拉远的背影,

  沉吟道:

  “哦,爹妈死了就有功夫理我了吧。”

  翌日,

  正在上课的少年被村里的堂叔喊出来,告诉他爹妈在鱼塘里溺死的消息。

  少年爹妈算是脑袋活络的一代人,尤其是在农村这个地方,有魄力贷款买地搞大规模地水产养殖,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儿。

  据说是父母在整理鱼塘时,母亲先落水,父亲下去拉母亲时也落水,水性很好的二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了。

  留下了少年一个人。

  浑浑噩噩地在所谓亲朋和村里人的帮助下开始办丧事,少年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被操控着做着他这个“孝子”身份所应该做的事情。

  磕头,

  砸罐子,

  回礼,

  披麻戴孝。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父母的贷款也在这两年还得七七八八了,但尴尬的事,水产养殖刚进入收回成本准备赚钱盈利的时候,父母就出事儿了。

  未来的路,到底怎么走,少年不清楚。

  他也不会料到,

  托国家的福,

  之后的房地产热能让他因为征地获得天降横财一般的收获,自己父母大半辈子的努力,其实还是给自己留下了一笔无比丰厚的遗产。

  二十几套房,哪怕不是在北上广这种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但也足以称得上是一笔巨大的资产了。

  当然,未来的事儿谁又能预知呢?

  至少在守灵的那个夜晚,

  少年还是迷茫着的,对于自己的人生,对于自己的未来,对于自己以后的一切一切,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

  那个老头出现了,

  他还是穿着解放鞋,

  仍然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

  他走到供桌前,上了三炷香,

  然后回过头,

  看着少年,

  问道:

  “我有办法让你爸妈回到你身边,你愿意么?”

  这一次,

  少年点了头,

  哪怕这个老头是一个大骗子,大忽悠,甚至是一个人贩子,

  少年依然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溺水的人,是不顾一切的,哪怕身边的那个人特意下来救他,溺水者也会毫不犹豫地死死抓住他,就算是最后连累着救自己的人一起淹死,

  也绝不撒手。

  ………………

  “那晚,我看见了你,我原本想让你被那头行尸给咬死,结果你命大,居然没死成。”

  黑影还是在继续说着话。

  许清朗的眼里布满血丝,像是一头发了疯的野兽。

  许清朗一向以平静的姿态示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饭后给自己脸上贴上黄瓜片儿保养自己的皮肤,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会刻意地保持住自己的风情万种。

  但在这个时候,

  他几乎疯了,

  仇恨已经将其彻底淹没!

  自己,

  居然喊着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作师傅!

  而且这些年来,一直感激着他,想念着他,每逢佳节,甚至还会为他祈福!

  许清朗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一个天大的笑话。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双手掐印,

  念诵口诀;

  一时间,

  风生水起。

  但就在这时,箫声忽然一顿,一股气浪当即席卷而来,浴桶中的许清朗只觉得自己身边的水瞬间化作了极为浓稠的液体,开始倒灌进他的眼耳口鼻。

  这一刻,

  他觉得自己不是在浴桶里,

  而是深陷可怕的沼泽之中。

  “拿我教给你的东西,对付我?

  且不说你根本没学透,就算把我当初教给你的东西学透了,在我面前,你又算得了什么东西?”

  许清朗在浴桶里拼命地挣扎着,表情十分痛苦,刚刚解开尸毒的他,在此时本就虚弱,何况又遭遇这种情况。

  “为了匡扶正道,为师当初在你身上也倾注了一番心血;

  但你不但没有坚持正道修炼之路,而且现在还与邪魔歪道共处一室;

  若是当初没有教你,为师还能去教别人,你浪费了资源,对不起正道!

  你愧对为师,

  为师今日,

  就清理师门!”

  黑影的声音带着点迟缓,

  他像是在给自己编织着理由,

  一边想一边说,

  一边做着事情一边找着借口,

  在他面前的许清朗不是僵尸,或许,那个夜晚他让被周泽杀死的行尸再度醒来,咬了许清朗,目的就是让他变成僵尸,给自己日后杀他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而现在许清朗解毒成功,他又变回了一个人。

  所以,

  黑影得寻找新的借口,支持自己杀许清朗。

  因为他真的很想杀他,杀了这个让他觉得失望的徒弟。

  鲜血,开始自许清朗的眼耳口鼻位置溢出,渐渐染红了浴桶里的颜色,很是凄惨。

  “哐当!”

  也就在此时,卧室门被推开了,死侍站在门口。

  他的目光在黑影身上来回逡巡着,

  他记得周泽走之前吩咐过,

  不该出现的东西,不能出现。

  他走向了黑影,

  伸手抓住了黑影,

  他抓到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

  而后,

  撕碎!

  但在下一刻,

  一道新的黑影出现在了死侍的身后,

  他的手像是纸片却无比锋锐,

  直接洞穿了死侍的胸膛且将其举了起来,

  死侍双脚离地,

  却没直接死透。

  “别急,

  下一个,

  就是你。”

  “嗡!”

  死侍的身体忽然倒退,竟然顺着黑影的手臂下滑,无视自己被不断放大的伤口,再度来到了黑影面前。

  张开嘴,

  咬了下去!

  一张人皮,像是一块薄薄的煎饼,被他一口吞下,

  咀嚼,

  吞咽。

  对于垃圾,

  这是死侍一贯的处理方式。

  但在下一刻,

  两只手从死侍的肚子里穿了出来,

  里面刚刚被吞噬的东西,

  正企图重新爬出来,

  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

  迎来了自己的生日。

  “吼!”

  死侍发出了一声咆哮,双手死死地下压,想要把那个东西送回自己肚子里去,

  然而,

  里头的那个东西的力道却开始越来越大,

  而且,

  在这种拉锯之中,

  死侍身上的裂口也在越来越大,

  像是一驾马车,

  即将散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