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就你皮!

第两百六十三章 就你皮!

  没有任何的铺垫,

  也没有任何的征兆,

  黑影就这样忽然地出现了,

  带来它的理想,带来它的道理,

  也几乎,

  差点给整个书屋,

  带来灭顶之灾。

  如果书屋最后只剩下了周老板一个光杆司令,

  那书屋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或许,

  这就是生活,

  这就是人生,

  哪怕你已经死了,

  哪怕你是一个鬼差,

  也逃不出这种宿命。

  只要你还“活着”,

  那就得随时准备接受生活给你带来的惊喜,

  又或者,

  恐吓!

  周泽的目光很是平静,这不是先前的那种狂烈的愤怒,这是一种真的平静,因为此时的周泽,并不是原来的周泽。

  就像是一群孩子,他们在激烈地玩着弹珠游戏,大眼瞪小眼。

  这时候一个大人参与进来,

  这已经是很羞耻的一件事了,

  如果你还跟着一起大眼瞪小眼,

  艹,

  还要脸么?

  身体慢慢地开始干瘪下去,但这次干瘪的程度并不深,整个人基本还维系了原本的模样,只是嘴角的獠牙变得越发得深沉。

  “恭喜你,你惹怒了我,所以,我将对你,替天行道!”

  “啰嗦。”

  周泽用自己的长指甲,轻轻地掏弄了一下自己的耳朵,而后弹了一下。

  “嗡!”

  黑影在原地消失,

  毫无征兆!

  然而,

  周泽却忽然伸手向前一抓,

  就像是随便地挥舞了一下而已,

  但就在下一个刹那间,

  黑影就像是主动把自己的脖子送到周泽掌心一样,出现在了周泽面前,脖子也送到了周泽手中。

  “咔嚓!”

  干脆,

  利落,

  没有和黑影一样多哔哔,

  也懒得瞎扯什么替天行道讲道理,

  周泽就这样捏断了黑影的脖子,黑影的身体紧跟着一起扭曲,而后摩擦出了火化,直接燃烧了起来,化作了漫天的火星,刹那芳华。

  之前,

  黑影的速度快是快,但他的行动早就被周泽看穿,甚至可以玩一出守株待兔的把戏。

  不光是在战略上,在战术上,周泽也对他进行了藐视。

  然而,

  一张人皮没了,

  下一张人皮马上就又出现了。

  黑影再度走出,出现在了周泽的左侧。

  周泽的耳垂轻轻动了一下,

  他在听,

  在分辨,

  就像是木偶戏,不管木偶多么活灵活现,但至少也是有一根线在背后操控着它们。

  不找到这根线,

  你只能不断地毁掉他的人皮,

  谁知道这家伙的存货到底有多少?

  轻轻砸吧了一下嘴,

  只是确定了一个大概方位,

  没听清楚啊。

  周泽轻声自言自语,而这时,箫声响起。

  箫声,

  几乎成为了今晚的主题曲,像是一道无形的梦魇一样,笼罩着书屋每个人的头顶,带来压抑和恐怖。

  周泽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

  但是眉头微蹙,

  “这声音,

  有点烦人啊。”

  紧接着,

  周泽的两颗獠牙开始对碰摩擦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这就是磨牙的声音,

  不少人睡觉时都有磨牙的习惯,很普通,也很常听见。

  面对这令人恐怖的箫声,

  周泽开始了磨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箫声宛转悠扬,九转千回,扣人心弦。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磨牙声,额,还是磨牙声,没有什么节奏,好像纯粹就只是在磨牙。

  这似乎像是一种很不协调的对抗,一种有些异想天开的对抗,

  但渐渐地,

  随着玉箫上传来的一声嘣脆之音,

  它的上面,

  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咔嚓…………咔嚓…………咔嚓…………”

  周泽继续磨牙,嘴角带着笑意,像是在咀嚼着口香糖,又像是在旁边看戏。

  “咔嚓…………咔嚓…………咔嚓…………”

  这不是磨牙的声音,

  而是玉箫接连不断出现裂纹的声响,

  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哒!”

  周泽猛地一咬牙,

  两颗獠牙最为激烈的一次对碰之后,

  玉箫彻底崩断,分为了两截!

  黑影整个人几乎呆滞住了。

  而后,周泽出现在了黑影面前,黑影甚至没有抵抗,直接被周泽洞穿了身体,

  随即,

  撕裂!

  “嘶嘶…………”

  周泽的耳垂再度微微摇晃,

  声音,捕捉到了啊。

  藏在那里么?

  第三道黑影很快地就出现了,

  但是他出现后就茫然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对手,

  那个鬼差,

  已经不在这里了。

  因为周泽已经出现在远处街角的一个垃圾桶旁边,

  对着这个垃圾桶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砰!”

  垃圾桶直接炸裂,里面的一个人跳了出来,硬吃了周泽一脚。

  这个人穿着绿色的旧外套,身材很是佝偻,脸上贴着一张白纸,但应该是一个老者。

  白纸上有两个洞,正好可以让一双眼睛露出来看见外面。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鬼差!”

  周泽没回答,

  他没兴趣跟一个将死的人去玩什么对话游戏。

  冲过去之后,

  就是简单干脆地……平推!

  周泽的身体撞击在了老头身上,老头身体开始后退,撞破了一堵墙,但冲势不减,又撞破了一堵墙,随后是一连串的墙!

  可以想见,第二天那些人来上班营业的时候,应该会对自家店面跟隔壁店面被认为打通这件事感到惊骇莫名,或许还会思考到底是何方的盗窃集团,竟然如此嚣张!

  黑影出现,落在了老者身后,二人移花接木,老者向另一侧挪移开,黑影则是再度崩裂。

  二人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破碎的路灯下,

  隔着小马路,

  对视着。

  “你到底是谁!”

  老者又在开始问了。

  周泽还是没理会,再度冲了上去。

  老者的身体在此时忽然膨胀了起来,一张张红色的符纸自他袖口飘散出来,贴在了他的身上。

  “打倒%¥#@%切%%蛇神!”

  大吼之下,

  老者的气力像是忽然得到了一种加成。

  这是一种迷信,也是一种执念,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信仰。

  老者为什么说话做事总喜欢去讲道理,摆正道,因为他需要维护这种信仰,这是他的根本,甚至是他存在的意义,也是他力量的源泉。

  哪怕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但这种形式,这种流程,这种脸皮和口号,还是必须要喊着,而且要喊得响亮,喊得动听,甚至把自己喊催眠。

  “砰!”

  双方的拳头怼在了一起,

  “砰!”

  紧接着,

  又是一拳!

  “砰!”

  “砰!”

  “砰!”

  双方连续拼了好几拳。

  最后一拳对拼之后,

  周泽原地不动,

  而老者则是脚底摩擦出了火星,连续向后滑行了十多米,他的解放鞋甚至已经燃烧起来,化作了飞灰,马路上也留下了深刻的凹陷痕迹。

  但周泽却很不满意,

  虽然他占了上方,

  但对方居然能和自己拼拳了,

  这让他很不舒服。

  这时,

  他微微闭上眼,

  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放弃对我的警戒,想让我帮你杀掉眼前的人,就解除一切对我的戒备,让我发挥得自由一点。”

  话音刚落,

  周泽脸上就露出了享受则,

  很显然,

  周老板同意了,

  只要杀掉面前的老头,

  虐杀他,

  报复他!

  周老板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根本就不需要丝毫地犹豫!

  “嘶…………”

  周泽发出了一声轻吟,

  他的身体迅速干瘪下来,

  眼眸中的黑色浓郁得宛若墨汁一般不断地荡漾开去,

  同时,

  整个人慢慢地弯下腰,

  张开嘴,

  獠牙和舌头,

  像是最完美和最和谐的搭配,

  整个人进入了他最喜欢也是最舒服的状态。

  “吼!”

  一声低吼传来,

  周泽从原地消失。

  而这时候,

  老头高呼一声:“人间正道是沧桑!”

  身形也从原地消失。

  下一秒,

  双方在中途相遇。

  随后,

  就是:

  “砰!”

  “砰!”

  “砰!”

  “砰!”

  “砰!”

  不是之前那样子的对拳,

  也不再试打得难分难解,

  而是周老板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像是丢沙包一样把老头拉扯着在地上不停地狂摔!

  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这种绝对的力量以及速度上的碾压,

  更是连老者自己都没有料到!

  …………

  “砰!”

  书屋二楼卧室,

  黑影崩散。

  肠穿肚烂的死侍跪伏在地上,身体只剩下轻微地哆嗦。

  许晴娘的脸慢慢浮出了水面,浴桶里全是他的鲜血,但他的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

  …………

  “砰!”

  另外一边的街道上,

  黑影崩裂,

  三道妖魂几乎完全透明,只剩下一点点的光圈。

  老道躺在地上挣扎着抬起头,

  露出了解恨的笑容,而后重重地把头砸回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小猴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拿起阴阳冊对着那些妖魂,

  黑猫第一个回到阴阳冊里,

  八姑奶和黄阿三对视一眼后,也进入了阴阳冊,它们现在太虚弱了,离开了这里怕是连孤魂野鬼都能威胁到它们,所以不得不低下头选择重新进入阴阳冊,这也是为了生存!

  老山林里的动物们,自小在那个环境下长大,只要能活着,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屈服的。

  …………

  “叫你人间!”

  “砰!”

  “砰!”

  “叫你正道!”

  “砰!”

  “砰!”

  “叫你沧桑!”

  “砰!”

  “砰!”

  道路两边,被周泽砸出了两个几米深的坑,而老者的身体,早就已经血肉模糊,大部分地方白骨已经完全露了出来,当真是凄凉得很。

  “当年就算是…………泰山府君…………在我面前…………也不敢…………跟我…………谈…………人间正道…………”

  周泽松开了手,

  烂泥一样老者被他踩在了脚下。

  “老板……棒棒哒……嘤嘤嘤……”

  被挂在电线杆上,几乎气若游戏的白莺莺,

  在这个时候居然还用力睁着眼,带着喜悦,用力地喊着。

  周泽愣了一下,

  他侧过头,

  看向这头女僵尸。

  从生命层次上来说,二者相距无比之大,甚至,白莺莺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蝼蚁,他都不愿意和白莺莺一起被称为僵尸,这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但看着这个尸丹都被取出来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儿,

  都这个样子了,

  还在给自己加油。

  周泽不知道怎么的,

  竟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

  轻轻地刮蹭了一下白莺莺的鼻子,

  一反常态地露出了正常的微笑:

  “就你皮。”

  ——————

  五更了,龙被榨干了。

  大家学学老道,

  摸摸裤裆,

  看看还有月票或者钞票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